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归宁之日

      卯时天将亮未亮,夙王府的女婢府丁点起了油膏灯,每个阁院都逐渐明亮起来。
      
      长廊亭下,荷花池边梳着双环发髻的下人来来往往。
      
      她们每个人的手中怀里,据抱着各样贵重的礼品,在王府管家的指引下送装在府外三辆马车上。
      
      忧人不能寐,耿耿夜何长。
      
      夙野担心少言,不敢贸然与她同榻,恐她伤心忧郁更甚,排挤离开自己,一夜未眠一直守在榻边。
      
      少言很早就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的第一个瞬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的俊脸,依旧是熟悉的轮廓。
      
      因为距离很近,少言一眼便瞧见了他夜之间就浮现出来的淡淡的青色的胡茬,鬓边还垂落的几根发丝,整个人透露出倦意。
      
      少言下意识伸手想要替他理好这根发丝,抬首便遇上一双炽热的琥珀色的眸子,她倏然收手,翻身向床榻里,将背对着他。
      
      夙野瞧了她的动作,眸光暗淡下去,颇有些受伤喊道。
      
      “弯弯。”
      
      这声呼喊,不道还好,少言听了险些再落下泪啦,她伸手捂住自己嘴巴,用力咽回即将出口的呜咽,控制着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他对待春居和夏居如此绝情,冷血的人不值得她的同情。
      
      心里这样想着,她却是难受到控制不住,用了很久,才调控好自己的情绪,冷着声音说道。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亦不愿同你说话。”
      
      夙野一听心里骤然发凉,他探出想要拥住她瘦削的肩膀的长指,在少言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又收了回来。
      
      俯在榻边一个晚上,持续了许久的姿势,此刻双腿有些发麻紧绷,他勉力直起身子,瞧着少言,话语几经流转,终于说了。
      
      “今日归宁,需回尚书府。”少言静静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不做任何回应。
      
      夙野只道了这几句,不知应该如何行下文停顿了许久,末了又添话道。
      
      “我等你。”
      
      随后便掩了掩被自己手压了一晚,而有些骤乱的雪白绡帐,再看了一眼掩盖着锦被的女子,才离开榻边,朝外走了出去。
      
      九海瞧着夙野走了出来,正要说话,便听到他对着一同在外等候在自己身旁,垂首端着鱼洗和面巾的两个女婢吩咐道。
      
      “仔细侍候着王妃。”
      
      秋居和冬居谨言慎行道:“诺。”
      
      夙野用内力传音吩咐九海,半步不得离开,九海领令,他才朝着外出了院外。
      
      少言听着夙野的脚步越行越远,逐渐消饵,过了许久,才撑着手肘立起了身子。
      
      昨日大哭了一场后,倒地昏迷不省人事。现在只觉得喉嗓有些嘶哑疼痛,眼角还有些发胀,伸手摸了脸却没有粘稠感。
      
      想了片刻,少言掀开锦被下榻趿了双软拖,走到镜妆台前坐下,看着妆奁前摆放的象牙梳篦,伸手拿过仔细瞧着。
      
      仔细摩挲着梳篦的纹路,这是平日里春居替自己绾发时最喜爱的一把,她也是这样拿过它给自己绾发。
      
      少言捏了半缕青丝,对着铜镜用象牙梳篦慢慢梳着,仿佛又看见镜中春居正在替她挽发,夏居在旁替她比划那个簪子合适的画面。
      
      再次听见了她俩的欢声笑语,“王妃,今天用着碧玉簪好不好。”
      
      “王妃今天真美呀,王妃高兴,奴婢瞧了自然也心喜。”
      
      “这是三花卷,王妃需得少吃。”
      
      想到她俩,替自己描眉添胭脂,将三花卷藏匿在锦盒里给自己做点心时候,一幕幕的,令人难以忘怀,越思虑越觉得眼角湿润,视线模糊。
      
      门外九海不知房内情况,微有些着急。王爷出了房门,王妃想必已经醒来,只是这久了,为何就不见传唤婢子伺候洗漱。
      
      思及昨日之事,连啸一这一等高手的随时盯哨之下王妃都能悄然出府,心下没注意之时他蓦然看到旁边的秋居和冬居。
      
      心生了一个主意,他佯装不经意的样子,出声吩咐道。
      
      “王爷王妃归宁在即,此刻时辰也正赶,你俩进去瞧了侍候王妃洗漱吧。”
      
      秋居和冬居听了微愣片刻,低声乖顺的回了九海。
      
      “诺。”
      
      一人手端着鱼洗,一人拿了干.爽的面巾推了房门走了进去,九海在外仔细听着她俩的路程,想到此刻必定已达内间,无何事王妃那必定还在房内。
      
      松了一口气的他,阖上门扉,继续守在门外。
      
      少言黯然伤神片刻,想到古代女子嫁人三日归宁需得回娘家,她还是勉强撑了精神,正要喊人进来,秋居和冬居便来了。
      
      “王妃。”
      
      她俩看着少言有些局促不安。
      
      少言瞧着她俩怔愣,一时之间竟没有回过神来,嘴唇翕动了不知该说些什么。
      
      起身漱口洁了面,用干净的面巾擦拭掉脸上的水珠,复而又盘膝坐回了软垫上,轻声道。
      
      “替我绾发吧。”
      
      “诺。”
      
      秋居拿过象牙梳篦,替少言梳理了,一半的青丝挽了一个流云发髻,剩余的青丝披就垂腰,佩了紫玉芙蓉耳铛,挑手穿过撒花纯面百褶裙。
      
      冬居打开妆奁取来龙凤呈祥佩,替少言环佩上却被她制止了,她面色复杂,欲言又止了片刻才开口道。
      
      “换一个吧。”
      
      “王妃今日不佩带这玉么奴婢瞧着挺合适,也大方……”冬居越说越口无遮拦,秋居心里直冒冷汗,扯了她的衣摆,她才恍然回过神来,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唇。
      
      双膝重重跪在地上,声线有些颤抖道:“王妃恕罪,奴婢口无遮拦,但绝非有别的意思。”
      
      秋居也跟着跪下替她求情喊道:“王妃饶了冬居吧,她入王府时长短,是奴婢做姐姐的没有教导好她,王妃若要罚便罚奴婢吧,求您饶了冬居。”
      
      冬居向来说话心直口快,快人快语,春居和夏居在世时,常和秋居一起纠正千叮咛万嘱咐她一定要改了这个口忌,日后免不了罪责。
      
      她常常嘴上应了,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岂能轻易改掉,话虽少了,性子却没磨合。
      
      她年龄最小,她三人也常包容她,虽不是血缘关系,但早把她当亲妹妹照看。
      
      “不是这样的,是奴婢说话口无遮拦,不知忌讳,冲撞了王妃,不干秋居姐姐何事,王妃只降罪惩罚奴婢便可。”冬居说着她抬起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少言。
      
      秋居越发大力扯了她的衣摆,阻止她要说的话。
      
      少言瞧着她俩的动作,想着初来时这逝居院有她们四个人。
      
      春夏秋冬,逝去安居。
      
      住在这里,想到这个意境总有些心里的窃喜和魂魄的安定。
      
      曾几何时,就已经物非人依旧了,故去的人总是留给不在世的一人一些念想。
      
      少言瞧着追忆了片刻,轻声道:“起来罢。”
      
      秋居和冬居还在踌躇,交叠在跪着的膝上的手都快绞烂了,却不起来,少言轻叹,伸手拉住她俩的手肘将两人搀了起来。
      
      “只是今日想要换个配饰,区区小事,何来怪罪一说。”
      
      秋居和冬居用余光打量着少言的脸色,洁白无瑕,远山秋眉,不见有不悦的情绪。
      
      这才开了口答谢道:“奴婢谢王妃。”
      
      经过刚才的事情,冬居再也不敢多言,她小心翼翼将环佩放了回去,再取了一个双鱼嬉闹佩给少言佩上。
      
      约莫小半柱香时间,冬居打开了门扉,九海听到动静,对着少言拘礼道。
      
      “王妃。”
      
      少言应了声‘嗯’踏出门阶,九海复言道。
      
      “一切准备就绪,王爷已在府外马车等待王妃许久……”
      
      少言听到王爷二字,心里气愤,不再听九海的行完下文,直接提步朝着院外走去,秋居和冬居忙跟在后面,九海颇有些怔愣,但很快回神迅速跟上。
      
      少言不理会后面的人,她自顾自走着从逝居院到夙王府门口的路程。
      
      出了府门,便瞧见已经沐浴换了衣裳休整过的夙野在马车旁等候着,他的旁边站了王府的管家,正在和颜悦色的笑着,见少言过来,他低头请安道。
      
      “王妃。”
      
      少言嗯声回他,夙野踏步走了过来,想要牵她的手,少言却不动声色的避开,直接下了台阶,踩着杌子踏上马车掀开帘子进去了。
      
      管家察觉到两人尴尬的气氛,很有眼力见的垂着头,充当一个完美的瞎子和聋子。
      
      夙野掩去失落的情绪,他收回牵空的手,这时后头秋居和冬居还有九海三人终于追了上来。
      
      “王…王…爷。”
      
      秋居和冬居二人遇见夙野便话也不敢再多说些什么,春居和夏居因为失职没有尽到保护王妃的责任,方才她俩没有跟紧王妃,王爷不会生气了吧。
      
      掌心已经有了薄薄的虚汗,夙野的沉默不语,更让她两人感到毛骨悚然,惴惴不安,浑身都开始哆嗦起来。
      
      夙野轻描淡写的瞧了这两个婢子一眼,九海拘手喊道。
      
      “王爷。”
      
      夙野应了声,便走下了台阶也进了马车。
      
      九海吩咐秋居和冬居坐在除去装载礼品的另一辆空置马车里,他才去坐上了夙野和少言马车那,当了车夫。
      
      扬鞭抽向马健硕的臀部,一声清脆的吆喝声,五辆马车朝着尚书府驶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
    临时通知补课。
    然后就没有更文。
    请原谅我。

    早睡
    晚安
    好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