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A相逢必有一O

作者:厉冬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3

      那人想要抱起简松意,但简松意觉得不能给抱,一个Alpha怎么能让人抱呢。
      
      实在是太没排面了。
      
      于是挤出最后的力气推开他:“谁准你进我家了,你这是私闯民宅。”
      
      推得猫儿挠似的,柏淮好气又好笑,直接半强制着把他扔到自己背上。
      
      “什么时候我进你家还需要你同意了?”
      
      “恶霸。”
      
      简松意用最后的力气diss完柏淮后,失去意识,陷入半昏迷状态。
      
      他初一时候受过一次伤。
      
      也是个雨季,梧桐叶子被风雨摧残,堆落了一地,紧紧贴着地面,泥泞湿滑。
      
      简大少爷走路眼睛长在顶上,摔了一跤,脚踝骨折。
      
      当时就是柏淮把简松意背去医院,前前后后伺候着一直到唐女士赶来。
      
      那时候简松意脸皮也薄,不好意思让柏淮背,闹着别扭,各种推辞拒绝,不过柏淮根本不搭理,把人扛起来就走。
      
      当时被背着的时候具体是什么感觉,简松意记不太清楚。
      
      他就记得那天雨很大,他撑着伞,雨点噼里啪啦地砸着,风也有些嚣张,空气湿冷得紧。
      
      他身下的少年味道却干燥温暖,一步一步走得稳当。
      
      就像现在这样。
      
      简松意烧得没了意识,分不清今夕何夕,趴在某个背上,闻着某个熟悉的味道,恍惚又回到了好几年前那个雨天。
      
      手上下意识地搂紧了对方的脖子,嘴唇蠕动,低低地呢喃了一声:“淮哥哥。”
      
      那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小到简松意还是个奶娃娃的时候的叫法。
      
      柏淮搂着他双腿的手一顿,本来严肃紧绷的面容突然柔软下来,然后笑了一下。
      
      这人生病了怎么还撒娇呢。
      
      显得自己真像抢小媳妇儿的恶霸似的。
      
      可是不当恶霸又能怎么办呢。
      
      本来只是想借着还校服的由头来哄哄他,可是一到楼下,信息素铺天盖地的涌来。
      
      他从来没见过哪个Alpha分化信息素会如此失控,打电话又不接。
      
      没把门砸了,已经算他十分理智。
      
      他根本不敢想象如果他今天没来会发生什么。
      
      过度的担忧和紧张让柏淮没有意识到事情有哪里不对。
      
      -
      
      柏淮把简松意在vip病房安顿好后,去和医生了解情况。
      
      医生看见两个小孩儿这么漂亮,深更半夜也没个大人跟着,难免会多想些,试探地问道:“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
      
      柏淮想起那声呢喃,垂眸道:“我是他哥哥。”
      
      医生点了点头,语气有些不满:“Omega分化,还是一个大龄Omega,这么危险的事儿,家长怎么能放心不守在旁边的?”
      
      “Omega?”
      
      柏淮掀起眼皮,素来平淡无波的琥珀色眸子在一瞬间涌现出千万种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绪。
      
      “对啊。”医生一边开着单子,一边说道,“这么高的Omega确实不常见,但确实是个Omega。他体内的O性激素已经达到临界值,器官也发育成熟,今天晚上就会完成分化。不过他身体素质好,没什么大问题,等烧退了就好了。我再给你开张单子,你去领抑制剂和阻隔剂。”
      
      柏淮听着医生讲话,试图努力记下各种注意事项,然而力不从心,他有些乱。
      
      Omega。
      
      简松意怎么会是个Omega。
      
      回到病房,坐在床边,看着那张过去三年自己在脑海里勾画过无数次的脸,柏淮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张脸确实很漂亮,每一处都透着精致,眼角和双颊泛着点红,漾在白皙的肌肤上,桃花潋滟,格外诱人。
      
      个子还算高,但是骨骼确实比普通Alpha细一点,人也瘦,背着不费力。
      
      这么看来,也有那么一些像Omega。
      
      再想想,自己闻到他的信息素的时候分明是被吸引的,压根儿不是Alpha之间的彼此敌视。
      
      他还以为那是因为自己太喜欢了,喜欢太久了,所以该喜欢的,不该喜欢的,都喜欢了。
      
      毕竟对于简松意是个Alpha的事情,他向来深信不疑。
      
      为此,他不辞而别,去了北城三年。
      
      等他终于想明白了,回来了,老天爷却把他送到面前,说,你看,这是一个Omega。
      
      那些本应该有的侥幸,窃喜,长舒一口气,都没有。
      
      心口只有疼。
      
      这么骄傲的小朋友,可该怎么办啊。
      
      他伸出手,摸了摸小朋友的脸,好像这样能给予一些宽慰和温存。
      
      指尖却被抓住。
      
      简松意翻过身来,微蜷着身子,眉头紧紧皱着,似乎不舒服得厉害,又似乎从指尖的气味得到了一些舒缓,跟只小猫儿似的,往上缠着,贪婪地缠住了柏淮整只胳膊。
      
      柏淮被他拽得身体前倾,眼看就要压在他身上了,索性翻身上床,把人整个儿搂在了怀里。
      
      一只手被他抱着,一只手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背,试图用自己的信息素安抚对方。
      
      怀里的人却比他想象得还要贪婪,只知道凭借本能索取,埋进他的颈窝,不知节制。
      
      柏淮觉得自己要完了。
      
      自己放在心里好多年的少年,如今作为一个Omega,在自己怀里寻求着自己的安抚。
      
      从未被标记过的光滑白皙的腺体就在自己眼前,散发着独属于他的信息素的味道。
      
      只要标记,这个人就会依赖自己,属于自己,只要标记,这个人就可以不用这么难受。
      
      听上去似乎没有一定要克制住自己内心汹涌澎湃的占有欲不去标记的理由。
      
      他低下头,将唇送到了简松意腺体的位置。
      
      蜻蜓点水般地吻了一下,然后很快挪开。
      
      手指理了理他被汗水浸湿的额发,叹了口气,声音宠溺:“对不起,再忍会儿,过会儿就不难受了。”
      
      他不能标记简松意。
      
      这么珍重的人,他怎么舍得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标记。
      
      再等等吧,等小朋友成年了,懂得了什么是喜欢再说。
      
      日子还长,他等习惯了,等得起。
      
      简松意翻了一下身,有醒来的迹象,柏淮动作轻柔地下了床。
      
      只剩下一只手还被简松意摁着。
      
      偏偏这人不知好歹,吃力地掀开眼皮:“你是不是打算趁人之危?想趁我睡着了毁坏我英俊的容颜。”
      
      行,还能骚,看来没什么大问题。
      
      柏淮试图收回手,简松意却没放,还拽着往自己鼻尖跟前带了带,皱着鼻子嗅了两下。
      
      柏淮好笑:“小狗?”
      
      “小气。”简松意撇撇嘴,松开他的手,“这是你信息素的味道?”
      
      “闻出来是什么味道了吗?”
      
      “像下着雪的松林的味道。”
      
      差不多,下着雪的,你的味道。
      
      “好闻吗?”
      
      简松意突然起自己曾经非要闻柏淮的信息素,还夸好闻,当时不觉得,现在品品,那话和调.情有什么区别。
      
      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你说你这人没事儿瞎放什么信息素啊,也不知道收收好,收不好就多喷点阻隔剂。”
      
      柏淮没有反驳他不讲道理的乱甩锅,语气平静又温柔:“你在分化,有Alpha的信息素安抚会轻松很多。”
      
      “我一个Alpha为什么需要Alpha安抚?”
      
      简松意移回视线,迷茫地看着柏淮。
      
      因为虚弱和困惑,目光钝钝的,显得有些呆。
      
      柏淮看着,短短十秒,涌现出无数次于心不忍,可是到底还是把那句话用一种最为平常淡然的语气说了出来。
      
      “因为你是个Omega。”
      
      因为。
      
      你是个。
      
      Omega。
      
      很短一个句子,简松意消化了足足一分钟,然后开口:“你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柏淮没说话,直接把检测报告递到了他的面前。
      
      简松意看了一分钟,翻过身,往被子里缩了缩:“我真是烧糊涂了,还在做梦呢。”
      
      柏淮:“……”
      
      三十秒后,他翻过身,又看了一眼检测报告。
      
      “嗯,我还没醒。”
      
      说完又翻过身缩进被子。
      
      柏淮:“……”
      
      这人或许是个摊煎饼。
      
      他知道这件事情对于简松意来说有点难以接受,可是再难接受也必须接受。
      
      忍住心疼,强作云淡风轻:“我能闻到你信息素的味道,确实是Omega。”
      
      背对着柏淮的那个身影僵住了,肩颈线条在一瞬间绷得笔直,被子被用力拽住,褶皱一点点变深,落地灯在地面投下的影子,微微颤抖。
      
      简松意没有说话。
      
      柏淮也没有说话。
      
      半晌,绷紧的肩胛线条缓缓沉了下去,语气平静:“我自己好像还闻不到,怎么样,什么味道?应该还挺好闻的吧?”
      
      “嗯,挺好闻的,玫瑰的味道。”
      
      “啧。”少爷似乎不太满意,“怎么你就是那么清高的味道,到我这儿就这么俗了呢。”
      
      “不俗。是那种野玫瑰,木质清香感比较重,不腻。”
      
      “哦,那还凑合吧。”
      
      简松意始终没有转过身来。
      
      没有歇斯底里,没有质问崩溃,也没有自暴自弃。
      
      只是平静的,坦然的,骄傲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柏淮本来想问简松意,如果十七年前那份报告的答案是Omega,现在会是什么样。
      
      但是下一秒,他就觉得没有问的必要,因为他可以确定,这并不会影响简松意成长为如今这样一个光彩夺目的少年。
      
      就像他一样,十几年的人生并没有因为当初那份Omega的报告而变得柔弱。
      
      他和简松意是一类人。
      
      刻在他们骨子里的基因不是Omega或者Alpha,而是骄傲和强大。
      
      沉默半晌,简松意终于转过身来,看着柏淮,冷静理智:“你的信息素在Alpha里属于顶级的那种了吧?”
      
      “嗯。”
      
      “那以后每天没事儿的时候,你对我施放一会儿压迫性信息素行不行?我想试试能不能扛住。”
      
      柏淮掀起眼皮,看向简松意,眸色复杂。
      
      简松意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也知道这要求挺烦人的,但是我就是想练练不被Alpha的信息素影响,你就帮我个忙呗。”
      
      如果能在柏淮的信息素压制下做到全身而退,那绝大部分的信息素都不会影响到他。
      
      只是这种对抗训练,谁也不知道需要多久,谁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效果,而对于Omega来说,训练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
      
      “可能比你想得还要苦。”
      
      “我知道。但是吧,我既然不凑巧是个Omega了,那能怎么办呢?吃点儿苦就吃点儿苦,你松哥我又不怕吃苦。”
      
      语气轻松戏谑,似乎挑衅命运也不过就是少年翻手为云的一个游戏。
      
      那双漆黑的眸子落入了窗外的月色。
      
      柏淮想,星河璀璨,大抵也不过如此。
      
      心里的疼就又无孔不入地泛了起来,还带着说不清的骄傲。
      
      小朋友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他是Omega又怎样。
      
      他不需要心疼,不需要同情,不需要被故作温柔的哄着宠着。
      
      他只会变得更强大,而自己会一直陪着他,无论荆棘路途。
      
      柏淮点头:“好。”
      
      “柏爷就是仗义。”
      
      如果我不仗义,你现在已经被我办了。
      
      撩人而不自知,总得讨回点本才行。
      
      柏淮勾唇笑了一下,狭长的双眼微眯着,妖精似的:“那我帮你这么大忙,你就不表示表示?”
      
      简松意大度一挥手:“要求随便提。”
      
      “随便提?”
      
      “随便提。”
      
      “说话算数?”
      
      “必须算数。”
      
      柏淮看着简松意耿直无比的脸,顿了顿,然后说道:“行,先记着,别耍赖就行。”
      
      “你见过松哥我耍赖?”
      
      “那声爸爸你可还没叫。”
      
      “……”简松意咽住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呢,老惦记着让人叫你爸爸。”
      
      柏淮乐了,恶人先告状的本领可真厉害:“你还记得我爸吗?”
      
      简松意刚准备开口,他又补充道:“我Omega爸爸。”
      
      简松意记得,那是一个温柔又强大的男人,很优秀的医生,在柏淮六岁那年,志愿支援第三世界战争,在一场轰炸中为了保护难民孤儿牺牲了。
      
      “我爸虽然是个Omega,但是也是当年的理科状元,医术挺厉害。”
      
      “我父亲你也知道,我爸死了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他的政治筹码,连葬礼都是在镜头前办的。我爷爷住院,外公外婆在国外没回来,当时好像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为我爸爸的去世而难过。”
      
      柏淮却好像并不打算伤感,想起什么有趣的事一样,笑了一下:“不过那时候你挺有良心,没少安慰我。”
      
      简松意故作邪魅一笑:“没办法,打小就是个好人。”
      
      “那你记得你当时怎么安慰我的吗?”
      
      “……”
      
      “不要难过,既然你没有爸爸了,那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你随便叫,别客气。”
      柏淮慢条斯理,“你原话。”
      
      所以到底是谁总惦记着让对方叫爸爸。
      
      简松意邪魅一笑有点尴尬的僵硬在嘴边:“那……那其实我也还算仗义?”
      
      柏淮点头:“嗯,仗义。”
      
      简松意有点不好意思,觉得柏淮这人蔫坏蔫坏,再次翻过身,埋进被子,决定不搭理某人。
      
      偏偏平时沉默寡言的某人今天屁话贼多:“我爸很喜欢你,他说你是他见过最聪明的小孩儿。我还挺信我爸说的话的,所以你能不能成为一个比他更厉害的Omega。”
      
      屁话不仅多,还有点窝心。
      
      简松意揉了揉鼻子。
      
      柏淮又补了一句:“不然显得我欺负人。”
      
      窝心个屁。
      
      “柏淮你他妈……”
      
      人还没骂完,一股异样的感觉就突然从脖颈处开始蔓延,瞬间席卷了全身,带起一股股战栗。
      
      那种需要Alpha信息素安抚的不适感又来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
      
      简松意咬牙:“柏淮你他妈……能不能凑过来让老子闻一下。”
      
      声音因为颤栗变得又绵又软,本人却毫不知情,兀自强撑气势。
      
      奶凶奶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柏淮:媳妇儿撒娇的方式挺别致。
    松崽:你以后不要问你为什么追不到我。你品品你一天到晚说不说人话。
    (因为觉得卡在这儿不好,所以把31号更新提前了,不是加更!下一更是11.1号上午,么么)
    (看在我这么可爱的份上,要不戳个专栏,收藏下我,或者收藏下预收文文,眼神诱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