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作者:轻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虚张声势

      再睁开眼时,天色已经接近晌午。
      乌云遮蔽天日,瞧着像快傍晚了似的,殷冉躺在茅草铺就的木床上反应了好半晌,才知道今夕是何夕。
      
      此生一觉,不知是梦是真。
      上一世从小县城走出来,直至集万千宠爱,做人中凤,当‘影后’‘视后’,活在闪光灯下,迷惘于真实自我和角色之间……那是梦吗?
      还是此身所在的欲来山雨、群妖乱舞的世界,才是梦?
      
      迷迷糊糊中,她翻了个身,将草编的薄铺盖抱在怀里,看见了坐在茅草屋门口,正用干草编蒲团的少女背影。
      是阿白。
      
      殷冉记得之前收着自己的是阿粉来着,看样子时间太久,阿白已经跟阿粉换过一次班儿了。
      
      抿住唇,大脑逐渐清醒,现实中的一切再次铺面而来。
      她没急着起身,闭目调理呼吸,运转了一个小周天和一个大周天,才再次睁开眼。
      
      空气潮湿憋闷,她回忆了下自己做的所有一切,感到大事了了的慵懒放松,久跪酸痛的膝盖都不疼了。
      
      转而又想到距离教主醒来还有一百年要扛,整个玄龟岛上妖王大概差不多10个,妖帅妖将也一堆。
      她虽然暂时稳住了左护法和妖王们,但还有一堆大小事要应对。
      以后也难保左右护法和妖王们不再闹幺蛾子,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弱了。
      
      一个弱鱼打挺从茅草炕上坐起身,她攥了攥拳。
      得修行!
      要修成化神期人仙巅峰境界的话,基本上就老娘天下第一了!
      若是能飞升,更加叱咤风云无仙(妖)能及了吧!
      
      可是现在她就跟着其他三个丫鬟一起,被糊弄着学了点炼气基本功,除了呼吸吐纳别的啥也不会。
      没有强大的内功心法,也没有利害的战斗法门,整个就一弱鸡。
      
      若说拿着教主库令之类的去取点功法灵丹的话,实在大材小用,日子久了肯定惹人怀疑。
      教主受伤闭关,整一堆他几千年前就用不上的基础功法和基础丹药干什么?
      不明显是给她用的嘛,早晚露馅。
      
      她准备再去教主寝殿后面的藏宝殿室里翻找翻找,看看有没有自己能用的上的东西。
      
      嗯……去之前先去领点疗伤圣品。
      教主既然嘴角有血,身上肯定也受了伤。
      他昏迷无法自医,但她还是可以帮他上点药的,要是教主能早点痊愈醒来,她也能少操几天心。
      
      喊上阿粉,两个人一道离开茅草屋。
      
      “今晚还要去睡茅草屋吗?”路上,阿白问道。
      “不用了,妖怪一家都被我制住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很安全。”殷冉挺起胸膛,答的很笃定。
      
      “阿冉你真厉害,以前我们老是……就知道你朴实能干,真没想到你这么勇敢。”阿白望着殷冉自信又英气勃发的眼神,忍不住想:
      阿冉真的变了,看起来就知道比她们三个强很多。
      
      “以后会更厉害的。”殷冉转头看着阿白挑眉而笑,其他仨人类丫头在她眼里就跟以前刚到她身边实习的懵懂小助理一样。
      
      “嗯。”阿白点了点头,对上殷冉眼神,莫名有种被长辈投来关爱眼神的感觉。
      仿佛……自己在对方眼中,只是柔弱可怜的小傻子。
      她快步跟上殷冉,又探头去打量对方,见其已面向前方山路,正心无旁骛的大跨步赶路,便觉方才感受应该只是自己错觉。
      
      又走了一会儿,阿白想到这几日姐妹们挤在茅草中睡觉的不适,忍不住气道:
      “那个折腾我们的妖怪真是可恨,自己欺负了我们还不罢休,居然又找家里大妖怪来报仇。该死的妖怪!咒它们全族脚底生疮!祖宗十八代脚底生疮!”
      
      “……”殷冉吃惊回头,有些心虚的敷衍着点了下头。
      怪不得拿石头砸它们的小妖狐那么会咒骂,说不定就是偷听了阿白她们说话,跟阿白她们学的呢。
      
      而在山顶的小木屋中,红毛小妖狐正乖乖酣睡,突然之间莫名觉得脚底板发寒,忙踢蹬两下,将红毛爪爪抱在了怀里。
      抱好了脚脚,拱一拱扭一扭,找到个舒服姿势,它再次入睡。
      完全不知道自己无辜被骂,还给连累了祖宗十八代……
      
      ……
      ……
      
      跟阿白回了半山腰小院子,便见阿彤几人正准备开灶自己做饭。
      
      “之前几天去领三餐,食膳苑的小妖都有点漫不经心。不过今天过去的时候,好像是管事妖王重新敲打了他们一顿,菜食给的量一下就足了。”阿粉刚填好柴火,见殷冉和阿白回来了,主动开口搭话。
      阿彤刚切好肉片,笑道:“今天我们领了些生肉蔬菜,准备自己煮了吃。”
      
      殷冉点了点头,想是妖王们终于‘确定’了教主没什么大事儿,心安了,提起劲头好好干活,这才一改前些日子的敷衍作风,认真发放了足量食材。
      见阿彤准备将肉和蔬菜放在一块儿,浇了盐水上锅蒸,她忙上前阻止。
      
      妈耶这是什么魔鬼厨艺?
      蒸肉要半个小时才熟,菜跟肉一起下锅蒸,还不烂成彩泥?到时候能好吃就有鬼了。
      
      而且,这破妖岛上的大小妖活的也都太糙了。
      大妖们多数辟谷,直接咽仙丹喝灵药引天地灵气,小妖们能吃个烤肉煮肉就很开心了。
      四个人类丫鬟之前也没学过厨,教主又不贪嘴,她们根本不需要掌握高强烹饪。
      做出的食物,味道全靠‘随缘’。
      这些日子,除了煮粥煮菜,就是蒸饭蒸菜,要么就是领的硬饼子,实在乏味。
      
      她馋到光想想蛋炒饭都能流一盆口水,真的好可伶。
      
      “咱们吃点炒菜吧?”殷冉拉住阿彤的手,眼中满是期待。
      “炒菜?”阿彤挑眉,听也没听过。
      
      “嗯,把肥肉下锅,高温炒出油。然后将烤干的肥肉干夹出去留着以后炒菜用。油用铁碗装好,可以炒菜用。”殷冉一边讲一边比划,将如何先放调料,二放肉炒熟,如何放点点酒调味,炒香后又如何下蔬菜,如何翻炒,何时熟透出锅……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交代清楚,确定阿彤等几个丫鬟听明白后,才道一声自己有大事要做,灌一口水润喉便要下山。
      
      “你多长时候回来?”阿彤问,“等你回来一道吃午饭。”
      “我可能两刻钟,你们先吃也行。”殷冉已走出了院门。
      
      “等你回来吧,你快点。”
      “好嘞。”
      
      殷冉蹬蹬下山,想起跟阿彤几个丫鬟的相处,突然觉得还挺舒服。
      几个姑娘虽然胆小不说,还有点小脾气,之前甚至嫉妒她欺负她,但这些天处下来,倒有了几分共甘苦的情谊。
      
      到了药王别苑门口,殷冉通报了门口的小王八精,被领着送到内院的小麻雀精面前。
      一路走过风光不错,树木与亭台楼阁交错,十分别致。
      许多鸟雀飞的很低,几乎是擦着她耳畔滑翔,也预示着天雨欲来。
      
      “千年蟾机粉和滇云山脉的灵骨入魂膏?”小麻雀精挑起眉,上下打量了下殷冉,语气不善道:
      “把你的令牌拿出来我看看。”
      
      殷冉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习惯这些小妖怪们的不和善,将手里的教主令牌在对方面前晃了晃。
      
      “你晃什么晃?拿过来给我看看!”依旧是命令语气,显出一副瞧不起人类丫鬟的丑恶嘴脸。
      玄龟岛上所有人都知道,教主根本不搭理身边的四个人类丫鬟。
      只要不让她们身上带伤给教主看到,那就是随便怎么欺负都行,反正不过是四个无足轻重的人类。
      
      殷冉皱起眉,抬起下巴冷声道:
      “这是教主的库令,难道我还敢假造教主库令?这东西不是你这种低等小妖碰得了的,看明白了就抓紧去取药。”
      
      面对这种小妖绝对不能示弱,不然只会助长对方气焰,让其欺负起人来更加肆无忌惮。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说的就是这些妖魔鬼怪,可惜她现在身无分文,想给点好处打点都不行,只好一朝‘虚张声势’用到老了。
      
      “教主大人会将库令交给你这低贱的人类?”小麻雀精心里虽然已经信了,口上却非要狠狠踩上殷冉一脚。
      
      殷冉也丝毫不认输,昂起头炫耀道:
      “现在你阿冉姐姐是教主座前第一忠心大丫鬟了,这些执库令的大小事儿都由姐姐揽了,睁大你的眼睛看好了,以后再敢没大没小,我就找机会把你眼睛挖了!”
      
      小麻雀精每次见到都会欺负这些人类丫鬟,半年前甚至还朝其中一个吐过口水,哪里见过她们如此嚣张的模样。
      习惯了她们胆怯畏缩的样子,竟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应对,张口结舌间憋的妖脸通红。
      
      “还不去给教主取药!耽误了教主的大事,拿你小命担责任吗?”殷冉忽然瞪圆了眼睛,厉喝道。
      
      小麻雀精便被殷冉吓的一个哆嗦,转身便跑向内堂。
      殷冉要取的都是极珍贵药品,一个专门治愈仙家比斗造成的内伤,一个是外伤圣品。
      小妖做不了这两种药的主,一溜小跑到别苑最后面的雅致院落里,直接报给了药王别苑主人易淑真。
      
      白狐妖王一听说人类丫鬟过来帮教主取圣药,眼珠一转便放下手中捣药杵,笑着道:
      “我去看看。”
      说罢亲自取了两瓶药,摇曳生姿走向外院前堂。
      
      那小丫鬟既然拿着教主库令来取药,必然是亲自从教主手里拿到的库令了。
      她倒要亲自问上一问,好好打听打听教主的情状。
      
      说不顶这人类丫鬟知道的关于教主的细节,比雪狼宿信还多呢。
      
      ……
      
      而来报的小麻雀精则不敢置信的瞪圆了眼睛。
      他咽一口口水,恭敬的跟在白狐妖王身后,脑内疯狂涌现无数念头。
      
      白狐妖王可是岛上除了左右护法外,教主座下数一数二的大妖王了。
      掌管药王别苑已有几百年,全岛哪个大小妖不尊着敬着?
      
      就连左护法右护法亲自来取药,白狐妖王都不一定出来见上一面,毕竟人家守着一院子的灵丹妙药,被人求着请着给敬习惯了。
      一身傲骨,骄着呢。
      
      怎么会亲自出门见一个人类小丫鬟?
      
      不是说这四个小丫鬟虽然在教主身边伺候,但是玄龟岛上是下等民吗?
      为什么居然能劳的动白狐妖王亲自接见?
      
      难道那个人类丫鬟吹牛炫耀说的什么‘座前大丫鬟’什么的,是个很厉害的官职?
      连妖王大人都要低上一等?
      
      不不不,不可能!
      一定是他哪里想岔了!
      
      可……
      偷眼去看白狐妖王背影,只觉妖王大人步履不慢,显然对于见阿冉丫鬟很有点迫切。
      
      “……”再咽一次口水,小麻雀精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有点被颠覆。
      一会儿他要睁大眼睛,好好看看白狐妖王大人是怎么跟那个人类小丫鬟相处的。
      然后细细琢磨琢磨,自己是不是真的冒犯了一位突然晋升的大人物。
      
      忽然想起刚才殷冉被他气的扬言要挖他眼睛,小麻雀精一边颠颠儿跟着白狐妖王,一边忍不住捂住了眼睛。
      这可怎么办呀……呜呜,眼窝子里的眼睛还保不保得住哇?
      
      ……
      ……
      
      殷冉在前堂院落大石边找了个石凳坐下,时而看看假山流水的美丽造景,时而仰头看看乌云密布的天色,只等着领了药就回去吃饭。
      心里馋着不知道阿彤她们能不能把肉炒好,却不知自己马上就要见到又一位大妖王了。
      
      还是个千年白狐狸精。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8月16点 23~8月18 17点期间为我投出地雷:玛婷达、这位妹妹天下第一 1个;感谢灌溉营养液:永不言弃 50瓶;玛婷达 36瓶!都是小天使!!!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来,大反派,本姑娘度你!



    这个爹我当定了
    腥加尖,赛神仙!



    我,C位出殡。
    穿书混迹娱乐圈,我是爸爸的戏精白月光!



    一卦定君心
    爱我,宠我,可解你卦中之凶!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
    穿入虐身小黄文,成为甩了大佬的蛇蝎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