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大佬穿成极品女配[穿书]

作者:近朱者黑Q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能听到啊

      “好。”
      
      又是一声淡淡的好,朱景之心里上百个孔顿时补满。
      
      晚上八点,朱殷出现在了白家。
      
      “谁让你来的?”白颢见到这幅面孔,下意识皱了眉。
      
      “我是朱家的玄师。”朱殷并没有给予过多的解释。
      
      “嗤!”白颢俊脸没有掩饰自己的嘲讽。
      
      朱家可真有意思,派这个女人过来,可真是不把他白颢的命放在眼里?
      
      不过,朱家不派人过来,倒也让他生出了一丝庆幸。、
      
      有些事,他并不想让外人知道,如果真的来了玄师,难保不遇见那个女人。
      
      其实帖子一发出,他就后悔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就算那个女人现在变的强大,只要他做足了准备,未必熬不过这一天。
      
      虽然,很有可能,现如今那个女人已经强大到没有限制了。
      
      白颢沉思片刻,心中便有了主意。
      
      “这里不需要你,帖子我会撤回。”
      
      朱殷终于定眼看向此人,轻易捕捉到他脖子上的伤痕。
      
      于是,便在白颢疑惑的眼神中伸手。
      
      如玉一般的手指,裹上了男人的脖颈。
      
      一股温热顿时袭来,白颢还在疑惑中,只觉得身体似被一股电流击过,想要反抗时,女人已经放下了手。
      
      “我想,需不要我,不是你能说的算的。”
      
      白颢惊愕的摸上脖子,却发现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眸子顿时漆黑如幽潭。
      
      寻常伤口尚且需要时间,更何况他这伤口根本不是正常范围,他甚至已经做好了一辈子愈合不了的打算,却没想到...
      
      “你是谁?”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能力。
      
      “朱家的玄师。”
      
      白颢眯眼,深邃的眼神染着探究,坠人的气场悄悄扩散。
      
      朱殷淡然而立,逼人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像雪一样无声化开。
      
      男人深邃的眼眸微闪:“目的?”
      
      “自然是需要报酬的”
      
      白颢微微一笑,高大的身材忽然探向前,微微弯腰,附在朱殷耳边低低道:“哦,想要什么报酬,说出来我听听?”
      
      微热的气息吐在朱殷的耳后方,迎着男人诡魅的视线,气氛染上丝丝暧昧。
      
      朱殷却伸手,拿出锦帕淡淡的擦了擦耳垂。
      
      当着男人的面扔了那方锦帕,随后,闲步迈入别墅。
      
      这一系列动作做的如行云流水般顺畅,朱殷压根也没考虑男人的心情。
      
      在修仙界,朱殷曾经遇到过一些男修,行为举止孟浪不说,偏偏她走哪跟哪。
      
      从那以后,朱殷就非常排斥与一些男修的肢体接触,一旦碰触到,必定要用随身的锦帕擦擦。
      
      可她这次习惯性动作做下来,白颢的脸瞬时黑到彻底。
      
      他还没嫌弃她跑到他的地盘上,她竟然还嫌弃上了他。
      
      是,他方才是故意做了暧昧的动作,他就是想看看,这女人能装到哪一步。
      
      虽然这两次见面,这人给他的感觉有很大的不同。
      
      但白颢始终相信一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不相信一个人能换成另外一种性子。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女人现在学聪明了,换了个花招。
      
      本意是想逼着她露出以前的花痴面孔,却没想到被人当成恶心的东西反嫌弃了。
      
      白颢嗤笑一声:“但愿,你不后悔。”
      
      无边的黑夜来临,整个别墅都浸上了一股黑烟。
      
      朱殷盘腿坐在沙发上,正在屏息修炼。
      
      白颢此人就像一个天然的阵法,围绕在他身边的灵气比别的地方明显浓郁。
      
      甚至由于长时间的积累,比朱殷自己在病房里布置的阵法效果还要好。
      
      所以,感受到这里的不同,朱殷没多想,便抓紧时间修炼。
      
      此刻,她正进入关键时期,虽然没法进阶筑基期,但练气到筑基之间也有不小的壁垒。
      
      朱殷正在冲破第一关壁垒,这对于她来说并不算难事。
      
      只要灵气能保持充裕,时间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但是在这期间,绝对不能受到干扰,朱殷本人也必须确保自己心无旁骛。
      
      然而,另一间房间里,却不似客厅这般平静。
      
      白颢和那只女恶鬼已经开始发生了争端,而且很明显,白颢处于下风。
      
      “小畜生,昨天敢伤我,今天就要你好看。”恶鬼伸展着猩红的舌头,阴戾地看着白颢。
      
      月圆之夜,本就是她实力强盛时期,她看今天还有谁敢阻扰她!
      
      白颢嘴角带着冷意,握紧手中准备的符箓,只等着趁其不备,给予致命一击。、
      
      眼见着女人正在得意,白颢顿时将符箓一捏。
      
      砰的一声。
      
      空气里忽然传来女人嚣张的笑声:“你以为昨天吃了这个亏,今天还会上你的当吗,小畜生,别害怕,你可是个大补之物,我可舍不得今天就把你采干了,倒不如把你困在这,永生当我的奴隶吧!”
      
      女人一跃来到白颢正前方,摇着手中的铃铛,可怖的面容步步靠近。
      
      她手中握着的铃铛便是招魂铃,一旦成功,白颢的灵魂将会成为她的奴隶,而且永生永世为她所令。
      
      一步...
      
      两步...
      
      三步...
      
      白颢握紧了拳,俊脸沉了下来,他到底还是自大了。
      
      朱殷终于突破那层壁垒,铺天盖地的灵气席卷而来。
      
      当她睁眼的那一刻,一向淡然的眸子略起了一片金光。
      
      好巧不巧地射中了一只恶灵。
      
      恶灵顿时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一般,不住的抖索着身体,转瞬便匍匐在朱殷面前。
      
      这只恶灵便是昨晚后来折磨白颢的那只,他眼见着那只女恶鬼已经快得手,将要独自吞下那大补之物,便再也坐不住,只想着快速进去分一杯羹。
      
      可完全没想到,他竟然在此地,感受到神魂的威压。
      
      那可是神魂,就连厉害如鬼修大人们见了也要被碾压的存在,他只是一只小小的恶灵,如何能抵挡!
      
      朱殷眼见着恶灵讨饶,淡着眉眼走上前,伸手便捏住恶灵的脖子。
      
      那只在常人眼里恐怖的存在,在朱殷手里,便如拎了一只小鸡。
      
      朱殷前世飞升在即,因为诡异的雷劫才未飞升,就算换了具身体,她的灵魂却的的确确相当于半神的存在。
      
      这种灵魂威压,就连能修炼的鬼修都畏惧,更何况眼下这只未步入修炼的恶灵了。
      
      轻易地捏住了恶灵,朱殷感受到白颢身边的危险,一个闪身,客厅的女人竟然原地消失。
      
      只一瞬,朱殷便来到了白颢的房间。
      
      恶鬼正在试图将铃铛套在白颢的脖子上,只差一毫便能成功。
      
      可房间内忽然席卷了一阵风,莫说手中的铃铛了,就连她整个灵魂都被掀翻。
      
      再次回过神时,她已经退到了墙角。
      
      白颢身上沾满汗水,经过一场撕斗,就算镇定如他,面对这只恶灵手中的铃铛时,也不由生出了恐惧。
      
      一只手却在此时挑起了他的下巴。
      
      白颢睁着一双漆黑的面孔,顿时映入了一双淡溪的瞳孔。
      
      精致的侧脸淡如月,鼻琼如美玉,朱唇微微抿起,染着一身的月华,周围的诡谲都因她的出现而冲淡。
      
      “没事?”
      
      女人声音清浅如溪,淡淡的,却也润润的。
      
      白颢心里泛起阵阵波光,目光炯炯盯着那只还挑着他下巴的玉手。
      
      他从没被人这样对待过,心里不仅不觉任何冒犯,反而还涌上了一种诡异的被人珍视的念头。
      
      咕咚。
      
      男人的喉咙一阵滚动,回应的声音夹杂着嘶哑:“没事。”
      
      话落,挑着下巴的手便离开,与此同时,那如丝绸一般丝滑的触感,也随之消失。
      
      “已经跑了,没事了。”
      
      女人淡淡的声音响起,白颢这才惊觉那只恶鬼已经离开,眼神下意识开始深邃。
      
      叮铃铃。
      
      一阵摇铃声响起,白颢瞳孔一缩,还未来得及生起情绪,朱殷却已经在他面前,将那只招魂铃利落地销毁。
      
      让白颢意外的是,女人销毁完毕,还特意看了他一眼:“莫怕了,这东西已经没了。”
      
      白颢瞬时觉得心里涌上一股麻意,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炸开。
      
      只是,他还未来得及消化,就看见朱殷将手中拎着的恶灵,毫不客气塞进了一只细细的条状物体里。
      
      恶灵发出一阵阵惨绝人寰的叫声,听起来十分可怖,衬着女人的眉眼雅致到极点。
      
      还未等他探究那是什么东西,就见朱殷将那只细管塞到他手中:“以后遇见这种东西,直接塞进便可。”
      
      交待完毕,朱殷便淡淡离去。
      
      然而当她推开房门的那一刻,白颢看见,原本还跃跃欲试的一屋子的恶鬼,只一瞬消失不见。
      
      白颢看着瞬间一空的客厅,眼神又一呆。
      
      凌晨三点,朱殷并未睡去,修仙之人就算一月不睡,也不会有丝毫影响。
      
      趁着刚晋升实力,朱殷又制作了一批符箓,大抵作用都是温养身体。
      
      “哒哒”
      
      脚步声响起,朱殷却并并未理会。
      
      直到男人坐在她对面,朱殷都未抬头。
      
      白颢终于消化了今天所见所闻,坐在沙发上时,心里还觉得有些诡异。
      
      可当他抬头看见朱殷面无表情的脸时,先前所有的诡异都淡去,更是不知为何,抿唇一笑。
      
      “你不休息吗?”
      
      等了半天也没人回应,白颢索性托着下巴直勾勾地盯着朱殷瞧。
      
      女人仍然不理会他,连个眉眼都没舍得给一个。
      
      “我可以抽根烟吗?”
      
      “不可。”
      
      “嗤,你能听到啊?”白颢勾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