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作者:黍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穆笑笑既然回来了,那就代表着剧情已经开始了,该轮到她这个女配上场了,也代表着她会光荣地晋升为男女主感情的催化剂,在某一天被裴春争亲手搞死。
      
      想到这一点,乔晚就忍不住左右开弓打自己一嘴巴。
      
      谁叫她喜欢裴春争的。
      
      谁叫她和裴春争谈恋爱的。
      
      没错,她和裴春争,《登仙路》的男主曾经谈过一次短暂的恋爱。
      
      她和谁谈恋爱不好,和男主谈恋爱,这不是茅房里打灯笼,上赶着找死吗?
      
      回忆起她和裴春争的过往,那无疑是一段孽缘。
      
      乔晚第一次见到裴春争的时候,刚上山没多久,妙龄十四,正是青葱水嫩的年纪。
      
      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穆笑笑的存在,只知道昆山派的人待她真好,师父他老人家也好,大师兄陆辟寒也好。当时的她对未来充满希望,一心想要好好努力,修成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剑仙,好不至于堕了她师父老人家玉清真人的名头。
      
      师父他为人高冷,将她带上山后,其实不怎么管她,丢了秘籍丹药让她自己学,不会就过来问,这大事小事,其实都是大师兄陆辟寒在一手操办,她剑术也都是大师兄一手教的。
      
      学成之后,她就开始去问世堂接任务,帮着昆山派跑腿做事除妖,也好借此锻炼自己。
      
      她喜欢裴春争,是因为裴春争曾经救过她的命。
      
      在她快被妖兽打死,少年冒着风雪赶来支援,踩在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那是乔晚第一次见到裴春争,少年冷冷的一双眼,就这么被垂死中的她牢牢地记住了。
      
      那踩在剑上的少年,看到她时,也明显愣了一愣,但旋即又回过神来,运起剑光加入了战局。
      
      那一次她和裴春争配合得很好,一路掩杀,漂亮地完成了任务。
      
      在那之后,她和裴春争又合作了几次。
      
      十四岁的年纪,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这么一来二去之下,乔晚不免就起了点其他的心思。
      
      在她鼓起勇气向裴春争表白的时候,都已经做好了被裴春争拒绝的准备。
      
      结果裴春争竟然没拒绝她。
      
      少年伫立在蒙蒙细雨中,嗓音清冷,眉眼润泽,回答道,“好。”
      
      那个时候,完全沦为恋爱脑的她,根本没意识到裴春争他开口前的晃神和犹豫,这也为她日后悲催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和裴春争确定关系后不久,乔晚就得知了穆笑笑的存在,也知道裴春争他曾经和穆笑笑有段旧情,但当时乔晚她都没想那么多,毕竟谁没点过往,既然在一起了,这就代表着要一起共度这日后漫长的岁月,每一场战斗,两人都要并肩同行,自然要给予对方信任。
      
      那些相处中值得怀疑的古怪细节,也都被她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裴春争对她很好。
      
      她怕疼,每次受伤,裴春争就想法设法为她找来伤药,减轻她的痛苦,安慰她多笑一笑。
      
      他喜欢沉默地跟在她背后,低下眼帮她揩去指尖的鲜血
      
      每每结束战斗之后,少年就从怀里拿出个小梳篦,坐在一地狼藉中,帮她梳理飞溅上尘土和鲜血的发丝。
      
      她当时看着夕阳下少年明艳的轮廓,兴高采烈地想着,自己怎么那么喜欢他啊。
      
      看着面前问世堂人来人往,乔晚的思绪忍不住飘到了当初她和裴春争彻底闹掰的那一天。
      
      那一天,她俩刚刚处理完小镇上妖兽作恶,正好赶上上元节的花灯会。
      
      谁能抗拒得了和心上人一起在灯下漫步约会的诱惑力,就连乔晚也不能免俗。
      
      裴春争也好像颇有兴致,于是,当天她特地认认真真地打扮了一番。
      
      裴春争一直有个随身携带的兔子绢灯,绢面都已经泛黄了,他也爱护得和眼珠子一样,从不轻易让人碰,平常就时不时拿出来,对着兔子绢灯怔怔出神。
      
      而就在那一天,少年破天荒地的,竟然主动将兔子绢灯拿出来,放在她手上。
      
      “你想不想吃糖葫芦?”少年犹豫了一会儿,问。
      
      在灯光映照下,裴春争白得像雪一样的脸也蒙上了一层暖光。
      
      他的眼神,是她从没见过的温柔,像是在透过她看向了未知的存在,嗓音也轻轻的,像是怕惊动了什么。
      
      乔晚愣了一愣,她现在其实不太想吃糖葫芦,但对上裴春争温和的双眼,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当下便点了点头,违心地说了一句,“想,我挺喜欢吃糖葫芦的。”
      
      没想到那妖兽根本没死,还潜藏在了人群中,就在裴春争走开替她去买糖葫芦的时候,再度发难。
      
      这她资质浅薄,修为也低,单单她一人打不过这妖兽,只能将兔子灯护在怀里,一边疏散惊声尖叫的人群,一边纵高跳远地应付来自妖兽的攻击,将它往镇子外面引,心里默默祈求着裴春争他赶快回来。
      
      当时,她心里只有一个信念。
      
      那兔子绢灯绝对不能被妖兽弄坏,那是裴春争他最珍视的东西。
      
      那妖兽也狡猾,看出了她对兔子绢灯的在意,招招往绢灯上打,想借此牵制她,她确实受到了掣肘,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等到少年终于御剑而来的时候,她也被那妖兽打了个半死不活。
      
      这一幕,又和她第一次见到裴春争的那一幕,重合了。
      
      他踩在剑上看着她。
      
      她趴在地上,气喘吁吁,鼻子一直在冒血,也不敢去拭,只小心翼翼地将兔子绢灯捧起来。
      
      那兔子绢灯无可避免的沾上了些血点儿,但这已经是她拼尽性命所保护的了。
      
      长剑当啷入鞘,少年冷冷清清的目光掠过她手上的兔子绢灯,在看清绢面上飞溅的血点后,面色遽然一变,变得极其难看。
      
      他夺过绢灯,一双眼死死地盯着它看,眼睛也红得像只兔子。
      
      “脏。”
      
      “什么?”她从血污中艰难地爬起来。
      
      “脏了。”
      
      少年抬起头,血红的双眼吓了她一跳。
      
      “笑笑。”裴春争面色苍白,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道。
      
      “裴春争?”乔晚犹豫地问。
      
      全身上下无一不疼,但想到裴春争喜欢她多笑一笑,乔晚扯动唇角,扬起抹僵硬的笑,说话间鼻血不断地往下流,一直滴落在衣襟前。
      
      裴春争的状态太奇怪了,咬着牙,颤抖着唇瓣,似癫似狂。
      
      她上前一步想要问个清楚。
      
      但少年却运起一道剑光,将她逼退了半步。
      
      如果她再慢一步,那剑光将会毫不留情地削去她的手。
      
      裴春争偏头看她的一眼,冷得彻骨。
      
      紧接着,他又转过头,脸上露出了极其痛苦的神色,捧着那盏兔子绢灯御剑破空而去。
      
      独留她呆愣在原地,一直等到血都凝结在了肌肤上,也没等到裴春争再回来。
      
      笑笑。
      
      笑笑。
      
      少年痛苦的声音犹在耳畔回响。
      
      她身上的血液被夜风一吹,也好像冷了下来。
      
      她终于明白了。
      
      一瞬间乔晚想笑,又想哭。
      
      在眼泪冒出来的那一瞬间,经年形成的习惯,却让她反射性地先扯动嘴角笑了。
      
      怪不得裴春争喜欢她多笑一笑。
      
      因为穆笑笑喜欢笑,颊侧有个笑涡,所以裴春争喜欢她多笑一笑。她疼得直皱眉的时候,就不像穆笑笑了。
      
      她背影和手生得和穆笑笑最像了,所以他才喜欢走在她身后,喜欢低头耐心地帮她揩去指尖上的鲜血。
      
      穆笑笑头发很长,他常常帮她梳头,而那把小梳篦也是穆笑笑送给他的。
      
      那盏兔子灯也是。
      
      就连糖葫芦也是因为穆笑笑喜欢吃。
      
      穆笑笑,那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无处不在的名字,也是她不论怎么努力,也永远追不上的存在。
      
      活人怎么能和死人相提并论?
      
      修士目力极好,从她的方向,能看见镇上各色的灯光,绵延为一条温暖的长河。
      
      她与穆笑笑,就是共生的光与影,她依附她而生,也能获得些别人的爱护,但影子永远是越不过光的。
      
      最后,还是大师兄找到了气尽力竭的她,咳嗽着将她拎回了玉清峰上。
      
      “丢人……”乔晚把整张脸都埋在了被子里,嗓音沙哑,“我就觉得太丢人了。”
      
      大师兄就这么冷眼看着她。
      
      她还是没敢问大师兄,是不是他也将她当成了穆笑笑的替身。
      
      其实不用问,她也知道答案。
      
      不论是裴春争,还是大师兄,或是师父他老人家,亦或是其他师叔师伯,师兄师姐。
      
      他们都在透过她遥望着另一个少女的身影,拼凑出他们心目中的那个昆山派小师妹——穆笑笑。
      
      从那一天起,她再也没主动找过裴春争。
      
      同处昆山派,除了偶尔会见上几面,再没有多余的往来。
      
      但在这不可避免的几次接触中,她和裴春争的关系也越来越差,到现在几乎已经形同陌路。
      
      过了这么多年,乔晚也早就从当初的心理阴影中走出来了。
      
      这下又告诉她,她会被裴春争搞死,死相还凄惨无比,这不是坑爹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