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A相逢必有一O

作者:厉冬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2

      说完就戴上耳机,拿出他平时从来不碰的语文阅读训练册埋头做了起来,只留给柏淮一个冷冰冰的侧脸。
      
      他是桃花眼,内勾外翘,双眼皮一点点向外延展开来,眸子漆黑,睫毛纤长,还带点卷,怎么看都是多情的模样。
      
      这会儿冷了下来,眸子里写满不悦,没有平时那么招摇潋滟,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想让人哄哄。
      
      柏淮觉得这两天这么一闹腾,可能让小少爷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刚那话明明只是想逗逗他,结果却一不小心把人气成了这样。
      
      自己不会离开南外,简松意也不可能不是Alpha,狠话说得这么绝,这摆明是记恨上了,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柏淮捏了捏眉心。
      
      算了,他记恨自己也记恨十几年了。
      
      总归,道阻,且长。
      
      下了课,柏淮一句话也没说,出了教室。
      
      简松意自然巴不得他走越远越好,眼不见心不烦,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柏淮一离开,身体不舒服的反应就更加明显了。
      
      浑身酸软,没有力气,头也晕晕涨涨的,脖子连着脊椎下去那一条尤为疼,带着五脏六腑灼烧起来一样的疼。
      
      分化的反应这么强烈吗。
      
      好像的确有分化越晚反应越大的说法,实在不行自己还是请个假吧。
      
      算算日子,唐女士也该回来了,到时候就算自己不愿意,唐女士也不会让他出门。
      
      想到这儿,简松意打算给唐女士发个微信报个备,一摸裤兜,才想起来自己手机被没收了,备用机也没带,再一看平板,听歌听没电了。
      
      顿时心里更堵得慌。
      
      今天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日子,诸事不顺。
      
      简松意趴在桌上,把头埋进臂弯,一只手搭上后脑勺,冷白瘦削的手指微微蜷曲,骨节用力,漆黑的短发从指缝里支棱出来,整个后脑勺都是大写的不开心。
      
      趴了一会儿,他突然感觉自己旁边有了动静,好像有一只手穿过校服和桌子间的空隙探进了桌肚。
      
      校服空空荡荡,那只手的动作也小心翼翼,没有触碰到他,像是在刻意避免。
      
      这人还做贼!
      
      简松意生气地抓住那只魔爪,直起了身子,晃眼一瞥,果然拿着赃物。
      
      再定睛一看,是自己被没收了的手机。
      
      他呆了呆。
      
      柏淮弯着腰,一手撑在桌子上,一手被拽着,看着简松意因为趴着睡觉而立起来的几根呆毛,勾了勾唇角:“原来没睡着啊。”
      
      “......”
      
      晃了晃手机:“本来还想给你个惊喜的。”
      
      “......”
      
      “给你要回来了,所以不生气了,行不行?”
      
      “......”
      
      彭明洪是出了名的魔鬼教师,很难缠,把手机要回来应该费了不少口舌,甚至可能还做了些不为人知的肮脏的交易。
      
      简松意觉得这人人性还算未泯灭。
      
      松开手,接过手机,往桌肚里一塞,耷拉着眉眼,瓮声瓮气扔出两个字:“再说。”
      
      “还行,愿意开口说话了。”
      柏淮挑唇笑了一下,就着俯身的姿势,伸出那只刚被拽过的手,顺势拨正了简松意额头上几根呆毛。
      
      然后把自己桌上的一个保温杯往简松意桌子上一划,坐回座位,该干嘛干嘛。
      
      一切自然而然,自然到简松意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被揉了脑袋。
      
      杨岳瞥了一眼,转过身,拽着徐嘉行的袖子,凑近了小声逼逼道:“你觉不觉得......柏爷刚才跟松哥说话的时候,语气还挺温柔,像哄小孩儿似的。”
      
      徐嘉行狐疑地往后偷偷摸摸看去,然后立马就被南极对北极的气场给冻回来,打了个哆嗦。
      
      “可能他在保温杯里下了毒,良心不安,想给予松哥死前最后的关怀吧。”
      
      杨岳思考了一下:“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
      
      -
      
      晚上放学的时候,柏淮收到了自己新认识的小姐妹【冰淇淋小圆子】的消息。
      
      她很愤怒。
      
      [BB,你说这群人是不是眼瞎,怎么会觉得柏淮那张死面瘫脸比我家崽崽帅!]
      
      柏淮:“......”
      他其实觉得自己表情还挺丰富。
      
      但是他不能在简松意粉丝后援会会长面前维护自己,于是淡定地回复到[是的,我也觉得简松意更好看。但是你为什么叫他崽崽?]
      
      冰淇淋小圆子:[因为我是妈妈粉啊!妈妈粉当然要叫崽崽!]
      冰淇淋小圆子:[等等,你不会是女友粉吧?]
      
      柏淮卡住了。
      
      冰淇淋小圆子飞快回复:[你可不能是女友粉!崽崽现在才17岁,还没有成年,没有分化,没有高考,绝对不能谈恋爱!要好好长高,好好学习!妈妈不准他谈恋爱!如果你是女友粉的话,可能我们就是敌人了。]
      
      柏淮:“......”
      
      B.S.:[我不是。]
      冰淇淋小圆子:[真的?]
      B.S.:[真的。]
      冰淇淋小圆子:[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冰淇淋小圆子:[我今天放学的时候远远地看见崽崽了,好像心情特别不好,呜呜呜,心疼,都怪柏淮那个大坏蛋!选个校草还去一中拉水军,考试非要比崽崽高一分,我崽那么优秀,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打击?]
      冰淇淋小圆子:[也不知道怎么样可以让崽崽高兴一点,唉]
      
      柏淮偏头看向旁边倚在后座角落里眉眼恹恹的崽崽,表示他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冰淇淋小圆子又发了消息过来:[大概只有柏淮那个死面瘫狠狠被虐几次或者转学了,松崽才会开心起来吧。我们要不要想办法把柏淮赶走?]
      
      柏淮一直觉得自己人气还挺高,第一次遇见一天之内有两个人想赶他走。
      
      他苦笑了一下:[柏淮不会走的。]
      冰淇淋小圆子:[唉,也是,好不容易转过来了,怎么可能走?那只能希望崽崽早点分化成一个顶级Alpha,信息素碾压那个面瘫!]
      冰淇淋小圆子:[不行,越想越心疼,崽崽今天的表情真的太丧了。为了让崽崽开心,我愿意一年不吃芋圆,祈求上天让柏淮爱上崽崽,为崽崽神魂颠倒,寤寐思服,那崽崽一定开心死了!]
      
      柏淮觉得自己的年纪第一可能是白考了,居然有点跟不上这个Omega的逻辑,他迟疑道[柏淮喜欢简松意的话,简松意就会开心吗?]
      
      冰淇淋小圆子:[当然啊!因为崽崽肯定不会喜欢他!抢了校草的位置又抢年纪第一,把我松哥气成这样,我松哥看他能顺眼?现在他有多嘚瑟,到时候就会有多惨!肯定会求而不得追妻火葬场,让松哥血虐他!想想就爽!]
      
      柏淮:“......”
      这都哪儿跟哪儿。
      
      他没有再回复。
      
      但是等回到家吃过饭,洗过澡,躺在床上,他突然就想起了这几句话。
      
      校草这件事情,他本来就没这个心思,而且是他占了一中人数的便宜,算不得数,年纪第一这回事儿,也只是恰好这次理综简单,所以捡了便宜,凑巧总分比他多了一分。
      
      他没想故意气简松意,只是好像阴差阳错的确实把人惹不高兴了。
      
      按小圆子的说法,大概自己要输给简松意几次才是哄人的法子,可是这人这么骄傲,自己如果故意让了,只怕到时候真的要决裂。
      
      至于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求而不得,追妻火葬场......
      
      柏淮躺在床上,沉默地看了会儿对面的窗户,突然起身,打开房门。
      
      “刘姨,今天换下来的校服烘干了吗?我给对面送去。”
      
      -
      
      简松意自认为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还挺自负,挺爱装逼,挺喜欢原地开屏,臭嘚瑟。
      
      不过也不是输不起。
      
      他只是不习惯输,真输了,也不至于记恨上对方。
      
      他之所以会感到烦躁,只是因为那个人是柏淮。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太乐意那个人是柏淮。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他也觉得自己今天放的狠话太过了些,有点伤感情,毕竟校草评选不是柏淮要评的,赌约也是自己立的,考试输了也是自己技不如人,到头来,自己这脾气发得有些没道理。
      
      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己立下的flag只能认了,他总归要让柏淮输得心服口服才行,毕竟一山不容二A。
      
      简松意自嘲地笑了笑,却扯得脖颈疼得痉挛了一下。
      
      今天一天都很疼,到了晚上,那种疼痛和不适越来越强烈。
      
      他估摸着自己可能要分化了。
      
      好在Alpha分化不需要准备什么,说不定一觉起来就可以告诉唐女士这个好消息,免得她总是担心。
      
      简松意深呼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姿势,试图让自己更舒服一点,然而并无卵用。
      
      Alpha分化都这么疼的吗?听说Omega反应会比Alpha严重十倍,那那些Omega怎么活下来的?
      
      简松意有些心疼那些小可怜。
      
      他强迫自己睡着,以图淡化疼痛,迷迷糊糊地,终于睡过去一会儿,再醒来的时候嘴唇干得要裂了,喉咙也疼得冒烟儿,小腹处一阵一阵搅痛,翻江倒海。
      
      想喝点水,刚刚站起身就又倒了下去。
      
      头重脚轻,没有力气,浑身发冷。
      
      发烧了。
      
      简松意这么猜测着,却没有多余的精力做出反应,只能凭借着本能把被子裹得紧紧的,整个人埋进去,任凭身体深处的灼痛一点一点蔓延。
      
      手机响了,简松意没力气把手伸出被窝,也没力气张嘴说话。
      
      不停地响,大概打电话的人很着急,可是简松意实在没有办法。
      
      他这辈子还没这么疼过,疼到最后都麻木了,昏昏沉沉,随时在失去意识的边缘,却在昏睡过去前依稀听见了楼下密码锁被按响的声音。
      
      门开了。
      
      上楼的脚步声很急促。
      
      他闻到了一个很好闻的味道。
      
      他感觉自己似乎被雪包裹住了,灼热和疼痛都得到了温存的安抚。
      
      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没事了,我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你们心疼崽,我也心疼,但心疼后会为崽感到骄傲自豪的!
    会因为变O而变得更强,变成更好的自己,只是换了个不用交罚款的性别,但是该怎么装逼怎么装!
    柏淮有话说:
    我不是女友粉,我是老公粉,所以我没撒谎。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