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作者:黍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乔晚羞耻地默默捂脸,她也想啊,问题是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啊。
      
      这玩意儿就是你越想控制,反而越跟脱缰的野马一样,怎么都拉不回来。
      
      “我……我尽量。”
      
      乔晚咳嗽一声,心虚地低下了眼,在心里反反复复默念了好几遍“阿弥陀佛”,这么三四遍下来,才勉勉强强拽住了自己的脑洞。
      
      途中,乔晚紧张地直眨眼睛,根本不敢放松,生怕这一放松,又要不受控制地在脑内上演什么成.人小剧场,控制住自己的脑洞,这简直要比打架还要累。
      
      她脑洞刚打住,光脉就一松,将佛者放了下来。
      
      佛者瞅了她一眼,想到刚刚那场景,再一看自己这大开的衣襟,脸色更黑了,但他也真不至于和一个晚辈计较。
      
      不过鉴于方才“良好”的体验,佛者也没敢耽搁,只怕再耽搁下去,又要生出什么诡异的变化出来。
      
      “你过来。”
      
      他来亲自教她如何掌握神识。
      
      沙滩上,佛者虽然皱着眉,一副不太好招惹的暴躁模样,但凡乔晚有什么问题,还是尽职尽责地解答了,顺便帮她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身体。
      
      “你锻过体?”佛者指尖按上她臂膀时,有点诧异地问。
      
      没想到她看着单薄,一寸寸按过去的时候,胳膊上还紧绷绷的,颇为矫健有力。
      
      “晚辈的确和体修一道修行过一段时间。”
      
      如今修真界多看不起体修的,不过大悲崖的和尚们对待体修的态度完全不同,他们本来就有修习金刚不坏法身的传统,修真界大多数体修也都来自大悲崖。
      
      对她锻体这件事,佛者倒是难得表露出了点儿赞许的意思。
      
      她体质不错。
      
      这么多年下来,乔晚心知自己灵气太少,耗蓝太快,在法术上讨不了什么好,所以她都一直都是学着体修,往力量和敏捷上堆技能点。
      
      也是因为耗蓝太快,甩个法术出去的时候,乔晚根本不敢浪费灵力。
      
      她可节约了。
      
      每一分灵力,她都是抠抠缩缩着用的,确保每一分都花在了刀刃上,久而久之锻炼下来,她对灵力有着不错的掌控力。
      
      乔晚认真想了想,这么一看,她好像也没那么菜?
      
      她师父老人家,本来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谪仙一样的人物,大师兄拖着个病体,操着老母鸡的心,光是操劳玉清峰和昆山派内外大大小小的事,就已经足够耗费精力,乔晚也没敢多麻烦陆辟寒。
      
      大师兄不犯病的时候还好,一犯病的时候,面色惨白,形销骨立,黑漆漆的眼就像两团鬼火,说话都带气音,看着就够凄惨了,更别说还要再给他添麻烦。
      
      不是有句话,叫上辈子杀猪这辈子教书,上辈子杀人这辈子教猪吗?
      
      对自己资质和悟力有着鲜明认知的乔晚,真的害怕大师兄教了她,会被她气到吐血身亡。
      
      好不容易有个前辈愿意指导自己,乔晚神色认真,乖巧地坐在沙滩上,聚精会神地听。
      
      她大学都没这么认真听过课。
      
      佛者阖上眼眸,再睁开眼时,沙滩上突然凭空出现了几棵椰树。
      
      “你去将它摘下来。”佛者补充了一句,“记住,用神识。”
      
      这其实算不上多难,不过乔晚现在还掌握不好神识,一个用力过猛,椰子树轰然倒塌。
      
      在一连轰断了四五棵椰子树后,乔晚终于将椰子给摘了下来。
      
      “前辈,我有个问题。”好学生乔晚举手发问。
      
      “说。”
      
      “这椰子能喝吗?”
      
      佛者道:“你如今身处梦中,这东西喝了对你并无意义。”
      
      “没关系,”乔晚淡定一笑,“只要能喝就行。”
      
      既然佛者能幻化出来椰子,那自己肯定也能幻化出来什么东西。
      
      乔晚闭上眼,在识海中努力勾勒了半天,终于幻化出了个吸管。
      
      这椰子有她头那么大,乔晚抱着椰子,伸出两根手指,面无表情地一戳。
      
      椰子壳瞬间被戳出了个窟窿眼。
      
      当年连八百米都要跑断气的纯情女大学生,现在已经是两根手指破椰子壳的金刚芭比了。
      
      岁月不饶人,真是一个让人忧伤的事实。
      
      对着椰子,乔晚黯然神伤了一秒,把吸管插入了椰子里,也没着急喝,而是捧着椰子,递到了佛者面前,奉承给了佛者。
      
      “前辈喝点儿解解渴吧。”
      
      在梦中吃喝,根本毫无意义。
      
      佛者看了她一眼。
      
      少女神色诚恳,双手递着椰子,眼睛眨巴眨巴的,从着面瘫脸中依稀能读出点儿奉承和卖萌的意思。
      
      这让他一时半会儿竟然也说不出来什么拒绝的话,皱着眉鬼使神差地接过了椰子。
      
      乔晚看佛者接过了椰子,继续探出神识,摘下另一只椰子,照着刚才做的那样,又给自己弄了一个,抱着椰子,吸了一大口。
      
      椰汁清甜,沁人心脾。
      
      她又活过来了。
      
      摘椰子这只是第一步。
      
      佛者袖子一挥,一道金光闪过。
      
      接下来,是让她用神识从沙子里分拣出来红豆、黄豆、绿豆和黑豆。
      
      豆子和椰子,发现不一样,控制起来的难度那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乔晚看了眼沙子里埋藏着的豆子,沉默了。
      
      这位前辈是不是也是个穿越的老乡,对灰姑娘颇有研究的那种。
      
      但在这位前辈清严的目光之下,乔晚只能默默地将自己的疑问咽进了肚子里,乖乖探出神识,一颗一颗拣豆子。
      
      美貌冷艳·继母·佛者的注视下,灰姑娘·乔·辛杜瑞拉·晚,用神识颤巍巍地拣起一颗豆子。
      
      对方眼神太具有威慑力了,这感觉就像监考老师走到你身边,用严厉的目光盯着你写卷子,看你写错了,也不说,就这么一直盯着你,盯到你自己发现了为止。
      
      在这极具感染力的目光之下,乔晚心脏砰砰直跳,一不小心,豆子又掉回了沙堆里。
      
      就这样,分拣了大半天,乔晚额头冒汗,累得条虚脱了的狗。
      
      等看她终于能掌握自己神识之后,佛者这才开始教她怎么砍心魔。
      
      “看好了。”佛者看向海面,明艳而锋锐的眉角一扬,如同刀丛中开出的花,冷冷地道,“这一招叫‘光照无间’。”
      
      话音未落,雄浑的金色气劲顿时在海面上掀起滔天巨浪!
      
      这是能劈开江海的掌法。
      
      乔晚眼睛蹭地就亮了!
      她要学这个!
      
      大和尚课堂开课啦,手把手教你如何把魔物送去超度。
      
      这一晚上,乔晚就在拣豆子、砍海怪、砍打扰她捡豆子的海怪,砍完海怪继续拣豆子,捡完豆子继续砍海怪中度过的。
      
      佛者帮她,是要她帮忙斩杀心魔,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在砍海怪的时候,乔晚更是毫不手软,戳眼珠、爆菊花、捅腰子,凶残无比。
      
      一开始,她还有点儿放不开手脚,旁边毕竟是个佛门人士。
      
      出家人,慈悲为怀。
      
      但眼角余光一瞥,瞧见佛者眼神冷酷,掌风翻飞,掌下魔物纷纷爆体而亡,血雨漫天的时候。
      
      乔晚:阿弥陀佛orz
      
      佛修,果然都是一种凶残的生物。
      
      从梦里醒来之后,乔晚睁着眼睛看了会儿洞壁。
      
      这一场梦,恍若隔世。
      
      对着洞壁琢磨了片刻,乔晚跳下石床,从抽屉里摸出了个小本子和一支笔,趴在桌子上,咬着笔头,一笔一划地开始记录自己目前的现状,争取做个计划表出来。
      
      她对灵力的掌控程度不错,可以把灵力压缩炼化到极点时再出招。
      
      这就有点像是把密度压缩到最大,堆出来的伤害就越高。
      
      佛者教她的那招“光照无间”就能这么用。
      
      乔晚拿着笔,在这一行上画了个圈,圈了起来。
      
      目前她优点是,实战经验很丰富,长年累月的锻体下来,皮糙肉厚,勉强算个坦克,身体和旁人相比,能承纳更多的罡气。
      
      对灵力的掌控程度很好。
      
      资源和背景都不错。
      
      神识强劲。
      
      缺点嘛……
      
      乔晚咬了咬笔头,缺点就多了去了,她这优点其实在修真界都不够看的。论体能,比不上真正的体修,论神识,也比不上元婴往上的大佬,灵力的掌控程度也不算有多精妙。
      
      不过这已经比她之前两眼一抹黑的时候,要好多了。
      
      要加油。
      
      我可以,我能行!
      
      乔晚反手将笔拍在桌上,鼓起脸大声告诉自己,我可以!
      
      总有一天,她一定要吃到烧烤鸡翅!!
      
      合上笔记,乔晚看了眼洞府外的天,现在时间其实还早。
      
      这个世界的时间流转要比她前世记忆中稍微慢一点。
      
      睡反正也睡不着了。
      
      倒不如再实验一下这神识是怎么操控的。
      
      这么想着,乔晚再一次蹦上床,放空思绪,闭上了眼。
      
      这一次,她有意识地将神识放在了昆山这一片山头。
      
      神识强悍的修士,大多都已经将自己的梦境固定了下来,在识海中也能修炼。
      
      梦境映照着现实,相当于自我心性的反应。
      
      而其他境界低点的修士,没掌握这项技能,还是会像凡人一样做梦。
      
      乔晚神识刚放出去,就看到了不少昆山弟子的梦。
      
      对神识的操控能力到了一定地步,就能侵入对方的识海,改变别人的梦境,这也是修行幻术的修士们,常用的一种攻击方式。
      
      第一个梦,是个师姐,正在梦里和心上人花前月下。
      
      第二个梦,是个小师弟,似乎是梦到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忘穿裤子了,吓得小脸煞白,像朵风中摇曳的小白花。
      
      乔晚没看过眼,用神识幻化出了一条裤子,丢给了那小师弟。
      
      第三个梦,似乎是个春梦。
      
      乔晚礼貌地在梦境外围探了个头,没深入。
      
      “打扰了。”
      
      乔晚神识一直往前探,终于在一个梦境前停了下来。
      
      那是……萧博扬?
      
      看见梦境中熟悉的人影后,乔晚惊讶地睁大了眼。
      
      这梦境,是一处古色古香的大宅,院落中空无一人。
      
      月洞门前铺着一条小路,青年提着盏灯笼走在碎石小路上。
      
      天空中挂着一弯银色的弦月,院落中薄雾弥漫。
      
      青年神情看上去有些紧张。
      
      看起来,好像是个噩梦。
      
      乔晚鬼使神差地跟着他走了两步。
      
      青年哆哆嗦嗦地提着灯笼,走在路上。
      他脸生得嫩,时不时左看看右看看,看起来好像吓得快尿裤子了。
      
      忽然,青年整个人都僵住了,动也不敢动,眼尖余光拼命往一处瞟。
      
      乔晚顺着他目光看了一眼。
      
      那是一个围墙,围墙上趴着个美艳的女人,女人长发披散,生得妖娆明艳,但脖子足足有两米多长,这么长的脖子上托着个美人头颅,看着就让人毛骨悚然。
      
      女人整个人以一种十分不自然的,奇诡的姿势,在墙上爬。
      
      乔晚:……美女蛇,迅哥儿的美女蛇,是你吗?
      
      一看这画面,乔晚恍然大悟。
      
      原来萧博扬怕鬼。
      
      那美女从墙头慢慢地游了下来,一路往青年的方向游。
      
      青年吓得四肢僵硬,闭着眼,嘴里叨叨叨念个不停。
      
      秉承着同门情谊,为了表达点同门关怀,乔晚又往前走了两步,拽了拽青年的衣袖。
      
      袖子被什么东西给拽了一下,青年一抬眼,顿时就对上一张惨白的,面无表情的女人脸。
      
      青年吓得一个哆嗦,手中灯笼猝然落地:“啊啊啊啊!”
      
      乔晚:“萧师兄?”
      
      萧博扬定睛一看,勃然大怒:“乔晚!老子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白天不放过他就算了!晚上还要装神弄鬼地吓他!
      
      “梦里还要砍我,师兄你执念挺深的啊。”
      
      乔晚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指了指他身后,“师兄,在砍我之前,你要不要看看你背后。”
      
      背后?
      他背后?
      
      这个时候,萧博扬好像总算反应了过来。
      
      一回头正好和女人的脸对了个正着。
      
      女人长长的脖子弯了下来,低着头看着他,黑漆漆的眼珠子咔咔地转了一圈。
      
      萧博扬喉咙里嗬嗬地响,差点没吓得背过气去。
      
      这一声长长的喘气声,好像终于打破了什么僵持。
      
      女人微微一笑,咧开了嘴,樱桃小口蛇颚一样高高地掀了起来,两片嘴唇就像裂开了一样。
      
      乔晚拽了拽萧博扬的衣袖,才发现青年已经吓得彻底走不动了。
      
      没办法,乔晚只能推了他一把。
      
      被她这么一推,萧博扬好像总算回过神来,回过神来后,第一反应拔腿就跑!
      
      刚迈出几步,又发觉身边好像少了个人,乔晚没跟上来。
      
      萧博扬咬了咬牙,又停了下来,一把拽起乔晚,拉着她一起往前跑。
      
      但少女却轻轻巧巧地挣开了他衣袖,脚尖点地,凌空一跃,一个翻身就骑到了女人身上。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
      
      乔晚骄傲地想,现在的她,在梦里根本没有怕的!
      
      萧博扬:……
      
      “嗖”——地一声。
      
      青年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少女双腿一分,跨坐在女人脖子上,拽起女人的头发,风驰电掣一般地飚出去了。
      
      萧博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明河 2个;吴松松wwww、木瓜臘、36498769、时聿津子、时时时yi、恋恋水无痕、柱着拐杖敲夕阳、洛、古汉药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帅比就是我 77瓶;琰、陈小白 40瓶;十一点睡觉 22瓶;临溪而渔、木瓜臘 20瓶;花开半夏 14瓶;片叶不沾身、吴松松wwww、树洞2018、萧萧梧叶、时聿津子、路过君、猫的妙鲜包、21650286 10瓶;吉蕾、不慌不忙树懒君 5瓶;千万,不要,认错妹妹、BobbidiBoo 4瓶;司宴、今天看文了没 2瓶;无期、刍衣、沙雕网友、布奈、十二、秦晓以、不吃鱼的星星、王汤姆呀、韩紫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