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作者:黍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如同喝了学长学姐亲手熬制的一大碗励志鸡汤后,觉得自己也能上清北的高三学渣一样,乔晚现在情绪高涨,斗志昂扬。
      
      回到洞府后,第一件事就是摸出了腰间的传讯玉简。
      
      修真界传讯玉简除了能用来传递信息之外,还被捣鼓除了一种新玩法,这有点类似于修真界的匿名论坛。
      
      此时,玉简上的墨色字痕正刷新得飞快。
      
      “五味园新推出的爆炒暗羽蛛,实在过于难吃,我方才差点失态在饭堂吐出来,各位仙友就不要轻易尝试了,慎行,慎行。”
      
      “有哪位道友行行好,能告诉在下,耿玄长老今天布置的课业是什么吗?说来汗颜,方才在耿玄长老在清静堂授课时,在下不小心睡过去了QAQ”
      
      “转让二手天狗一匹,高约五尺三寸,能日行千里,性子乖巧温顺,御凶护主,售价两百颗中品灵石,望有缘的道友能将它带回……”
      
      乔晚捧着玉简,想了想,觉得自己也应该发条讯息表明一下自己的决心。
      
      “从今天起,我一定要好好修炼!做到拳打病剑陆辟寒,脚踢孤剑谢行止!特此立誓!”
      
      这条信息刚发出去没多久,乔晚手中玉牌叮叮叮地一连响了好几下。
      
      壹:这位仙友,你受什么刺激了?
      
      贰:这位仙友你是认真的?时候不早了,若是修炼完了,还是去洗漱洗漱尽早歇息吧,梦里什么都有。
      
      ……
      
      乔晚粗略扫了一眼,没看到什么建设性的回答,随手将玉简往旁边一丢,自己也跟着蹦上了床。
      
      等着吧!谁说她不行的!
      
      不过,刚坐下来,检查了一下自己这灵气和修为之后,乔晚又有点儿蔫了。
      
      不过没关系!
      
      人生嘛,总是在一次又一次被打倒中站起的。
      
      乔晚握拳。
      
      我可以,我能行!
      
      再次闭上眼,这一次,乔晚忽然又想到了梦里那位前辈。
      
      也不知道那前辈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海面上的血色夕阳,乔晚有点儿放心不下,犹豫了一会儿,干脆将自己的神识沉入了梦里。
      
      这一次,再来到平原上,乔晚毫不犹豫直奔海边。
      
      海边好像又经历了一场大战,战事方歇,不断有尸骸被海浪冲上沙滩,血海已经呈现出一种暗沉的黑褐色来。
      
      而佛者正趺坐在沙滩上休息。
      
      “是你?”
      
      听见乔晚的动静,佛者睁开眼,将好看的眉头一拧,“你怎么回来了?”
      
      乔晚如实相告,“我放心不下前辈,就回来看看。”
      
      “你不该回来。”
      
      “它们还会再来,”佛者再度皱眉,“此处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它们?”乔晚下意识地反问。
      
      这话一问出口,乔晚就知道自己越界了。
      
      佛者好像看了她一眼,又好像没有,过了半晌,佛者这才又开了口,不遮不掩,嗓音铿锵有力,“我的心魔。”
      
      乔晚有点儿尴尬。
      
      看这位前辈的气势和修为,应该是哪个佛门高僧,佛门高僧怀有心魔,说出去难免有点儿不太光彩。乔晚没想到这位前辈这么干脆,直接就承认了自己有心魔这件事。
      
      对方半低着头,藏蓝色的发丝垂落,好像在思索着些什么,半晌,又开了口,斩钉截铁地说,“罢了,你过来。”
      
      说着,佛者站起身,径直走到了一处沙滩前,乔晚依言跟了过去。
      
      “我如今需要你帮我一忙。”
      
      乔晚:“前辈但说无妨。”
      
      “之前你也看见了,那孽障在你剑下不成气候。”
      
      乔晚一愣。
      
      他是指不久之前,她戳爆了那海怪眼球跟砍瓜切菜一样那件事?
      
      这真的不是她的错觉?
      
      佛者似乎是看出来了她的疑虑,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所见的,是我的心魔,与我神魂相通,能预知我后招,我想要斩杀它们需得耗费不少力气。”
      
      “你与它们并无任何干系,它们也料不得你出招。”
      
      “更何况,”佛者略一沉吟,“你神识颇为强劲,我教你一招,你帮我斩杀这些孽障。”说话间,佛者秀眉紧耸,言语中隐隐透出了几分果断的杀意。
      
      “等……等等……”
      
      这进展太快,乔晚有点儿懵。
      
      “嗯?”佛者蹙起眉,责问道,“你不愿意?”
      
      这一声震得乔晚又是一个激灵。
      
      这太他妈提神醒脑了。
      
      对方自带回音效果的声音太具有威慑力,振聋发聩,余音悠长。
      
      可能这就是佛修吧。
      
      具足八音,尊贵庄严,声如雷鸣。
      
      “我不是不愿意。”乔晚眨了眨眼,觉得自己耳朵好像出了点儿问题,“我……神识?颇为强劲?”
      
      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
      
      “前辈,你能说清楚一点儿吗?”
      
      佛者反问,“何事?”
      
      “神识……强劲这件事……”
      
      “你不知晓此事?”佛者似乎略感愕然。
      
      乔晚摇头。
      
      她对自己的资质一直都挺有自知之明的,也没人说过她神识怎么样怎么样。
      
      “你过来。”
      
      “现下,”佛者沉声道,“探出你的神识。”
      
      乔晚听了佛者的话,闭上眼,试着探出了自己的神识。
      
      一条白色光脉慢慢凝聚成型,翘起了一个头。
      
      乔晚遵照佛者的吩咐,指挥着它往前伸。
      
      光脉小心翼翼地探出个小触角,一直往前。
      
      神识越往前伸,乔晚越觉得有点儿吃力。
      
      但佛者还在让她继续。
      
      光脉左扭右扭,好像有点儿不受她控制,
      
      轰——
      
      一声巨响。
      
      乔晚脑袋一空,好像有什么东西像流水一样哗啦啦倾倒而出!
      
      刹那间,神识暴涨!
      
      而光脉也在瞬间光芒大炽,足足涨大了五倍不止!
      
      乔晚赶紧睁开眼,看到眼前这一人腰这么粗的光脉,震惊了,激动地有点结巴,“这……这这是我的神识?”
      
      她神识这么强横吗?
      
      乔晚有点儿受宠若惊。
      
      佛者脸色很不好,她神识暴涨时,他正站在乔晚跟前。
      
      虽然躲得够快,但胸前的衣襟却还是猝不及防地被光脉抽出了一条裂口,露出了光洁紧实的胸膛。
      
      “这的确是你的神识。”
      
      “你师长难道不曾教导你这些吗?”佛者凝声询问,眉头皱得更紧。
      
      “倒也不是。”乔晚想了想,还是决定将自己这身体状况如实相告。
      
      “前辈有所不知,我体质和常人有些不同,不知为何,灵气入我体内,能炼化的不过三成,其余七成,统统如泥牛入海,寻常人花一倍功夫炼化灵气,到了我这儿,要花上三倍时间还不止,”乔晚道,“我的资质和修为,想来前辈也看在眼里。”
      
      “嗯?”
      
      佛者微露诧异,“你伸出手来。”
      
      乔晚依言伸出手。
      
      佛者伸出两指,搭在她腕上,一寸一寸地往上摸了过去。
      
      佛者微蹙着眉,神情很严肃。
      
      乔晚也拧着眉头,神情如出一辙的认真。
      
      虽然早就清楚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资质,但佛者凝神细看的时候,乔晚难免还是有点儿紧张。
      
      刚刚这位前辈说她神识强劲。
      
      这感觉就好像突然多出了个金手指。
      
      万一呢。
      
      说不定自己其实也是天赋异禀,只不过这么多年埋没了而已,现在有老爷爷,不,大和尚的指点,一朝发掘出了自己的潜能,从此真的走上了拳打大师兄,脚踢谢行止的玛丽苏逆袭之路。
      
      就在乔晚思绪不受自己控制,越跑越偏,已经幻想出在同修会上一举夺魁的画面时,佛者终于又开口了。
      
      “我需得察看你的识海,你可愿意?”
      
      这一声,再一次将她这意淫给尽数震了回去。
      
      乔晚回过神来,没多想,点了点头,“前辈你尽管看就是了。”
      
      这沛然的佛气和庄严的嗓音,根本由不得她生出什么忌惮或者怀疑的心思来。
      
      佛者的神识,也和他本人一样是金色的,看上去雄浑威严至极。但探入她识海时,却像水一样一点点化开,威严深处,包裹着极为含蓄,令人难以觉察的悲悯、温柔和耐性。
      
      像春风流水,渡化世人。
      
      这是无关年龄、性别与地位的,真正的怜爱众生。
      
      从惊鸿一瞥的眉眼中,依稀能看出这位前辈是个大美人,但相处得多了,乔晚也知道这位前辈脾气不是很好,严厉得像她高中班主任。
      
      但这么严厉的人,竟然会有这么温柔的神识。
      
      乔晚不知道为什么,鼻子突然一酸,胸口无可避免地升腾起一股委屈之感。
      
      这神识太温柔了,好像慢慢抚慰过人心中所有苦痛,普照了人心中每一寸黑暗与阴私。
      
      温柔地竟然让乔晚有点儿想哭。
      
      想想佛者还在眼前,乔晚又硬生生地将自己眼泪给憋回去了。
      
      佛者这时候又伸出指尖,指腹在她脑门上轻轻一旋,一按。
      
      这一按,像有什么东西在脑中炸开,乔晚脑子一瞬间就清醒了。
      
      特别清醒。
      
      确定她说的确无误之后,佛者这才收回手,沉声道,“你方才所说,你资质与旁人不同,灵气能为你所用的不过三成,其余七成全都消散了个无影无踪,但依我刚刚所见,你那七成灵气并未消散。”
      
      乔晚愣了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才咽了口唾沫,眼睛却忍不住瞪大了点儿。
      
      “前辈?”
      
      “你……你的意思是?”
      
      佛者道,“我方才同你看过了,虽不知是何种原因所致,但你这历年来的灵气,确实是被导入了你识海中,用以滋养你的神识。”
      
      “故而,这些年来,你修为不得寸进。”
      
      少女的识海,宽阔得令他也感到几许惊愕。
      
      他刚刚放出了点儿自己的神识,进去查探,也只能在外围转了一圈儿,往里是漫无边际的一片黑海,饶是他,也不得入内。
      
      这黑暗中透出了点儿淡淡的魔气,但这魔气转瞬即逝,连他也拿不准是什么原因。
      
      但看眼前的少女,她周身气质极为清正,隐隐散发出一阵沛然正气,按理说,是不该与魔气有任何联系。
      
      这其中蹊跷,需得日后探明。
      
      往她识海中戳了个佛印,佛者收回了手。
      
      至于眼前……
      
      佛者不由多看了一眼乔晚。
      
      她修为虽然才堪堪筑基,但神识却已经快要突破元婴了。
      
      她神识本来就比寻常人更为强劲一些,这么多年来,在灵气的滋养之下,更是在飞速成长。
      
      乔晚愣在了原地,整个人都有点儿发懵。
      
      这感觉就像从天上“啪”落下了一块馅饼,把她整个人给砸懵圈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
      
      乔晚只觉得脚下有点儿发飘,忍不住掐了一把自己,激动得顶着张面瘫脸,结结巴巴地问,“前前前辈……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该不会是在骗……不,安慰我吧?”
      
      “骗?我骗你做什么?”
      
      乔晚又猛地回过神。
      
      对方是佛修,根本没那个必要骗她。
      
      可这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
      
      乔晚蹲下身,默默地抓起一把沙子,握在手心搓了搓,企图让自己冷静一下。
      
      知道自己是个穿越的之后,就算乔晚也不能免俗,总忍不住暗搓搓幻想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说不定也能有条主角命。
      
      她前脚刚准备下定决心好好努力,后脚就告诉她,她那七成灵气其实根本没漏出去,她自己修为还挂在筑基阶段不上不下,她神识都快突破元婴了。
      
      幸福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她入梦这事,太古怪,大师兄和师父他老人家一开始也帮她看过,但当时也没听说她神识有多么与众不同。
      
      而她又是个剑修,自然也没将时间和精力多花在这方面上。
      
      听前辈的意思,那她是不是也能展望一下,自己其实也是有个金手指的挂逼?
      
      乔晚激动地手都有点儿抖。
      
      她这神识之所以那么强劲,一来是因为她两世为人,元神本来就比旁人更强悍一点儿。
      
      二来,也和她那么多年以来拼了命的修炼,脱不了干系。
      
      这都是后天滋养淬炼出来的。
      
      她能利用的灵气只有三成,修炼效率比别人低,逼迫乔晚她不得不在修行上花去比旁人多数倍的时间。
      
      有付出就会有回报,实际上那余下的七成,在她这不要命的修行之下,全都被加倍导入了她识海中,神识日积月累受滋养和淬炼,当然也会变得愈发强悍。
      
      如果不是今天佛者帮她看了看,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现这件事。
      
      这其实也不能怪乔晚,元婴以前的修士,卯足了劲儿修行,却很少想到要滋养淬炼神识的,更遑论筑基练气阶段的。
      
      而到了元婴期,这才显现出元神的重要性。
      
      她的神识,就相当于一举迈过了中学阶段,直奔大学,后遗症就是躯体跟不上元神,修为几乎没什么长进。
      
      搓了会儿沙子,乔晚总算冷静了下来,站起身,毕恭毕敬地向面前佛者行了一礼,情真意切地道了声谢,“前辈大恩大德,晚辈没齿难忘,倘若以后能用得上晚辈的地方,晚辈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佛者没搭理她这彩虹屁,瞥了她一眼,沉声道,“这本是各取所需,不必等到日后,今日就需要你帮忙。”
      
      虽然她神识强劲,但这么多年来根本没意识到这一点,也从未在这条路上下过功夫,现在就想要为她所用,大杀四方,一举逆袭,还为时过早了。
      
      乔晚明白这一点之后,完全没感到失望。
      
      能有今天的发现,她已经非常满足了!
      
      满足过后,乔晚想到这位前辈还有忙需要自己来帮的,赶紧诚恳地发问,“那前辈我们何时开始?”
      
      佛者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在此之前,你还需要先学习如何掌控你的神识。”
      
      听这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要亲手教她了。
      
      乔晚赶紧乖乖站直,“请前辈赐教。”
      
      凡事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技能熟练度也是要慢慢练上去。
      
      想要掌握一项技能,还得慢慢尝试,先有第一次的失败,才会有第二次的成果。
      
      就比如,现在。
      
      神识是个很微妙,也很玄乎的东西,随心而动,也能随心幻化出千百种姿态。
      
      轰——
      
      数条光脉瞬间席卷而出。
      
      光脉末梢翘起了个小小的触角,弯成了个十分眼熟的模样,霎时间卷上了男人的手腕。
      
      佛者瞥了一眼手腕上的触角,心中顿生一股不详的预感,眉头急急一跳:……
      
      神识受伤,不同于寻常躯体受伤。
      
      强忍住一掌轰出去的冲动,佛者站在原地,没动。
      
      而那数条光脉,似乎察觉出了佛者的忍让,收紧了触角,耀武扬威,不知死活地继续往上。
      
      手腕、脚踝、脖颈、腰腹……
      
      触手将佛者以一个十分眼熟的姿态,再度绑在了半空中。
      
      而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中罢了。
      
      回过神,看清这一幕之后的乔晚:(⊙v⊙)???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薄雾中,佛者美艳庄严的脸,以肉眼可见地速度黑了下来。
      
      一滴冷汗默默从乔晚额头上滑落。
      
      佛者:……
      
      乔晚:……
      
      乔晚:她真不是故意的,主要是这光脉看上去太像那海怪的触手了!!
      
      谁知道她脑子里刚闪过这一个念头,就成这样了!!
      
      而且触手这种糟糕东西,真的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前世那些成.人漫啊!
      
      脑中不受控制地浮现出双马尾傲娇萝莉被触手捆绑,绯红着脸大喊雅蠛蝶的画面。
      
      她这么一想,下一秒,神识所化的触手,探出一角,就准备往佛者的袈裟中钻。
      
      乔晚:!!!
      
      等等!!
      
      佛者的袈裟刚刚被光脉撕出了一条大口子,露出洁白紧实的胸肌,神识尽心尽力遵从并还原了乔晚脑子里的小剧场,往佛者胸膛上攀去。
      
      乔晚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住住住手啊!
      
      她都快看见前辈的粉色乳.头了!这太糟糕了啊啊啊!
      
      察觉到光脉的动作后,佛者出乎意料地沉默了。
      
      肌肤上这细痒的触感,使得佛者不适地又拧紧了眉头。
      
      和乔晚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他第一次被这看似沉稳知礼的后辈刷新了认知。
      
      触手顺着腰身一路往上,佛者不断在心中告诉自己,这神识受伤要比寻常躯体受伤来得更加严重,勿要动嗔念起嗔心,勿要动嗔念起嗔心……
      
      忍了半天,佛者还是没忍下去,黑着脸,怒喝道,“在学会控制自己的神识之前,我看你还得先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脑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评论说谢景行重名了,所以改成谢行止啦,都是取的“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这个意思。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古汉药丸、明河、时时时yi 2个;李禹年、奈斯埃莱克、僵尸号、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舒夜 84瓶;槐序 30瓶;218的小可爱 26瓶;以利亚顿 20瓶;王汤姆呀、智熄、豹陆、茂子菇凉、白鹿、苏麦、弹弹快跑、吾爱谢参辰、乌鹊南飞 10瓶;lyim 9瓶;就随便看看w 6瓶;一笑泯、紫水晶、不可说、夜绝殇 5瓶;秦晓以、囡囡小宝贝 2瓶;槐庭暗金、不吃鱼的星星、取名字太麻烦了、珩玠、20742627、珈然、沙雕网友、草莓酸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