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作者:轻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宝藏

      
      殷玄听万万没想到殷冉出手居然会做这样一件事。
      她没有掏匕首戳他胸口,也没有以阴毒法器伤他金丹,更未用奇法毁他奇经八脉和周身大穴。
      
      她就那样轻手轻脚的褪去他衣裳……
      
      他看不到她在做什么,却能感知到她的一些行为,也能觉察到碰触。
      她似乎避开了大部分肢体接触,但仍面对着他已暴露在空气中的胸膛,仿佛在研究着什么。
      
      “……”
      她到底在干什么???
      
      ……
      ……
      
      殷冉握着夜明珠,仔细查探了下他胸膛上的伤口。
      
      这些伤口过重,不像是武器攻击留下,应该是某些术法或法器攻击所致。
      这些伤虽不再汩汩流血,却还在持续不断的渗血出来,而且伤口裂开的部分血肉殷红,就像新伤一般。
      
      它们仿佛并不会自动痊愈。
      
      殷冉知道术法攻击不仅会伤人,更会长久作用于受伤者身上,若不同样以术法疗愈,即便是再小的伤口也不会愈合,甚至还会持续恶化,乃至拖死伤者。
      殷玄听身上的伤,显然便是如此。
      
      而且,他身上横七竖八这样的伤口实在太多,裸i露出来的上半身几乎没一块儿好地方。
      教主大概是在昏迷前随便换了件体面衣裳穿在身上,便躺在床上不由自主陷入闭息状态,由着肉身独自在漫长岁月里与这些伤做斗争了——
      也幸亏他金丹和肉身足够彪悍,不然说不定结果就不是他在百年后醒来,而是病魔在百年后终于战胜他了……
      
      翻开他披在身上的衣裳看了看,内里已经被鲜血浸透,如果他有意识,恐怕又疼又被湿衣裳遢的难受吧。
      
      拉起他胳膊,她帮他褪去袖子,发现自己力气不足以将衣裳从他身下拽出来,干脆作罢。
      
      以提前准备的布巾擦了擦他身上血迹,殷冉先掏出了滇云山脉的灵骨入魂膏。
      这药有透过外伤修复受创内脉和神魂的作用,要先上。
      
      用布巾蘸药涂抹的话,必然会使珍贵的药膏被布巾吸收一部分,殷冉只得用指头蘸上药,再一点点抹在他伤口上。
      
      她全程皱着五官,只看着这些狰狞伤口便觉得害怕,替教主感到疼。
      要是她的话,只怕要疼的哇哇大哭,昏过去又哭醒再痛昏……
      
      涂到胸口部分时,殷冉坐在床沿便觉得姿势不舒服,干脆跪在床沿撑着自己,俯身给他上药。
      轮到他另一边胸膛和肩膀时,她又不得不上床跪在内侧施为。
      
      总之是围着个昏迷毫无反抗能力的半i裸,左左右右的折腾了个大汗淋漓。
      
      终于抹完灵骨入魂膏后,她盘腿坐在里面,累的像个刚被老爷们按在炕上折腾过的残花。
      他胸膛也太过宽阔了,光上个药就累个半死。
      
      脑海中忍不住浮想联翩,那些带颜色的小文文里,动不动就有女角色用舌头洗遍男主身体的剧情。
      这也太脱离现实了,如此一通spa下来,女角色的舌头还能要吗?
      忙到四分之一的时候就舌头抽筋了吧?
      
      傻笑了一会儿,她收好药膏瓶,又掏出了千年蟾机粉。
      革命尚未成功,殷冉同志仍需努力。
      
      再苦再累不能忘了耿耿忠心,于是她又埋头一通苦干,细细将药粉均匀覆盖了他每一处伤口。
      
      好好一个小少女,围着个大男人,时而上榻,时而跪床沿,时而气喘吁吁,时而停下擦擦香汗。
      那画面……实在令人面红耳赤,羞不忍睹。
      
      连殷冉帮教主上完药,找到一件干净衣裳披在他身上,累的坐在床边木椅上休息时,回想方才发生的一切,都觉得是个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黑历史。
      简直有碍观瞻,摸黑未来女大王的威风。
      
      ……
      
      禁制外坐在黑炎宝座上的殷玄听,早已停了静修。
      如此状况下,再继续修行,他怕会走火入魔。
      
      神魂感到放松,只因为肉身上的血污被擦去,湿黏的衣衫被敞开,与肉身通感相连的他也觉得舒服许多。
      一直持续不停的头痛也有缓解,只因肉身上的伤口上被轻柔抹好药膏后,有一定的阵痛凝神作用……
      
      她今日去药王别苑,与小白狐易淑真讲了那许多好听话,原来是为了给她取药。
      她在雨夜窝进他寝殿,褪去他衣衫,原来是为了帮他疗伤。
      
      肉身的伤本来只能靠漫长岁月中缓慢自愈……
      
      她竟希望他更快恢复醒来吗?
      为什么?
      
      殷玄听坐在宝座上,目光直望着前方大殿口,殿外漆黑一片,暴雨倾盆,远方偶有闪电划破天际。
      他黝黑眸底微微漾起一丝波纹,小小的撕扯开寒潭平静的水面。
      
      ……
      ……
      
      殷冉怀疑教主是条龙,他的藏宝殿室实在很大,里面有许多闪闪发光的宝贝。
      她给殷玄听敷好药,坐了一会儿便忍不住又来到这里,再再次的仔细打量整个殿室,和所有宝贝。
      那些特别好看的宝贝,也不知是另有用途,还是单纯好看而已。
      
      如果只是单纯好看,那威名远扬的大魔王殷玄听,品味实在有些浮夸。
      
      绕了一圈儿,仍旧没什么进展,想从他宝室里抠东西用,可太难了。
      站在宝室门口唉声叹气,转身想走,却又突然顿住。
      
      殷冉双眼忽然微微眯起,捕捉到方才瞬间的灵光一现,她忽地蹲在地上,用手指画起整个大殿的地图。
      
      长长的前殿,是用来教主见下属和开会用的。
      大殿宝座后是影壁,影壁后是三室一厅的寝殿。
      
      三室一个是睡觉用的内室,有床有桌有软塌;
      一个是书房,里面放着书架书桌和笔墨纸砚,没有什么秘籍宝贝,显然是给教主思考实务和书写用的;
      还有一室就是这个藏宝殿室,放奇怪物品的小仓库。
      一厅则是连接三个房间的中间厅,不算很大,有小茶桌和竹编蒲团,可以暂做休憩和静思。
      
      殷冉一点点根据三室一厅的房间形状,将地图补充完整,果然发现自己绘制的地图中,在内室和藏宝殿室中间,空了一个长方形的空间。
      
      幸亏她画了一下地图,帮助她发现了盲点——
      这个在地图中存在,可她进来好几次都没发现的空间,一定是个密室!
      
      殷冉像马里奥发现了变大蘑菇一般,直扑向内室,找了一圈儿,摸摸这戳戳那儿,没有找到暗门。
      又冲进藏宝殿室里,里里外外检查了起来。
      
      这时夜已深,雨却不见停,更有愈来愈大的趋势。
      
      殷冉翻找了一刻钟后,终于在一个放了一瓶药剂的柜架后面,发现了一个木楔子。
      
      当她将木楔子从墙壁中捏出来时,咔哒一声响,柜架开始慢慢挪动,似有人从墙壁中将柜架推出近一米的距离。
      一扇木门出现在柜架后方。
      
      那门上刻着四个字,上书‘玄机’,下书‘天定’。
      殷冉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却知道门后绝对有好东西!
      
      她眸子晶亮,也没多管门上那四个字,低呼一声推开了那扇门。
      
      殷玄听需要侧身才能走进去的门,她直直的便能穿过。
      门内墙壁上摆着若干木架,上面各放置着一个珍贵的夜明珠,将密室中一切都照的明明白白。
      
      只见长方形的密室中,贴墙放了20个木箱,每个木箱上按照顺序,写着从数字编号‘壹到贰拾’中的一个。
      
      发现了!
      连大魔头殷玄听都要藏进密室中的宝藏!
      
      
    插入书签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来,大反派,本姑娘度你!



    这个爹我当定了
    腥加尖,赛神仙!



    我,C位出殡。
    穿书混迹娱乐圈,我是爸爸的戏精白月光!



    一卦定君心
    爱我,宠我,可解你卦中之凶!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
    穿入虐身小黄文,成为甩了大佬的蛇蝎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