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愿长宁(女尊)

作者:且等花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苏长平这才一一道来:
      原来那宁远女皇原本是有几个看好的皇女的,可是太女够狠,隐忍了二十年,愣是用各种办法把这些皇女都给斗的坐牢的坐牢,关禁闭的关禁闭。不过也不全是太女的问题,女皇当时偏向于她,处事也是有些不公的。
      等到现在,太女一朝暴露,女皇才发现朝堂上下,居然没有一个人能跟太女制衡的。
      蓝采听到这里,转了转眼睛道:“不对!能当女皇的,况且现在还能平衡局势的绝对不会没有准备,怎么会让自己的太女一家独大,这里面说不定还有别的事情,不行,这事儿,还得查!”
      苏长平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现在派了好几个人监督那几个皇女的行踪,现在就等消息了。”
      蓝采点头,“还是跟聪明人比较好沟通,那你再有消息来通知我,等等,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我这么劳心劳力的,你总的把我的后患之忧解决了吧!我家可还有个爹呢,我还有家产呢!让那庶妹那里远到哪里去,我没空跟她斗!”
      “那我明日给母皇去一趟信,直接把你的爵位定下来,再找几个人照顾你爹爹。”
      “嗯。”蓝采点头,这样才能专心致志地搞大事!
      苏长平走后,范大婶来了,她学着蓝采的法子想做高纯度酒精,怎么都弄不出来,蓝采这才说道,再想进一步只能等玻璃做出来,她才略带失望的走了。
      陈米则是拿到那个配方之后就去了药铺买药材,只是没想到花的钱那是真多啊,差点把她给掏空,想着是配方,就干脆花钱买了口锅,在客栈的院子里做起了饭,开始那是一塌糊涂,后来渐渐的香味儿就出来了,等她觉得可以的时候,惊喜地直接就跑去楼上找蓝采了,自大道:“现在要轮到掌柜的求她了。”
      果不其然,那个掌柜下午就来找她了,真是一朝风水轮流转,陈米笑呵呵地道:“行啊!你去问楼上哪位!她同意就成。”
      蓝采看到掌柜的时候一脸懵,等她说了来意,心里暗骂陈米,到底还是出名了,便跟掌柜的来了个狮子大开口,免了所有的房费,又说以后饭菜给送上来之类的。
      掌柜的含泪同意了。
      跟踪皇女是个长期的动作,所以几天都没有消息,蓝采也觉得很正常,虽然心里急躁,但终归是只能等。
      成天被苏长宁拉着学习,就算是学霸蓝采也有点累!何况有些东西你自己学的时候,觉得哎呀,这算是啥,太简单了,脑子一转答案都能写后边,结果教别人的时候他就是死活理解不了你说的,总觉得你词不达意,由此,蓝采觉得她可能不太适合当个老师。
      不过是她说要教的,跪着也得教完啊!
      只是能偷的浮生半日闲,她总不会教自己累成一条狗,所以在她看见自己的衣服旧了的时候,灵感来了,逛街去啊!立马就拉着苏长宁出门逛街去了,理由是,你有新衣服了,我没有!
      实话说,逛街这个东西蓝采真的没有很大的兴趣,但是总比教学然后死一群脑细胞的好,再说这银子,反正客栈一应花销都被掌故的包圆了,又有大皇女这个移动钱包在,不买白不买。
      两个人一路走着,当蓝采看见路上很多卖纸钱的摊子的时候才意识到居然是鬼节,他们这一个逃难,美好的七夕出溜的没了,就剩下个阴森森的七月十五,也就是鬼节。
      鬼节,真的不是个人爱出门的日子,托鬼节的福,那个不可一世的二世祖寒蝉待在家里没出来,不过虽然江湖没有她的人,却还是有她的传说。
      这不,两个人买完衣服回过头来茶楼歇个脚的功夫,就听了一出她的传言。
      话说前几日,那寒蝉趾高气扬地带着一干随从到了蓝采胡说的那个客栈,踢翻了人家客栈前的迎来送往的小二,踹翻了人家的桌椅板凳,汤汤水水撒了吃饭的人一身,吃饭的人愣是没敢坑个气,就哆哆嗦嗦地滚出了客栈。
      寒蝉一脚踩在桌子上,满到处打听苏长宁和蓝采的人影子,结果到底是没找到,这才知道被人给耍了,这给气的,又蹬翻了一个椅子,这才带着随从扬长而去。
      可是好人吧,生起气了,搞不好闷自己一会儿就过去了,坏人呢,生起气来,就得找人撒气,寒蝉径直就去了李府,因为李家一向仁慈,所以李家的下人没有签死契的,寒蝉这么一闹,基本都走光了。
      李玉他们也不敢出门,只能是紧闭大门,可是寒蝉翻墙了!进去一挥手就把李玉给带走了,屋子里的李秀和她爹听见动静,哀嚎!可是谁敢管!
      时至今日,也不知道还活着没有,也没个人敢去看看。
      都问那李秀他爹的娘家,也就是中书令那边再不管了么,这一打听,才知道中书令她女儿不让管,直接携家带口地回老家了。
      苏长宁一直都是个善良的,他一看蓝采,蓝采就知道他什么意思,这是想去看看。
      蓝采只跟他对视了一眼,就放下银子,拉着他拿着包袱回客栈了。
      刚好苏长平来找她,蓝采就将他一个人丢到一边,和苏长平说话了。
      蓝采有些不开心地问:“皇姐,你来找我是有消息了?”
      苏长平看见蓝采跟苏长宁两个人都臭着脸分坐两边就知道他们估计闹了点小矛盾,也知道他们闹矛盾自己不好插手,便只说了一句,“长宁要是有什么不对的,你别太在意了,从小被我们宠大的。”
      蓝采缓了口气摇头,“没什么,一会儿我去跟他说说就好,皇姐,你来是?”
      “那边没什么消息,我们跟着皇女的人基本都还在跟着,就是有个四皇女,跟着她的人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我只能又派出去一个,还有,我不但发现我们在跟踪她们,还有别人在,也不敢打照面,只能是匆匆躲过。”
      蓝采低着头把四皇女这三个字又咀嚼了下,又问道:“四皇女是被下了牢狱还是被软禁了?”
      “都没有,我也是才打听到,四皇女一直跟太女不合,从小又体弱多病,所以朝堂上的事情从来都不参与,一直在自己的院子里养伤,应该没有什么机会培养势力才是,可是宁远女皇所有的皇女都年满16,已经在外面开府住了,没有消息说宫里还能有谁啊!”
      都成年了,宫里没人了,也就是说所有候选人不是在牢里就是在府里,再结合蓝采往日看文的经验,一般来说最能隐藏的也是最弱的那一个,最后总能来个大翻身,这个四皇女很可疑。
      蓝采皱着眉头说:“不对。不一定病弱就没有势力,也有可能是隐藏起来,蓄势待发!我觉得我们这样查下去不行,我还是亲自去拜访拜访她们吧!”
      苏长平惊道:“你亲自去!?”
      蓝采点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先带着大婶去会会这个四皇女。看看她到底是真病还是装病,到底是只沉睡的猛虎还是个弱猫。还劳烦皇姐把她看病的那家医馆买通一下。”
      “买通不了,她是太医给看的病。”
      蓝采敲桌子……这个就很尴尬了,不过没事,我不能就山,让山来就我总可以吧!
      蓝采低头与苏长平一通交代,苏长平点点头,却还是说道:“范大夫会同意你这么做吗?”
      蓝采机灵一笑,“那就得看我的了。”
      言语间满是自信,苏长平也就不怀疑什么了,告辞就走。
      苏长宁听到苏长平要走了,总算是舍得看这里一眼了,结果等蓝采回头看着他,他就又扭过头生闷气去了,蓝采一看他这样子,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走到了床边,坐在他跟前,拉着他的手轻轻抚摸着,温和道:
      “我知道你是觉得我心硬,可是我们现在本来就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又哪里有余力去管别人的事情,如果我们去帮助她被人发现了,然后顺着你查到了大皇女,一个别国皇女出使这么久还不离开,还去干涉别人的事情,她们会说什么。
      她们会说我们国家是没人了么,要你们多事。到时候轮不到咱们插手别人的家事,她们反倒会一致对外,让我们滚出宁远,更何谈合作?如果你不是皇子,那这事我管了,无所谓,可是你是,而且我们现在还和大皇女的行踪绑在一起,那就只能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苏长宁瘪着嘴,倾倒身子,趴在蓝采腿上,虽然很委屈却还是说了声:“我知道了。”
      蓝采摸着他顺滑的头发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争天下了吗?废脑壳不说,还身不由己,明明你心里气得要死,恨不得踹他一脚,脸上还得绷着笑跟他你来我往的打机锋。要不是你,我早撂挑子不干了。”
      苏长宁瞬间眉开眼笑道:“我知道了。”
      “嗯。”蓝采露出一个孺子可教般的笑,然后,然后苏长宁又要学习,蓝采长嗷了一声,“我求你放过我吧!学习也有个度啊!你就不能歇一歇。”
      苏长宁摇摇头,“不歇,我不知道我们差了多少,我得赶紧追!”
      差了多少,差了千年,蓝采心说,要说三年一个代沟,他两的代沟怕是比整个大中国的版图都长,也对,本来就不是一国的,这人为了缩减这代沟,也真是尽了力了。
      蓝采想了想,“这样,咱们劳逸结合可以吧!每天下午吃过饭我就教你,然后其他时间你自己记忆,可以不?”
      “那咱们赶紧下去吃午饭!不要等他们端上来了。”
      蓝采……有一个勤学的徒弟是要累死师父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