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超级甜

作者:白雪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受欺负

      翌日,天气放晴。
      
      暖洋洋的日光洒在屋顶上的积雪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屋檐下倒挂着一根根粗细不一、晶莹剔透的冰柱,谨郎拿着长竹竿捣得正开心。
      
      用罢了早饭后妤娘端了一盆脏衣物出门往屋子东头的一条小溪走去。
      
      村子里有一条桃花溪,水流大且溪水清澈,所以村中人浣衣都爱去桃花溪。而秦家东头的这条小溪没有名字,是桃花溪的支流,平日里来洗衣的人很少。
      
      妤娘到的时候正巧见到蹲在溪边正在洗衣的桃花。
      
      小姑娘听见动静转头,见是她兴奋的招了招手,“妤姐姐。”
      
      妤娘笑着应了一声,上前蹲在她旁边问道:“今天怎么是你在洗衣服?”
      
      村子里的小丫头们大都七八九岁就开始学着做家务,但王大娘心疼桃花这个幺女,很少让她做家务活,更何况是在这大冬天里用溪水洗衣。
      
      桃花人虽小,动作却麻利,一边揉搓手里的衣裳一边回道:“我娘腰又疼了,喝了药之后躺在屋里休息。”
      
      原来如此,妤娘曾听秦氏提过一次,王大娘的腰疼是年轻时候落下的病根,一旦发作起来便只能在床上躺着,不能下地干活。
      
      两人几句话的功夫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个手端木盆的妇人。
      
      今日阳光好,温暖的光芒照在溪面上像是撒了一层碎金子般,波光粼粼的煞是好看。
      
      冰冷的溪水也像是有了温度,手放在里面丝毫不觉得冰冷。
      
      妤娘一边和桃花聊天一边洗衣,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过去,最后一件衣服过完水后站起身时眼前一黑,大脑一阵晕眩。
      
      桃花见状连忙扶了一把,担心地问:“妤娘姐姐你没事吧?”
      
      “没事,我站会儿就好。”
      
      刚才蹲得太久,又一下子起来得太急,难免会有些头晕。
      
      桃花闻言刚准备放下心就见旁边突然伸出来一只皮肤发黄的大手迅速地拿走了妤娘身旁放在木盆的一件衣物。
      
      那人见她看到了不但不心虚反而冲着她得意一笑,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周围几个洗衣的妇人也都看见了,竟没有一人出声。
      
      桃花来不及细想,松开妤娘便冲上前去将那人拦住,“不准走,把你偷的衣服交出来。”
      
      对面的男人穿着一身破旧的袄子,面黄肌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绿豆般大小的眼睛里闪烁着邪肆的光芒,再加上一副尖嘴猴腮的样子,给人一种流里流气的感觉。
      
      男人叫石头,三十多岁的一条老光棍,平日里在村子中见到了稍微有点姿色的大姑娘小媳妇都走不动道,不是上前调戏两句就是动手动脚,恨不得一双眼珠子粘在人家身上。
      
      被揍了几顿之后依然死性不改,整天游手好闲的在村子里乱晃,姑娘们见了都绕道走。
      
      妤娘听了桃花的话后下意识地往木盆里看了一眼,冬日里需要勤换洗的衣物也就贴身的那几件,妤娘一眼就发现少了的衣服是她贴身的那件湖蓝色绣着几朵兰花的肚兜。
      
      那边石头双手环胸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小丫头话可不要乱说,说我偷衣服你有证据吗?”边说边斜着眼睛往妤娘那里看。
      
      妤娘心一沉,走到桃花旁边将一脸气愤的小丫头拉自己身后,冷着声音道:“你不交出衣服就别想走。”
      
      美人即使是生起气来那也是美的,一双水润的杏眼因为愤怒而更加明亮灼人,一张粉嫩的樱唇抿成一条直线,裹在青袄里的身子玲珑有致,小巧的胸.脯因为气愤而急剧起伏。
      
      对面的男人一下子看红了眼,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妤娘被男人下流轻浮的目光打量着,一张瓷白细腻的小脸因为气愤瞬间涨得通红,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这种下流无耻的人缠上,从小良好的教养让她骂不出一句脏话,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石头见妤娘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里以为她是害怕了,于是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你们既然说我偷了衣服,不知道我偷什么衣服了?”
      
      桃花人小性子也单纯,听了之后下意识地就要说出来,妤娘转身连忙捂住小丫头的嘴。
      
      桃花眨了眨眼,脑子一转这才反应过来。
      
      周围还有人正在看着,若是她说出来只怕妤娘姐姐的名声就要被败坏了。
      
      石头见对面的两人果然不敢说出口,心里不免更加得意。
      
      桃花一把拉开妤娘的手气呼呼道:“我刚才看见你把衣服藏在怀里了。”
      
      石头闻言挑了挑粗短的眉毛,语气下流地对妤娘道:“那这位小娘子不如来我怀里摸一摸,看能不能找到你的衣服。”
      
      如此明目张胆的说出这么一句露骨的话,周围看热闹的妇人们听了都忍不住红了脸,更何况是被调戏了的妤娘。
      
      妤娘是拼命的咬住了下唇才没让自己当众哭出来,周围看戏的人没有一个肯站出来帮她出声,而对面调戏她的男人正洋洋得意目光猥琐的盯着她。
      
      她不免感到一阵无助绝望,想要转身离开这个让她难堪的地方,可是一想到这个男人拿走了她的肚兜不定会在村子里怎么大肆宣扬,到时候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桃花转了转小脑筋,悄悄地捏了捏妤娘的手后转身就往秦家跑去。
      
      小丫头跑得快,人未到声先到:“秦阿嬷不好啦,妤娘姐姐出事了。”
      
      说完一头扎进秦家的院子,却不料狠狠地撞上一堵结实的肉墙,她没稳住身子一屁股摔坐在地上,顿时痛得龇牙咧嘴。
      
      她连忙抬起头,这才发现面前站着一个身子高大的男人,正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她怎么了?”秦毅问。
      
      桃花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陌生人是谁?她从来没在村子里见过。
      
      秦毅见地上坐着的小丫头一脸呆愣,也不再问,转身便往东头的小溪走去。
      
      洗个衣服能出什么事,难不成是掉小溪里了?
      
      桃花见状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后小跑着追上前面的男人道:“妤娘姐姐被村子里的坏人欺负了。”
      
      秦毅步伐一顿,随后几乎是跑着来到小溪边。
      
      远远的就看见几个妇人围在一起指指点点,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正一脸邪笑,伸出手想去摸那个小寡妇的脸。
      
      小寡妇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死死地咬住下唇,一双清澈的杏眼红通通的,里面交织着愤怒与难堪,晶莹的泪水滴溜溜的打转却倔强的不肯掉下来,看起来无助又可怜。
      
      秦毅脸一黑,猛地蹿上前一拳狠狠地打在那张洋洋得意的脸上。
      
      石头色壮人胆,本来打算摸一摸那张貌美的脸蛋过过手瘾,却没想到突然被人一拳打倒在地上。
      
      下颌骨像是被打断了一样疼得他说不出话,嘴唇蠕动了几下,吐出的一口鲜血里还混着两颗牙齿。
      
      “哪个不长眼的连老子都敢打?”
      
      石头叫嚣着从地上爬起来,一眼便看到对面的小寡妇面前挡了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
      
      冷冽刺骨的眼神扫过来让他顿时觉得一股杀气扑面而来,双腿没骨气的发软。
      
      这个男人一看就知惹不得,他正打算偷偷溜走时迎面突然踹来一脚,身子一下子飞出几米远重重的落在地上。
      
      求饶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冷硬的拳头如雨点般砸在他身上各处。
      
      四周诡异的安静了下来,只听见男人不断发出如杀猪般的惨叫声。
      
      “别打了别打了,衣服还给你,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整个身子因为疼痛蜷缩在一起,有鲜红的血顺着鼻子流出糊了满脸,看起来有些可怖。
      
      秦毅出拳的动作一顿,眼角余光瞥过去,发现男人胸前衣领处露出一截湖蓝色的布料。
      
      衣服?
      
      秦毅有些疑惑,下意识地伸手捏住那截露出来的布料一把拽出来。
      
      等看清手里的布料的样式时,脸上的表情突然僵住。
      
      围观的一个妇人突然惊呼出声:“那不是肚兜吗?”
      
      秦毅莫名的觉得手里的东西有些烫手,一时拿也不是扔也不是,大冬天的手心里竟然出了一层汗。
      
      躺在地上的男人见他出了神,连忙从地上爬起连滚带爬的往一条小路跑去,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周围却像是炸开了锅一般,几个妇人指指点点的,眼神来回地在秦毅和妤娘身上打转。
      
      方才说话的妇人斜了一眼妤娘后又道:“贴身的衣物连续被两个男人握在手里,这要是我呀从今往后都没脸出门。”
      
      妤娘抹了一把眼睛,只当作没有听见刚才的话,上前几步从秦毅手中抢回自己的肚兜,走到溪边端起木盆后转身便往回走。
      
      等把人群抛在身后,隐忍了许久的泪水夺眶而出,泪水朦胧间秦家小院就在眼前。
      
      突然想到家里还有秦氏和谨郎,不想让两人担心,她脚下转了个方向躲在了屋角旁的一棵光秃秃的槐树后面。
      
      方才的妇人见妤娘无视她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口中不屑道:“表面装得清高谁知道背地里什么样子,若不然石头能无缘无故的缠上她?”
      
      妇人说着说着突然发现周围又安静了下来,冷不丁地对上一双寒意沉沉的双眸,她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害怕的移开目光不敢再说话。
      
      秦毅见威慑起到了作用,迈开脚步往家走去。
      
      桃花生气地冲那个妇人做了个鬼脸,然后端起木盆头连忙跟在秦毅身后。
      
      走到秦家旁桃花粗心的没注意到槐树后面的动静,头也不回的往自己家走去。
      
      秦毅却停下了脚步。
      
      他耳力一向很好,虽然树后面的人压抑着声音,但仍有断断续续的抽噎声传入他的耳朵里。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见树后面的人正死死的捂住嘴巴,豆大的泪珠一颗接着一颗的滚出眼眶打湿了脸颊。
      
      秦毅眉头一拧,心头莫名的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他还没来得及细究紧接着就消失了。
      
      树后面的妤娘越哭越止不住泪水,像是要把这段时间受的委屈都给哭出来。
      
      人在受到委屈的时候总是会想到给予自己温暖的港湾,妤娘亦是如此。
      
      她前所未有的想念家里温柔美丽的娘亲,想念在外面一脸严肃却独独宠爱她的爹爹。
      
      她突然产生一股想要什么都不管直接回家的冲动,可是一想到谨郎,那股冲动又生生的被压制住。
      
      她可以不顾自己的安危,却不能带上谨郎,她不知道追杀她们的人有没有放弃,但是她不能冒这个险回去。
      
      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妤娘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
      
      爹爹会找到她们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