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愿长宁(女尊)

作者:且等花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晚课终究是没有上成,因为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四皇女。
      倒不是那跟踪的被严刑拷打扛不住卖了主子,而是四皇女猜到了,近日郾城并无其他外来人,而以前就有的那些势力该打探她的也都打探过了,算来算去,就只剩下这个不请自来的皓月大皇女。
      当然她一个四皇女要是公开来见大皇女,那传出去不得被人说,你私自结交外国权势是想干嘛啊!是不是要给别人当奸细啊!反正肯定是没安的什么好心,所以她只能微服而且蒙面而来,后面跟着一个武功高强的女侍卫,免得弄得个有来无回,全国都找不见尸首那种。
      苏长平和她聊了聊,这才把蓝采喊过来。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形象这东西对于蓝采来说,真的是没啥用,她又不想出将入相立高堂,但是事态又紧急,所以她把碗端来了,而且今天的饭有点淡,她还薅了颗蒜。
      苏长宁没来,他还有点皇子包袱,所以就坐在大堂里吃饭了。
      蓝采咬了一口算,呼啦呼啦吃口面,也不说话,一声不吭。
      四皇女万什么的,名字她忘了,无所谓,就是个代号。这个万什么说太女把持了现在的部队,倒也不是全部,有一半还是握着女皇手里的,但是太女的部队离得比较近,女皇的部队驻扎的远,一旦太女反了,根本就鞭长莫及,所以女皇现在也很头疼。
      又说女皇现在下一任的备胎也不是她——她的病是真的,早夭的倾向,不能托付大任,而是八皇女,那姑娘才思敏捷,又会带兵打仗,又会跟人绕圈圈打机锋,可是就是太高调了,枪打出头鸟,就被太女第一个就弄下去了,现在还在吃牢饭,女皇到现在都不知道要怎么把人捞出来。
      蓝采觉得这是一个坑,巨大无比的坑,要真是又要将八皇女捞出来,还要平内乱,等这边结束了,皓月怕是要亡国了,她现在得想个法子怎么样能快点。
      一颗蒜眼见着就剩下一点点蒜根了,她还是没个主意,苏长平离她一米远敲桌子,“你想出法子没有?”
      “急什么!”蓝采白了她一眼,又呼啦口面,将蒜根也塞进嘴里,总算是吃完了,满意的打了一个嗝,这宁远老吃米,她本来就是北方人,亏得陈米这顿做了面,当然得多吃点。
      蓝采放下碗,说道:“那个四皇女,你要不要先看个病?”
      四皇女一怔,有她什么事?他们跟踪她总不能是为了给她看病。
      蓝采吃完面有点渴,拉了桌上的水壶过来,倒了一杯就是牛饮,感觉差不多了,才说道:“这事儿完全可以不提八皇女的不是,女皇现在捞不出来她还不是因为太女的势力在那里拦着,只要弄倒太女,这事儿不就结了!而且如果真的兵戎相近,牢里反而还好保护她一点。”
      两个人齐齐点头,苏长平茅塞顿开,“我还一直想着怎么把八皇女弄出来,真是钻了牛角尖!”
      蓝采摇头失笑,“我也差点钻进去了,不过我又转出来了。”
      四皇女依旧一脸懵,“那为什么要让我看病!”
      卖人头啊!还能是干什么!现在敌我双方战斗力差不多,抛开八皇女不谈,这个形式就很明朗了,我们的主要队友女皇被困在河道的角角里,别人在外面围了一圈,我们在更远的地方围了另一圈,谁都不敢动。
      当务之急,肯定是要让敌人把仇恨值转移一下,打开这个包围圈,到时候女皇反手再丢一个大,被包围的就只剩下她们了,只不过这个去拉仇恨的至少不能是个半血吧!肯定得嗑个药回点血,咱们这边正好有奶妈。
      当然,女皇是必须知道这个事的,不然到时候外面打起来了,里面无动于衷,那就坑队友了。
      不过她们没玩过游戏,蓝采要说也只能换成她们懂的话说。
      在说之前,蓝采还得强调一些东西。
      蓝采想了想道:“四皇女既然能找到我们这里来,肯定也不是个傻的,咱们直接开门见山,皓月现在的形势严峻,我们呢帮你们,肯定不是白帮的,想必你也知道我们大皇女这次来是为了什么,如果宁远能够答应和皓月共同对敌,这个事我就帮你解决了,法子现在就在我这里。”
      蓝采敲了敲她的脑袋,又继续说道:“如果不能,那我们只能打道回府,你们这烂摊子就自己解决,希望等你们解决完,九凤新都还没打过来。”
      “口气不小!”万莹哼道:“皓月我从未听过你这号人物,你又怎么保证你能解决这个事?”
      苏长平微微一笑,“呵呵,这个我倒是可以给她作证,她算是我的军师,拥有的知识很多我都不曾见过。这次我们一同到来,便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此前与皓月一起对敌的重要性我已经在女皇面前阐述过,她也深有了解,另外,神农谷久不闻世事,这次也会出手,她说的给你看病的人也是神农谷的人,稍等你就可以看到她。”
      果然,提及神农谷时,万莹震惊了,“神农谷真的要插手!”
      苏长平点头,又道:“我这就带你去看病,至于要不要和我们合作,就麻烦四皇女回去请示一下女皇了,如果可以,还请女皇再次召见我,届时我们会告诉你们解决的办法,你们要给我们表示合作的国书。”
      “好。”
      苏长平站起来将四皇女往范大婶的屋子请,又问蓝采要不要一起去,蓝采苦笑:“我能不去吗?范大婶若是有心,肯定能猜到四皇女身份,我不去,还不定要生出什么乱子。”
      此言一出,万莹就更对蓝采刮目相看了,能请得动神农谷的居然是这个长相平平,毫无名气的人。
      蓝采走在前面,心里不断地在想要怎么样让范大婶答应这事,暗地里诓人家也就算了,大不了到时候让大神反口不认就好,可是现在已经要摆在明面上了。
      据传闻所说,如果有神农谷的人私自插手世俗的事情,就要被赶出谷,这样明目张胆地利用范大婶,倒是可以一时诓骗世人,可是如果被神农谷谷主发现呢,会不会连这个女儿都不要了,到时候天下人都会耻笑,说皓月虚张声势,哪有什么帮手。
      她先前想的让山来就我,也只是想让范大婶当街行医,吸引下四皇女的注意力罢了。哪曾想发展到这步田地。
      携恩图报?好歹她也是范大婶夫郎的救命恩人,不行,蓝采摇了摇头,这是下下策,对于看重感情的范大婶来说,这一招就是彻底闹翻的节奏。
      那还有什么办法呢!蓝采急得头都要秃了。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的简单,皓月跟大婶没什么关系,理,那就更是扯淡了,那怎么办,正经的不行,不行……呵呵,那就一哭二闹三上吊,来邪乎的吧!上吊就算了,以死相逼太过分,哭吧!还是。
      蓝采连忙将自己所有回忆里悲惨的东西都调动起来,到了考验演技的时候了。
      快到跟前了,她也酝酿好了情绪,回头红着眼眶对着苏长平她们说:“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进去看看人在不在。”
      苏长平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到底是什么都没说,带着四皇女站在原地。
      范轻辰正在和范陈氏还有苏长宁说着话,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地泣鬼神,一听就贼拉凄惨的拉长了的呼叫:“干娘啊——”
      她的笑容瞬间就凝固在了脸上,深呼吸一口气,这才敢拉开门。
      蓝采几乎是扑到她大婶怀里的,范轻辰也没退开,直截了当道:“你这丫头,我说收你当徒弟,你推脱,还把我拐到这地方来,多久都是叫我大婶,今天怎么就叫干娘了!”
      蓝采抱住范轻辰地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她和苏长宁的恋爱史说了,又说了皓月现在的状况,末了哽咽着一字一顿地说:
      “长宁对我,您也是看到了的,那叫一个深情,我会的他也学,从来不叫苦,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读书写字,就怕跟我有什么说不来的地方,他与我一路从皓月逃难到这里,有啥好的都先给我,路上为了让我吃上饱饭,他连自己的衣服都能卖了,我军营里受伤那会儿,他更是日夜不休的照顾我,硬生生把自己都瘦了一圈,看的我都不忍心了。
      我那时候就寻思着,这皓月我一定得给他保住了,我不为了皓月一国的人,我真没那么大的心装得下那么多人,我就为了长宁一个,我喜欢他,我爱他,所以他的国家我也得给他守住了,那是他的家国,他的牵挂啊!我不能让我爱的人没有家。
      大婶,我知道您也爱大叔,所以您可以为了他千里奔波求一记良方,我也爱他,所以我可以舍了我这一身皮,一脑子的东西,只要您帮这个忙,我怎样都可以。”
      蓝采哭着哭着就要跪下来磕头了。
      范轻辰连忙把她拦住,让她看屋里面。
      光线不太好,蓝采一边哭着打嗝,一边用手遮了额头去看,这一看,不得了,苏长宁怎么在这里!!当即就是一怔。
      这就特别尴尬了啊!她说的那些纯属虚构,这要是苏长宁已经给范大婶说过了,那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要是再多说点,说她喜欢他,但是估计没那么爱,那简直就是大型翻车现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白白一直支持我,不然我都成单机了,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