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夙野解释

      夙王府坐落在京都较为繁荣的地带,占地广大,周围应夙野个人的性子,喜好清净,就有着居所隔离了喧闹。
      
      这马车才驶出了隔离区的屋檐房所,便进了京都的街道闹市。
      
      少言自夙野进了马车后便调了离他最远的地方挪了过去靠着马车内壁休憩。
      
      昨夜休息的不是很好,闻着马车内令人安神的熏香,已经有些困意。
      
      正要昏昏然入睡的时候,夙野便挑帘进来了,虽动静不大,却足够令的得她有些烦躁,心中郁结,她闭着眼睛也能感受他紧盯着自己的眼神。
      
      炙热而如炬火,仿佛要将她烧尽,没有半刻转移离开过。
      
      身旁是他身上传来的隐约檀香味,随着马车颠簸的弧度,少言已经快要偏头睡去,但她很讨厌自己对着夙野浑身没有一点防备,所以一直强打着精神。
      
      终于马车驾驶进去了街道,周围喧闹,小贩的吆喝叫卖声,孩童嬉闹声,风拂过铃的清脆声,还有店家敲着算盘的声音。
      
      各式各样,不绝入耳。
      
      少言忍不住挑开帘子瞧外望去,入目即是竞相奔走的人群,突见扎在草捆上被扛着肩上的晶莹剔透的糖葫芦。
      
      看起来异常的诱人,夙野察觉到少言纹风不动,紧紧相随的目光,他伸手将她拉了回来。
      
      少言正在专注发愣,被人从后转了身子,入目便见到夙野的一张龙章凤姿的俊脸,一时之间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但是她很快回神,收了怔愣的神色,冷着脸将夙野的手打掉,颇有些生气。
      
      真的是越发讨人厌,以前怎的没有发觉。
      
      夙野瞧着她喜人的模样,唇畔勾起一个轻微的弧度。
      
      估算了去尚书府的路程还有些半个时辰,夙野思忖了片刻他开口喊道。
      
      “弯弯。”
      
      少言偏头闭着眼睛假寐,不搭理他的话。
      
      夙野见她不理也不恼,开口娓娓说道:“本王知你恼我,不愿同本王说话。”
      
      他又继续道:“你曾经同本王说过的话,本王无时无刻都记在脑里。”他想贴近些同她说话,又怕她抗拒。
      
      自忖着,他开口道:“当日之事,本王有错。”
      
      “……”
      
      少言虽在假寐,耳朵却凝神听着,过了许久却不听不见他的下文。
      
      错在哪了,只说一句错了就可以了吗,春居和夏居就会回来了吗。
      
      “她二人本王已吩咐九海厚葬,并且将其送回了故里,安顿了她们的家人。”
      
      少言刚要出口怒语,又生生压抑下来,人终究是没了,做了这些又能如何,永远弥补不了伤害。
      
      夙野不知该如何说才能让她给自己一点回应,说出这句道歉已经是他所有的极限,向来做事不会同人解释前因后果的他,第一次哑口无言。
      
      他可以快刀斩乱麻,解决所有朝野的难题,出手狠厉有章法,但是现在不能,从第一天遇见她开始,一身的铜墙铁壁便被嵌入了,一根软肋。
      
      两人之间皆无言相对,空气一下寂静下来,喧闹的街道已经驶过了,沸腾的人声渐行渐远。
      
      听了九海驾车的吆喝制止声,以及清脆的马蹄声停了下来,过了一会便听到帘外传来了九海的声音。
      
      “王爷,尚书府到了。”
      
      少言一听掀开了帘子便踩着秋居和冬居放下的杌子下来了。
      
      夙野叹气跟在她身后。
      
      尚书府一干人等早就等在了门外准备迎接少言和夙野,见到二人下了马车尚书李纪便拱手迎接过来。
      
      他喊声道:“王爷,王妃。”
      
      李纪年近而立,一派的春秋盛鼎,端瞧起来精力充沛容光焕发。
      
      少言刚接受这个尚书之女身份之时,夙同她说过尚书李纪,为人循规蹈矩,成熟稳重,且膝下无子。
      
      也确实是这样,少言初入尚书府之时,虽见他面少,用膳时辰也鲜少在府内,却不曾亏待少言,其尚书夫人杨术更甚疼爱,直接把她当亲生女儿。
      
      所以,少言一下了马车便朝着李纪清清脆脆的喊了声:“爹。”朝着杨术喊了声:“娘。”
      
      李纪先是一愣,还是杨术随即反应过来用手肘碰了李纪,他才回神反应过来,微有些不敢应声嗫嚅答应道:“嗯。”
      
      杨术眼角有些湿润的,她欣喜万分的拉过少言的柔夷摩挲着,满眼都盯着她打量,又替她扶正她微乱的簪子。
      
      饱含爱怜的念叨道:“言儿瘦了些。”少言听了也是经不住感动,微有些泪眼滂沱。
      
      夙野瞧着少言和尚书夫人杨术的寒暄,他垂眸又抬,思忖了不过一刻的时辰,对着在旁的尚书李纪,夹杂了些个人情感说道。
      
      “今日同弯弯归宁,家常话语,岳父不必拘礼,唤声长渊即可。”
      
      李纪一听,藏在衣裾里的指尖微抖,心里噔噔一下,额头冒了虚汗,他掩袖擦过,惶恐道。
      
      “岂敢岂敢。”
      
      自己不敢承担这声岳父啊,且不说少言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其况也只是奉承了太后懿旨,领了这夙王的心仪之人的后家头衔。
      
      夙野乃是人中龙凤,搞不好还是未来的天子,这如何敢领名。
      
      九海瞧着夙野的神色已有些微皱,想到王爷也是为了讨好王妃,此刻气氛明显有些尴尬,他接过话来对着李纪道。
      
      “尚书大人切莫推辞,王妃尊称您这声爹,您既然应了,又如何承受不起王爷这声岳父呢。”
      
      少言的身份摆在那,既然你都承认了,为何不敢应,再不说话缓和一番,这便是另一层意思了。
      
      自己心里其实不承认王爷女婿这个身份,便拒绝,李纪又岂是这个意思。
      
      他连忙回声辩解道:“下官岂能是这个意思,想也不敢想啊,王爷王妃乃是何等尊贵的身份,这……”
      
      夙野始终观察着少言的一举一动,他听到李纪声音越来越大,少言和杨术已经有被打断的意思。
      
      他皱眉又舒展开来,唇边似笑非笑道:“本王说尚书大人能,这便能。”
      
      李纪性格为官公正廉明,做事循规蹈矩有好处,也促成了他有些事情过于古板不懂变通。
      
      这个性格不足点,也是太后寻找他当少言身份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用担心他心思怀有不正,搞出幺蛾子,有了隐患,比如诱导夙王妃蛊惑夙王,给自己的前程铺路,企图更上一层楼。
      
      少言拉着杨术离了夙野和李纪较远的地方,另其她人听不到这边的对话,这才开口可怜兮兮,含着委屈诉道。
      
      “娘,我好想你。”杨术一听,心尖就更酸涩难言了,这才出阁去了三天,杨术心中对少言也是思念的紧。
      
      少言虽才居尚书府半月,与之相处也是半月,感情却深厚,膝下无子的自己早已把她当做亲生女儿。
      
      她从第一日便期盼着三日归宁,也让这颗为女儿跳动的心有些安息,此刻瞧着她下巴更加尖锐了些许,心疼一遍遍道着。
      
      “怎的瘦了,是否没有按时用膳呢,瞧着着身子骨越发纤细,叫娘如何能够放心,都这么大人了,为何不好好照顾自己。”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少言耳边仔细听着,她越发难受却一直在压抑着,直到听见杨术又道。
      
      “怎的今日不见春居和夏居,换成了另外两个婢子,她二人怎的不来,是怕本夫人怪罪,没有照顾好主子,所以人不见踪影。”
      
      杨术瞧着伫立在一侧的秋居和冬居,虽之前见过却没有印象,她颇觉得面生,这便询问了少言。
      
      出嫁的时候可认真叮嘱过要仔细照顾少言。
      
      少言一听杨术提到少言,想过前两日发生的事情,蓦然就哽咽不住,声音有了鼻音,眼中溢了水光。
      
      杨术一瞧,那还了得,这定然是在夙王府受了委屈啊。
      
      正要追问过去,便听见李纪拔高的音量,提醒了自己这是在尚书府门口,需得快将人请进来。
      
      少言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也随着杨术的目光瞧了过去。
      
      鼻尖还泛了一点红,夙野一眼便瞧见了,正要朝她走了过来,少言看他脚步轻挪过来,脑头一热拉着杨术飞快跑了。
      
      秋居和冬居看了眼夙野,福了礼快步追去。
      
      ……………
      
      夙野正要抬脚去追,仿佛想到什么而又顿住,李纪这会挺有眼力见的,他打着圆场说道。
      
      “府内已备好了六安瓜片,王……长……”
      
      “王爷移步,喝口茶水。”
      
      李纪几乎是硬着头皮说完了这句话,没有办法,直呼夙王表字名讳,实乃开不了口,他还是不敢
      
      夙野轻眼瞥过李纪,低声应了‘嗯’,便朝着进了尚书府。
      
      九海交代了尚书府的家丁丫鬟将带来的礼品一一下了马车,井然有序搬进府内的库房。
      
      少言拉着杨术一阵快跑,行至自己出嫁前的闺房这才停了下来。
      
      “言……儿……发生了何事。”杨术年同李纪一般,徐娘体态,她走路向来端庄,从未如此,现下气息不稳,正大口喘着气。
      
      少言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她扶着杨术到椅子上坐下,站在她旁边抚着她的后背替她顺气。
      
      “娘,我只是不愿见那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今日份的晚安。

    推一下我基友的文
    《祈氏公主》by冬季的雪
    炒鸡好看~~~~
    信作者不迷路。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刘小2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