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自带了外挂

作者:目有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三

      
      轻盈的风掠过林间,草木飒飒作响。
      
      日光在清澈的溪水上跃动,经过那半卧倒在岸边的巨大鹅卵石时,会拐一个弯,泛起一片涟漪。
      
      哗啦。
      
      水面泛起一个气泡,又啪地裂开,而阴影里的灌木丛,一个黑影也难耐的动了动。
      
      过了一会,漆黑的爪子悄然拨开灌木丛,一只体型与狮虎差不多大的黑□□科动物,从灌木中钻了出来。
      
      它浑身漆黑,仔细看还带着伤,最严重的有两处,一处在左眼,另一处则是后腿,导致它走起路来还有些一瘸一拐的。一支小小的角,隐藏在它头顶的皮毛中。
      
      这自然就是缩小了体型的诡豹了。而它所在的地方,正是陆陆常去的那条溪流。
      
      诡豹嘴里叼着一串色泽金黄的果子,散发着极为香甜的气息。这是一种生长在峭壁上的魔植的果实,气味清香,甜美可口。
      诡豹经过一夜修养,伤势稍微好点之后,就按捺不住心情,跑了几个山头,才找到这串成熟的。
      
      它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不躲起来等伤势痊愈。
      
      但等回过神,它已经叼着果子,等候在那只瘦小魔兽常常出没的溪边了。
      
      想起“它”对自己发出攻击的样子,诡豹就再次感觉到心脏仿佛被雷鸟击中,它于是下定决心,就这一次,只这一次,它是因为可怜那只小魔兽,“它”捕猎技巧那么差,又被肥蜥蜴弄晕,一晚上没东西吃一定饿坏了。
      
      等那只小魔兽出现,它就把果子放下,以后再也不管“它”……
      
      一直等到日头高照,诡豹仍是没等到陆陆。
      
      缩小了体型的黑豹在原地走来走去,尾巴焦躁的甩动着。
      
      为什么?
      
      它忍不住趴下身体,嗅着地上的气息,轻盈的香气在这附近飘荡,循着这气味,诡豹匍匐前进,一直追逐到布满青苔的林间小道。
      
      气味在这里断掉了。
      
      黑豹绷紧着身体,忽然它一扬爪,锋利的爪子瞬间掀开了半米厚的土层。
      
      泥土湿润,但在微微的湿气中,那轻盈的香味,又若有若无的出现了——从土层底下。
      
      这气味十分的不易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阻隔了一般,只留下极浅的一点,若不是诡豹嗅觉灵敏,天赋就是隐匿与探查,也根本察觉不了。
      
      刷——
      诡豹的尾巴挥动着,猛然将一旁的树木拦腰切断。
      
      它口中辛苦摘来的果子掉落在地,汁水四散,诡豹却完全没在意。
      
      “喵——”
      对着土坑,它的喉中发出了尖且低的呜鸣,充满了被冒犯的愤怒。
      
      诡豹再次低头嗅了嗅土壤,眼眸中出现思索之色,沉吟片刻后,黑豹一躬身,猛地跃起,却是朝着山腰——巨龙所在的方向而去。
      
      ……
      
      “那就这么定了。”
      
      阴影魔沼的毡帐里,塔克挤兑完莫尔,瞧着水蛇人发青的脸色,心满意足的拍着手走了。
      
      走还不忘招呼伞盖们:“愣着干什么,快抬到杂货间里去……哦,我差点忘了。”
      
      他旋身对水蛇人哈哈笑着:“莫尔总管这的东西已经确认不上拍卖会了,哎,没法子,谁知道这次祭典来了这么多势力呢,宝贝多得都快塞满库房了。当我知道,您辛辛苦苦看着的仓库里,竟然一件都上不了拍卖会,我也为您可惜呢。”
      
      于是,陆陆朦朦胧胧苏醒过来时,便感觉自己仿佛躺在一片云朵上,摇摇晃晃的。
      
      眼前是一片白云似的丝线,十分柔软,但限制着她的动作,令她翻身都感到困难。
      
      她这是……在什么地方?
      
      正茫然呢,陆陆听见一个声音,因为隔着一层东西,而显得有些模糊:“这边。”
      
      而后她感到自己像是被撞了一下,一阵晃动,先前那声音不耐烦的催促:“快点,没吃饭吗你们这群蠕虫!”
      
      陆陆:(⊙ ⊙)?
      
      她心中惊讶,直觉处境不妙,立刻放轻了呼吸,也不敢动弹了。
      
      说话的人,自然就是塔克了。
      
      此刻他正走在一条毡毯搭建的通道中,身后跟着摇摇摆摆的伞盖们,扛着包裹着陆陆的茧。
      
      为了恶心莫尔,塔克也是够努力了,他此刻正领着侏儒精灵们,把裹着陆陆的茧,送到库房里去——既然决定要将裹着陆陆的茧作为拍卖会彩头,自然就要收入库房,等待拍卖会开始,而莫尔那看管的物品,因为灰锈城又临时带来了大量的珍品,已经没资格上拍卖会了。
      
      塔克一边走一边训斥:“真是群蠢货,连路都不认识,一会你们给我自己爬出去,要是弄坏了哪件珍品,我就剥了你们的皮。”
      
      伞盖们走得气喘吁吁:“总、总管……还要多久,才能到库房……”
      
      “算你们运气好。”他咂了一下嘴,“停下吧。”
      
      他们停在了走廊中央一扇被魔纹封闭起来的门前。
      
      塔克念动开启咒,魔纹渐次发出亮光,片刻之后,他伸出手,铁门发出沉重的吱嘎声。
      
      “愣着干什么,”塔克呵斥道,“还不快过来给我搭把手。”
      
      躺在茧中的陆陆随即感到身体一斜,身体下支撑着的东西好像一下子分出去不少,她屏着呼吸,动也不敢动,听先前那个声音絮絮叨叨的:
      
      “看好了,你们这些蠕虫,这可是一号间,最贵的东西都放在这呢,啧……要不是其他地方都满了……”
      
      在这絮叨声中,她感到自己又被抬了起来,但光线猛地暗了下去,似乎进入了一个密室。
      
      “差点忘了。”
      先前的声音又道:“还有你们。”
      
      他好像是转了身,在对谁说着什么,声音比先前还要模糊一些:“你们这些低贱的家伙,别想着逃跑了,打上了奴印,这辈子都不可能逃过契约魔咒,要是再敢惹事,可就不止折断手脚这么轻了。”
      
      他使用的语言陆陆听不懂,但不妨碍她领会到这话语中的凶狠与威胁之意,她竖着耳朵,只见这人说完狠话后,一片压抑的静默,接着对方似是满意了,哼笑了一声。
      
      随后陆陆便感觉自己被轻轻的放下,她忍耐着,一动不动,果然不一会儿,就又听见了铁门吱嘎吱嘎的声音。
      
      ——抬着她的人走了。
      
      陆陆不敢放松,她现在心中满是疑虑,她猫在茧中,正仔细回忆着来龙去脉,忽然听见一声压抑的呻-吟。
      
      这声音十分的虚弱,仿佛十分痛苦。而后是一声低泣。
      
      过了一会,又是几个低泣,音色稚嫩,似是十分年少。
      
      这密室里……还有人?
      
      陆陆一惊,正待仔细静听,忽地,她感到有些憋闷。
      
      她轻吸一口气,发现不是错觉,她周围的空气,似乎越来越稀薄。
      
      陆陆之前就发现自己似乎困在一个茧里,但虽被丝线密密包裹,但她没觉得不透气——这是当然的,侏儒地精的天赋是土遁,天生就能在土壤中汲取氧气。
      
      当它们抬着茧时,这天赋也在发挥作用,令陆陆不至于缺氧窒息,而现在,伞盖们都随着塔克离开了,没了侏儒地精在侧,茧中的空气,迅速的减少。
      
      ……
      
      确认那个林妖走后,阿利克·霍尔霍格,才从齿缝间落出几声低吟。
      
      他手脚都被折断,肩膀穿着两条厚厚的铁索,胸腹处的伤口,也没有得到任何处理,炎症感染令他高烧不退。
      
      黑暗中一双手伸来,将他扶起来,靠在铁笼的边缘。
      
      “阿利克,”几个人影凑到铁笼边,“你没事吧?”
      
      密室内光线昏暗,唯有天顶上的魔纹阵发着幽幽冷光,只见一个巨大的铁笼,里头锁着两个人,一人已经昏迷不醒,另外一个,就是阿利克了。
      
      而铁笼外,则密密麻麻,大约有两百多人,被铁索捆着,困在密室之中。
      
      他们个个都带着伤,衣着也都破烂不堪,一些人的背上,新烙上的奴印还在滴着血,显示他们如今已是奴隶的身份。
      
      但这无损于他们的美丽。
      
      是的,这一屋子或伤或残的奴隶,各个都有着惊人的美貌,而那尖尖的长耳,则显示了他们的身份——精灵。
      
      望着被铁索捆着的同族,阿克利心中苦涩。
      
      旧纪元前,精灵也是极为强盛的一族,但自从千年前的裂隙之战,精灵主盟十三棵生命树全部折断,曾经强盛的精灵一族,就成为了历史。
      
      如今大陆上,精灵族群四分五裂,除了投奔深渊、转为暗影精灵的昔日同胞,剩下的,就是在各个深山密林里,苟延残喘躲避着捕奴队的精灵小部落。
      
      他是精灵英卫,旧纪元前,这是能让魔物丧胆的名号,而这一次,他带领部落中的成员往新的居住地迁徙,却在途中遭遇了阴影魔沼北山巡卫,力战之下,却仍有两百多名族人落入捕奴网中,包括他自己。
      
      这密室中,还有不到两百岁的新生精灵,正忍耐不住恐惧,低低的啜泣,精灵擅射,夜视能力极佳,阿克利看着这些稚嫩的面孔,只觉心底宛如被烈火炙烤着。
      
      “我没事。”
      他捂着胸口,低声道:“一定要想办法……”
      
      想办法逃出去!至少,让那些新生精灵——
      
      沙沙……
      
      阿克利表情一肃,蓦然转头,看向密室铁门的方向——只见一个白色的茧状物,正在晃动着。
      
      这茧自然就是陆陆了。
      
      原本她还打算按兵不动,等稍微搞清楚状况再做下一步的计划……但是谁知道她会突然开始缺氧!
      
      “有、有人吗?”
      她奋力的开始撕扯着丝线,落在外面的精灵眼中,就是这个白茧动了起来,还模糊的传出了声音。
      
      声音?
      
      阿克利心中一动。
      他认得塔克,知道这是阴影魔沼里的林妖,事实上,塔克命令侏儒地精们抬着这个茧进来时,阿克利就苏醒了,只是不想打草惊蛇,仍装作昏迷的样子。
      
      这里是安放拍卖品的库房,难道这个茧子里,又是一个被阴影魔沼捕获的奴隶吗?
      
      这个念头才浮现,就听嗤地一声,茧上被撕开了一个裂口,一截纤细的手臂,从中探了出来,紧接着,一股轻盈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密室。
      
      阿克利心中一突。
      
      精灵猛然坐起身,甚至撞上了铁栏,发出‘哐’地一声巨响,然而阿克利并没有在意,只是睁大眼睛,神色里满是不可置信,紧紧的盯着白茧。
      
      不……
      不可能的吧?!
      
      他不可思议的望着白茧,只觉自己的猜测万分荒谬,捕捉他们精灵当奴隶,甚至抓个龙,只要有能耐摆平后续的麻烦,也不是没有前例,但若真是他猜的……荒原这些部族疯了?!难道不怕被整个主世界联合绞杀,夷为平地吗!
      
      “好香。”
      
      阿克利身边的精灵吸了吸鼻子,惊讶的望着茧:“阿克利,那是……”
      
      阿克利张张嘴,正想回答,又实在觉得自己的猜测荒谬无比,恰在此时,只听撕拉——一声,陆陆终于艰难的撕开了茧,猛地冲出茧外,一抬头,正好与精灵英卫对视上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阿克利:我宣布荒原的人真的fong球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你的小舔猫喵喵喵 6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兜猫进水、25515148 20瓶;三日月姬 1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