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男配偏爱神展开[快穿]

作者:挽轻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才画家

      “去、去夏威夷?”陆时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有些发愣。
      霍祁点头,他以为陆时今是高兴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心里对陆时今爱自己爱得无法自拔又笃信了几分。
      “我记得你之前去过美国,签证没过期吧?”
      陆时今呆呆地摇了摇头。
      霍祁:“那就好,准备一下,后天我们就出发。”
      
      “后、后天?”陆时今说,“这么突然?”
      靠,之前还对我爱答不理,突然就要一起去旅游,搞得老子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是嫌早还是嫌晚了?”霍祁莞尔一笑,“你要是想跟我多待一天,我可以改签成明天晚上的机票。”
      陆时今:“……”这他妈是重点吗?重点是陪你去夏威夷的对象错了啊!
      
      “小助理!小助理!”陆时今紧急呼唤711,“霍祁皮下是不是换人演了?还是他脑子坏了?”
      711懒洋洋地说:“都不是,数据显示,霍祁对阮思恒的好感度略有下降,对你的好感度则在直线上升。”
      陆时今懂了,“原来狗东西是想坐享齐人之福啊!”
      三个月没见,自然看他觉得新鲜,尤其是在白月光那边碰了钉子之后,更觉得好掌控的他好了。
      
      711提醒:“别忘了你的任务。”
      陆时今冷笑:“我当然没忘,现在剧情推进到哪里了?”
      711:“已经过半了,马上就要进入到小高潮,阮思恒被诬陷剽窃,然后他反击打脸,等这个剧情过完,观众爽度进度条也差不多够一半了。”
      “等一等,你说什么?”陆时今说,“诬陷这个词恐怕用的不对吧?”
      711:“……反正到时候你得配合,阮思恒是主角,主角人设崩了,这个剧就废了。”
      陆时今嘴上无可无不可,心里不屑一顾。
      
      霍祁看陆时今一直把他晾着,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脸色冷了下来。
      “你不想去吗?”
      陆时今回神,掩饰掉不爽,露出一个灿然笑容,“当然不是,我想去啊,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去哪里我都高兴!”
      笑意重新回到霍祁脸上,“那就这么说好了,后天下午的飞机,我派车去公寓接你。”
      看来霍祁还不知道陆时今早就从他买的公寓里搬出去了,陆时今连忙说:“不用那么麻烦了,咱们直接机场见吧?”
      霍祁不疑有他,“也行。”
      
      “那……我先回去了?”陆时今感觉今天的霍祁说不出来的有些不对劲,打算先溜再想对策。
      如果不是阮思恒那边催的急,霍祁马上要去见他,霍祁还真不想这么快就放陆时今走。
      还是和陆时今待一起时自在。
      霍祁站起来难得殷勤地想送一送陆时今,“我派车送你。”
      陆时今摆手拒绝:“别了,这里打车方便,路边随便拦一辆我就回去了,何必浪费你时间特意送我。我走了啊,有事电话联系。”
      霍祁见陆时今坚持,没再强求,更觉得陆时今懂事体贴,为他着想。
      
      出了餐厅,陆时今想着心事,走路的时候闷着头,不小心和迎面过来的路人撞了下肩膀。
      那个路人戴着鸭舌帽和口罩,整张脸就露出一双眼睛。
      不知道是只是喜欢这种装扮,还是怕被别人认出。
      路人和陆时今同时抬头,又同时说了声“抱歉”。
      之后陆时今便不以为意地继续往前走,而那个路人则若有所思地盯着陆时今的背影看了好久。
      等陆时今走远之后,他摘下帽子和口罩,走进了霍祁所在的那家西餐厅。
      
      “思恒你来了。”
      霍祁笑得尴尬,他今天骗阮思恒说约了画师见面谈合作,刚刚阮思恒问他在哪家餐厅吃饭,他就随口把餐厅名字报了出来。
      没想到阮思恒居然说他就在附近,他也想和画师聊一下,还没等霍祁找借口推脱,阮思恒已经到了餐厅门口。
      只能庆幸那时候陆时今已经走了,要不然被两人撞上,霍祁都能想象的翻车现场该有多么惨烈。
      
      阮思恒淡淡应了声,在陆时今刚坐过的位置上坐下,桌上吃完的餐盘早被霍祁让侍应生收走了,只放了两杯清水。
      阮思恒生的皮肤白净,眼睛和鼻子和陆时今尤其像,但仔细看又能看出不同。
      阮思恒的眼皮偏薄,眼尾下方有颗淡淡小痣,不笑的时候眼尾搭着,看上去尤其冷心冷性。
      
      “画师呢?”阮思恒直接问。
      霍祁:“不巧,你发完信息给我的时候他刚走,说是家里有事。”
      阮思恒深深看了他一眼,把霍祁看得心底一毛。
      但他只能强自镇定,装若无其事地继续说:“说不定你进来的时候还遇到了。”
      阮思恒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我没碰到什么人。”
      霍祁闻言暗暗松了口气。
      
      阮思恒又问:“画呢?”
      霍祁无力苦笑,从进来到现在,阮思恒说的所有话都只围绕着他心心念念想要的画,都没关心过他一句。
      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在阮思恒的生命中,对艺术的追求,永远高于一切。
      可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什么时候突然就承受不住了。
      他是霍家未来的继承人,家族的重担在他身上,那些老古董绝不会接受一个他和男人在一起。
      霍延知道儿子喜欢男人,逢场作戏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如果霍祁敢公开出柜,让霍家绝后,霍祁敢肯定他的父亲和爷爷一定会取消他的继承权。
      
      这些压力阮思恒是不会理解的,更不会放在心上。
      霍祁也不想告诉他自己的难处,因为说不定告诉他了,只会让阮思恒觉得自己没用。
      失望和怨恨是一点点累积的,等累积到一定时候,就会崩溃爆发。
      
      当然,现在的霍祁还对阮思恒抱有期望,觉得帮阮思恒找回灵感,阮思恒就能将注意力分点在他身上。
      “在这里,你看看还满意吗?”
      霍祁把画都拿出来给阮思恒,等阮思恒接到手里了才想起来陆时今说过的话。
      那张《海边漫步图》是陆时今送给他的礼物。
      
      霍祁立即想把那张画从阮思恒那边拿回来,然而阮思恒先他一步已经把画拿在手中。
      而且看上去对这幅画很有兴趣,一直拿在手中端详。
      这时候要回画,说不定反而会让阮思恒产生怀疑。
      霍祁拿回画的决心顷刻就动摇了,反正只是一张画而已,没必要因为这个和阮思恒闹不愉快。
      
      过了许久,阮思恒才抬头,脸色有几分凝重,“这张画,也是那个画师画的?”
      霍祁心里莫名一阵发虚,面上却不露声色,“对,这些都是出自他一个人的手。”
      阮思恒不再多问,收起画对着霍祁展颜一笑,“谢谢你霍祁,为了我的事,让你操心了。”
      得到心心念念的白月光这一笑,霍祁有些飘飘然。
      觉得自己哪怕承受再多压力,也是值得的。
      但碍于这里是公共场合,不是诉衷情的地方。
      他只好压低了声音,含蓄地向阮思恒表露自己的心迹:“你我之间何必言谢,都是我心甘情愿为你做的。”
      
      ——
      
      陆时今走到马路边,正要招手叫车,突然一辆银色的跑车精准地停在了他面前。
      是霍涟的车。
      陆时今拉开车门径直坐上副驾,手撑在车窗上歪头看他。
      “怎么?你一直在附近没离开?”陆时今好笑地问,“在盯梢啊?怕我给你戴绿帽?”
      霍涟一脚油门踩到底,跑车猛地窜了出去,陆时今吓得连忙给自己系上安全带。
      
      陆时今看到霍涟紧绷的面部表情,就知道男人现在心情非常不好。
      奈何霍涟才是握方向盘的人,陆时今的小命都在人家手上,他也只好小声逼逼一句“又在发什么神经”。
      
      确实如陆时今怀疑的那样,霍涟送完他之后,没有立刻,一直开车绕着附近徘徊。
      绕了几圈,也想了很多。
      
      霍涟和霍祁虽然辈分上是叔侄,但其实霍涟只比霍祁大一岁。
      然而两人从小生长的环境,却是天差地别。
      霍祁作为霍家长孙,从小受尽千般宠爱。
      都说隔代亲,霍老爷子在孙子面前,是个慈祥的爷爷。
      可在霍涟这个亲儿子面前,却总是很严厉,永远觉得霍涟不够上进不够努力。
      
      霍祁身边从来不缺玩伴,前呼后拥地拍他马屁。
      霍涟却只能孤零零地站在一旁,看着别人玩,他曾经不懂,也想努力融入进去。
      可当他某次听见那些小朋友在背后笑他是“没妈的野孩子”、“私生子”,他就明白,小孩子的恶意有时候一点都不比成年人少。
      
      霍涟和霍祁从幼儿园到高中一直是同年级同校,无论走到哪里,霍祁都是最耀眼夺目的存在。
      老师们喜欢他,同学们爱戴他。
      后来有人发现霍涟和霍祁长得很像,两个人又都姓霍,猜测两人会不会是兄弟。
      觉得霍祁这么优秀,那么霍涟肯定也不会差,便有学生试图和霍涟交朋友,这让霍涟高兴了很久。
      
      可是后来又不知道是哪个人多嘴,将霍涟是霍家私生子的身份说了出去。
      从那以后,再没人愿意接近霍涟,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异样的目光和指指点点。
      直到他和霍祁考上不同的大学,才终于不用活在霍祁的阴影下。 
      所以他恨霍家,恨霍家所有人,终有一日,他会让看不起他轻视他的人付出代价。
      
      霍涟当初之所以会答应陆时今做他男朋友的荒诞赌约。
      一方面是想利用陆时今对付霍祁,另一方面的原因,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陆时今曾经那么热切地爱着霍祁,霍涟想让陆时今明白自己爱错了人,想证明自己不输给霍祁。
      一想到如果霍祁知道,他养的小情人夜夜在自己身下哭泣求饶,霍涟心里就难以抑制地生出一种痛快感。
      小替身他不爱你了,他现在爱的是我。
      
      可他也担心陆时今和他在一起,会不会有另外一种可能性。  
      车子行驶到空旷路段,突然急刹车靠边停下。
      陆时今心惊肉跳地骂道:“霍涟你丫的是不是疯了?”
      霍涟突然解开了安全带,倾身过去,掐着陆时今的下巴逼他朝自己看。
      霍涟的眼神阴鸷,漆眸深沉,眼底看不到光。。
      “陆时今,你告诉我,看着我的时候,你心里想的到底是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23号的更新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