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大佬穿成极品女配[穿书]

作者:近朱者黑Q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配吗?

      “我去你的美男计,你自己怎么不使,我和你说,别的事都可以答应,就这件事不行,你不知道那女人多恶心,我昨天逛个菜市场都能被她找到,我可不想送上门让她恶心我。”
      
      白颢听着欧阳宇的拒绝,也不着急,而是忽然问了句:“听说,你要和诗诗订婚了?”
      
      提起自己的人生大事,欧阳宇的脸色才缓和:“是啊,所以我是有家室的人了,这件事没门。”
      
      “最近姜奢推出了一款全球独一无二的戒指,价值九位数,如果这件事定了,就当我送你们的订婚礼物。”
      
      欧阳宇听了这话差点憋出了内伤,连白颢这个即将成为钻石王老五的单身汉都知道的事,他这个即将订婚的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诗诗表面不说,其实他看的出来,她对这款钻戒也是眼热。
      
      只是他徒有大佬的名,实际上幕后的老板是白颢。
      
      说白了,白颢是他真正的大老板,只是这一切别人都不知道而已。
      
      因为照顾这老兄,他谁也没说,诗诗以为自己钱财无数,看上了这款戒指很正常。
      
      凭着他的财力,自然也是能买得起,只是他最近跟着白颢做了不少投资,身上并没有多少可用的现金,他这边正愁着呢,白颢就来了这么一出。
      
      而且一开口,就送他九位数。
      
      欧阳宇咬牙:“万恶的资本主义,看在你被这女人纠缠了这几年的份上,我就帮你这把,不过先说好,我卖艺不卖身。”
      
      “嗤!”
      
      电话里传来万恶的资本家一声轻笑,欧阳宇黑着脸挂了电话。
      
      次日,朱殷一早接到了白颢信息提醒,看了一眼,也没回应,直接点餐。
      
      昨夜,她趁着朱景之睡着之后,在自己这片天地炼制出了可以替代灵力的丹药。
      
      所以,以后她倒不用一边亲自动手,一边往食物里输送灵力了,随便点份餐,把丹药糅和进去,也同样能温养朱景之的腿。
      
      朱景之今日仍然没什么好气色,对朱殷也没什么好脸色,但在吃饭这上面,比昨天乖觉多了。
      
      大概也发觉他就算再拒绝,在朱殷这里也是无用的,索性也不再反抗。
      
      吃饭早餐后,朱殷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到了约定的时间,也没着急,从昨天自己买的各种水果中,挑选了一只苹果,放在了朱景之床边的桌子上,只留下了句:“自己削皮。”便像一阵风似地离开了。
      
      等她走后,朱景之冷淡地看了一眼桌上的苹果,拿起之后,欲扔进垃圾桶里。
      
      可扬起的那一刻,莫名气短,想起朱殷淡淡的眉眼,又响起她昨天威胁人的手段,朱景之默默放下了苹果。
      
      罢了,不扔就是。
      
      不吃,总不会也惹到她。
      
      白颢早就站在目的地等候,为了能成功摆脱朱殷,白颢今天穿的十分朴素,有扮丑嫌疑,胡茬不修不剪,头发也非常随意,穿着更是一身灰扑扑的。
      
      但即便如此,此人高大的身材和周身的气场站在马路上也极为显眼,引得路上不少小姑娘频频回目。
      
      与之相比,欧阳宇则显得十分夺人眼球,穿的骚气十足,尽管眉眼处显得不耐,也同样更路边的女性看的脸红心跳。
      
      白颢打量了一眼欧阳宇的装扮,十分满意,随后看向他手边牵着的小女孩:“你带你小侄女来做什么?”
      
      欧阳宇不耐的脸色立马转为无奈:“这小鬼缠人缠惯了,不带她来,就在家里哭闹,索性也不是什么正事,就顺手带过来了。”
      
      白颢点了点头,没再关注此事。
      
      约定时间已经到了,还不见朱殷的身影,白颢也不着急。
      
      虽然他为了能成功摆脱朱殷,还特意拉了欧阳宇使美男计,却不代表他对这个女人真的无计可施。
      
      他只不过是觉得如今时机不成熟,不想暴露自己真正的底牌,能省些不必要的麻烦尽量省。
      
      可如果这女人真的是想在他面前耍什么花样,到时候,不要怪他不客气。
      
      白颢沉思间,忽听耳旁小女孩道:“叔叔,我到那边玩玩。”
      
      欧阳宇“嗯”了一声,又道了句:“不准靠近马路,注意安全。”
      
      随后,便听见小女孩高兴地蹦跳声。
      
      两人都没怎么在意,小孩子虽然不大,但平常家里没少教导,又冰雪聪明的,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都是知道的。
      
      只是,显然这只是他们自以为的。
      
      就在两人静静等着朱殷出现时,耳旁忽然一片躁动,一阵划破天际的小女孩尖叫声传了过来。
      
      白颢和欧阳宇猛然转身,六七岁的小女孩不知何时闯到了马路中间,一辆敞篷车快速逼近。
      
      “浅浅!”
      
      欧阳宇瞳孔骤然放大,一向冷冽的脸上露出的惊慌。
      
      白颢瞳孔也一缩,六七岁的小姑娘早已经被吓得跌在了马路中间,眼睁睁的看着敞篷车迅速逼近。
      
      马路宽敞,就算他现在和欧阳拼尽全力,也无法从飞驰的敞篷车下救人。
      
      骚动声越来越大,甚至人群的尖叫声已经淹没了孩子惊恐的叫声。
      
      欧阳宇跌跌撞撞上前,可显然只是徒劳,炫酷的敞篷车已经飞驰到眼前,带着一阵酷炫的音乐声,周围是漫天的尖叫声。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不忍看惨况发生。
      
      白颢却亲眼看见一道白影一闪,嚎啕尖叫的小姑娘顿时被人扑在地上,顿时目光一凝。
      
      人群终于敢睁开眼睛,本以为会看见恐怖血腥的一幕,却没想到只看见一个穿着白裙的姑娘压着小姑娘躺在马路中间,顿时一片惊呼。
      
      朱殷过度使用灵力的后果,就是现在整个人连站都站不起来,更加糟糕的是,小姑娘在她怀里一抖一抖的,显然是吓到了。
      
      她正为难怎么安抚这小小的一团时,耳边听到了一声呼喊,顿时心里微松,看来是这小姑娘的家人来了,如此,她可以轻松离开了。
      
      朱殷慢悠悠地站了起来,正要伸手扶小姑娘,一个男人率先冲了过来“浅浅!”
      
      欧阳浅浅一听到小叔叔的声音,顿时崩溃了,嚎啕大哭。
      
      “小叔叔,哇啊啊啊”
      
      “没事了,没事了,乖啊,小叔叔在这。”
      
      朱殷正想默默离开,却不想欧阳宇忽然转过身看向她。
      
      “请您别走,留下联系方式,我们一定重”感谢的话还没说完,欧阳宇瞳孔放大:“怎么是你!”
      
      朱殷淡淡的看着欧阳宇,有着原身记忆的她,差不多知道这两人的前因后果。
      
      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便要离开。
      
      谁知,欧阳宇脸色变了几变后,忽然上前抓着她的衣服:“你别走,朱殷,告诉我,这场意外是不是你安排的!”
      
      男人脸色难看至极,若是今天救下浅浅的是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怀疑这不会是一场意外。
      
      可是,是这个女人!
      
      欧阳宇眼里冒着火气,一个连自己哥哥都能说毁就毁,没有丝毫人性的毒妇 ,会愿意冒生命危险,救下一个与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小女孩,这简直是滑稽!
      
      更何况,此人恶迹斑斑,如今又被白颢抛弃...
      
      欧阳宇的脸色又冷了冷,他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对方想出的新花样,借着恩人的身份,要挟他,然后利用他修复和白颢的关系。
      
      越想欧阳宇心中越冷,如果这一切当真是这毒妇设计的,那她死定了,他一定让她付出代价!
      
      哪知欧阳宇在这边怒气冲天,朱殷却仅仅不可查地挑了一下眉。
      
      “我安排的?”
      
      欧阳宇冷笑,心中已有定论,便不再客气,伸出手,毫不尊重地指着女人鼻子怒道:“毒妇,你若不在我身上打坏主意,我本来准备放过你,你竟然如此不识好歹...”
      
      话还没说完,一声清脆的骨折声传来,欧阳宇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神色带着不可置信。
      
      朱殷眉眼依旧淡然如云,甚至在这双眼里看不见丝毫情绪,可那双如玉般的手却捏着欧阳宇伸出的手指,轻轻地一捏,这只手指便传来咔嚓一声。
      
      伴随着男人地呼气声,女人淡淡的声音传来:“你配吗?”
      
      原身唯一对不起的只有朱家的朱景之,对上他,朱殷尚且不容他过多放肆,更何况是这个路人甲,尽管朱殷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这本书的男主,可在她的世界,也只是一个不相干之人。
      
      她是对弱者天生有一份容忍心,可却不代表她能被人随意侮辱。
      
      “好自为之。”
      
      朱殷淡淡地放开了欧阳宇的手指,又从怀中取出一方锦帕,动作缓慢却不失优雅的擦了擦自己的手,接着,毫不留情地将锦帕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做这些的事的时候,朱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全然不管别人的眼光。
      
      白颢静静地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女人,她现在的一举一动带着浑天然的优雅,举手投足带着一股矜贵,脑海里还在一遍又一遍播放着方才的画面,柏油马路上,女人抬起头无奈看着怀里小女孩,风吹乱她的发丝,眼神纯净柔和,哪怕躺在地上也丝毫不显狼狈,像是入定的画,与天然一体,安静美妙。
      
      那一刻,白颢第一次在心里承认了这个女人的美貌,以前曾听过不少人夸赞朱殷,他对此一向是嗤之以鼻的,可那一刻,白颢承认,这个女人身上也是有闪光点的,包括她后来一举一动,白颢都觉得,莫名地对了他的脾性。
      
      不骄不躁,心中却自有一股矜贵,不被浮华遮住眼,不被外界堵了心,这曾经是白颢心中妻子的标配。
      
      可笑的是,这一切竟然发生在朱殷身上。
      
      白颢收敛心神,再次看向那道身影时,脸上已经无感。
      
      结婚几年,他早就看透了此人,就算今日的她有些意外,可也引不起他丝毫的探索心里。
      
      白颢还在沉思时,朱殷却忽然别过头,淡眸轻扫,皎月的脸颊只露了一半,带着独有的淡淡的嗓音,如溪水过境:“动作尽量快点,我还有事。”
      
      白颢微微愣神,反应过来时,已经下意识垂下了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