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武郎将的闲适生活

作者:巫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顾澹醒来,听到屋外又响起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他不觉得烦,反而很奇妙的,打铁声使他感到安心,多半是习惯使然。
      
      武铁匠打铁作坊的炉火又开始燃起,屋内火光映脸,温度炙人,武铁匠和阿犊都光着上身,师徒合作敲打烧红的铁块,击打的声音充满节奏感。
      
      顾澹睡得迟,他醒来时,太阳老高,他们师徒已经在作坊里劳作许久,顾澹连忙爬起床,从床头拿衣服穿。
      
      他和武铁匠的衣服混在一块,纠缠在一起的衣物,仿佛是昨晚两人的情景再现,顾澹淡定穿上衣物,打开房门,开始干活。
      
      顾澹去厨房做早饭,烤满一炉的胡饼,煮上一大锅菜羹汤,待他忙完,铁匠作坊的打铁声也停歇了,阿犊跑到厨房喊饿。
      
      烤炉的火刚熄灭,十分烫手,顾澹挨都不敢挨,阿犊竟能什么也不凭借,赤手把炉盖掀开,从炉里取出一张热腾腾的胡饼,当然阿犊也烫得直呼手,把滚热的胡饼掷在木案上。
      
      “刚熄火呀,烫死你算了。”顾澹念叨他一句,自去盛羹。
      
      三大碗羹汤摆上木案,木案上那张胡饼稍稍凉些,阿犊猴急,抓起猛吃。芝麻胡饼,烤得又香又脆,阿犊很快将一张饼啃去大半,吮吸手指沾染的芝麻,直夸道:“顾兄做胡饼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
      
      “那是当然。”顾澹小心翼翼用竹夹子从炉中夹起一张新烤好的饼,放在一只陶盘子上,芝麻胡饼烤得金黄,香气扑鼻,色泽诱人。
      
      想当初顾澹言语还不大通,武铁匠让他烤胡饼,他稀里糊涂瞎烤,等他掀开炉盖一看,胡饼全烤成了黑炭。好在武铁匠家里有粮给他浪费,换是在别家,岂不是要被人骂死。
      
      阿犊把一碗羹汤拿到跟前喝,他边吃胡饼边喝菜羹,不得不说,他顾兄待他是极好的,做什么好吃的都留有他一份。
      
      “你师父呢?”顾澹洗了洗手,正在解襻膊。
      
      “在井边洗脸。”阿犊呼呼喝汤,他吃饼吃得太快,差点噎着。
      
      顾澹往门外望去,果然见武铁匠在井边,顾澹正准备出去喂鸡,突然听阿犊没头没尾问:“顾兄,要是师父成亲了,你还和师父一起住吗?”
      
      顾澹转过身来,诧异道:“他要和谁成亲?”
      
      武铁匠的年龄,搁这个时代绝对是大龄剩男,有天成亲也不意外,何况往时阿犊从问过顾澹类似问题。
      
      阿犊把嘴里的食物噎下,应道:“英娘啊。”
      
      顾澹懵住,问他:“你听谁说?”
      
      “祖父要给师父和英娘做月老,说他们男未婚,女未嫁,只要师父点个头,这婚事就肯定能成。”阿犊从陶盘里摸走一张胡饼,咬上一口,含糊不清说:“我觉得英娘当我师娘挺好呢。”
      
      阿犊不只是为了以后能吃到羊杂汤,而是他确实觉得英娘和他师父很般配。
      
      看来多半是那天村正来到武铁匠家中,和武铁匠聊起这事,顾澹想。
      
      顾澹从墙上取下一只小竹筛,又拿葫瓢去陶缸勺上一瓢米糠,阿犊的话他听了,但他没再说什么。阿犊又一次问他,他才说:“你师父成亲,我当然要搬出去住,要不住哪?”
      
      武铁匠的房子很小,只有一间寝室,就算武铁匠有两间寝室,一旦武铁匠成亲,顾澹也不想与他同住了。
      
      “顾兄真得要搬走吗?”阿犊终于停下吃喝的动作,抬头看他顾兄,他真舍不得。
      
      “不只要搬出去,我还要跟他分家过。”顾澹低头看葫瓢里用来喂鸡的米糠,他道:“鸡最多分他五只,猪我两头都要,还有我的床,衣箱我也要带走。”
      
      当然他说的全是气话。
      
      他如果搬走一人住,会跟武铁匠或者阿犊先借一点钱,将家置办起来,他会种田养家禽,一人住也能活。再说顾澹也曾有个设想,如果他当真回不去现代,等他谙熟当地人语言,他就去跟村正讨个户籍,然后给乡里的富户当画工挣钱。
      
      给人画像,给房子绘梁,或者绘墓室壁画什么的,有钱挣就行。
      
      “嗯?猪你两头都要是不是太多了?”
      
      武铁匠的声音忽然响起,他的嗓音低哑,尾音明显带着戏意。武铁匠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他那高大的身影堵在门口,他来时正好听到顾澹那通要分家的话。
      
      顾澹见武铁匠突然出现在眼前,还堵着门,他用小竹筛敲击武铁匠的手臂,道:“让开!”武铁匠侧身,顾澹紧贴他的身子挤出厨房门,动作相当粗暴。
      
      阿犊看顾兄这番举止看得他发愣,待他回过神来,就直觉师父目光一凛,正往他身上扫,他忙低头啃饼,安静如灶台上的一只苍蝇。
      
      武铁匠从徒弟的反应和顾澹那句话,推出在他来之前,他们在聊的话题。武铁匠往木案前坐下,拿来一碗羹喝,他闷不吭声喝羹,目光不时落在阿犊身上,阿犊简直如坐针毡,撇下碗筷,赶紧溜出厨房。
      
      武铁匠吃完两张胡饼,喝下三大碗菜羹,顾澹还是没回到厨房,桌上放着一碗早已凉掉的菜羹。武铁匠将这碗放凉的菜羹倒回锅中,并伸手捂了下锅身,锅身还有温意。
      
      作坊里已经传来阿犊打铁的声音,武铁匠走出厨房,在院中寻觅顾澹身影,瞅见他人在菜园子里。顾澹正在给菜园锄草,他蹲着身,只有一颗脑袋露在外头。菜园里种着白萝卜、茄子、韭菜和葵菜,绿油油一片。
      
      以前武铁匠独自一人生活时,菜园子很荒芜,长着稀疏的葵菜,和比葵菜高比葵菜茂盛的杂草。
      
      武铁匠回作坊劳作,顾澹听到交错的打铁声,他才离开菜园,到厨房里吃早饭。他对自己适才的失态感到有些难堪,而且一时也不想看到武铁匠那张脸。
      
      午后,顾澹提着一桶猪食从铁匠作坊前走过,武铁匠正在抡锤打造一件农具,他停下动作,抬头看他。阿犊手执一把长柄钳子,他钳住未成形的铁器,铁器半截红彤彤的,正待抡手锤者趁热打铁,阿犊瞅顾兄,又不解地回头去看师父。
      
      阿犊不怎么机灵,但他也发觉顾兄今天有点反常,往时他和师父打铁,顾兄经常进作坊来观看,还会给他们送水送茶。今天顾兄一趟也没走进来,他和师父渴得很,只能自己去厨房倒水喝。
      
      “师父,顾兄是不是在生气?”阿犊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只挂念着:“顾兄要是不给我们做饭,晚饭吃什么”
      
      阿犊很犯愁,有没有师娘是以后的事,可顾兄要是不管他们的饭,他们眼下就得挨饿。
      
      **
      
      英娘提着一只空竹筒到酒肆打酒,午后,酒肆里坐着几个闲人,英娘还没走进铺门,就有一个男子靠将过来,觍着脸:“英娘,给你父打酒啊。”
      
      英娘抬眼一瞧,见是孙吉忙侧开身,往旁边绕道走,孙吉立即又纠缠上来,他竟抓住英娘的手腕,要抢她竹筒,借着几分酒劲耍无赖说“咱们早晚是一家人,我给我老丈人打酒来!”
      
      英娘大力挣开,怒骂他:“獠子!奴家回去就告诉阿父!”
      
      钱屠户行事很是彪悍,鲜有人敢得罪他。
      
      孙吉悻悻然溜回酒肆,但他那双色眯眯的眼睛一直在英娘身上打转,明显贼心不死。与孙吉同席喝酒的人叫孙伍,也是村里的无赖,他瞅着英娘的屁股,用手推了下孙吉,贴他的耳说不堪入耳的话,两人猥琐笑着。
      
      酒肆不大,英娘自然听见他们下流的笑声,等掌柜打好酒,她提上酒转身要离开,抬头又见孙吉在看她,她怒瞪一眼,气呼呼加快脚步离去。
      
      孙伍瞅着英娘走远的身影,啧啧有声:“兄弟,她回家告状,屠户还不拿刀砍死你。”
      
      孙吉喝口酒,擦去嘴角酒渍,他阴阴笑道:“我孙吉近来交好运,结识了大贵人,还怕他一个杀猪老汉。”
      
      “杀猪的不怕,打铁的你怕不怕?”孙伍看不惯他吹牛,两人平日里会结伴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对方底细相互清楚。
      
      英娘常往武铁匠家,村里闲话多,甚至有传言她是武铁匠的女人。
      
      孙吉把酒碗往桌上一啪,大骂:“放你娘狗屁!我什么时候怕过那个姓武的!早晚叫他知道老子的能耐!”
      
      被他这么一声大喝,孙伍顿觉没面子,嘲讽他:“人家是会使刀弄枪的铁匠,你会个屁?”
      
      两人都有几分醉意,一言不合,竟当众吵起来,狐朋狗友,塑料友情。掌柜忙出来劝架,两边拉人,如果不是看在孙吉有几个酒钱的份上,掌柜是真不想再让他进来喝酒。
      
      听到吵闹声,附近的人过来劝架,一阵喧闹过后,人群散去,酒肆里寂静,只剩两个戴竹笠的酒客。掌柜起先就在注意到他们,这两人一高一矮,高个不动声色,面无表情,年纪较轻;矮个贼眉鼠眼,不时张望,约莫有四十来岁。
      
      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不像是本乡人,而且一直坐在一旁喝酒,默不作声,唯有孙伍和孙吉吵架时,矮个显得很激动。掌柜凭直觉认为这两人很诡异,而且越看他们携带的物品,越觉得似乎是把刀。那东西很长,上粗下窄,裹着布,装在一只背篓里,由高个背着。
      
      高个喊住掌柜算钱,声音低沉,他付给掌柜两倍的酒钱,问道:“那位姓武的铁匠住在哪里?”
      
      掌柜看到钱先是一愣,听他问话又是一愣,待他回过神后,吞吞吐吐道:“住在在村东郊,就他一户人家在那,客人找他有事?”
      
      掌柜收起钱,陪着笑,两名竹笠客没再理睬他,携带上物品径自走了。掌柜越想越觉得不大对劲,等他走出酒肆张望,早不见那两人身影。
      
      近来武铁匠似乎招惹到石龙寨,这两人该不会就是石龙寨的人,到村里来找武铁匠的麻烦?可也不像啊,往年石龙寨也曾派人到村里索要钱财,他们来过孙钱村,哪还需要到酒家问路。
      
      掌柜摇了摇头,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凭直觉认为别管闲事,免得祸事上身,他转身返回酒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导演:武铁匠看来是要跪搓衣板的节奏啊。
    武铁匠:未料他醋劲如此大。
    ————————
    感谢在2020-05-03 20:43:27~2020-05-05 15:21: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伊宝 2个;乖乖地小兔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假发子 10瓶;喵嗷喵 8瓶;云轻 6瓶;15721282 5瓶;业精于勤荒于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