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超级甜

作者:白雪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打猎

      临近晌午。
      
      屋顶上的积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渐渐融化,雪水顺着屋檐滴答滴答往下落,浸湿了一片土壤。
      
      秦氏带着谨郎去村中串门子回来发现院中比平日里安静不少。
      
      秦毅听见动静从屋中推开门出来,“娘你回来了。”
      
      秦氏疑惑道:“妤娘呢?”
      
      瞥了一眼对面门窗紧闭的屋子,秦毅回答:“在屋里。”
      
      却没有提起早上在溪边发生的事。
      
      冬日里农闲下来,村中的妇人们最爱聚在一处闲磕牙,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在村中传个遍,更何况是早上发生在溪边的事。
      
      秦氏想到了回来的路上听到的关于妤娘的流言。
      
      弯下腰拍了拍谨郎的小脑袋道:“谨郎去喊你娘来帮阿嬷做午饭。”
      
      小家伙听话的点了点头,然后跑到门边伸出小胖手拍门:“娘,谨郎回来啦!”
      
      半天也没有动静,谨郎有些不解,随后扯开嗓子大声喊:“娘,娘开门。娘…呜呜。”
      
      喊到最后嗓子里带着呜咽。
      
      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的谨郎有些害怕,以为自己是被娘亲抛弃了,嘴巴一瘪,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正在这时,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
      
      “娘~”
      
      谨郎哽咽一声,抱住妤娘的腿不肯撒手。
      
      妤娘掏出帕子弯腰给委屈的小家伙擦眼睛泪,软声安慰:“娘刚才在屋里睡着了没听见,谨郎别哭了好不好。”
      
      小家伙抽抽搭搭的,点了点头。
      
      外面的秦氏瞥了一眼妤娘些微红肿的杏眼,什么也没说转身进了厨房。
      
      冬日天干,哭多了皮肤难免会发绷皲裂,妤娘抱起谨郎回屋,拿了自己平时用的香膏给他抹了脸蛋儿。
      
      “走吧,和娘一起去帮阿嬷做饭。”
      谨郎软软的应了一声,拉住娘亲柔软温暖的手往外走。
      
      妤娘出了院子便感觉到一道压迫人的视线追随在她身上。
      
      想到早上那难堪的一幕,妤娘低下头努力忽视,拉着谨郎进了厨房。
      
      秦氏正在切菜,菜板上的萝卜丝被切得粗细均匀,可见刀工。
      
      秦氏头也不抬道:“你帮我烧火吧。”
      
      妤娘应了一声,搬了两个小杌子放在灶台下和谨郎坐着,往灶火洞里填柴生火。
      
      以往这些灶台火洞她是见都没见过的,第一次帮秦氏生火的时候差点没把厨房给点着,如今却做得有模有样了。
      
      干燥的柴火被点燃,发出轻微的噼啪声响,橘黄色的火光烘烤着妤娘瓷白的小脸。
      
      她看着面前的火焰,不自觉的出了神。
      
      直到耳边突然传来谨郎的声音。
      
      “娘,火要烧出来了。”
      
      小家伙说着就要上手,被妤娘手疾眼快的给拉回来。
      
      伸手将柴往里送了送,然后从衣袖里掏出一堆碎布扔进了火焰里,火舌一卷什么都看不见了。
      
      谨郎见状好奇的问:“娘,你扔的什么东西?”
      
      妤娘道:“没什么,一堆破布罢了。”
      
      秦氏闻言,一边手下的动作不停一边道:“人在这世上难免会遇到糟心事,没得为了无关紧要的人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不值得。”
      
      妤娘不知道秦氏是怎么知道的,不过转瞬一想也猜到定是早上的事在村子里传开了。
      
      想必秦氏是怕她想不开,所以变着法的安慰她。
      
      “大娘说的对,妤娘心里明白。”
      
      秦氏接着道:“以后洗衣服就在院子里洗吧,让阿毅多挑两桶水便是,免得你跑来跑去的麻烦。”
      
      妤娘想也没想便拒绝道:“不用了,若是如此只怕村中流言更甚,必定以为我是心虚了。”
      
      秦氏心道也是,只要妤娘自己能想的开就好。
      
      遂也不再继续安慰,只专心的张罗午饭。
      
      年关将至,天气却出奇的好。
      
      自下了两场大雪后,便日日都是大晴天。
      
      这日,用罢了早饭后,妤娘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院子里给谨郎缝衣裳。
      
      谨郎性子活泼,经常跟在桃花身后上窜下跳的,衣裳三五日的便会刮破一道口子。
      
      妤娘以前在家中是学过刺绣的,手艺虽不算顶好,但任何形状的口子到她手里总是能缝补得看不出一丝痕迹,连缝惯了衣裳的秦氏见到都是赞不绝口的。
      
      秦毅翻出了他父亲曾经打猎用过的大弓,打湿了抹布坐在院中擦拭。
      
      昨晚隔壁王大娘家的来生和村中以前玩得好的几个青年来找他进山打猎,他一时手痒便同意了。
      
      秦氏将干粮和水壶打包在一个小包袱里,放到秦毅身边后忍不住出声埋怨:“还没在家里待几天,又跑出去瞎折腾什么,万一遇到了熊瞎子可怎么办。”
      
      桃花村后面连绵着几座大山,山里古木参天遮云蔽日,一般人都不敢往深山里进,怕遇到危险。
      
      秦毅他们要去的,便是其中一座。
      
      秦毅安慰:“放心吧,我有分寸。”
      
      话音刚落,院门被推开,从外面进来四个背着自制弓箭,手提包袱的年轻后生。
      
      这几个后生都是与秦毅从小玩到大的,见到秦氏后都极有礼貌的打了招呼。
      
      秦氏笑着应了。
      
      “秦大哥,这把弓是秦叔以前的吧?”
      说话的人叫来生,二十二岁的小伙子全身都充满了朝气,长得浓眉大眼,很是耐看。
      
      来生是王大娘的儿子,桃花的哥哥。
      
      秦毅回道:“是呀,好多年没用了。”说完用手指勾住弓弦试了试力道,发现依然强劲有力。
      
      秦毅的爹生前是个猎户,手艺高强箭术精准,这十里八乡的没一人能及得上,只可惜年纪轻轻的就得急病去了。
      
      秦毅如今能练得这一身功夫,大多数依赖于当初跟着他爹打好了基础。
      
      来生闻言也没有再多问,怕一旁的秦氏听了忆起往事心里难受。
      
      目光扫了一圈,在看到棚下拴着的一匹马时定住了,昨晚他来秦家时就看到了这匹马,那时心里就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个想法。
      
      “秦大哥,你这匹马等我成亲的时候能借我用用不?”
      
      有钱人家娶亲新郎倌都是八抬大轿骑马来接新娘过门,但普通人家是不讲究这些的,一般能雇一顶小轿来接就算是看中新娘了。
      
      来生心里极其喜爱这个未过门的妻子,所以想借秦毅的马去接亲以彰显对新娘子的看重。
      
      秦氏听了语带调侃道:“这还没过门呢来生就知道心疼人了,等把新娘子娶回来还不知道如何捧在手心里呢!”
      
      其中的一个后生跟着附和道:“大娘说得一点也没错,等来生娶了妻,以后论起疼媳妇来我们几个都是比不过的。”
      
      这些人里面秦毅年龄最大,来生最小,两人都还未曾成亲。
      
      来生十五六岁时也曾订了一门亲,但是自订了亲后对方姑娘的身子便开始不好,本来两家打算等姑娘养好了身子就成亲,可谁想到拖了三年多那姑娘竟然过世了。
      
      来生被耽误了三年不说,村中不知是谁传出了流言说他命里克妻,王大娘为此没少生气,暗地里却开始发愁儿子的亲事。
      
      桃花村里的好人家因为来生克妻的传言没人愿意将女儿嫁到王家,如此拖了好几年直到来生二十二岁时才和邻村一户杜姓人家的女儿订了亲。
      
      来生被两人调侃得脸面通红,支支吾吾的不好意思说话。
      
      身旁的几人见了顿时笑作一团。
      
      秦毅嘴角微扬,亦露出一丝浅笑,“想用骑去便是。”
      
      来生感激道:“多谢秦大哥。”
      
      “咱们两个还说什么客套话。”秦毅说完起身将擦拭干净的大弓背在身后,然后拿起箭袋和秦氏给他准备的干粮。
      
      来生闻言挠了挠后脑勺,没再说什么。
      
      若是以前的秦毅,凭着他俩的交情他自然不会这么客气,只是时隔七年他再见到秦毅总感觉他跟以前不一样了。
      
      尤其是秦毅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让他见了总是不自觉的就有些紧张。
      
      “娘,我们走了。”
      
      秦毅招呼了一声后便跟着那几个后生往外走。
      
      秦氏不放心地跟在后面道:“别在山里待久了,万一大雪封山想下来也不好走了。”
      
      山里猎物多,他们这一去没打算当天就回来,所以每人带足了三天的口粮,打算在山里住个两三天。
      
      “知道了,您别担心。”
      
      秦毅说完视线忍不住往院子里扫去。
      叶子掉光了的桃树下坐着的女人着一身淡蓝色的袄裙,纤细白皙的手指穿针引线,像是翩跹的蝴蝶。
      
      暖黄色的光芒透过光秃秃的枝桠洒在那一张瓷白细腻的小脸上,愈发显得温婉动人。
      
      水润清澈的杏眼专注地盯着手上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
      
      因为低头露出来的一截细颈细腻莹白,仿佛檐上积雪,白得晃人眼。
      
      “娘,您回屋吧!”
      
      秦毅移开目光后对秦氏道,然后转身大步离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