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温软

作者:遇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气

      不过半个月,尖子七班来了个哑巴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学校。甚至大课间的时候,还有不少人来组团参观。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许知知大课间只能待在教室里面。

      只是今天,许知知看了一眼空了的水杯,抿了抿唇,起身。

      刚到门口,便看见两个女生对着她指指点点,“喏,这就是那个哑巴。”

      难听的词入了耳中,许知知脾气再好,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偏偏那两个女生还不懂收敛,颇为好奇地看着她,“真的不会说话诶。”

      周围也有不少他们班的学生,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却只见他们冷漠的神情,仿佛事不关己一样。

      “小哑巴,你不会说话,那会打哑语吗?”那女生还在问着,“来一个呗。”

      许知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是会哑语的,可是只有妈妈能够看懂,所以渐渐的,她就开始写字了。

      “你会死吗?死一个我看看。”一道略显清冷的声音传来,那女生穿着一件素色的长裙,神色冷漠地扫过两人。

      两个女生明显就是个欺软怕硬的,看见有人说话了,而且还是在人家班级门口,立马怂了,“我们只是想过来和她交个朋友,你这人怎么说话那么难听?”

      “难听?”女生淡淡地反问,“跟人说人话,跟狗说狗话。”

      “你!”

      “行了行了,我们走吧,她可是安韶。”

      女生脸色一变,只能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安韶,转头离开。

      安韶看向许知知,扫过她手上的水杯,淡声问,“要打水?”

      许知知懵懂地点了点头。

      “我和你一起去。”安韶道,“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你的同桌,安韶。”

      许知知点了点头,朝她感激地笑了笑。

      安韶面无表情地道,“以后那些人,不用理会。”

      这是在安慰她?

      许知知又忍不住多看了安韶一眼。

      安韶话不多,跟她打完水之后就回到教室,安静地拿着一本言情小说看着。

      一整天下来,许知知对自己的同桌了解得少之又少。只是知道,她性子有些孤僻,很爱看小说。

      季家。

      “穿上鞋,出去散步。”

      晚饭过后,许知知正准备帮沈姨收拾碗筷,便听到季容低沉的嗓音。

      “散步?”吃饱喝足的季朝正准备回家,听到这话,眼睛都亮了,“我也要去!”

      季容淡漠地扫了他一眼,“吵。”

      季朝表示很受伤,嘟囔一句,“我不吵。”

      许知知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怀疑的眼神惹得季朝立马炸毛,“看什么!我哪里吵了!你就是嫉妒我,你……”

      感觉到季容不悦的目光,季朝乖乖地闭嘴了,“那什么,我不打扰你们了。”

      穿上鞋,季朝离开。

      季容看向许知知,小姑娘神色平静,丝毫没有被季朝的话伤害到。眉头微微一挑,“换鞋。”

      许知知看了他一眼,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

      她模样生的比较稚嫩,皱着眉的样子有些不搭的老沉。

      “不想去?”季容站在那里,比她高出了一个头,微微垂眉看着她的时候,颇有些压迫感。

      许知知摇了摇头,拿出手机打字:外面冷,穿外套比较好。

      九月过了大半,天气入秋,晚上的确是有些凉意。

      “去我房间拿。”

      许知知点了点头,小跑着上楼。

      看着那道娇小的身影在二楼长廊处消失不见,季容才收回目光。

      跑什么?又没有催她。

      很快的,许知知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外套下来。

      季容从她手里接过外套,指尖有意擦过她的手指,一如既往的温热,还软软的。

      许知知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只是看着他,眼神在催促着他。

      季容压下心中的异样,穿上外套。

      这一片是高级别墅区,不仅是安保问题有保障,就连设施也是极为齐全的。

      有一个小型的公园,甚至对面就是购物商场。

      许知知虽然来这里住了两个多月,可是几乎没有在小区里面逛过。上次自己出门,就被那些个少年给围住了。所以平时除了上课之外,许知知一般都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面。

      出门的时候已经七点了,天色逐渐变暗,两旁的灯光明亮地照着,倒影出两人的身影,一高一低,看上去倒是意外地和谐。

      季容微微侧头,小姑娘有些跟不上他的步伐,小腿快步地走着,像是在小跑一样。

      季容停住了脚步,后头的许知知差点没刹住车。

      怎么了吗?

      季容收回视线,继续散步,只是脚步明显地放缓了不少。

      许知知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眸子亮了亮,小酒窝浅浅的荡着。

      季容微微回头,便能看见小姑娘一双眸子璀璨如星河,白皙的脸上带着甜甜的笑。

      夜色似乎都更美了。

      季朝抱着球在球场上面,有些心不在焉的。

      “朝哥,怎么不打?”

      季朝挥了挥手,“刚吃饱,不来。”

      “噢。”那人摸了摸鼻子,眼尖地看到不远处的两人,“卧槽,朝哥,这不是你哥和那小哑巴吗?”

      季容和许知知的身高差很是明显,男人面色冰冷,而小姑娘模样呆呆的。这样看过去,倒是意外的有些反差萌。

      “真当媳妇养了啊……”那人喃喃自语。

      “瞎说什么!”季朝踹了他一脚,“她就是我哥小跟班而已。”

      那人有些无辜,“噢……朝哥,你还讨厌这姑娘啊?其实我觉得,这姑娘也挺不容易的。没亲没故的,还不会说话。你这么老针对她,也不是个事。”

      再说了,这姑娘还被季少护着呢。

      这么一想,是有些可怜了。

      回想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季朝更加烦躁了,瞪了一眼他,“才几天你就叛变了?”

      那人无辜地挠了挠头,实在不是他想叛变。这不是,惹不起季少嘛。

      他忍不住又朝着许知知的方向看过去。

      还真别说,一段时间不见,这姑娘好像又好看了些。

      只是灯光太暗,看得不清楚,真是可惜了。

      自从安韶做了许知知的同桌后,班上的人明显忌惮了很多。至少让许知知感觉比以前自在多了。

      又是一节物理课结束,许知知有些无力地看着书上的例题,眼神沮丧。

      许知知的数学比较薄弱,连带着物理也有些听不懂。上课老师讲得很快,她云里雾里的。

      “没听懂?”安韶偏头看了一眼她纠结的题,“我教你。”

      许知知转头看着她,小巧脸蛋很是诱人。

      安韶不客气地捏了捏,很快就松了手,跟她说,“尖子班的上课进度都这样,习惯就好。”

      许知知点了点头,安韶一直是年纪第一,再加上性子淡漠,所以很多人都忌惮着她。

      可是许知知却觉得她很好。

      安韶看了一眼题目,把许知知每个不懂的知识点全部解释清楚。

      “不会的再问我。”安韶转回了身体,继续拿着言情小说看。

      许知知眨了眨眼睛。

      第二天安韶便发现自己的桌子里面多了一个点心,不用猜也知道是谁送的。

      “谢了。”安韶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她们之间不会像普通女生一样聊着八卦,每天都很枯燥。可是,许知知却很喜欢这样的状态。

      她想,她也算是有了朋友吧。

      第一个朋友。

      准备到国庆,月考也即将来临。

      就连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季朝都开始认真学习了,吃饭的时候还在背单词。

      沈姨端着菜上来,瞧见他这幅勤奋的样子,笑了笑,“二少最近很刻苦。”

      “必须的。”季朝虽然爱玩,可是也十分地好面子,考不好那可不得丢大发了。

      说话间,季朝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扫过许知知,阴阳怪气地道,“咱们季家可不养废物。”

      许知知心口一紧,便看见刚才还嚣张的季朝,立马收敛了,乖巧得很。

      身边的椅子被拉开,许知知微微偏头,看到季容线条分明的侧脸。

      鼻梁高挺,薄唇紧抿,好看得不像话。

      季朝忐忑地打量着季容的神色,见他神色无常,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听到。

      闷闷不乐地吃完饭,许知知给季容送完了汤药,回了房间之后就开始熬夜学习。

      第二天醒来,许知知有些精神萎靡,就连吃早餐的时候,都在迷迷糊糊地钓着鱼。

      眼看着许知知的脑袋快要砸进碗里,季容终于皱着眉开口喊她,“许知知。”

      嗯?

      听到有人在喊她,许知知迷瞪着眼,茫然地看了一眼季容。

      “昨晚没睡?”声音很冷。

      许知知清醒了几分,赶紧拿出手机打字:睡了。

      季容:“多久?”

      许知知不敢说谎,只是打字的手慢了下来,一看就是心虚的模样:三个小时。

      季容眉头皱得更紧,声音也带上了几分凌冽,“就这么折腾你的身体?”

      本来就瘦弱得连风都能吹倒,再折腾下去,小姑娘这身体怕是跟他差不多了。

      深褐色的眸子逐渐变冷,拖着病躯多年,季容比谁都渴望健康。

      如今看到许知知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心中的那团火,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许知知咬了咬下嘴唇,对上季容那双冰冷的眸子,继续在备忘录上面打字。

      见季容没有要看的意思,许知知只能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角,试图唤回他的注意力。

      季容神色冰冷地转过头去,轻而易举地看到了上面的字:我怕考不好,季家是不是不留没用的人?

      没用的人?

      季容神色微冷,“季朝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许知知一愣,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可是撞见季容冷然的眸子,只好巴巴地点了点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季容:季朝那混小子又和我家小姑娘说什么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