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碎瓶

      事实证明,赵芃芃的预感是正确的。
      果不其然,关女士从B城回来,就听到消息说赵芃芃早恋,说人都亲眼看见两人在凉亭里依依不舍,看到人来才分开。
      
      依依不舍?
      赵芃芃一脸懵逼转头看向对门楼下的那户,小报奶奶的家,她心中郁闷,觉得自己就是满身都是嘴,也没法解释得清楚。
      
      但此时正当办理爷爷的身后事,关女士只凶巴巴看赵芃芃一眼,丢下一句“我后面再跟你算账”就忙去了。
      爷爷的葬礼,只能算得上是个告别的仪式,就在老家的厅堂里。
      为数不多的几个亲戚,神情凝重的坐在一起感叹了一阵,劝慰了一阵,仅一日就结束了。
      都是遵循爷爷生前的嘱咐,不设灵堂,不接受亲友大肆的吊唁,尽快火化,迅速下葬。
      
      葬礼后,赵云霜、赵云峥还有他们日理万机的老爸,在回B城的前一夜,三三钻进屋子里去收拾东西。
      主卧里时不时传来关女士一句埋怨赵环宇从来不管家里事儿的声音,声音尖锐拔高,赵芃芃塞着耳机自顾做题。
      
      身边忽然出现一个人影,赵芃芃吓得一个哆嗦,扯下耳机。
      “高二了,可以开始考虑以后想做什么了。”赵云霜撇撇嘴,颇为冷淡的说。
      她将一摞书和本子“嘭”的一声丢在赵芃芃的书桌上,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回头来问她,“那男的帅吗?”
      赵芃芃回头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没应声。
      赵云霜也没等赵芃芃回答就径自出了门,赵芃芃收回视线准备回身,却又见门口进来一人。
      
      门口两人互看一眼,跟交接班似的,了然的擦身而过。
      
      “吊车尾,这些笔记不能保证你也能考年级第一,但你要是多用用功,从年级前十再往前几名还是没问题的。”赵云峥敲一下她的脑袋说。
      赵芃芃揉揉脑袋,瞪他。
      “你这笔记都2年前的了,能有用吗?”
      “活阎王赵云霜的不更久,没见你嫌弃?”
      “……”
      明知故问。赵云霜的她哪里敢嫌弃……
      “说真的,那男的帅不帅,对你好不好?可别耽误了你的学习。”赵云峥一屁股坐上她书桌,三八兮兮的问。
      赵芃芃两手将他推下去,直直将他推出门去,“嘭”的关上门,回座。
      
      闻着一屋子的陈年旧书味儿,赵芃芃呆呆坐了一会儿,将方才两人的问题重复问了一遍。
      帅不帅啊?挺帅的。
      对她好不好啊?说不上来。
      赵芃芃突然甩甩头,可是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赵家人气也就高了两天,又回复了往日的冷清。
      赵云峥和赵云霜还有她爸回了B城,她妈关女士出差。
      所有人都很忙。
      
      幸得爷爷的户口在农村,一应的销户手续办得才没这么仓促。但一月的期限,对奶奶来说还是太短。
      拖到最后期限,只有赵芃芃陪着奶奶。
      就像小时候,爸妈带着赵云峥和赵云霜在外地,只有爷爷奶奶陪着她一样。
      
      只是这一天,对赵芃芃来说,也是异常艰难的时刻。
      
      在销户大厅,从回到老家,到爷爷下葬,一直没说过半句难过,没当众流过一滴眼泪的奶奶经历了全面崩溃。
      赵芃芃看着奶奶木着脸接过销户回执,仔仔细细夹进户口本封皮的夹层。缓慢合上,用力磨两下,抱在怀里,如抱至宝,看着挺平静。
      只是,当他们来到大厅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奶奶忽然面对着墙壁停住不动了。紧接着身子开始发颤,就抱着怀里的户口本压抑的哭出了声音。
      
      赵芃芃无能为力的看着,只能站在身后,拥着奶奶越发单薄的身子,抚摸着她满头的银丝,陪着一起落泪。
      此刻,赵芃芃觉得最难过也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和自己最爱的人,再也没有了现实意义上的身份,从物质到名义,消失得干干净净。
      
      奶奶坚持要回老家,赵芃芃拧不过,也不忍心在这时候跟奶奶拧着干,于是乖乖送奶奶回去。
      她做好饭出门叫奶奶,就见奶奶,打进院门,就一直在忙活着给院子里的花草浇水。
      奶奶边舀水边念叨,“老头子,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照顾这些兰花的。”
      
      赵芃芃的眼泪又要袭来,她仰头看看天上。
      一整天了,天蓝得像要滴水,万里无云。
      老天实在称得上无情者,才不理底下的人此刻正经历着何种难过,吧天空的颜色调得这么纯净美好。
      
      赵芃芃看了眼蹲在地上费力起身继续舀水的奶奶,上前,“奶奶,我给你接个水管吧,这样不费力。”
      奶奶回过头来看她,两眼空洞无物,冲她摇摇头,“你爷爷说了,兰花有灵性,你对它付出的真不真心它都能感觉到,只有一瓢一瓢的舀水浇,它才会长得更好。”
      
      赵芃芃无力的垂下手。
      面对生死,面对亲人的难过,她总是感觉束手无策。
      爸爸当年的病痛,妈妈独自照顾他们的艰难和无助,爷爷的去世,奶奶的悲痛,她通通帮不上什么忙。
      
      “高二了,可以开始考虑以后想做什么了。”
      赵芃芃收拾厨房时,忽然想起赵云霜的话,她手上擦碗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屋外的天空,只觉心里那片原本遮云蔽日的天,也突然间放了晴。
      
      “你说你要考医学院?”赵云峥晚上接到赵芃芃的电话十分吃惊,以至于尾音上扬了好几个度,听起来怪极了。
      “嗯。”赵芃芃在电脑上各大医学院校的资料。
      “文科报考门槛很高,而且名额也少,你是认真的吗?”
      “我知道。”
      她再认真不过了。
      
      赵芃芃就知道自己不该先给赵云峥打电话,没多一会儿,关女士的电话就追过来了。
      “赵芃芃,文科有很多专业都能报的,而且选择更多,法律就挺好的,我们家还没有人念法律方面的专业,你不一定非要学你哥念医学。”
      “我就是想念医学,我就是想做医生。”
      “是不是爷爷和爸爸的病……你好好念你的书,别想太多,很多事情,以我们的能力,是没有办法扭转和改变的。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读书,考个更好的成绩,将来填报志愿的时候,才不会这么被动。”
      “我知道,我要去看书了,我挂了。”
      “等一下,我有件事儿要问你,那个男孩子是谁?你真的谈恋爱了?”
      赵芃芃身子一抖。
      
      在关女士的再三逼问下,赵芃芃只能说了实话,将事情和盘托出。
      关女士这位铁公鸡,这一次倒是莫名的开明了,竟然给了她钱,让她将欠顾方舟的钱还清,勒令她辞掉兼职。
      
      跟顾方舟告辞的那一天,赵芃芃靠坐在地铁的座椅上,两眼空洞盯着对面贴着的“爱心专座”四个字,从头愣到下车,差一点错过站。
      磨磨唧唧到了别墅,在门口接了关女士的电话,进门难得见到董老师也在。
      只是董老师有什么事儿出门去了,她还没来得及去辞别,就在这时候被顾方舟拉进书房。
      
      “干嘛?”赵芃芃挣脱顾方舟的手,朝书架跟前退了几步,跟他拉开距离。
      “你说要走?什么意思?”顾方舟脸上乌云密布,问话的声音冷冰冰的,像冬月里的积雪,让人想打个寒战。
      “你怎么偷听人打电话啊?”赵芃芃刮他一眼。
      “回答我的问题。”顾方舟越发不耐烦,朝她跟前逼近两步。
      “就字面意思啊,我欠你的钱,我现在转给你。”赵芃芃低着头,避着他炯炯的注视,摸出手机开始转钱。
      
      几个呼吸之间,顾方舟兜里的手机就响起提示音。
      他并不去掏手机,就直直盯住她,“赵芃芃,你是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还是装的?”
      “不知道你说什么?”赵芃芃又往后退了两步。
      顾方舟瞥瞥她身后,回神眼神在她唇上扫两眼,最后落在她眉心盯着她,又逼近两步。
      “有些事情做了,是要负责任的。”顾方舟一把撑在她身后的书架上。
      赵芃芃疯魔一般的心跳“咚咚”响起,身子朝身后缩了缩,抵上身后的书架,她来不及回头看一眼,顾方舟另一只手又在她身侧的书架上撑住,将她困在他双臂之间。
      
      赵芃芃抬头瞪他,不过没坚持多久,就败下阵来,垂着头,推了他一把没推开,一脚踢过去,被他两条腿死死夹住,她一个不稳,胳膊朝身后一扫。
      只听“哐当”一声,紧接着“哗啦”一声脆响,她僵硬的转回头,脸即刻就白了。
      
      顾方舟松开手退开,说道:“赵芃芃,你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这件白瓷瓶可是顾承业最喜欢的一件,你说你要怎么负责吧?”
      声音轻快,带着股雀跃。像是她不是打碎了一个瓷瓶,而是给了他一个瓷瓶。
      
      赵芃芃蹲下身子看着脚边的白色碎瓷片,质地光滑细腻,一点杂质都没有,想必价值不菲。
      她回头瞪向顾方舟,“要说责任,咱俩也是一半一半吧。”
      “这瓷瓶多少钱?”赵芃芃满心悲凉,即使一半,她怕是也赔不起。
      
      “也不贵,3万块钱吧。”顾方舟瞅瞅地上的碎片,又看看屋子里的其他摆件,转头颇随意的报出个价格。
      赵芃芃也是个有点常识的,她站起身来,“一般这样的东西都有个证书和□□,我要看凭证,不能你报多少就多少。”
      “行,我去找□□给你看,你最好想想该怎么赔。”顾方舟丢下她走出门去。
      
      进到三楼顾承业的书房,他在一个青花瓷瓶里摸出钥匙,打开书桌抽屉。
      拉出最里面一个红棕色的木箱子,打开盖子,他翻出一堆□□,翻来覆去的找,捞出其中两张白瓷瓶的□□。一张3万多,一张12万。
      他对比着证书上的图片和□□上的,抬头看看书房里摆着的一只白瓷瓶。
      “看起来应该差不多。”顾方舟左看右看,跟着拿着证书和那张3万多的□□下了楼。
      
      赵芃芃仔仔细细看了证书和□□,瓷瓶实在摔得太碎,她也分辨不了这证书上的东西是否就是地上的物件。
      但想着顾方舟往日的行径,这人再坏,也不至于这么坑骗她,她也就只得认了。
      
      “我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只能分期给你。”赵芃芃算了算自己的奖学金和压岁钱,起码要还5到6次,她才能还得清,而且还是要在奖学金和压岁钱都由她支配的情况下。
      “行,不过,我不放心,毕竟你还没有收入,为了保证你能履约偿还,我有个条件。”
      “你说。”赵芃芃抿抿唇,有预感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未来的一年半,你要继续给我做补习助手,因为这能保证你有钱进账,还有……”顾方舟顿了下。
      赵芃芃心中咯噔一下,眉头紧皱继续听。
      “未来的一年半里,除了学习上的助手,生活上的,如果我有需要,你也要配合,比如让我能正大光明出别墅。”顾方舟看了眼自己的指甲说道,“这就算是精神损失费了。”
      “……”
      
      赵芃芃愁得一批的心,总算落到一点实处。
      顾方舟提出的要求可说是很无耻了,但她只得忍辱接受。
      她将证书和□□还给顾方舟,自己去找了扫帚了畚箕收拾了现场。
      
      顾方舟站在门口帮她把风,看着她用废纸把碎片里三层外三层包起来,写上“碎片小心”几个字,用胶带粘住。
      他拿着那包碎瓷片去扔,端详着上面端正又不失笔锋的字迹。
      一股暖流淌过,身上立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就在顾方舟出门去丢东西时,董老师也恰好从外面回来。
      他径直进到书房,示意赵芃芃坐下,“你说有事儿找我,什么事儿?”
      赵芃芃掏出包里事先准备好要交差后辞行的东西,递到董老师的手里。
      
      她现场硬着头皮,也管不了是不是在尬聊道:“就是想给您看看顾方舟这大半月的成绩波动情况,他的成绩是一直在上升的,我统计了下他的成绩,按照目前这个状况,450分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其实这个图你拍张照片给我就行了。”董老师头也不抬道。
      “是。”赵芃芃略有些尴尬的换了个坐姿,快速在脑子里搜寻新的说辞。
      
      不过,董明一一查看手中的本子,抬起头来,倒是先出声替她解了围。
      “高频题这个总结做得不错。如果他在你的帮助下真能学得进去,到时,学校,我会认真考虑让他回去的。”
      赵芃芃换了个轻松一点的坐姿,点点头,轻呼出口气。
      
      门外站着的顾方舟,就站在门外靠着墙壁听着屋子里的对话。
      他看向大门外,那里的草地在阳光下正反射着绿油油的光芒。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好像自打赵芃芃出现在别墅里,每一天的天气,都是这般。
      
      是天气变了,还是他变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