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自带了外挂

作者:目有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二

      
      日光渐升,林间翻滚的晨雾慢慢消去。
      
      陆陆从冰蜂那逃离之后,待心情平复,便按照原定计划,去寻找能吃的野果。但四下一转悠,陆陆发现……她迷路了。
      
      陆陆:“……”
      
      她摸着肚皮,有点无奈。
      
      好在虽然饥饿,但陆陆发现,她居然不怎么疲惫。就连早上那会的无力感,都消失了大半。
      
      这自然是魔蜂蜜液的功劳,冰蜂哺予陆陆的蜜液,数量不多,但蕴含有丰富的能量与营养物质,否则将近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又用轻云诀跑了大半天,陆陆早就该虚脱了。
      
      若是没有遇到巨龙,陆陆也不在乎自己流浪到森林哪个角落,但现在……她一心惦记着山腰那只龙。
      
      那可是对她展现了善意的龙,尤其是见识过巨龙的力量之后,陆陆觉得这完全就是根金灿灿的大腿,必须得想法抱上。
      
      怀着这样的念头,她努力的在密林间寻觅来时的痕迹。
      
      “呼……”
      
      少女淌下些汗,她爬到一棵高树的枝桠上坐下,居高远眺,一边用片宽叶子,给自己扇风。
      
      入目唯有青森莽莽。
      
      陆陆在这满眼的情绿中仔细的寻觅,她常去的溪流地势挺高,且周边多为灌木,没什么高大的植物,还挺有辨识度的。
      
      她专心致志的搜寻着,目光不经意的一扫,忽然在不远处一株树下,看到一片白白的东西。
      
      “……”
      
      陆陆略带惊色的站了起来。
      
      底下那白白的一群,是一片蘑菇。
      
      怎么又是蘑菇?
      
      陆陆现在真是看到蘑菇都害怕,尤其是这片菌群亦是白伞盖,远远看着跟让她中毒的小白蘑菇像极了。现在要是再中招,可不一定那么好运的有人帮了。
      
      她不敢再停留,连忙朝菌类相反的方向跃去,但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每隔一会,陆陆都觉得似是隐约瞟见了白伞盖菌群。
      
      难道这种白白的小蘑菇,是这片森林的常见种类吗?
      
      如此跑了一段时间,陆陆一抬头,忽见青苔间一条细密小道。
      
      少女脸上浮出惊喜的神色。
      
      这是她这几日踩踏出来的——不知不觉间,陆陆已经返回惯常活动的区域了。
      
      此时陆陆的体力也已经差不多消耗完了,她喘着气,也不用轻云诀了,在林间慢慢的走着,或许是因为回到了熟悉的环境,陆陆脸上出现几分轻松之色。
      
      在愉快的情绪中,陆陆一脚踏出,随后只听‘噗叽’一声,她踩中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嗯?”
      
      陆陆低下头,只见一片白白的东西。
      
      这也是她最后所看到的画面。
      
      只见少女脸上的神情转为迷惘,她的身体迅速的软倒,几乎是一秒内,她就陷入了深眠之中。
      
      陆陆闭着眼睛,徐徐软倒。但即将摔在地面时,她身下的泥土微微拱起,紧接着,一个白色的菌类,破土而出,一只粗壮的手臂,从白伞盖下伸出,努力的撑住了她的身体。
      
      啵、啵……森林里此起彼伏的响起了轻微的碎裂声,一个个“蘑菇”拱出地面,等到它们彻底从土里爬出,抖掉身上的泥土,真面目才终于暴露。
      
      只见站在陆陆身前的,是一群身高不足半米的人形生物,最高的一个也只有20cm,剩下大多在10cm左右,每个“人”头上,都顶着一个白色伞盖,远远看去,就像一片蘑菇群。
      
      这哪里是什么蘑菇,分明是一群侏儒地精。
      
      所谓侏儒地精,长久来,蒂亚斯主世界一直在争论,是否要将这种生物列为智慧生物,还是干脆放到魔物里。
      
      它们的长相很像地精,但智慧远逊于地精,体型也更小,也几乎没有自己的语言、文明,更别说像地精那样,掌握高超的冶炼技术。
      
      大部分时候,侏儒地精都是作为某些部族的附庸,干一些脏活累活,比如此刻围着陆陆的这群白伞盖。
      
      “抓、抓住……了!”伞盖们小心翼翼的将陆陆的身体放平,站在最前方的一个侏儒地精,口齿不清的道,“我们、抓到了、尊贵的……殿下!”
      
      “抓到了、抓到了。”
      
      后方一群伞盖纷纷附和。
      
      一只伞盖凑到陆陆跟前,小心的嗅了一下少女的气息。
      
      蓬地一声,它的伞盖变成了粉色。
      
      这个变故令它惊慌的抓住伞盖边缘:“危、危险!殿下很危险,绑起来吧。”
      
      伞盖们又随声附和:“绑起来!”
      
      它们一边嚷嚷着,一边开始搓起细细的白色丝线,像包裹虫茧那样,把昏睡中的少女给层层裹起,不大一会,一个白色的茧子就做好了。
      
      领头的侏儒地精一挥手,伞盖们便各自抓住这茧的一角,运用起侏儒地精的天赋技能:土遁。转瞬间,土地下沉,连同陆陆躺着的茧在内,几十个伞盖立刻就不见了踪影。
      
      林间静谧,一阵风吹来,不大一会,连气味也消散得十分淡薄了。
      
      ……
      
      侏儒地精们拖着陆陆,在地下疾驰着,一路往北方而去。
      
      渐渐的,林木开始稀疏,沼泽东一个、西一个的多了起来。
      
      领头的侏儒地精不时冒出地面,观察一下方向,最终它在一个毡帐前停了下来。
      
      若放眼望去,在沼泽之间的土地上,竟扎不少帐篷,粗略数去,至少有几十个,陆续有人在这些帐篷间川行,打扮各不相同,不时还能听见一些叫好声,一群群彪形大汉,围在一起,看几个剑士对战。
      
      越往里走,帐篷就越密集,形色各异的雄性生物,也就越多。
      
      行走间,侏儒地精不小心撞到了一名佣兵打扮的男子。
      
      “走开!”
      男子回身就是一脚:“滚!侏儒虫也敢到营地里来。”
      
      伞盖们被踢得倒了一地,白茧也摔在了地上。
      
      “你、你怎么敢!”领头的侏儒地精口齿不清的道,“这、这是……尊贵的……殿下……”
      
      大汉发出一声嗤笑,抬脚就在白茧上踩了一下。
      
      侏儒地精顿时发出一声尖叫。
      
      “滚开,”大汉用力将它踩倒,“什么尊贵的殿下,你们这些恶心的蠕虫,看清楚了,前面是我们裂隙十二城的营帐,你敢用你那肮脏的脚踩上去,我就碾碎你们。”
      
      他挥了挥拳:“快滚。”
      
      侏儒地精悻悻然爬起来,重新将白茧抬好,因为大汉的警告,它们不敢再直线前行,而是绕着营帐走,但每到一个地方,几乎都得到了恶劣对待。
      
      至于它们抬着的白茧,也被不约而同的嗤笑。
      
      等伞盖们辛苦抬着白茧走到了东南最角落里的一个帐篷时,白茧已经滚得满是尘土,还有好几个明显被踢出来的脚印。
      
      侏儒地精掀开毡毯,兴冲冲的朝营帐里的人道:“大、大总管!我们、找到了……!”
      
      营帐中央,趴着一个浑身酒气的男人。
      
      他只穿着半截上衣,下半身衣物神秘失踪……不过也不需要穿了,男子的下身,是一截光滑的蛇尾。
      
      水蛇人·莫尔,醉眼朦胧的从桌上撑起身体:“什么?”
      
      等看清楚柜台下是一群侏儒地精,顿时皱起眉,不耐烦的:“你们怎么来了,去去,不是让你们在祭典结束前,在森林里呆着吗?”
      
      “我们、没有,违抗命令。”伞盖结结巴巴的道,“我们……努力的,寻找……有价值的……东西!”
      
      然后它高兴的拽着白茧:“我们、找到了,殿下!”
      
      一群伞盖跟着喊:“殿下、殿下!”
      
      男子顿时头大如斗,他痛苦的捂着额头,大吼道:“闭嘴!”
      
      他伸出手,从柜台里拽出一根烟管,捏开烟嘴猛吸一口,才觉得好受了点,睁眼瞟了一下被伞盖们拖着的茧,见那泥巴落叶糊满的样子,就又撇开目光。
      
      水蛇人莫尔,阴影沼泽水蛇一族的成员,也是这次魔眼祭典拍卖会的一个小主管。
      
      不过因为能力低微,他所分管的,只是些不怎么贵重的东西。手底下也只有一群智商不高的侏儒地精。
      
      这几日荒原各个部族陆陆续续的来到阴影沼泽,扎起营帐,莫尔也一下子忙碌起来,他确实有命令侏儒地精们滚去森林里,但那只是这群伞盖又蠢又无能,莫尔不想他们添乱而已。
      
      “大、大总管。”
      领头的侏儒地精期翼的望着水蛇人:“我、我们,完成了任务……可以,回来了吗?森林里……太多……魔兽,我们已经、死了……好多,同伴。”
      
      它白白的伞盖颤抖起来:“还有、魔蜂,魔蜂在……清绞山脉……”
      
      莫尔根本懒得去听这群侏儒在嘀咕什么,他磕磕烟管,头也不抬:“出去吧。”
      
      又指指白茧:“把这玩意也带走,别在这堵着我的路。”
      
      “可、可是,这是……殿下。”
      
      一只手掀开毡毯,接着是一声笑:“什么殿下,贵女殿下吗?”
      
      莫尔抬起眼皮,便见一名肥硕的男子,挤进了营帐。
      
      男子外表与人无异,只是头发是深绿色,皮肤也泛着淡淡的青绿。
      
      这是林妖一族的塔克。与他一样,也是一名管事,只不过因为最近林妖一族挺得血之君的看重,塔克分管的物品,要比他的贵重得多。
      
      “原来是塔克大人,”莫尔生硬挤出个笑,“您有什么事吗。”
      
      “没没,”塔克呵呵笑道,“在外面听见你的营帐里有动静,就来看看。”
      
      说着他故意瞟了一眼地上的白茧,塔克老早就看见了,也听见了侏儒地精与莫尔的对话,与莫尔一样,他也不认为这群蠕虫一样的伞盖能找到什么好东西,但他故意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这就是你命令侏儒地精们寻找的东西吗?哈哈,不错呀,好像是个大家伙呢。你要把它提交到拍卖会物品名单里吗。”
      
      莫尔心生恼意,他按捺着情绪,没有搭话。
      
      塔克继续道:“这次魔眼祭典,确实来了不少人啊,你知道吗,灰锈之城竟然有继任者了,今早上带着密盘刚到,你是没看到裂隙十二城那些人的样子,啧啧……不过灰锈城有个剑士,叫嚷着要在祭典上升到日光阶,然后出发去寻找贵女,成为附庸……”
      
      “哼,”林妖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混合着嫉妒的恶意,“就他那副样子,还想成为附庸?他也配?贵女殿下们要是能看上他,我就把我的头砍下来当球踢!”
      
      发泄了一番恶意,塔克总算是觉得心情好了一些,见莫尔神色阴晴不定,他拍拍肚皮,假笑着道:“差点忘了。”
      
      他伸出脚,将守在白茧旁的侏儒地精踢得老远。而后抓起白茧,用力掂了掂。
      
      “啊、啊!”
      伞盖们纷纷露出惊慌的神色,小小的身躯慌张的跑动着:“不、不可以……”
      
      咚!
      
      塔克一撇手,白茧重新摔到地上,侏儒们惊叫着,纷纷冲过去,一个伞盖儿用身体垫在茧下,想要保护茧,却无济于事,反而被压得吐出血来。
      
      “这、是,殿下!”伞盖愤怒的道。
      
      “什么,殿下?”塔克嗤笑,“只有贵女殿下,才配得起这个称呼,你们这些无知蠕虫。”
      
      他懒得再跟这些伞盖纠缠,反正他这次来也就是为了挤兑莫尔,塔克拍拍手,假笑着道:“莫尔总管,我有个提议。”
      
      “您看,反正您这的杂货间,还有不少空位。把这个……”
      他指指白茧:“当个彩头,也不是不可以。”
      
      “想想看,谁知道这里头有什么呢?说不定真的是一位贵女殿下。”
      
      说到这里,塔克自己哈哈笑了几声,显然是觉得绝无可能。
      
      “到时候,在正式拍卖前,往台上一摆,5铜币起拍,谁都能举牌,也好炒热气氛,您看如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进入主线剧情惹!
    这章本来想让包包跟龙刷一下存在感,但找不到插入时机,明天再让它们粗来吧。
    感谢来看我的亲们\(^o^)/~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给大大疯狂打电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给大大疯狂打电话 1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