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作者:荷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撞见

      赵芃芃没能辞掉补习兼职,照样每周去做兼职。
      碰到关女士在家,她就给陈愉打个电话通气。
      
      “亏得有你,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赵芃芃下了电梯给陈愉拨电话过去。
      “我觉得你今年有点犯小人。”
      “谁说不是,你今天打算去哪儿啊?”
      “我找董映雪去电玩城玩。”
      “等下次我请你们玩。”
      “行,我拿小本本给你记上。”
      两人笑着挂了电话,赵芃芃踏出小区门一偏头就见到等在门口的胡捷。
      
      主要是他穿白衣站在门边,周围还有薄薄一层雾气未散,底下一条灰色长裤,跟灰墙几乎融为一体,猛一看就像是半截身子漂浮在空中,吓人一条。
      
      赵芃芃定了下心神,琢磨着朝前走。
      她是不大愿意跟他再有什么牵扯,被他威胁过的仇,她小本本上还记着,但要去地铁站就一定要路过他跟前。
      终究碍于他妈李主任是她妈关女士的顶头上司,她势必要将场面应付过去,就随意的跟他打了声招呼,“早,等人啊?”
      
      赵芃芃并不期待他能回答,见他只是看着自己半天默不作声,她拉拉背包带子,继续朝前走干脆利落路过他。
      走了几步,就听见身后有些着急追赶的脚步声,她转头看去。
      
      胡捷像个做错事被抓包的孩子,身子顿了下,脸上闪过一抹小小的慌乱。
      一个打架斗殴都没在怕,威胁起人来得心应手的人,在这时候脸上竟然也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倒是稀了大奇。
      赵芃芃奇怪的看他两眼,索性停下脚步,转身面向他,“跟着我有事儿?”
      
      胡捷左顾右盼了下,才颇不自在清清喉咙说:“我听说你在滨江路丢了包,包里有几千块钱。”
      赵芃芃小小吃了一惊,转念想起自己那爱交流育儿经验的老母亲,她撇撇嘴,“所以呢?”
      
      “我想问你,那天是不是穿的一身黑色的牛仔衣裤,掉进江里的包也是黑色的?”
      胡捷自始至终没敢看赵芃芃的表情。
      
      “别告诉我滑着轮滑那个人是你?”赵芃芃瞬间气息上涌。
      “我后来有去那儿等过你,想赔你包,但是一直没等到……”胡捷一脸的“我也很无助”的表情。
      
      赵芃芃心中稍稍缓和一点,但仍是忍不住朝天翻个白眼。
      她自打在那儿丢了包,就再也不想踏足那块地方了。
      
      “所以,你是因为丢了包和钱才去顾方舟那儿做兼职的?”胡捷突然抬头看她,表情之严肃认真。
      
      “起来,地上湿湿的。”路过两人身边的两个遛狗的女人边走边聊。
      “我们隔壁邻居家养了10年的狗,今年去宠物医院看说是得了关节炎,每天都要照灯,还得要去泡热水浴。”
      “可不是,不能让它吃太多,自重也伤腿,要多晒晒太阳。”
      
      狗也会得关节炎?
      赵芃芃垂头看看身边路过的,两个小眼睛眨巴着,走起路来懒趴趴的大金毛,联想到顾方舟的英雄。
      英雄多大了来着?
      
      “赵芃芃?”胡捷偏头凑近她一些。
      “啊?”赵芃芃被胡捷突然放大的脸下了一跳,朝身后仰了下上半身拉开距离。
      
      胡捷胸口因为赵芃芃这个躲避的动作而微微有些发闷,他抿抿唇,“你丢的钱我赔给你,你是不是就不用去顾方舟那儿做兼职了?”
      赵芃芃越发奇怪的看着他,深吸一口气,“去不去那儿是我的事儿,但是钱你确实得赔。”
      她抬起手腕看看时间,“我还有事儿,要先走了。如果你没难处尽早把钱还给我吧,我等下发凭证给你看。”
      说完她转身快步朝前走。
      
      胡捷紧追两步跟上,在一棵树下,他抬手自然而然的替她撩开头顶的树枝。
      从树枝上滴下的两滴露水,正好打在赵芃芃抬到一半的手背上,凉凉的,她垂下手臂将头偏向别处。
      
      “谢谢。”
      “不客气,我现在就把钱转给你。”胡捷说着掏出手机。
      
      赵芃芃快速在他端着手机的手上扫一眼,视线被他手背上那条粉红蜈蚣一样的伤疤攥了下。
      脑海里浮现出当日顾方舟狠揍他的暴戾模样,胸口突突跳了两下,“你手背上的伤,是他弄的?”
      胡捷松开左手,端起来看了下,不甚在意的笑下道,“这算好的,被他三番五次打进医院的人,现在都还没下得了床。”
      “……”
      
      赵芃芃垂下头看着脚边的地面。
      那儿有一个小黑洞,一只黑色的虫子在洞边探了探头,转身绕开,可是走了几步,不知怎的它又掉了进去。
      
      “赵芃芃?”胡捷又叫了声,心想她怎么这么爱出神。
      赵芃芃回神抬头,“哦,我现在就发凭证给你。”
      胡捷点头。
      
      在赵芃芃翻找手机相册时,胡捷握着手机看了两眼她细白的手指,然后视线上移,定在她的扎起的发顶。
      他就这么盯着她发丝上沾着的雾气,如颗颗细小的白糖粒,就这么想着,他口中好似已经尝到了淡淡的甜味。
      
      他瞧得有些入神,待意识到时,他吞了吞口水,不自在的偏头四处看看。
      
      此时的雾气已经散了80%。他放眼望去,视线掠过停在不远处一辆灰色轿车后面的黑色轿车上,瞧见那缓缓摇上的车窗,他狐疑的微微眯起眼睛。
      
      “走吧。”缓缓摇上的车窗里,顾方舟面若冰霜,冷声对周叔说。
      “不接赵芃芃了?”周叔将视线从窗外的那两个身影上收回来问。
      “我就是来吃早饭的,压根就没想过要接她。”顾方舟盯着前面的座椅背,闷闷的说。
      周叔再一次看看离得不远的两个身影,想想顾方舟没动两口的牛肉面,咧嘴笑了下,似有若无的摇了下头,启动车子开出去。
      
      “我发给你了,你看看。”赵芃芃抬头看他。
      胡捷顿时收回视线,没能看到黑色轿车的车牌号,车子便又被另一辆车跟上,挡了大半截。
      
      “转了。”胡捷收起手机朝她手机上看一眼。
      “收到了,多谢。”赵芃芃收起手机,抬头,“我约了朋友,真得走了,拜拜。”说着她已经跑到地铁口。
      “哎,赵芃芃,你帮人补习多少钱?”胡捷追上去叫住她。
      “我收费挺贵的。”赵芃芃转身顿了下,看他一眼丢下一句,回身就一路跑下楼梯。
      胡捷双手在裤腿上拍两下,探着头朝地铁楼梯下看两眼,自言自语道,“真的越看越酷。”
      
      赵芃芃火急火燎冲进别墅里,换鞋时被路过的顾方舟凉凉看了一眼,她有点莫名其妙在别墅空荡荡的大厅里环视一眼,最后将视线定格在沙发里的英雄身上。
      她朝英雄走去,在它身上摸两把,被英雄抬头懒懒蹭了两下,她轻声说:“还是你简单,虽然你有嘴不能讲话,但你的表达起码是没问题的,凶就是不喜欢,安静就是不讨厌,蹭人就是喜欢。不过,你最近怎么总是爱趴着?”
      英雄冲她眨巴了两下眼睛,复又将头耷在两个前脚上,缓缓闭上了眼睛,身子一起一伏的像是又要睡了。
      
      赵芃芃拎着背包进了书房,她在自己座位坐下。摆出文具,放好包,刚一回身,就见身边的顾方舟一脚踢开椅子,猛地坐下。
      赵芃芃皱眉看他,只觉他侧脸像是冰块雕刻而成,一点表情都没有。
      大早上的吃枪药了?
      
      顾方舟又恢复到上课就睡的状态。
      赵芃芃用笔戳了他几次,他一点反应也不给,赵芃芃最后只得放弃。
      课间,老师出门后,顾方舟才醒转过来,一起身,就见赵芃芃拿着手机在那儿看网页。
      他视力好,离得也不远,趁她不注意,他瞄了眼,瞄到“狗爱趴着不动”几个字,他顿时偏头看向书房门外。
      
      赵芃芃见他醒转,将手机递到他面前。
      “天气这么好,英雄最近还老爱趴着,你要不要带它去看看?”
      
      顾方舟看一眼手机,又抬头盯着赵芃芃看了两秒,没做任何反应,直接就起身朝外走。
      赵芃芃僵在原地,拿回手机,将手机里打开的所有程序,全部关闭,然后锁了手机丢进书包里。
      
      一天的课结束。
      赵芃芃收拾收拾准备离开,换好鞋出门,却发现门边的站成条柱子的顾方舟和趴成块石板的英雄。
      顾方舟一脸的桀骜,像极了人们对杜宾犬的初印象,而杜宾英雄反而是静静的趴在他脚下,一脸乖顺。
      
      “走吧。”
      赵芃芃和英雄似乎都不确定这两个字是对他们中的谁说的,于是一人愣在原地,一狗仅是抬起头看着前方。均没有动作。
      
      顾方舟不耐烦的回头,“愣着做什么,不是说要带它去宠物医院看看?”
      “??”
      她明明是建议他带英雄去……
      赵芃芃微微闭了下眼睛,叹口气,再一睁眼,转头看下英雄,认命的向它招了招手。
      
      英雄还是趴着不动,赵芃芃索性上前将它抱起来,它懒懒的,倒是起身了,却是走得极慢,像个年迈的老爷爷,走得蹒跚。
      “英雄几岁了?”赵芃芃走两步等两步,趁这间隙问站在前面一脸屎样的顾方舟。
      “10岁,相当于人60岁了。”顾方舟看着英雄面色稍稍缓和下来。
      
      也10岁啊……
      还真是个老爷爷了,赵芃芃低头看英雄一眼。
      
      两人一狗到了宠物医院,医生一番看诊拍片后说:“是类风湿关节炎,他平时是不是爱趴在潮湿的地方?”
      顾方舟径直盯着英雄,脸上木木的,不说话。
      
      赵芃芃看他一眼,又冲医生歉意笑了笑,替他答道,“它爱趴在草地上,严重吗?那我们该怎么治?”
      “比较严重,建议先留在医院每天烤灯改善一些再带回去继续服用关节宝。”
      赵芃芃看顾方舟一眼,用胳膊捅捅他,见他点头,她于是转头答道:“好。”
      
      两人从宠物医院出来,顾方舟闷着头,一声不吭。
      
      赵芃芃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微垂着头跟在他身后,想起之前看过的新闻——
      “某明星的宠物狗离世,她陪伴它的尸体直到天亮,后来为宠物出演的电影几度流眼泪。”
      她没有养过宠物,不能深刻体会这里面的感情,但十年的陪伴,大概就跟亲人差不多。
      她跟在他身边,想要说两句安慰话,话还没出口,包里的手机就响了。
      
      是陈愉。
      “芃芃,你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
      “那我在你家小区附近等你,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哦,好,我大概要半个小时左右到家。”
      
      电话挂断,两人又陷入沉默。
      
      赵芃芃掏了掏口袋里的地铁卡,偏头看向斜对面,视线落在红黄两色的地铁指示柱子。
      顾方舟恰好抬头,顺着她的视线也看到那根柱子。
      他想起早上的那一幕,他胸口剧烈起伏两下,看也不看她,丢下一句“走了。”然后就大步流星走掉。
      
      赵芃芃在风中凌乱。
      他今天到底怎么了?是因为白瓷瓶碎了挨骂了?
      除了这个她想不出其他的可能。
      她顿时无力的看一眼他远去的背影,然后朝对面走去。
      
      顾方舟临上车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赵芃芃绛红色的背影刚刚走下地铁口的楼梯。
      他双唇抿成个平平的“一”字,阴着一张脸坐进车里,重重甩上车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停电,今天断网才刚刚来。
    这地儿住不下去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