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大佬穿成极品女配[穿书]

作者:近朱者黑Q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男女有别

      顺利从民政局出来,白颢心里还觉得有些不真实,竟然这么轻易地离了婚。
      
      望着前面淡步离去的背影,白颢愣了愣,他原本还以为对方要耍不少手段,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走的这么干脆。
      
      “姐姐!”
      
      一道甜甜的声音响起。
      
      欧阳浅浅看见朱殷出来的瞬间,便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
      
      小姑娘眼睛水润润的,看着她的目光亮晶晶的,带着说不出濡幕。
      
      朱殷因为这眼神,拍了拍小姑娘的头,便不发一言地离开。
      
      欧阳浅浅见朱殷要走,忙看向欧阳宇:“叔叔,姐姐要走了。”
      
      欧阳宇黑着一张脸,哼了一声,别过头。
      
      恰巧看见白颢也走了出来,脸色稍缓,又问道:“成功了?”
      
      白颢点头,脸色带着如释重负。
      
      虽然他不曾将这个女人放在眼里,但是有个人一直顶着他的名号,尽做着极品恶毒的事,也是让人难以忍受。
      
      就像无意中吞了一只苍蝇,哪怕你能轻易将这只苍蝇碾碎,百般报复,可却难以忍受那份恶心。
      
      如今终于离了婚,以后两不相干,是最好不过的结果。
      
      “没折腾什么吧?”
      
      欧阳宇也有些难以相信,那个女人能这么平静的离婚?
      
      “没”白颢摇头。
      
      两人正对着话呢,欧阳浅浅生气道:“叔叔,你坏,姐姐救了我,你不理姐姐。”
      
      “浅浅,小孩子不懂事,别胡说。”
      
      “我没胡说,叔叔是坏人,我要回家告诉爷爷。”
      
      “小鬼,闭嘴,不准告诉家里人,那个女人故意安排的,她是坏人知道吗?”
      
      欧阳宇没什么耐性,脸色有些严肃,但到底顾及着小侄女刚刚受了一场惊吓,说到后面,声音缓和了不少。
      
      一旁的白颢倒是看了远去的朱殷一眼,仅仅一个背影,行走如风,自有一股说不出韵味,眉目一动,这才道:“欧阳,这件事是你偏颇了。”
      
      欧阳宇挑眉:“什么意思?连你也相信那女人有这么好心,舍命为人?笑话吧!”
      
      说到后面,还配合地嗤笑出声,显然并没将白颢的话听进去。
      
      “不是我相信她的为人,而是刚刚那辆敞篷车的车牌号,是姓赵的。”
      
      欧阳宇脸色一凝,瞬间又转为铁青:“你是说赵家那位。”
      
      白颢淡淡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又想到如今自己已是自由身,心情又一阵松快。
      
      这下欧阳宇相信这一切都不是朱殷安排所为了。
      
      赵家也是玄学五大世家之中的一个家族,这几大家族都自持甚高,朱殷就算是再有钱,再有本事,也请不动赵家的少爷为她做事。
      
      而且,今天白颢离婚离的很顺利,对方并没过多纠缠。
      
      如此,朱殷当真成了他欧阳家的救命恩人吗?、
      
      欧阳宇脸色有些复杂,不知该如何面对朱殷。
      
      朱殷却不管这些人如何想,救下欧阳浅浅后,她体内剩下的灵力已经可怜到几乎可以忽略。
      
      而诊治朱景之,可不能缺了灵力。
      
      所以如今,首当要考虑的就是修炼灵力。
      
      朱老爷子的书房倒是个好场所,可如今朱殷却不方便进入那里,所以,她得另外找一处灵气浓郁的地方了。
      
      一边想着事,一边回到了医院。
      
      眼见着桌上的苹果已经不见了,朱殷随意一扫,垃圾桶里可见的苹果皮躺在那,心里一阵满意
      
      想着,这朱景之也还算听话,压制了他几回,也就不再闹了,若继续闹下去,朱殷可不会一直有这样的好耐心。
      
      心中满意,也不吝啬夸赞,随口道了句:“乖。”
      
      便来到自己的这片天地,开始研究灵气。
      
      如今还没找到新的修炼地方,朱殷也只能试试别的办法,打算布置阵法聚气。
      
      这阵法的妙用大概和朱老爷子书房里的各种布置一样,只是要比那高级不少。
      
      唯一的缺点就是,布置的时间太短,比不了朱老爷子书房的浓郁。
      
      不过,对于如今的朱殷来说,也别无他法,只能紧巴巴地修行。
      
      只是,朱殷在这边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却不知道朱景之那边因为她的一句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脸颊微微泛红。
      
      期间,看了好几眼朱殷的地盘,想要说什么,一直忍着。
      
      直到一个小时后,朱殷的那方天地终于传来动静。
      
      朱景之又看了一眼,实在是忍不住了,终于出声道:“你能不能叫个男护工过来。”
      
      朱殷修炼了一个小时,正在感慨失去的灵力终于回来时,就听到朱景之的声音,顿时一愣。
      
      “身体不舒服?”
      
      “唰!”的一下,窗帘直接被人拉来。
      
      穿着一身白裙,带着说不出的典雅恬淡气质的女人走了出来。
      
      朱景之的脸一瞬间更加不自然了,别过头道:“不是,你别管,总之,一定要给我叫个男护工过来,记住,是男的就行。”
      
      朱殷稍愣,没想明白关键,还上前探了探朱景之的经脉。
      
      哪知,她的手刚触摸到朱景之的皮肤,对方像被烫到似的,连忙甩开:“你干什么?给我找个护工过来就行!”
      
      “护工没我厉害,快点说。”朱殷的声音虽然淡,却带着不容置喙。
      
      朱景之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了她半天,最终咬了咬牙,有些难堪道:“我要如厕,怎么,你要帮我吗,来呀!”
      
      或许是糟心太久,朱景之话语里带着口不择言,更是抱着一种看谁害羞的心理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等说完之后,自己先闹了一个大红脸,却不想被朱殷看出来,便板着一张俊脸,不说话。
      
      他只以为朱殷听到这话后,肯定比自己还要尴尬,说不行羞恼之下,就给他叫个护工了。
      
      可他哪里想到,朱殷听了这话后,虽然是反应过来他的需求了,但面上哪有丝毫尴尬,眉眼仍旧淡淡的,手却是扶上了朱景之的肩膀。
      
      朱景之的身体一颤,这下是真的脸红了,直接红到了脖子上,故作凶巴巴的看着朱殷:“你干嘛,放手!”
      
      朱殷没说话,一个暗劲加上灵力,直接将朱景之上半身从床上拖拽起来。
      
      朱景之只觉得整个上半身都麻了,却不是熟悉的厌恶感,而是一种说不出的酥麻感,让他肌肉都觉得有些颤抖。
      
      他愕然的看着朱殷,想要看看她究竟有多不知道羞耻,然而却仅仅看见女人淡如雪的眉眼,他看她时,一抹青丝滑过她的额头,又滑过女人精致如玉的鼻梁,顺着蔓延到那双如蔷薇般典雅极致的唇。
      
      明明恬淡典雅到极致,可朱景之却莫名地觉得这画面有些魅惑,甚至在心里不自觉地道了句,真美。
      
      等在心里夸赞完毕,蓦然反应过来眼前人的身份,不由脸色一黑:“朱殷!”
      
      “莫要多话。”淡淡地说完,便扶着朱景之下了床。
      
      朱景之其中一条腿还有些知觉,另一只腿完全使不上力,所以只能靠着朱殷。
      
      他一边走,一边咬牙,红晕早已经漫步他整张脸,直到整个脖子。
      
      只是,他在这边羞恼尴尬,偏偏扶着他的女人面色淡淡,好一派风光霁月,脸色更是如朝雪,仿佛这尘世间没有任何事能沾染她分毫。
      
      看到朱殷的表现,朱景之一边不由暗恼,一边又总觉得心房有些奇怪,不自觉的加快,心想可能是运动较少,如今走几步便开始喘了起来的缘故,便没多想。
      
      朱景之的情绪一直忍着,直到来到卫生间,他都要解衣服了,朱殷还神色淡淡的站着,丝毫不回避不说,那眼神更是干净纯粹。
      
      朱景之愣了半天,最终从嗓子里低沉地道了句:“男女有别。”
      
      他自觉这提醒到位了,却没想到朱殷仅仅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后煞有其事地问道:“你想表达什么?”
      
      朱景之一张俊脸顿时黑到底,顾不得心底那丝羞恼,咬牙道:“你是不是该回避?”
      
      朱殷打量了一下,淡淡道:“你能行吗?”
      
      “轰”
      
      朱景之原本已经黑到彻底的脸顿时又红了回来,还红到彻底。
      
      他知道朱殷话里的意思,靠着自己的腿,的确是有些不方便的,可是她却说得这么直白,还说的这么坦然...
      
      最终,只能从牙间一字一句道:“就算担心我,能麻烦转个身吗。”
      
      朱殷这才反应过来两个人之间的代沟在哪里。
      
      她是修真者,只要略施小法,便能让自己暂时屏蔽周遭环境,不仅看不见,甚至连动静也听不见。
      
      她自以为自己做的周到,却忘记了朱景之虽然是玄学中人,但修真者的这些手段,他却是不懂的。
      
      当下,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朱殷没有解释,便淡淡的转了身。
      
      朱景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当然也只是暂时性松了一口气。
      
      不管他再是小心,可还是发出了动静。
      
      听着那声音,想着朱殷就在身边,朱景之尴尬的恨不得就此将自己掩埋,他可不知道朱殷现在什么也看不见,更是什么也听不见,只觉得今天,把这辈子的脸都丢完了。
      
      因此,等再次回到床上躺着时,当着朱殷的面,他的表情还算淡定,冷着一张脸,看上去像在生气。
      
      可一等朱殷回到自己的地盘后,方才还一动不动的男人顿时将自己埋藏在被子之下。
      
      就连耳边时不时传来的动静声,都能让他觉得万分尴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瞄,卖个萌,看看能不能勾引到小读者,如果没有,我明天继续卖,哪怕勾引一个喷子出来玩玩也是好的,看到这种找事的小朋友评论可好玩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