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男配偏爱神展开[快穿]

作者:挽轻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才画家

      周六陆时今整天都没课,霍涟还要去公司没空陪他,他就一个人窝在公寓里打游戏。
      快到下午和霍祁约定见面的时间,陆时今才从沙发上爬起来。
      他揉了揉自己乱得跟鸡窝似的头发,去镜子前面开始捯饬自己。
      原主其实长得一点不比阮思恒差。
      但在霍祁身边整整三年都没取代阮思恒在霍祁心目当中的位置,原因有两个。
      
      第一,性格不讨喜,在感情里越是卑微,对方就越不会把你当一回事。
      人都有犯贱心理,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想,霍祁对阮思恒朝思暮想了这么多年,无非就是这个原因。
      而对小心讨好他的原主,他高高在上惯了,身边多的是这种人,自然不屑一顾。
      
      第二,不知道好好利用自己的优势,拴住男人的心。
      洗完头吹干头发,陆时今随便抓了两下头发,弄了个发型。
      镜子里的小帅哥俊美不可方物,皮肤白皙吹弹可破,跟开了十级滤镜一样。
      陆时今冲镜子里的自己邪邪一笑。
      就他这张脸,往酒吧门口一站,就不知道有多少靓1想上来搭讪。
      连心硬如铁的霍涟他都能搞定,还怕搞不定一个霍祁?
      
      洗漱完,陆时今正准备开了浴室门去衣帽间换衣服。
      一打开门就见霍涟双手环胸依靠在门边,差点没把陆时今吓一跳。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干嘛一声不吭站这儿?”
      陆时今拍拍胸口,一副见了鬼的样子,霍涟是个工作狂,现在才下午5点,他这算是提前下班了?
      
      “收拾的不错,是去见旧情人该有的样子。”霍涟没回答陆时今的问题,反而上下端详起陆时今,评头论足了一番,“脸上涂东西了?这么白?”
      陆时今又闻到了一股酸味,但他赶着出门,没空理会霍涟乱发神经。
      “就涂了水和乳液,别的一样没涂,我一直都这么白。”
      霍涟跟着陆时今进了衣帽间,又那副要死不死的模样靠在门边看陆时今换衣服。
      
      陆时今也不扭捏,在霍涟的注视下,大大方方脱得只剩一条内裤。
      然后在衣柜前面挑衣服,边还询问霍涟的意见。
      “我穿白的好还是蓝的好看?衬衫还是卫衣?”
      霍涟淡漠地说:“我觉得你什么都不穿的时候最好看。”
      臭流氓。
      
      陆时今扭头冲霍涟一笑,“那恐怕不行,我和他是去吃西餐,衣冠不整不得入内。”
      霍涟嘴角冷冷扯了一下,没说话,周身气压似乎又低了点。
      陆时今恍若不觉,随便拿了套卫衣牛仔裤套上。
      白色的连帽卫衣一点都不会把人衬黯淡失色,更显得他白的发光。
      低腰紧身牛仔裤穿在身上,十分贴合浑圆挺翘的臀部和笔直修长的腿部曲线。
      
      一想到陆时今穿成这样是为了去见霍祁,霍涟本来结冰的眸底慢慢有火星冒出来。
      他对自己居然有了不想让陆时今和霍祁见面的念头,感觉十分可笑。
      但人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可理喻,明知道是错的,就是克制不了那种名为“嫉妒”的情绪产生。
      尤其是在匆匆赶回来,看到陆时今悉心打扮,好像很重视这次约会之后。
      汹涌澎湃的妒火更是像张牙舞爪的藤蔓一样,缠上霍涟的心头。
      
      陆时今拉开抽屉,翻出一瓶男式淡香水,拉下衣领往脖子上喷了点,又在手腕上也喷了两下。
      “过来帮我闻闻,我新买的香水好不好闻。”
      霍涟不声不响地走过去,站在陆时今身后,低头深深一嗅。
      淡雅芬芳的柑橘味,很符合陆时今这种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的气质。
      
      “闻起来挺清新。”霍涟嗓音低沉着问,“是霍祁喜欢的味道?”
      陆时今本来想说这是他自己喜欢的味道,他才不知道霍祁喜欢什么味道的香水,甚至连霍祁喜不喜欢男人喷香水也不知道。
      但心思一动,话到嘴边却成了,“是啊,是他喜欢的。他就喜欢这种小清新的东西。为了取得他的信任实现我们的计划,我现在不还得迎合着他的喜好来讨好他,你说是不是?”
      霍涟眸色沉了沉,“和他约了几点?”
      “六点半,”陆时今瞟了眼旁边桌上的电子钟,“还有一个半小时。”
      
      “时间还早。”霍涟倏地伸臂把陆时今困在自己的胸膛和衣柜之间,“在见旧情人之前,要不要先做点什么?”
      陆时今抵住前面的衣柜,“别闹,我都收拾好了,弄乱了我还得重新搞。再说了,就剩一个半小时了,我坐地铁过去就得一个小时,我又不是你们这些大老板,出门都有专车接送。”
      霍涟可不管陆时今不痛不痒的反对,已经熟门熟路地把手伸到了陆时今的衣服里四处点火。
      “我的车就在楼下,我可以送你过去。”霍涟亲他的耳垂,压低了声音诱-惑,“和我侄子见面之前,先和他叔叔做一次,你不觉得很刺激?”
      
      麻蛋!霍涟这个人形发情机器还有没有节操?!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可不得不承认,陆时今听到霍涟这种说辞,居然莫名有种背着“老公”tou情,马上还要和“老公”见面,不可言说的紧张感?
      这种紧张感很快延伸出了兴奋刺激,陆时今忘了昨晚才被做的腰酸腿乏,被霍涟说的有些心旌荡漾。
      
      “就剩一个半小时了,你确定你做得完?”陆时今仰着头和霍涟接吻,气喘吁吁地问。
      霍涟低哑地笑了声:“怕迟到,那你也卖点力,别总让我一个人使劲。”
      陆时今被霍涟性感的声音折磨地要疯,恶狠狠地一口咬在霍涟的嘴唇上,泄愤也是泄火。
      耍流氓都能耍这么帅,真是要命。
      
      “进卧室去。”亏得陆时今这时候还有理智,提要求道。
      霍涟摇了摇头,坚定地说:“就在这儿。”
      陆时今挑眉,“嗯?”
      霍涟一边拉他的牛仔裤拉链,一边指了指前面的穿衣镜,贴着他的耳朵说:“我要你看着……”
      霍涟的声音越说越低,陆时今心头的火却越挑越旺。
      不管霍涟只是单纯地想和他做ai也好,还是因为吃霍祁的醋也罢,反正爽的都是他陆时今!
      
      等胡闹结束,衣帽间的穿衣镜上已经不能看了,不知道被溅射上了什么水渍,星星点点到处都是。
      陆时今刚刚被逼着做了许多羞耻的动作,说了很多羞耻的话,现在他看见霍涟的脸,只想一口咬死这个流氓。
      “艹,”陆时今低咒了声,捡起地上的牛仔裤,皱巴巴的还湿了一块,已经不能穿了,“都怪你,我好好的裤子……”
      霍涟随便拿了条宽松的裤子扔给陆时今,“穿这条也一样。”
      陆时今看着手里裤管肥大,穿上去根本看不出腿粗细的休闲裤,合理地怀疑,霍涟突然缠着他求欢,是不是就是想让他换条裤子?
      
      好不容易收拾完出门,赶到和霍祁约好的餐厅,正好晚上六点半。
      霍涟没有食言,亲自开车送陆时今到了目的地。
      陆时今开门下车,“我晚上自己回去,你不用来接。”
      “到时候看。”霍涟等他关上车门,连车窗都没摇下来,直接踩油门疾驰而去。
      陆时今只闻到一鼻子的汽车尾气,骂骂咧咧:“靠,说走就走,真是拔X无情。”
      
      进去餐厅,霍祁已经在坐在靠窗的位置等。
      陆时今熟练地换上无懈可击的笑容,在霍祁面前落座。
      “久等了,不好意思啊,路上堵车,司机还不认路,所以来晚了。”  
      “没事,我也刚到。”霍祁淡淡笑了下,把菜单推给他,“想吃什么,看看。”
      
      这里是高档西餐厅,一块牛排动辄好几百大洋,陆时今当然也不会和霍祁客气,点了份空运过来的和牛,然后把餐单还给了侍应生。
      牛排很快就煎好了端上来,陆时今只管拿起刀叉切肉进食,没主动开口和霍祁说一句话。
      霍祁没什么胃口,只吃了两块肉就放下了刀叉。
      这两天他一边要掺和公司里的明争暗斗,还得一边应付阮思恒扔给他的难题,忙的焦头烂额。
      难得有像这样安安静静吃顿饭的时间。
      
      对面的陆时今埋头光顾着吃,嘴里塞满了牛肉,鼓鼓的像只可爱的小仓鼠。
      这么副天塌下来他都不管的架势,感染到了霍祁。
      霍祁突然认识到了陆时今的好处,不会跟他提要求,不会让他烦心,乖巧听话,招之则来挥之则去。
      
      “好吃吗?”等陆时今吃完,霍祁才含笑问他。
      陆时今拿餐巾擦擦嘴边的食物残渣,点点头,“好吃,你怎么都没吃多少啊?”
      “我没胃口,没事,不用管我。”霍祁突然说,“时今,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
      
      陆时今想也不想就说:“96天外加21个小时。”
      霍祁对陆时今能把时间记这么清楚有些惊讶,随后了然一笑,“多少个小时都能算这么清,看来你是真的很想我。”
      陆时今也笑:“是啊,想死你了。”才怪。想你死了才是真的。
      
      霍祁微微有些动容,看向陆时今的眼里稍微带了些温情。
      多日不见,陆时今的模样好像突然就脱去了稚嫩的学生气,五官开始展露成熟男人的魅力,走在路上绝对会吸引不少人回头。
      之前霍祁一直嫌陆时今太青涩,不管是长相还是性格方面,和风度翩翩的阮思恒毫无可比性。
      但现在看来,年轻也有年轻的好处。
      至少陆时今不会在他掏心掏肺讨好后,还甩冷脸给他看。
      也不会在没有灵感时,像一个疯子一样,对他大吵大吼,好像所有的错都是他造成的一样。
      
      再深的爱,在经历过无数次争吵过后,也会变质。
      霍祁倒不是不爱阮思恒了,只是偶尔他也会对阮思恒身上那点艺术家的臭脾气感觉厌烦。
      所以他现在看陆时今很是顺眼。
      
      “对了,我把画给你带来了。”陆时今把吃完的餐盘推到一边,从书包里拿出画,“一共九张,都是我最近半年画的,没有在其他地方发表过。”
      霍祁随手接过,并没有拆开看,就扔到了座位上。
      陆时今看到霍祁对待画作的举止,心里冷笑。
      口口声声说爱阮思恒,可霍祁根本不懂也不喜欢艺术。
      他爱的,不过是他幻想出来的具有艺术家气质的阮思恒,这样没有共同语言的两个人,真的会是真心相爱的吗?
      
      陆时今装不高兴,“你怎么看都不看一下啊?”
      霍祁:“拆开来再装回去麻烦,我回去再看。”
      陆时今说:“其他的也就算了,但是最上面一副是我画给你的,你可不能给别人哦。”
      霍祁闻言,感兴趣地拿起画来打开,“送我的?哪一幅?”
      
      陆时今指了指那幅《海边漫步图》,“就是这一幅,你看,这个是你,那个是我。”
      霍祁粗粗扫了两眼,皱眉不解道:“可是我们好像从没去过海边?”
      陆时今撑着下巴,幽怨地凝视霍祁,委屈地说:“我当然知道你没带我去海边玩过,甚至你哪里都没带我去过。这是我做梦梦到的画面,梦醒了之后,我把它画下来了。”
      
      霍祁心头奇异地泛起一丝涟漪,深邃的湛眸里晦暗不明变化了好久。
      时今该是多么爱他,连梦里都想着他。
      可惜这份深情,这辈子他只能辜负了。
      不过,也许在正式了断之前,似乎给对方留下一点值得纪念的美好回忆也不错?
      
      霍祁将画仔细收好,暗暗思忖,阮思恒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会潜心投入进创作里,应该不会有空见他。
      于是霍祁握住陆时今放在桌上的手,深情款款地说:“既然你这么想和我去海边玩,正好我后天要去夏威夷出差,我带你一起去好不好?”
      
      “啊?”陆时今噎了一下,没料到事情会突然急转而下。
      霍祁要背着阮思恒和他幽会?他是脑子抽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脑子里有辆玛莎拉蒂,你们只能闻闻汽车尾气^_^
    今天提前更新了,因为晚点还有一更,V前就爆更的作者她不香吗?不收藏一发吗?
    最近新型肺炎蔓延,大家出门戴口罩,尽量不要去人流密集地哦~
    感谢在2020-01-21 17:52:46~2020-01-22 14:00: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女侠小兜、鳩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VC 23瓶;34159668 10瓶;yyyy 6瓶;鳩籨 5瓶;番茄蛋汤 4瓶;我要吃饭 2瓶;猫.Depp.猫、-绮罗生的小苏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