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作者:轻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好大的胆子!

      穿过影壁后的守殿禁制,殷冉瞬间觉得放松了下来。
      这里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了,如果不是有许多事要做,她真想好好宅在这里面,直到教主痊愈苏醒过来为止都不出去了。
      
      绕进寝殿,殷冉站在中厅朝着教主寝室方向行了个礼,便直接转向另一扇门——藏宝殿室。
      奇怪的阵法,奇怪的珠宝,有超酷炫刻纹的圆盘形法器,色泽绚丽的瓶子……
      各式各样的东西整齐摆放在置物架上,殷冉一个个打量过去,好多东西不知道功用,她碰都不敢碰一下。
      
      转了一圈儿不得不接受现实,除了库令用法这种一目了然的东西外,其他一概没法用。
      连许多丹药等,因为教主没有标注名称,她也不敢随便取用吞服。
      哪怕明知道这殿室里的东西都价值连城,对她来说居然好似毫无价值。
      
      令人沮丧。
      
      殿室外雨逐渐大,很快便暴雨倾盆,四野哗啦啦响个不停,是大雨点打在大殿棚顶和墙壁上的声音。
      时而雷声轰鸣,时而有闪电划破天空,瞬间透过窗帘,将室内照的明亮。
      光亮稍纵即逝,那一瞬间,本就昏暗的房间显得更暗了。
      
      殷冉离开藏宝殿室,撩开帷帐在门框边挂好,走进去后从箱柜中探出被褥铺在地上,准备就在这里打地铺睡一宿了。
      盘腿坐在平整褥子上,她闭目开始调息冥想。
      
      许久后,明明闭着眼睛,却仿佛能‘看’到身周莹莹闪闪的无数细小光点。
      每当呼吸时,那些光点便随着空气一起被吸入身体。
      
      殷冉又仿佛能‘看’到这些光点慢慢渗透进静脉,之后随流缓缓运转周天。
      在这过程中,一些光点凝练成密度更高、更闪耀的物质,彻底融进经脉中,使其更柔韧,可容纳更多光点。
      
      她并不知道自己因为对人类身体的丰富认知,在修炼上居然事半功倍,比其他人快上数倍。
      加上她穿书而来,带着整整一辈子的记忆,智力和神识都远超常人,以至于在炼气初期,就做到了许多筑基期修士都做不到的初级内视。
      
      ……
      
      一个高大身影抖落大氅上的雨水,踏进大殿后,灵气溢出,瞬间烘干了身上的雨水。
      正是殷玄听。
      
      大殿门口和殿内左右两侧的夜明珠已然亮起,借着这光,他一眼便看到了地上的一串小脚印。
      目光顺着它们向前,便落在宝座后。
      
      大掌一挥,地上泥脚印瞬间化成尘土,轻轻一甩便全数飞出大殿,被雨水浇落,重新回到了泥土地里。
      
      他大跨步走到禁制前,闭目与禁制内自己留在肉身上的一丝魂气联结,虽无法通过那丝魂气看到殷冉,却能感受到她就在内室里。
      
      担心殷冉会伤害自己肉身,他皱起眉,伸手触在禁制上,垂眸陷入沉思。
      
      眼神渐凉,他烦恼的转身绕回大殿,坐上黑炎宝座后,手指不自觉摩挲扶手。
      
      他果然不习惯有其他人分享他的秘密,更不太善于忍受自己有弱点握在他人手中。
      心底那丝才压下去不久的杀意,再次涌了上来。
      
      殷玄听目光忽然望见宝座前……她在他脚边位置布过九毒针最后一根针。
      现在小坑已被她埋上,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
      
      他踩了踩那处,抿唇调息让心静下来。
      闭目盘膝冥想,服下从药王别苑取来的灵药后,他静修疗愈神魂。
      顺便按照特殊顺序打通经脉,逼出了九毒针的毒。
      
      同时,仍保持着与肉身内魂气的连结,感受着内室发生的一切,以防万一。
      
      ……
      ……
      
      一个多时辰后,大雨如注依旧,整个世界弥漫着各种不一样的水声——
      雨水打在树叶上的,打在房顶的,打在泥土地上的,以及雨水聚成小溪流淌的声音,仿佛是一首恢弘的动听乐曲。
      是大自然的齐奏。
      
      大殿外灵气波动极大,许多洞府距离断刃山不远的妖王,都感觉到了无数鼓噪的灵气在向峰顶聚拢。
      就如以往每一个教主在云顶大殿修行的日子一般无二。
      
      而另一人在峰顶修行的痕迹,则彻底被殷玄听的高调遮盖。
      
      寝殿内室地上,殷冉闭着眼,盘膝而坐,姿态悠然仿佛一点都不会疲惫。
      而在她周身,若有若无的浅白色烟气环绕,竟是达到了炼气中期的虚室生白境界——
      她体内的灵气在运转周天时,被淬炼的越来越精纯。
      
      空气因为暴雨而变得潮湿,内室中有淡淡的木料味道,和一股清冷的淡香。
      殷冉慢慢睁开眼,转头望向炕上的男人。
      
      黑暗中那是一条剪影,很厚很长的剪影。
      可以想象对方若站起来,会给人带来怎样的压迫感。
      
      冷香味道应该是从他身上透出来的,隐约似乎还有血腥气。
      
      她这才想起自己是带了药来给他疗伤的,便暂停冥想,起身走向教主肉身。
      
      将桌边装在盒子里的夜明珠取出,放在他枕边——
      这样夜明珠便只能照亮床上范围,既能让她看清他的样子,也不会让有心人探视到室内光影。
      
      先是站在床边,可呆了一会儿,殷冉琢磨着反正教主昏迷过去,又不可能突然醒来大骂她以下犯上,她这么谨小慎微干嘛。
      便干脆坐在了床沿。
      
      目光扫过他俊朗五官,如欣赏一幅名画,内心再次浮起一丝赞叹。
      看到这双眉毛才知道,什么叫谢飞入鬓。
      他的剑眉不是普通的一把剑,而是一把长剑,剑尖部分仿佛是铸剑大师灵感突来的天外一笔,微微上扬。
      
      此刻,他墨发披散,一抹剑尖被几缕黑丝遮住,让殷冉生发出宝剑蒙尘的慨叹。
      
      教主真是长的好看,即便沉睡状态,放松的五官仍有飞扬的凛然气势,显然他的脾性气质已深深印刻在面孔之中。
      她终于相信,每个人做的每件事,最终都会留在五官之中,呈现在面部每一根细纹、每一道线条上。
      教主高岭之花的骄傲和睥睨之气,便是如此。
      
      啊,为什么这么强的人,居然还能长的这么好?
      难道修行还有美容养颜效果?
      忍不住心动,想更努力修行了。
      
      ……
      
      寝殿外宝座上的殷玄听瞬间睁开双眼,那双墨色眸子如深渊冰潭,有野兽正潜伏在深潭中,蠢蠢欲动。
      
      就在他以为殷冉包藏的祸心终于再也遮掩不住,就要图穷匕见之时,她果然向他肉身下手了——
      她小心翼翼探出手,捻起他衣襟,然后做贼一般、磕磕绊绊的将他衣裳褪了。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2分评,随机掉落20个小红包
    ……
    感谢在8-19日22点~8-20日22点期间为我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琦琦格 2个;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木 50瓶;薄鼎凉椰 15瓶!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来,大反派,本姑娘度你!



    这个爹我当定了
    腥加尖,赛神仙!



    我,C位出殡。
    穿书混迹娱乐圈,我是爸爸的戏精白月光!



    一卦定君心
    爱我,宠我,可解你卦中之凶!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
    穿入虐身小黄文,成为甩了大佬的蛇蝎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