半季清尘伴梦吟

作者:三尾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章:寻父

      在附近的镇子上找寻了一天,兄妹三人却始终寻不得季无痕的下落,眼看天色将晚,溶月也看着季清尘问道:“哥,天都快黑了,我们还找不到爹爹,该怎么办才好呢?”
      
      看着街道上渐渐稀少的行人,季清尘叹息道:“现在回去是不可能的了,我看,我们还是找家客栈休息一晚,明天再接着继续找好了。”
      
      来到一家客栈门口,兄妹三人没想太多便走了进去,客栈内的客人们此时都在吃饭喝酒,突然看到有三个小娃娃走了进来,大家不免都露出几分好奇的神色。
      
      季清尘走到柜台前,客栈的掌柜也立即开口道:“你们三个小娃儿到客栈来干吗,是来吃东西的,还是来找人的?”
      
      “掌柜大叔,我们不是来找人的,我们只是想要个客房,在此住宿一晚。”季清尘回答道。
      
      见开口说话的季清尘颇有礼貌,掌柜的也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这三个孩子穿着虽不华丽,但却都是俊俏可爱,长相不凡,可他们却又背着包袱,独自出现在这喧闹的客栈中,也不知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念及至此,掌柜的也好言道:“这位小兄弟,天色将晚,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们是跟爹娘走散了,还是到这镇子上来投奔亲戚的?”
      
      “我们的确是来寻人的,路过此地,所以才想借宿一晚。”季清尘如实道。
      
      “那不知你们要寻的是什么人呢?”掌柜的继续追问。
      
      季清尘开口正预回答,可流殇却拽住他道:“掌柜大叔,你干吗总是问东问西的,我们是来住店的,你到底有没有房间给我们住啊?”
      
      “呦,这位小女娃儿的脾气可真是不小。”掌柜的微微一笑也不与一个小孩子计较,“你们要住店,我们这里当然有客房了,可住店需要银两,我问你们,你们有银子吗?”
      
      “我们当然有了!”
      
      “那好!”看了眼一旁的伙计,掌柜的也道,“小二,带这三位小客官去看房间!”
      
      来到房间后,季清尘三人随便点了些吃食,一面吃着食物,季清尘也一面道:“流殇,你刚刚为什么不让我跟掌柜的说话啊,你看这里客似云来,人来人往的那么多人,我们多跟掌柜的聊一聊,说不定还能打探到爹爹的消息呢!”
      
      “可是爹爹说过,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行事,不可以把什么事情都告诉给别人听的,我们又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家黑店,这万一是家黑店怎么办,我们又打不过人家。”
      
      吃过晚饭后,走了一天路的季清尘有些累了,洗了把脸之后,他也准备休息了,可屋门突然打开,流殇端着什么东西走了进来。
      
      溶月跟在流殇的身后,把东西放到桌子上,两人也招呼季清尘过来。
      
      也不知她们究竟是想干吗,季清尘愕然相寻道:“流殇,溶月,你们在干吗?”
      
      “我们刚才去跟小二哥借了笔墨。”溶月解释道。
      
      “借笔墨何用?”季清尘表示不解。
      
      “画爹爹的画像啊!”流殇道,“我们今天在街上找了一天,可是一点音信都没有,我想,定是我们说的太过模糊,所以别人才不认得我们的爹爹,但倘若我们把爹爹的样貌画下来,按图寻人,这样,别人认起来也更方便一些啊!”
      
      “嗯!”听到此话的季清尘连连点头,“这个法子不错,我们一起来画吧!”
      
      三人画了好多幅的画像之后才迟迟睡下,次日一早,季清尘便拿着其中最为相像的一幅画给了客栈掌柜道:“掌柜大叔,这幅就是我爹爹的画像了,您看,您这里人来人往,每天都有这么多的人,这幅画放在您这儿,可不可以劳烦掌柜大叔帮我们打听一下我们爹爹的下落呢?”
      
      接过季清尘递过来的画像,掌柜的眉头却又不自觉地微蹙了起来,这三个小娃娃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画画的能力,这,这,这浓眉大眼,满脸的胡须,这都画了些什么啊,就算他有心想帮忙,可这画像,他也拿不出手啊!
      
      不忍伤了季清尘的心,掌柜的也只得点头答应了下来:“那好吧,这幅画你就暂且放在我这里,我会帮你打听的。”
      
      见掌柜的答应了,季清尘自是感激万分:“如此,就多谢掌柜大叔了。”
      
      一边将季清尘托付的画收好放到一旁,掌柜的也一边跟他闲聊了起来:“小兄弟,你们今天还要出门寻爹爹吗?”
      
      “对啊!”季清尘回答道,“我们今天再寻一天,若还是寻不到,就得去临镇了。”
      
      “小兄弟,有件事情,我得提醒你一下,你们不是本镇的人,有些事情可能不太清楚,我们这个镇子到了晚上会有些不太平,所以,你们一定要切记,天黑之前一定要回到客栈来!”
      
      “不太平,怎么不太平,掌柜大叔,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季清尘反问。
      
      掌柜的想说,却又面露犹豫,也不知在怕些什么,纠结片刻后,他只随口搪塞道:“哎呀,总之你们只要记住,天黑之前一定要回来,这是镇上的规矩,也是为了你们好!”
      
      虽然季清尘对掌柜所说的什么不太平仍心存疑虑,但他也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那好吧,谢谢掌柜大叔!”
      
      兄妹三人分别在镇上寻人问像,渐渐地,天色昏暗,时候也不早了,不知不觉间,有两个身材魁梧的人影一直跟在季清尘的身后,可一心只为寻父,季清尘对此并未察觉。
      
      “大哥快看,就是这个小娃儿!”季清尘身后的其中一个人影对着另一人言语道,“我昨儿个就开始注意到他了,这个小娃儿一直在街上寻他爹爹呢!”
      
      被称之为大哥的那位魁梧壮汉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这小娃儿长相俊俏,也没有大人跟在身边,看上去是很容易下手,走,我们继续跟着看看!”
      
      拿着画像来到一个卖面具的摊位前,季清尘也开口相寻道:“这位大哥,劳烦问一下,不知你有没有见过画像上的这个人?”
      
      摊主瞥了眼画像,只见,那画像上粗犷的面孔跟他所卖的面具也差不了多少,还以为这小娃儿是拿他打趣儿,摊主不耐烦地摆摆手道:“没见过,没见过!”
      
      又一天的寻父未果让季清尘焦虑难安,拿着画像的他也再次确认道:“大哥,劳烦您再好好看看,画像上的人是我爹爹——”
      
      正在收摊儿的摊主却不予理会:“没见过就是没见过,天都快黑了,你这小娃儿别妨碍我收摊儿好不好。”
      
      天色的确是渐渐暗了下来,街上的行人神色匆匆,季清尘看到迎面走来一位一手牵着一个小童,一手还挎着个菜篮的大娘,拿上自己的画像,季清尘也走过去跟她说话道:“这位大娘,请问一下,您有没有见过画像上的这个人啊?”
      
      挎着菜篮的大娘停了下来,瞥了眼画像之后,她也摆手道:“没见过!”
      
      大娘的话音刚落,她身边吃着糖人儿的小童却不知为何偷笑了起来:“哈哈,你画的这是谁啊,怎么长得这么丑!”
      
      找不到爹爹的季清尘心情本来就不好,一旁的无知小童居然还数落起了季无痕的长相,季清尘生气,当即也反驳道:“你懂什么,这是我爹爹,他哪里丑了,你长得那才叫丑呢!”
      
      见自家的孩子被人骂了,挎着菜篮的大娘也不是好惹的,伸手指向季清尘,她当即也开口道:“哎,我说你这小娃儿是怎么回事,我们好心相告,你怎么反倒骂起人来了!”
      
      “谁骂人了,明明是他先说我爹爹长得丑的!”
      
      大娘开口正预继续理论,可目光无意瞥向一旁,看到一直跟随在季清尘身后的两个魁梧大汉,她的面色也立即变得铁青,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理论不理论,抓起自己孩子的手,那位大娘也赶快匆匆离去了。
      
      哼!看着他们匆匆离去的背影,季清尘还以为他们是被自己说的哑口无言,所以才离开的,心中正涌起一股得意之时,他的身后却传来了什么声音。
      
      两个大汉走过来道:“这位小兄弟,天色已晚,你怎么还独自逗留在这大街之上呢?”
      
      看到有人跟自己说话,季清尘也当即拿起画像寻问道:“两位大哥,不知你们有没有见过画像上的这个人,这个人是我爹爹,我已经找了他好久了。”
      
      转动眼眸的两人相互对视,摸着下巴故作思考的点了点头之后,他们这才开口道:“这个人好面熟啊,我们,好像是见过!”
      
      “真的吗?”还以为终于有了爹爹的线索,季清尘信以为真地瞪大了眼睛道,“那不知两位大哥是在哪里见过我爹爹的?”
      
      “好像,好像是在前面不远的巷子里,这样吧,我们带你过去找找,如何?”
      
      没有多想的季清尘立即点头道:“好,那就劳烦两位大哥了!”
      
      哎,看着远去的三人的背影,面具摊主止不住摇头,暗自惋惜,真是可怜的娃儿啊!
      
      将季清尘带到前方不远的小巷中,这里分明就是个四下无人的死胡同,季清尘不禁奇道:“两位大哥,你们不是见过我爹爹吗,我爹爹在哪里呢?”
      
      两人暗暗一笑地看着面前的小娃儿,这个小孩儿还真是天真好骗,清了清嗓子,其中一人也开口道:“天色已晚,我想,我可能是看错了,这样,小兄弟,你把你那副画像拿来再给我看看,我也好再确认一下。”
      
      “好吧,给你!”
      
      一边接过季清尘递过来的画像,大汉一边眨眼跟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点了点头之后,另一个大汉也道:“小兄弟,你找爹爹找了一天也辛苦了,我这里有个糖人儿,你拿去吃吧!”
      
      “糖人?”听到这话的季清尘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两个人既肯帮他找爹爹,还肯给他糖人儿吃,他们可真是大好人呢!
      
      从怀中掏出一个糖人,大汉也递给了季清尘,欢喜地接过糖人儿,季清尘连连道谢,一边吃着糖人儿,他也一边等待着那位大哥确认画像,可他看了好久,却始终一言不发。
      
      季清尘难免纳闷儿,所以他也开口道:“这位大哥,你看了这么久的画像,到底认不认得我爹爹啊?”
      
      “这个——”
      
      大汉微微蹙眉,思忖着掺在糖人儿中的蒙汗药怎么还没发挥效用,正想着,面前的季清尘只觉眼皮沉重,四肢无力,再一个吐息的工夫,他人已经瘫软在地了。
      
      其中一个大汉立即扛起季清尘,趁着蒙汗药的药效还没过,他们也得带人回去交差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