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作者:黍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乔晚出神的时候,问世堂弟子也在偷偷观察她。
      
      看着看着,他目光中不由得多了两分同情。
      
      太像了。
      
      男弟子在心中感慨。
      
      乔晚和穆笑笑生得实在太像了。
      
      眼前的少女,梳着修真界时下正流行的发髻,背上负着一把三尺长的细剑,面容清丽,肌肤丰莹,容貌如玉树堆雪,双眼如晓月生寒。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在于,品味有点儿惨不忍睹。
      
      她发髻上别了五六个粉玉蝴蝶,发尾上绑了一个,还别出心裁的往自己剑柄上又系了一个,看起来尤其的花里胡哨。
      
      整个昆山派谁不知道乔晚是穆笑笑的替身。
      
      如今正主回来了,这眼下又有一场大戏可看了。
      
      想到裴春争,又想到自己接下来的剧情,乔晚的心情十分悲愤,但就算这样,她也没表露出多大的情绪起伏来,这么多年下来,她早就已经进化成了个究极面瘫脸。
      
      乔晚礼貌地向面前这男弟子道了个谢,转身走出了问世堂。
      
      可能是因为心里惦念着这段剧情,刚走出问世堂,就迎面撞了个男弟子。
      
      乔晚站稳了,看了对方一眼。
      
      撞上她的男弟子她是认识的,姓萧,叫萧博扬,出生三大世家萧家的旁支,脾气不怎么好,和她一直不太对付。
      
      究其原因还在于萧博扬曾经是穆笑笑的追求者,在她上山之后一直看不上她这个替身西贝货。
      
      更何况,两人还属于竞争关系。
      
      昆山派一直都鼓励弟子们互相比试切磋,为此特地在碧空岛上特地修建了一处高数百丈的白塔,昆山派的弟子能一层层往上打,每爬上一层,就会有相应的奖励。
      
      在过两天在碧空岛的白塔上,她与萧博扬为了争一株赤云仙草,还要打上一架。
      
      乔晚的心态很稳,她又不是灵石,没必要强求每个人都喜欢上她。
      
      萧博扬看见她,眯起眼,“乔晚?”
      
      乔晚面无表情地一边点头问好,“萧师兄。”一边抬腿就跑。
      
      萧博扬见状大怒,“乔晚,你他妈给我站住!”
      
      乔晚很有耐性地停下脚步,“萧师兄还有事吗?”
      
      萧博扬打量了她一眼,从她脑袋上的发丝一路打量到了脚跟,嘲讽地笑了,“不过一个低阶的灵兽,你竟然还能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乔晚啊乔晚,你有玉清真人丹药法宝喂着,到现在不过才堪堪筑基,我要是你,早就没脸在玉清峰上待着了。”
      
      乔晚顶着蝴蝶结,木着张脸歪头卖萌:“玉清峰挺好的,在玉清峰就像回家,师尊老人家是个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在玉清峰的。”
      
      一看她这样子,萧博扬差点被气得七窍生烟。
      
      你歪个几把头呢,你!
      
      乔晚惊奇:“咦?”
      
      察觉到自己刚刚把心理活动给说了出来,萧博扬脸色顿时由青转红,恼羞成怒地低吼道:“滚!”
      
      “在玉清峰待着舒服吧?我看过几天等穆师妹醒了,你还有没有那个脸继续待着。”
      
      乔晚认真地想了一下,“我觉得有。”
      
      说完,不顾萧博扬在原地气得跳脚,头也不回地直接离开了问世堂。
      
      萧博扬啊。
      
      乔晚停下脚步,礼貌地在剧情里翻找了一下。
      
      是个没名没姓的炮灰,论咖位是比不过她的,好歹她还是个给女主添了不少堵的恶毒女配。
      
      回到自己居住的洞府后,乔晚的心情说实在的,算不上多么轻松。
      
      她洞府冷清得很,这也是当初师尊他老人家拨给她住的。
      
      放下佩剑,乔晚从袖中小心翼翼地捧出一条通体洁白的抹额。看见这抹额依然干净,未染纤尘,乔晚这才松了口气。
      
      她和那龙捲雪虎在北境鏖战了十二个昼夜,为了就是这条抹额。
      
      这抹额用龙捲雪虎的皮毛所制成,当中缀了颗碧莹莹的温玉。指尖摸上去,微凉中含着抹温和之意。
      
      数百多年前,魔域曾经和修真界有一场大战,那场大战,修真界人马死伤泰半,这才将魔域的始元帝君打回了老巢,顺便给盖上了盖儿封印了起来。
      
      玉清真人有头疼的毛病,就是在当年这场大战中落下的病根。
      
      她这一条抹额,也是特地为师父他老人家做的,最是温养不过。
      
      自从谈了场悲催凄惨的恋爱之后,她的心思也成功地从裴春争身上,转移到了这些长辈身上。
      
      孝敬孝敬长辈还能换点红包,讨好裴春争毫无卵用。
      
      将抹额重新纳入衣袖中,乔晚四下环顾了一眼。
      
      她这洞府虽然冷清,但四壁摸上去却是温暖的。
      
      洞府里只有一张石床,一张石桌,若干石凳,一些乱七八糟的生活杂物,和一些亮晶晶,粉粉嫩嫩的小首饰。
      
      比如什么粉玉的海棠发簪啦,六瓣梅的金步摇啦,缀着晶石和珍珠的手镯啦之类的。
      
      将手镯往手腕上一套,看着手镯上点缀着的白莹莹的珍珠,和五颜六色的晶石,乔晚心情顿时又好了起来。
      
      没办法,重活一世,就算她现在是个面瘫脸,她还是超喜欢粉色和bulingbuling的小首饰的!
      
      抛开这些小首饰不提,她洞府之所以这么简单冷清,也都是乔晚自己安排的。
      
      为了修炼。
      
      萧博扬说得其实没错,以她的天资确实是没资格待在玉清峰上的。
      
      昆山派弟子大概分为三等,外门弟子处于最末,内门弟子为第二等,至于这一等的弟子,就是昆山十二峰峰主座下的弟子了。
      
      她师父老人家,年仅五百多岁,在修真界正是风华正茂一枝花的年纪。
      
      他年经轻轻,修为已至化神第三境界,更是当世的剑道巅峰。
      
      大抵上高人们都有些怪癖,玉清真人也确实有装逼的资格,他门下仅仅只收了三个徒弟,大师兄陆辟寒,小师妹穆笑笑,还有个踩了狗屎运的乔晚。
      
      大师兄和穆笑笑两人的资质,拎出去在整个修真界看也都是拔尖的。
      
      唯独她乔晚画风不对,资质实在有点儿不够看,顶多是处于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之间那一档。
      
      她爹被天降正义,她娘又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村姑。乔晚心想,她还能修仙就不错了,至于这资质,都是遗传的,她总不能回娘胎重造。
      
      不过这修真界里,确实也有设法兵解,回娘胎重造的。
      
      她从前世到现在都是个普通人,也没指望一穿越就能打通任督二脉。
      
      资质不够修炼来凑。
      
      对于修炼这件事,乔晚她不可不谓刻苦。
      
      这也没办法,修真界打打杀杀的,一不小心就要送命,你在家睡得好好的,指不定哪天在梦里糊里糊涂就领了便当,排队下场了。
      
      乔晚还是很惜命的,在这大背景之下,更是不要命的修炼,好歹也不能丢她师父老人家的脸。
      
      师父他老人家玉清真人也实在造孽,大徒弟是个残废,二徒弟掉进了碎骨深渊,三徒弟,也就是她,是个小辣鸡。
      
      从她被玉清真人领着踏上昆山派的那一天起,乔晚基本上就没睡过觉了,洞府里这张石床摆设作用更大于实际作用。
      
      不过除了要修炼之外,她不睡觉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
      
      一想到《登仙路》这篇文,乔晚就有点儿焦躁,往石床上一躺,睁着双死鱼眼看着洞壁。
      
      穆笑笑已经回来了,听说正在玉清峰峰顶上住着,由她师父老人家亲自照料,他老人家到现在也没给她传信。
      
      乔晚虽然也想去看看穆笑笑,但为保险起见,还是在洞府中静心等待着他老人家的消息。
      
      她一会儿想到穆笑笑,一会儿又想到了裴春争。
      
      恢复记忆之后,她对裴春争的感情,出乎意料地淡化了不少,但一想到裴春争吩咐众魔撕碎了她这一结局,饶是乔晚她也忍不住一个哆嗦。
      
      她好歹也是和他谈过一次恋爱的,怎么看都是她被他欺骗了感情,乔晚不信裴春争真能做得这么绝情。
      
      不,她信。
      
      赌上她作为女配的尊严,她完全有理由相信裴春争真的会毫不留情地弄死她。
      
      这么多年的相处,她对裴春争这杀伐果断的性格早就有所了解。
      
      在石床上躺了一会儿,乔晚越想越不安,干脆一个咕噜坐了起来,闭目开始打坐。
      
      她资质太粗劣,修为太浅薄,任凭她如何拼命,她的资质就摆在那儿了,走出去谁都能把她摁死,为此,乔晚更加不敢懈怠。
      
      她才刚过筑基一重没多久,也不怪萧博扬看不起,有她这资源,别人早就能冲金丹了,唯独她卡在筑基一重,迟迟突破不了这第二重。
      
      她的体质就像个漏气了的气球,不论她怎么修炼,灵力能为她所用的不过三成,其余七成统统如泥牛入海一样,在修炼过程中,消失了个干干净净,无处可寻。
      
      筑基就像是在搭房子打地基,要将砖块垒实了,这砖块也就是周身的灵气。
      
      她这灵气根本存不住,相当于搭房子连块砖都没有,她筑哪门子的基?
      
      之所以勉强能突破筑基,也是乔晚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办到的成果。
      
      本来资质就差,修炼的效率又慢,她要不再努力点儿,那就是等死。
      
      不过就算如此,乔晚也没后悔修仙。
      
      这个世界,没修为傍身的凡人,更像是蝼蚁。
      
      修炼已经融入了她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乔晚闭目坐下,耐心地吐纳运转,但这灵气刚入体内,还没转过一个周天,又消失了近七八成。
      
      和这灵气搏斗了这么多年,乔晚也早就习惯了,只将那剩下的一两成,慢慢炼化夯实。
      
      泥瓦工乔晚,今天也是在努力砌墙的一天!
      (*`へ*)
      
      如今她离筑基二重也只差那么一丁点的距离了。这一点距离,只能借外物来弥补,也就是乔晚一直心心念念的赤云草。
      
      赤云草有固本培元之效,但生长条件极为挑剔,不可多得。
      
      不论如何,想要突破现状,她一定要在几日之后的碧空岛白塔论剑上,胜过萧博扬,拿到赤云草。
      
      也因为如此,在这段时间里,她绝对不能出什么差错。她才和龙捲雪虎打了一架没多久,必须要好好调养元气。
      
      与此同时,玉清宫内。
      
      一位云鬓雾鬟的宫装美人,正面带忧色地坐在床前。
      
      “笑笑还未醒吗?”在她不远处站着个玉冠白发的青年男人,男人眉目冷冽,轻蹙眉头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少女,低声询问。
      
      这便是玉清峰的剑仙——玉清真人周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萧博扬:呱啊!
    说实话,这文我还没想好男主是谁,你们可以买股,但我不建议买。确定男主之后,我会告诉你们的。但在没确定男主之前,晚妹和其他角色都只是友情亲情同门情师徒情这种纯洁的感情。?(? ???ω???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林长巳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空谷忘归、柱着拐杖敲夕阳、稻草寺、洛、泯灭、朝辞、槐庭暗金、一颗甜橘、snow、能饮一杯无、阿紫、神烦起名、糖糍粑粑、时时时yi、檀鹿、木语凡、九凉、BobbidiBoo、清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荡山河满江红 50瓶;神烦起名 49瓶;小言 26瓶;明河、乌鹊南飞、各自安好sanshine 20瓶;空谷忘归、江小北、夏有乔木、最可爱的久久九、木语凡 10瓶;青吱吱 6瓶;19132642、阿理、清欢bckym、马赛克、松桐汨、不要长大 5瓶;花は咲く、傅星岫、一条咸鱼、秦晓以、苜蓿、千慕兮 2瓶;滁州里、王汤姆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