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大佬穿成极品女配[穿书]

作者:近朱者黑Q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那个男人可真幸运

      
      “没什么,你继续忙你的。”
      
      朱景之闭上了眼,不敢再看女人此刻的表情。
      
      朱殷原本对这话题也没什么兴趣,房间里顿时静默了下来,只能听见淅淅索索地整理东西的声音。
      
      夜晚来临之时,病房内的气氛一片温馨。
      
      最起码在朱景之眼里,现下的气氛时温馨的。
      
      浴室里传来水滴的声音,抬头,他便能看见窗外热闹的场景。
      
      女人的床叠得十分整齐,只是,当朱景之的目光看到旁边放着的睡衣时,带笑的嘴角有些僵硬。
      
      浴室的水滴声不时地响起,她没带睡衣进去,她该怎么出来?
      
      想到某种不可描述的画面,朱景之鼻尖一热。
      
      原本轻松愉悦的心情莫名紧张。
      
      她不会...
      
      “滴哒”的脚步声响起,朱景之慌忙准备转身时,已经来不及了。
      
      一双奶白泛着晶莹的玉腿率先出境,披着一袭白色浴袍,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玉一样的光泽,眉眼仿若泛着琉璃,唇不点而朱。
      
      女人淡淡的眉眼直视而来的那一刻,朱景之只觉得周围的温度直线攀升。
      
      接着,朱景之做了这辈子想起来都觉得丢脸的动作,一股恼将自己蒙在被子里,直到隔绝了视线,这才敢伸手做了个擦鼻尖的动作。
      
      ....
      
      十四日距离月圆之日只有一日。
      
      白颢翻着手机的日历,嘴角泛着不知名的冷光。
      
      每个月这两日,他总会和一帮狐朋狗友厮混,直至天明。
      
      可连续几个月,他身边的朋友莫名其妙倒霉之后,白颢知道了,跟在他身边的那些东西,实力已经越来越强大了。
      
      为了避免身边的朋友被他牵连,白颢从这个月开始,准备独自面对这些东西。
      
      打开电脑,尽量让自己进入工作状态。
      
      可没多久,静谧的房间里开始发出古怪声。
      
      “叮咚”
      
      白颢握着鼠标的手一停。
      
      桌案上的文件随风飘扬,明明窗户紧闭,可偏偏出现了一股不请自来的风。
      
      随着风声,一股诡异的气场开始向白颢靠近。
      
      “桀桀”
      
      奇怪的笑声传来,一股凉意袭上心头。
      
      白颢的的情绪却已经恢复正常,继续盯着电脑,沉入工作。
      
      一道轻飘飘地的身影自动落到白颢的身后,摸上了白颢的后背。
      
      “我的好儿子,今天怎么不和朋友们一起玩了?”
      
      这道声音带着说不出的阴寒和诡异,配合着她突然的动作,足以将一个正常人当场吓疯。
      
      可白颢却像是没察觉此人的存在,握着鼠标,沉入工作。
      
      女人也不介意,弯下腰,故意晃在白颢眼前,伸出猩红的舌头,晃了晃:“当初你敢杀母,就做好我一辈子缠着你的准备,我告诉你,小畜生,这辈子我都会让你活的不安生。”
      
      将这句话说完,女人似乎没了耐性,方才还正常的脸色忽然暴虐而起,那瞳孔看上去不仅猩红,而且空洞可怖,且对着白颢的脖子直接咬去。
      
      往常,女人做了这个动作不知道多少次,甚至更恐怖更恶心的都有,可从来没有成功过。
      
      所以,白颢也不在意,他知道可怕的事还在后面。
      
      可谁知道,女人的实力已经提升,这一次,她对着白颢的脖子咬去时,竟然轻而易举地咬破了皮。
      
      “桀桀”
      
      当尝到那磅礴的血力,女人顿时兴奋了。
      
      “小畜生,桀桀,我等这一天已经等的太久了,这一次我要把你吸干,拉你下十八层地狱,让你永不超生。 ”
      
      女人疯狂的说完,便迫不及待的扑向白颢。
      
      白颢眼里弥漫着凝重,迅速从怀中取出一枚符箓,当场捏破。
      
      这种级别的符箓对他后母这种级别的根本没什么伤害,顶多只能让对方受伤,可这却是他拥有的最后一件保命的东西。
      
      当符箓捏破的那一瞬间,血花四射,女人没想到他手中还有这种东西,猝不及防之下,被符箓炸了一脸,想要迅速后退时,已经躲闪不及。
      
      “骜骜!!”
      
      女人愤怒的嘶吼,不仅仅是因为白颢让她受伤,还因为他这一下,让她无法享用到绝美的餐食。
      
      白颢这种体质,在朱殷等修仙者眼里,尚且是绝品炉鼎体质,更别提,对他后母这种存在更是致命的。
      
      可眼下,就算大补,也要顾及自己的灵魂,女人只能满眼愤恨的离开。
      
      她走后,白颢眼里的沉重并没消失,因为他知道,这还只是开始。
      
      他从小就体质特殊,特别吸引这些东西,尤其月圆这两日,更会有大批的东西围上来。
      
      先前,只出现一个,只是那些东西碍于他后母的存在。
      
      每每她一消失,才是那些东西活跃的开始。
      
      不过,与他后母相比,其他数量虽然多,看上去会让人头皮发麻,但是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所以,虽然没有了保命的东西,但是安全不用担心了。
      
      只是,让白颢没想到的是,这一次,他又吸引了另一只恶灵。
      
      一整夜,他都没入睡,直到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白颢才猛然发觉,他竟然不知不觉缩在了角落里。
      
      灰白的唇微冷,当他起身的那一刻,因为太过虚弱,身子忍不住颤了颤。
      
      但他坚持来到电脑前,向玄学五大世家重金聘请一位玄师,以求贴身保护。
      
      以往,他没将这些放在眼里,又因为,这件事牵扯到他本人的一些秘密,所以他没想过聘请玄师。
      
      可现在,这些东西对他已经能造成伤害,就不得不做别的打算了。
      
      只是,白颢虽然是向五大世家发出的帖子,但是在外人眼里,他如今却是朱家的女婿。
      
      所以,这个帖子,其它四大家族并没接收,最终由朱家负责。
      
      好巧不巧的,情绪恢复正常的朱景之,这些日子已经慢慢开始处理一些以前的事务,虽然都是一些清闲的,但是朱老爷子看到他愿意做这些事,已经是极大的欣慰了。
      
      这日,朱景之一下便注意到白颢发布的重金求玄师的帖子。
      
      之所以瞬间便注意到,还是因为发布帖子的人是白颢。
      
      朱景之下意识看了另一边的朱殷一眼,却只看见了一道窗帘。
      
      大多数的时候,朱殷都在另一边修炼,所以中间的帘子都是拉着的。
      
      但尽管如此,朱景之想到,这么些日子,朱殷白天黑夜都是陪在他身边,对于白颢却不闻不问,心里竟然升出一种诡异的快感。
      
      他忽然急切地想知道朱殷对那个人的态度!
      
      思及此,朱景之点开白颢的帖子后,第一时间看向朱殷的方向。
      
      “白先生重金求一位玄师,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病房里忽然响起的声音,朱殷开始并不以为意,可话再次滤了一遍后,朱殷忽然睁开眼睛。
      
      “你说谁?”
      
      清浅的声音响起,朱景之握着鼠标的手却一紧。
      
      “就是白先生,他忽然重金求一位玄师保护,你不是他的..他没告诉你吗?”
      
      妻子两个字,他怎么也说不出口,明明只是平常的两个字,可他的心里却涌起了一股滔天的嫉妒。
      
      朱殷听到白先生,知道她指的是白颢,当下便从打坐状态退了出来。
      
      她倒不是被白颢吸引,只是她忽然想到白颢神奇的体质。
      
      养元丹需要天材地宝才能炼制出来,她的一层魂灵空间,虽然也有些药材,可一些辅药根本凑不齐。
      
      可如果有了白颢体质的帮助,只需要 一指甲盖的血液,就能完全代替缺失的辅药。
      
      “你有没有权限接下这个帖子?”
      
      朱殷拉开窗帘,淡步而出。
      
      朱景之沉眉不语,紧紧地捏着鼠标。
      
      他知道,他不该有这种情绪,他甚至不配。
      
      可是..忍不住,也控制不了。
      
      他喜欢她,甚至连她的声音都痴迷。
      
      可她是别人的妻子!
      
      她怎么能是别人的妻子
      
      深深呼了一口气,朱景之依然沉眉不语。
      
      朱殷见他如此 ,还以为他没权限。
      
      “给爷爷打个电话,告诉他,这个单子我来接。”
      
      “唰”的一下,朱景之瞬间抬头,张嘴想要说什么,可到头来却什么也没说。
      
      她不是朱殷不是吗?
      
      她明明不需要去承担妻子的责任啊!
      
      然而,这些话,想说却不敢。
      
      诚如她不是白颢的妻子,那她也和他没关系了。
      
      就像前几日,当他听到朱殷愿意和朱三太太一起脱离朱家,并不怪罪朱三太太动了他的东西时。
      
      他的情绪不是失落,只有庆幸。
      
      庆幸她在乎朱三太太,因为他本质和朱三太太没什么不同,都是靠着以前的朱大小姐留下的情分。
      
      她愿意照顾朱三太太,就也会愿意接纳他。
      
      所以,白颢..
      
      那个男人可真幸运,朱景之冷着嘴角,心中却一片酸意。
      
      “不用爷爷,我可以做主的,你要接下吗?”
      
      朱景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正常。
      
      “好。”
      
      朱殷只回了一个好字,但听在朱景之的耳朵里,已经默默在心里将这个‘好’扎了几百个孔。
      
      将帖子接下后,朱景之放下电脑,眼见着朱殷又要将窗帘拉上,连忙开口道:“帖子上只要求晚上,你白天能回来吗?”
      
      不等朱殷回应,朱景之又快速道:“我白天保证不吵你,你可以在这里安心补眠,就是我腿最近感觉有些奇怪,你不在,我心慌。”
      
      勇气只有一次,他第一次可以坚定的让她远离他,失败后,就没有第二次推开的勇气。
      
      他的人生很少遇见这样的女人,明明淡淡的,可偏偏却比妖精还要魅惑人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已经是个成熟的读者了,要学会自动脑补恐怖画面,很诚实的告诉你们,后母出现的那一段,非常非常恐怖,但是作者是个小辣鸡,写到那个画面,敲一个字要看一下后背,日,怕了怕了,我不写了就是了。
    还有,大可爱们,你们不要给我催眠双朱cp了,我现在看朱景之三个字,都想喊大宝贝了,万一中途换了男主,我小黑还配做小垃圾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