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仙会(五)

      白拾退后一步,悄声道:“是墨堤大哥太厉害,还是那位府主夫人太菜?”
      
      “墨堤不弱,段穗禾不强。”
      
      明明就是一个意思,瞧瞧人家这个话说的,多有学问。
      
      白拾仰视着他,满眼崇拜。
      
      简双至下意识抬手挡住她的眼睛。
      
      白拾眼前骤黑,她茫然中抓住他的袖摆:“怎么了?”
      
      鼻子情不自禁地抽动,她嗅了嗅他身上沉水香的味道,又清又冽,然后就听男人用比沉水香更清更冽的声音道:“我想试试,什么叫手可摘星辰。”
      
      你眼睛里的光,比星光更璀璨。
      
      “啊?”白拾更加茫然,她抬手,想要拽下他的手。
      
      “别动。”
      
      白拾的手停在半空,支棱着,像是她还是棵小树时,上面分着的两根叉。
      
      “你为什么会认为……“他迟疑了下,继续道:”我是你祖宗?”
      
      “……就是一些细节都对的上。”
      
      眼前黑黢黢的,四面八方都是别人的窃窃私语,白拾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片无根之萍,身处在一片混沌旋涡,漫无目的地打着转,简双至手心里带着凉意的温度,还有他的声音和身上的冷香,成了她唯一的方向。
      
      她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就像从未跳过,就像此时此刻才开始跳动,冥冥中她似乎有了预感,就听简双至一字字十分清晰地落在她耳畔:“我不是,绝对不是。”
      
      白拾倏然睁大了双眼,喜不自胜。
      
      覆盖在她眼前的手离去,一眨眼,正对上简双至幽潭一般的眼。
      
      他娘的,她的春天又回来了!
      
      墨堤简直要给他们两个跪了有没有!
      
      一个没修为一个筑基期,面对元婴期大佬,一言不合就开怼,怼就怼吧,问题是你们俩怼完人竟然还不把人放在眼里,旁若无人地互撩起来,一伞之下,一会儿牵牵小手,一会儿说说悄悄话——
      
      简直没眼看!
      
      墨堤此时虽然拦住了段穗禾,但是他也不好受,来自简兴淮的元婴期威压全都朝着他压过来,多亏了柳州以神识之力助他一臂之力,才勉强支撑下去。
      
      好在白拾还惦记着要打架,她心情忒好,声音也飘:“简府主,如此看来,都是误会,您方才也说了,现在已经耽误了不少时辰,不如继续下去得了?是将错就错,还是回归正轨,都由着您,成不?”
      
      她此话一出,听者不免面皮抽搐,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溺爱孩子的娘老子教训儿子:你任性你厉害你无理取闹,想怎么着都随你,咱先把正事办了行不行?
      
      简兴淮面色泛黑,手上正待动作,却听身后简清凝慢声细语道:“祖父,南璃嫂嫂性情虽骄纵了些,等仙会过后,我们再好好教她规矩便是,现在仙会要紧,清寒哥哥他们都在台上空等了许多时候,不若让他们先比完再说?”
      
      闻言,简兴淮又默默思索起来,他本是想借南璃之事震震南婵,眼下生出诸多事端也是不妥,不若等仙会过后再一起算账,南璃终究还是简府的人,而且凭她的资质,想来八名之中也只能做个垫底的,翻不出多大的浪来。
      
      “现在这些小辈,脾气一个比一个火爆。“他先是对着左右笑言,随即又朗声对白拾道:”虽是签鸟之过,可你鲁莽行事,确是扰乱了仙会的秩序,也罢,念你年纪尚小,又事出有因,这次就先饶你一回,快去台上准备继续比试吧。”
      
      白拾笑靥如花:“那就多谢府主了!”
      
      她转身看向简双至:“你放心,我一定赢个好名次回来,以后让这符中上下再无人敢瞧不起你!”
      
      墨堤在旁听到,嘴角抽搐,合着你是把我们公子当成吃软饭的了。
      
      偏偏吃软饭的吃得很香唇角微勾,转瞬即逝:“如此,静候佳音。”
      
      此事算是揭过。
      
      可这对夫妇,一个筑基期一个无修为,却敢向凭岚城内修士第一人直接叫板,算是彻底名扬仙会了,这虎脾气傻大胆,不服不行。
      
      经过前面的教训,这次未再搞什么噱头签鸟,就是简简单单的抽签。
      
      白拾抽到的对手还就是朱振衣。
      
      两人站在场上,大眼瞪小眼。
      
      “南璃,之前你使诈,偕瑾哥哥是君子,才会败在你手中,我是不会对你心慈手软的。”
      
      “是是是,你厉害你无敌,那你怎么还不上?”
      
      “我的火云鞭可是很厉害的,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
      
      噗嗤-——
      
      白拾实在忍不住了,这朱振衣也太逗了吧。
      
      朱振衣怒了:“你瞧不起我!”
      
      一鞭子甩了过来,鞭风形成片片火云。
      
      白拾一跃而起,指尖连弹,两只白玉小蜘蛛飞出,顷刻间吐丝成网,罩住火云。
      
      火云与蛛网碰撞,两者同时消散。
      
      白拾一把抓住鞭子的末梢,手上一个猛劲,将朱振衣整个人拽了过来。
      
      朱振衣双手掐诀,颈项间的金项圈倏然变大,刚好和白拾撞上。
      
      砰——
      
      白拾倒飞而去,一只白玉蜘蛛骤然变大,接住她。
      
      朱振衣趁势猛追,控制着金项圈罩在白拾上方,想要直接将人捆住。
      
      白拾从蜘蛛上滚落下去,两只蜘蛛一大一小,结网朝着朱振衣兜过去。
      
      与此同时,白拾凌空跃起,化拳握匕,自下而上,狠狠削在金刚圈上。
      
      不料那金刚圈如有灵性,察觉到危险,竟然瞬间缩小套在她手腕上。
      
      白拾神色微变,手上动作却飞快,匕首须臾间消失,又出现在另一只手中。她握匕在手,对着自己的另一只手斜挑而去!
      
      观战的简双至倏然从椅子上起身,脸色阴霾。
      
      其他观战众人俱都瞳孔微缩,这少女竟然果决至此,竟不惜自伤,要知道,这下子若是力道控制不好,废了一条臂膀也是可能!四座擂台同时竞技,但白拾一举引得全场为之侧目。
      
      白拾这一下在自己手背上留下长长一道血痕,但也如愿劈断了那金项圈。
      
      灵器受损,连累器主,朱振衣登时一口血喷出,不过她手中火云鞭鞭势不减,让两只蜘蛛不得寸尽。
      
      白拾随手包扎了下手背,运转灵力至双眼,细细观察朱振衣鞭子走势,抓住空挡矮身欺上,朱振衣一个术修,哪敢让一个体修靠近自己?
      
      她一边使用火云鞭拦截那两只蜘蛛,一边推手结印,一枚枚火印飞出,白拾戴着楼心月,用拳头一一击碎火印,速度飞快,蹿到朱振衣面前,眼瞅着她一拳就要揍到人脸上,朱振衣情急之下,凝结神识成针,朝着白拾神识海刺去。
      
      躲还是不躲?
      
      开玩笑,这种时刻,怎么能躲!
      
      白拾硬挨着这一记,忍着刹那间头痛欲裂,狠狠一拳揍了上去。
      
      朱振衣被轰出比试台。
      
      她捂着脸,满眼不可置信:“你竟然是筑基后期了!”
      
      否则一个体修怎么可能一拳震碎她的护体灵罩!否则她怎么可能受得住自己的神识刺?
      
      “南璃竟然也在小小年纪就到了筑基后期?那岂不是和简府双璧一般无二了?”
      
      “本以为路鸣就是本界仙会最大的变数,不料又出个南璃。”
      
      段穗禾强忍着没有捏碎手中的茶杯:“你们南家看样子是早有预谋。”
      
      南婵笑笑。
      
      等到压阵人宣布“南璃获胜”,白拾才捂着脑袋跌了下去。
      
      他娘的,她神识海要裂了,疼死她了。
      
      就在这时,一股冷冰冰的神识渗入她的神识,慢慢抚平了她脑中的疼痛。
      
      这股神识她很熟悉,是简双至。
      
      她也不起来,就在比试台上翻个身,朝着坐席那边遥遥望去,青纸伞下的简双至,双目轻阖,她忍不住笑了,笑得像个傻子。
      
      有这样一个人在,真好。
      
      在简双至的神识之力的帮助下,白拾不仅很快恢复过来,而且舒服得几乎要昏昏欲睡。
      
      直到上方的微光突暗。
      
      她睁眼,一眼就看到了简双至。
      
      简双至蹲下来,白拾坐起来。
      
      她用手指戳戳他:“谢谢你!”
      
      简双至扣住她手腕。
      
      她挣了下,没挣开:“喂?”
      
      “你打架都是这种伤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法子?”
      
      “怎么会,我这是以最小牺牲换取最大利益。”
      
      见这小女子不知悔改还洋洋得意,简双至手上用力,将人拽到眼前。
      
      “这这这……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你听吗?”简双至长眉微挑。
      
      “你说什么,我都乐意听。”白拾笑靥如花。
      
      简双至下意识错过她的眼神。
      
      白拾却不依不饶,跟着他的视线转动:“你倒是说呀,我听着呢。”
      
      简双至再错过,白拾继续转。
      
      两人一前一后,一个似乎唯恐避之不及,一个打定主意黏住不放,夏日炎炎,春日融融,春夏的日光景色,似乎都收到了这一纸青伞下。
      
      四周有不少人对这对夫妻感到好奇,此时瞧着,忍不住别过头去。
      
      真是没眼看!
      
      如此几次,简双至突然袭上她受伤的手,狠狠按下去。
      
      “疼疼疼——!”
      
      白拾倒吸了口凉气。
      
      简双至松开手,冷冷道:“疼,就记住。”
      
      白拾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手痛难忍,心痛更难忍,控诉:“亏你下得去手!”
      
      不料这男人突然将手中的青纸伞塞到了自己那只完好无损的手里。
      
      正愣着,整个人就被他打横抱起。
      
      头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白拾战战兢兢地道:“我伤的是手,不是脚。”
      
      “我不瞎。”
      
      白拾四处瞄了眼:“周围都是人,有点儿难为情。”
      
      简双至停下,轻声道:“你若叫我放手,我便放手。”
      
      白拾当即挺直了腰搂住他脖子:“快走,快走。”
      
      简双至眼中闪过一丝几不可察的笑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间想,我是把所有卷都放在一个坑里,还是分开放在多个坑里……
    如果多个坑的话,那么我马上就要有一棵树了!
    然后,就会有很多很多树了哈哈哈~
    可爱的小仙女们,欢迎收藏留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