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作者:轻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忠心排第一

      殷玄听神魂融合肉身的速度缓了下来,雪狼下山,危机解除,他已经不需要自损提速了。
      
      虽然边上还有个小丫鬟,但这些日子她做的事都在他神识探知的范围内,知道她布置的机关法阵都已拆除。
      至于她的针毒,对于陆延来说有用,对他这个九毒针创造者却无效。
      一会儿夺舍的后续融合结束,再慢慢按照秘法将毒逼出即可。
      
      他缓慢吐纳调戏,运转灵力初步修复体内受损静脉,痛楚也减弱了许多。
      
      心静下来以后,再细想这些事,他深觉奇异,甚至有些茫然无法置信。
      当下安宁和脱险,仰仗的居然是边上那个一向胆小如鼠的丫鬟。
      
      他从未正眼看过她,甚至不知她是美是丑,只觉不过是个工具一般的小人,完全无需挂怀。
      哪曾想到得今日,她会突然做出这么些令他吃惊的事。
      小小一个丫鬟,虽没有强大战力,却凭借着无双机智,将左护法那样的人物也耍的团团转,更是两次着了她的道,以至于神魂重伤,夺舍不成反被他夺舍。
      
      一切似乎都有利于他,可她身上一切都笼着谜团,仍是敌友难辨。
      
      忽然之间,许多事都变了。
      信任崩塌,轻视的人又突然爆发出惊人智慧和行动力。
      虽不至于天翻地覆,但对于殷玄听来说,之后要思考的事情着实不少。
      
      就在他缓缓以妖力浸润这具肉身每一处经脉,以神识内视整个身体时,耳边突然想起窸窣之声。
      他没有睁眼也知道,小丫鬟站起来了,而且走到了他面前。
      
      他立即释放神识拢住殷冉,又以妖力护住自己周身。
      若非此刻随意出招对于还没夺舍完毕的他来说十分凶险,殷玄听或许会毫不犹豫的杀掉这人类丫鬟。
      毕竟……知道太多秘密的她,太过聪明的她,对眼下的自己有着相当威胁。
      
      下一刻,他听到了她开口,声音清润柔嫩,是她原本的声音:
      
      “左护法,你已经中了九毒针的毒,只有我知道解毒之法,我会每个月会给你一滴解毒剂,所以……奉劝你不要乱来,以后也不要找我麻烦。
      “不然我光脚不怕穿鞋的,大不了一死了之,你也讨不到任何好处。
      “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对谁都有好处。”
      
      殷冉左手攥着刀,说这几句话时,始终谨慎的盯着左护法。
      
      方才雪狼上来时,她看到左护法苏醒过来,咳血后坐起身。此刻正盘膝而卧,五心朝天。
      
      她能感觉到他周身有序涌动的灵力,却没准备阻止他运气吐纳缓解伤情。
      
      知道他能听到自己的话也就够了,她继续冷声道:
      “你的事早被教主识破了。
      “从你返回玄龟岛后,一切都在教主的预料之内。
      “我步步为营引你入陷阱,都是教主的授意。”
      
      殷冉善用谈判技巧,说到这里停顿了下。
      
      在沉默尴尬的十几秒钟,无形向对方施加压力。
      让对方等待她后续话语的过程中觉得十分不舒适,甚至紧绷不安,才以示威胁的继续道:
      “陆延,你是斗不过教主的,不如日后忠心护主,安安心心当你的左护法,为教主鞠躬尽瘁,趁教主闭关突破之际,保护玄龟岛。”
      
      她语气铿锵,哪里有一丁半点软弱娇俏小姑娘样子,完全是一副领导者的气势。
      
      殷玄听原本打定了主意不理这人类丫鬟的胡作非为,若她显露出对他的杀意,就算强行停止最后的肉身融合,也要斩杀她。
      可耳中听着她的话,他却愈来愈觉得诧异,甚至好奇心压过了危机感。
      
      最初她只是威胁左护法,以求自保。
      可她本身非要强出头跟左护法作对,已是十分奇怪。
      口口声声说是他的授意,完全是胡说八道。
      现下讲着讲着,竟俨然是完全站在他的角度,在训诫教众了。
      
      她不过是右护法狄丞贡给他的漂亮又乖巧的丫鬟之一,一直在玄龟岛活的战战兢兢,弱小可怜又无助,怎么可能会真的对他有什么忠心?
      这四个丫鬟没有任何仙门关系,绝对清白,加之没有机会接触外界,绝无可能是内奸。
      那到底是为什么?
      
      “……”殷玄听只觉满腹疑窦,毫无思绪。
      浓浓好奇已被调起,他想着就算夺舍融合结束了,他可以随意动手了,说不得也要留她一条性命,好好追查一番。
      
      “因为我忠心耿耿,教主已封我为首座大丫鬟。
      “并将库令等都交由我管理,日后教主身边各项事宜都由我代为处理。
      “你就老实做好自己分内事,不要肖想其他,以求在教主伤养好之前,靠着表现好,得到教主几分宽恕。
      “到时我也会在教主面前替你美言两句,不然,恐怕就要让你好好尝尝九毒针之苦。
      “……你好自为之。”
      殷冉声音从一字一顿的震慑,渐渐转为冷漠,显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
      居然气势十足,丝毫不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丫鬟。
      
      如此慷慨激昂入情入理的发言,任这玄龟岛上的谁听到,只怕都会被震慑,乃至信服。
      
      偏偏殷冉选错了听众,比对牛弹琴还离谱。
      听她威胁的人,正是教主本人。
      
      “……”
      忠心耿耿?
      首座大丫鬟?
      殷玄听几乎要被她唬的睁开眼,以便好好打量打量她到底怎么回事。
      从哪里借的胆子,敢在云顶大殿上,如此口出妄言。
      
      但他融合正到最关键时刻,不愿因着一分好奇心坏了修为,仍闭口沉念,做最后的重要收尾工作。
      
      殷冉的话其实就是想用‘缓刑’牵制住左护法,只要能维持住互相忌惮的状态,就已经非常完美了。
      等以后有机会,她又变得更强大一些后,再彻底除掉他这个祸患也不迟。
      
      掏出早就准备好的装了一滴解药的小瓷瓶,弯腰默默放在他身边地上。
      
      为了展现自己的笃定和自信,殷冉没继续停留。
      装出一副他无论在哪里在干嘛,她都根本不会害怕的样子,转身大踏步走向殿门口。
      
      尽管将背部留给他后,她紧张的浑身汗毛倒竖,走路的姿势都更快了些。
      但到底维持住了脸面,架子绝对摆的够劲儿。
      
      真英雄绝不回头。
      
      …
      踏出大殿后,殷冉简直比方才的宿信还想狂奔,仅靠着强大的理性才忍耐住。
      直到转过大殿正门,拾阶而下,她才张大嘴巴狂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从慢步走变成了一溜儿小跑。
      
      在半山腰小木屋两公里外的茅草屋里,找到其他三个丫鬟时,殷冉精神松懈下来,直扑进干草堆中,丢下句“完全安全了,想干嘛、想去哪都可以了…”,便闭上眼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左护法从罡风境阵里出来后,她每夜都去大殿里跪着等他,跪的膝盖都肿了,还熬出了时差,眼底挂着两团浓重黑眼圈。
      
      为了其他三个丫鬟的安全,她还得用‘这几天可能有之前闹腾她们的妖怪家长来报仇’这种理由,劝丫鬟们每天晚上到茅草屋里睡觉。
      
      真的是操碎了心。
      
      …
      阿彤等三个丫鬟早就醒了,正等着阿冉过来告诉她们可以回木屋。
      此刻听说不仅可以回木屋,而且完全安全了,都高兴不已。
      
      三人看着殷冉累的浑身没劲儿,面色也不怎么好,都以为她这几天都在应对来寻仇的小妖怪家属。
      纷纷脑补出一场比那天阿冉斗小妖怪更激烈万分的大战,只觉得阿冉仿佛又高大威猛了许多。
      
      谁也没有打扰阿冉,阿彤想了想,最后开口道:
      “阿粉,你留在这里陪阿冉,万一她有什么不舒服之类的,也好照应下。”
      商定了才跟阿白一道回了小木屋,今天她们准备将木屋里其他房间也规整规整,现在四个人挤在一张炕上,睡的实在不很舒服。
      
      殷冉并不知道同伴们的想法,她头一粘干草就来了困意,几分钟内没人打扰,便沉沉入梦。
      
      这些日子里,她仿佛一个突然被丢进野外的家养小宠。
      往日的尊贵娇气全都不作数,还要为了生存虚张声势,炸起全身毛发,调动所有技能来威慑想吃她的野兽。
      而且还要做好如果对方不被吓住,如何逃走,如何想办法活下去的准备。
      
      如一根不甘心原地就戕的野花,收起花瓣,竭力求生。
      
      她真的累了。
      
      ……
      ……
      
      朝阳渐渐爬升上树梢,光亮愈发耀眼,温度也愈发炽热。
      接近晌午时,一直坐卧于大殿中的男人终于睁开眼。
      
      他长吸一口气,伸展手臂,又动了动手指。
      轻轻一转手腕,下一刻便有一根黑羽落在掌心,随时可化为暗器射出。
      
      殷玄听已彻底与左护法的肉身融合,反杀夺舍成功了。
      虽无法施展金乌大妖的全部威力,但五成杀伤力还是有的。
      再加上他妖王巅峰状态的神魂,配合母亲种在他体内元婴的加持,勉强施展出这具新肉身的八成威力不成问题。
      
      他慢慢站起身,神色沉凝的走到宝座后尝试了下,如他所料,虽然神魂是自己的,但受左护法肉身的限制,他仍无法穿过守殿禁制。
      不多纠结,殷玄听转身迈开大步直奔殿外。
      
      直走到断刃山崖顶,他放眼远眺自己在玄龟岛上经营下的一切。
      忽然发现遭背叛重伤,又脱离肉身变弱后,视角和心境竟都发生了些微变化。
      
      他心中的道动摇了,修行只怕也会受阻碍。
      如此一劫,或许便是飞升前的一道大坎坷吧。
      
      趁着这段时间,不如以这具肉身便利,重新检视整座玄龟岛。
      若还有其他内奸,一并捉出灭杀。
      一边整顿玄教,一边慢慢修复神魂重伤,一边等待肉身自愈,一边继续修行、寻求突破,想必也不会无聊。
      
      深吸一口气,他展开双翅,抖了抖便一跃而起。
      最初虽有些不适应使用这对翅膀,却在下坠数米后便操驭妥当,猛一振翅升空而起。
      
      翱翔一周,他将玄龟岛外悄悄盯守不愿离去的仙门弟子打探了个大概。
      再落回断刃山顶时,表情冷凝,眸中有一丝嘲讽。
      
      猎猎山风吹的他身后大氅迎风招展,墨发张扬飞舞。
      原本属于左护法的严肃面孔,因换了神魂而透出无上威严气势。
      那双墨色眸子也愈加黝黑,如他的识海极寒沙漠那般,冰冷又幽深。
      
      世人负他的,终将千百倍偿还。
      
      正欲转身离开崖边,脑中忽然浮现出小丫鬟阿冉跪伏在地时的模样。
      微微低头俯瞰,他聚焦于山腰上的小木屋,几息后又转向小木屋不远处的破草屋。
      
      左护法的背叛,因由和来龙去脉都不难猜测,可他想不通叫阿冉的丫鬟到底在做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8月14 13点~8月16 23点期间为我灌溉营养液的伙伴:
    明眸善睞、不更新就打你呦 4瓶;白开水、AA 2瓶!
    真是小天使~mua~~~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来,大反派,本姑娘度你!



    这个爹我当定了
    腥加尖,赛神仙!



    我,C位出殡。
    穿书混迹娱乐圈,我是爸爸的戏精白月光!



    一卦定君心
    爱我,宠我,可解你卦中之凶!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
    穿入虐身小黄文,成为甩了大佬的蛇蝎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