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作死日常

作者:绯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生死文书

      “女账房倒是头次见。”周厝李小瞒才进了屋,叶忏不请自来抢在秦升前面跟了进去:“你能记账?”
      
      李小瞒这具身子的原主与李夫人被丢在丫头村过的是自生自灭的日子。
      
      后来,李小瞒常想,这样的一对儿母女能够活下来也多亏了她们脑子里都缺了根弦,才能守着几亩薄田过没心没肺的苦日子。
      
      年景好的时候她们母女不过勉强温饱,哪有富余的钱财让她去读书呢?
      
      李小瞒看向叶忏,头一次觉得对方那副高高在上的尊容如此使人厌烦!
      
      “我不会记账。”李小瞒扭脸儿对上秦升:“秦秀才会。”
      
      她特意强调了‘秀才’二字。
      
      “原来公子已经有了功名。”周厝客客气气地对着秦升拱拱手:“幸会!”
      
      “久仰!”秦升规规矩矩地还礼道。
      
      叶忏眼瞅着人家三言两语地亲热起来而自己却只说了一句就让那柴禾妞儿冷了脸,他心里如同被扎了根刺般难受起来!
      
      柴禾妞儿怎么就和姓周的走得如此近便?想起路上周厝盯着柴禾妞儿看的眼神,他们分明是旧识!
      
      并且柴禾妞儿和谁好都没有关系,就是不能和周厝好,叶家和周家可是世仇!
      
      “姑娘既然不会记账就请回吧。”叶忏看向秦升顿了下说道:“这位……秀才留下。”
      
      秦升暗自冷笑:真能装!
      
      叶忏这次确实没装,他与李小瞒订婚多年都没记住她的名字,更别说只有一面之缘的秦升了。
      
      “秦秀才会记账不假,可我会算账。”李小瞒看向叶忏,眼神淡淡的。
      
      “算账?呵呵!”叶忏扫了那个对自己不屑一顾的柴禾妞儿一眼施施然坐下:“小商小贩市井村妇,大字不识一个的多,不会算账的少,这有什么稀奇。”
      
      “人分三六九等,算账与算账自然也不一样。”李小瞒回道。
      
      “……”周厝余光扫过屋里众人,心里暗自痛快面上却依旧平和:“李姑娘话里的意思是?”
      
      他故意没有说出叶忏的身份,就是想让李小瞒直来直去的说话,扎叶忏几下软刀子。
      
      “府衙里积了这许多车马,外面又贴了告示找账房,此处想必是缺个会算账的人。”
      
      李小瞒是来挣钱而非‘挣气’,她既不想与叶忏公开撕破脸也不想被周厝牵着鼻子说话,再一张嘴已然换了话茬。
      
      这话直戳了叶忏与周厝的心病,二人同时看向她。
      
      “车上都是救灾的粮食?”李小瞒问周厝。
      
      周厝犹豫了下,点了头。
      
      “你怎么知道的?”叶忏拧眉,脸色阴沉。
      
      李小瞒直截了当地说道:“前几日进城的时候,我便见了这些车马,也听赶车的驭夫和护卫提过。”
      
      “这些都是赈灾的粮食。”周厝轻声叹了口气。
      
      “赈灾的粮食要尽快发放下去才能最快的缓解灾情,否则等流民生起事端便是天灾加上人祸了。”
      
      这样的话可不是市井村妇能说出来的。
      
      屋里的三个男人看着李小瞒的眼神都有了变化。
      
      “姑娘可有法子将外面救灾的粮食尽快算出来?”周厝先与叶忏交换个眼神才开口道。
      
      和这些当官的说话真累!李小瞒暗自腹诽:火烧眉毛的事儿都这样吞吞吐吐的,小心的过头了!
      
      “我先打听打听,这件事我要是干好了,能给我多少工钱?”说完又补上一句:“我们可是两个人呐。”
      
      “本将军觉得你还是先打听打听要是接着这趟差事办不好的后果吧!”叶忏冷笑。
      
      贪财的他见过,但贪财而不知死活的人却少见,叶忏和李小瞒打过交道,他虽然看不上她,却不想她为了点银钱送了性命。
      
      “嘿嘿!”李小瞒的笑声在叶忏听来简直就是冒傻气,他斜睨着她,听着她不知天高地厚地说道:“公子就告诉我多少工钱吧,我好掂量掂量值不值得赌一把。”
      
      李小瞒这话是对着周厝说的,叶家那货既然装不认识自己,她成全他,将不认识进行到底了。
      
      “嗯……”周厝对着门口说道:“让管事进来。”
      
      管事在一堆大牲口中待得久了,带着一身浓烈的牲口味儿进了屋。
      
      “叶大人,周大人。”管事对着叶忏和周厝殷勤地行礼道。
      
      二位大人却统一的一皱眉想捂鼻子。
      
      叶忏起身走到了窗户前抬手支起了窗户扇,外头一阵热乎乎的骚臭味顿时扑了他一脸,叶忏赶紧又把窗户扇放了下来。
      
      “府衙请账房工钱如何算?”周厝问道。
      
      管事马上回道:“外头告示招进来的是急着用的,按天算工钱,一天一钱银子,不管饭食。”
      
      一天一钱银子,按照市价,这是很高的工钱了。
      
      周厝挥挥手示意管事下去,看向李小瞒。
      
      “一天十两。”李小瞒轻声道:“这是我要的工钱。”
      
      “十两!”叶忏笑了:“可雇百人。姑娘莫不是认为自己可以以一当百?”
      
      “目前的问题是粮草堆积在一处很难统计出准确的数目,而一日不把这些粮草发放下去,赶车的驭夫护送的兵丁就要消耗许多,这赠增减减的就更难计数,对么?”
      
      “若是真拖到天灾并人祸齐发的时候,二位大人要被追究的可就不是我一天十两银子的工钱能解决的问题了。”
      
      “姑娘有解?”周厝的语气终于热切起来。
      
      “自然。”李小瞒点头。
      
      “红口白牙的,不能光听她一面之词。”叶忏走到桌边点着桌上的砚台说道:“立状,若是三日之内算不清这些粮草,本将军宰了你们两个!”
      
      “怕了?”李小瞒笑着看向脸色悠地惨白的秦升。
      
      “写吧。”李小瞒过去铺纸研磨:“工钱我只要了一个人的,秀才只是帮我忙的,将军要宰就宰我一个人吧。”
      
      “李姑娘……”秦升提了笔,手有些颤抖。
      
      “写啊。”李小瞒一指桌上的纸:“内容就照着这位将军说的写,只是名字写我一个人就成了。”
      
      秦升深吸了口气才要落笔,手上羊毫已经被人夺了去。
      
      “白纸黑字,落笔无悔!”叶忏刷刷点点几行字写下,把笔丢在桌上:“签字画押!”
      
      李小瞒先看了看那上面的文字才拿起笔来一笔一划地将自己的大名写在了落款的地方。
      
      屋里的气氛凝重起来,只有李小瞒仍旧神色如常,如同方才签了生死状的不是自己:“大人,草民先告个罪。还请大人按照草民的安排行事。”
      
      “这个……还望姑娘告知详情。”周厝回道。
      
      发放赈灾粮食,这是多么大的事情?他周厝可不敢轻信了任何人。
      
      “车马以及运送粮草人等的消耗是每日记账的难处,我可以不让这等消耗产生。”李小瞒思索了下开口道:“咱们要记账与发放赈灾粮同时进行……”
      
      李小瞒的解决之道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把堆在账房身上的事情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管账,一部分管粮。
      
      再说直白些便是把账房的职责划分成了‘会计’与‘出纳’。
      
      周厝听明白了。
      
      一面记账一面发粮,随记随走,自然就少了消耗,计算起来也容易了许多。
      
      “那发放灾粮的事……”周厝看向叶忏,叶忏拿着生死状盯着李小瞒打断了周厝的话:“我跟着她。”
      
      “那走吧。”李小瞒拍秦升的肩膀:“开工了,用点心!”
      
      一出门李小瞒边挽袖子边说道:“将军,还请将军将院子里的车马调度开来,让他们一处来的待在一起。”
      
      叶忏冷眼横着她,没言语。
      
      “再给我派五个人,有力气的!”李小瞒挽了衣袖又把袍子的下摆提起掖在腰上。
      
      “想动手?”叶忏看着她周身利落的模样冷哼道:“本将军从不打女人。”
      
      “这很好。”李小瞒点头:“请将军保持。”
      
      “……”叶忏很生气,心道:用你夸我!
      
      “干活吧。”李小瞒下了台阶招呼管事过来:“您给我预备些笔墨纸张账册,再给我弄张桌子……”
      
      ……
      
      半个时辰之后,车马按照李小瞒说的分了开来。
      
      “这包提出来。”李小瞒指使着跟在身侧的大汗说道:“拆了用斗量。”
      
      “这一袋一袋的,得拆到什么时候?”秦升的心都凉了,总觉得李大姑娘离死不远了。
      
      李小瞒一挥手止住秦升的话,眼睛盯着流进木斗中的粮食。
      
      “这一袋是十斗。”大汉量过之后报了数。
      
      “再数数这一车有多少袋。”李小瞒又吩咐道。
      
      那时候的官仓粮食虽然统一要听朝廷调配,但各地粮仓在置办装粮的麻袋的时候并未统一大小,这也导致各个粮仓送来的粮食不好统计。
      
      李小瞒让叶忏将这些车马分开就是为了方便计算。
      
      她只要知道一麻袋粮食的多少以及这一车装了多少麻袋就能算出这一车粮食的总数。
      
      “李姑娘。”秦升把写好数目的纸张递给李小瞒,李小瞒扫了一眼问坐在桌旁的叶忏:“账上对过了?”
      
      ‘嗯。’半晌过后,叶忏不情不愿的应了。
      
      “拿着这个去见周大人。”李小瞒把纸张递到驭夫的手里示意已经登记在册的马车往前赶……
      
      ……
      
      从晌午到入夜,马车一辆一辆地从李小瞒眼皮子底下过去,搬粮食的壮汉已经换了一拨。
      
      “李姑娘,吃点东西吧?”秦升轻声问道。
      
      他一直坐在桌边写字都已经累得不行,而那个女人却始终站着甚至爬上车去数麻袋……
      
      秦升有些担心,怕李小瞒撑不住。
      
      “你别跟我说话!”李小瞒摆手:“我怕记错了数字。”
      
      “哦。”秦升低头应了。
      
      “一袋十二斗,一车七袋。”李小瞒后退到桌旁伸手端起一盏茶仰头喝了。
      
      秦升才想开口,李小瞒已经用袖子在嘴上一抹走开了。
      
      秦升偷看了叶忏一眼,那是叶忏的茶杯。
      
      叶忏面无表情地提起茶壶往空了的茶杯里续上了茶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伙的留言~
    O(∩_∩)O~
    作者是个人来疯,就喜欢话痨~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4924045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