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温软

作者:遇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监督吃饭

      她这幅样子实在是可怜,巴掌大的小脸,怎么补都没有太多的肉。昨夜没怎么睡,显得憔悴得很,一双水汪汪的清澈眼眸正紧张地看着他。

      绕是心肠再硬的季容都忍不住微微动容,语气浅淡,却是散了冰冷,“上午请假,待在家里休息。”

      许知知赶紧摇了摇头,执拗地看着他:我不困。

      不困?

      刚才是谁的小脑袋差点砸进碗里面?

      季容的语气重了几分,带着不容置疑的态度,“在家休息。”

      许知知缩了缩手,呐呐地点了点头。

      这会她已经精神了不少,默默地吃完自己的早餐。

      季容起身,走到一半又转过身来,侧头看了一眼小姑娘。

      细碎的头发轻轻垂在两旁,唇红齿白,一双好看得不像话的眸子紧张地看着他。

      “许知知,没人能赶走你。”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像是一颗石头砸进平静的湖中,扬起了停不下来的波痕。

      许知知太害怕被抛弃,父母是这样,就连生活了好几年的孤儿院也是这样。

      这里虽然不是她的家,却给了她一种安全感。她在害怕着,怕自己再次被抛弃。

      可是,季容说,没人能赶走你。

      干涩的眼眶有些酸了,许知知揉了揉眼睛,还没有转过头去,便听到关门的声音。

      她看着门口很久,直到眼睛酸涩,她才浅浅地打了一个哈欠,收拾碗筷,乖乖的上楼睡觉。

      这一觉许知知睡得很沉,自从她来到季家之后,第一次睡觉那么安稳。

      晚上吃饭,季朝依旧没来。

      沈姨特地做了牛肉和小鸡腿,下意识地看了季容一眼,淡淡一笑。

      上次知知吃了牛肉多一点,沈姨便记住了。虽然季容没有直接开口吩咐,但是沈姨也是懂得他的意思,所以就特地做了。

      许知知还是不爱吃肉,扒着饭吃得很快,小脸像是要埋进碗里面一样。

      “急什么?”季容看了她一眼。

      那颗小脑袋抬头看了季容一眼,脸蛋微红。

      她的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一些?

      许知知扒饭的速度很明显地慢了下来,伸手夹着茄子。

      季容忍不住微微皱眉,“吃肉。”

      许知知眼巴巴地看了季容一眼,犹豫了几秒,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夹了一个鸡腿放在自己的碗里面。

      秀气地眉头狠狠地皱着,小脸都快皱成了苦瓜脸。

      许知知轻轻地咬了一口肉,细嚼慢咽,和刚才的狼吞虎咽完全不一样。

      吃的是毒药吗?

      季容微微扬眉,神色微敛。

      许知知吃完一个小鸡腿就打算不吃了,余光却看见季容神色冷淡地瞧着她。

      低头扒了几口饭,许知知正准备放下筷子的时候,季容开口了,“继续吃。”

      她不想吃。

      许知知不敢忤逆他,这次学聪明的没有要小鸡腿,而是夹了几块牛肉,囫囵吞枣地吃了下去,转过头一脸期待地看着季容。

      可以了吗?

      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季容扫了一眼,淡声道,“继续。”

      好撑……

      许知知的饭量本就不大,这会已经撑了。

      又塞了几口,趁着季容在打电话没空关注她,许知知赶紧收拾好碗筷。

      大约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季容讲了一会依旧没有结束的打算。

      两个月没剪头发,原本枯黄的头发开始变得乌黑起来,摸上去柔顺了不少。

      沈姨端着芝麻糊出来,“吃完再去散步。”

      许知知点了点头,白皙的小脸透着红润,脸蛋精致,细长的眉眼好看极了。

      沈姨替她把脸颊上的头发别到耳后,“再养养这发质就会变好了。”

      “小姑娘长得可真是水灵。”沈姨感叹一句,“就是太瘦了,别学着女孩子减肥那套,知知,你得多吃一点。”

      季容闻言看过来,眉头微不可闻地皱了皱。

      许知知不喜欢吃肉,平时都是在他强迫之下才会吃一点。十几岁的年纪,正是发育的时候,养了那么久,也不见许知知长肉多少。

      “嗯。”季容挂了电话,许知知已经把芝麻糊喝完了,正朝着他走过来。

      头发倒是养得不错,比起一开始的枯黄,现在已经柔顺乌黑了许多。

      许知知穿好了鞋子,跟着季容一起去散步。

      “你们说,季少真打算把这小哑巴当做媳妇来养?”

      篮球场上,几个少年看着不远处的两人。

      “谁知道呢,朝哥不是很讨厌这小哑巴吗?”另一个少年道,转身投球。

      “不是,你们谁说这哑巴会被赶出来的?我怎么觉得季少对她有点好,这时不时还带出来散步的,朝哥都没这待遇。”

      “谁知道。”

      “算了算了,打球吧。”

      国庆的前一天,为期两天的考试才全部结束。

      班级里面一片热闹,都在为剩下的一周假期狂欢。

      许知知安安静静地收拾书包,安韶把一个小盒子给她,“提前送你国庆礼物。”

      许知知冲她浅浅一笑,拿出手机打字:谢谢。

      做了半个月的同桌,许知知很喜欢安韶。她虽然性子淡漠,可是对她却很温柔。

      “不用回礼。”安韶淡声道,看着她面前的试卷,“感觉题目难吗?”

      她对许知知的了解不多,但是平时上课也不难看出,她有些跟不上。

      回想了数学和物理大题,许知知尴尬地点了点头。

      意料之中。

      安韶微微思考,“国庆之后我帮你补习。”

      许知知眼睛一亮,她一直没好意思跟季容说请家教的事情,就是怕麻烦他。可是安韶……

      摇了摇头,许知知打字:太麻烦你了。

      “没什么。”安韶不以为然,耸了耸肩,“就当做是复习。”

      许知知听班里的人说,安韶一直是年纪第一,学习对于她来说,如同吃饭一样简单。

      只是性子孤僻,所以在班上被孤立。以前一直没有同桌,这一次,也是因为位置不够了才让许知知和她做同桌。

      原来许知知还担心,害怕不能和安韶相处好。可是慢慢的,许知知才发现,安韶比任何人都要温柔。

      外冷内热,和……季容一样。

      许知知恍惚了一下,手机捏着手机,刚想要打字,却被安韶打断,“感激就不用了,我先回家。”

      许知知轻轻点头,也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回到了家,沈姨见她立马迎了上来,“知知回来了?赶紧穿上礼服吧。”

      礼服?

      许知知还没来得及打字,便看到沈姨从一旁的沙发上面拿起了一个袋子,递给许知知,“去换上吧,季少也快回来了。”

      许知知:要去哪?

      “沈先生的生日宴,邀请了你和季少一同过去。”沈姨笑着解释,催促着她。

      季朝在一旁扯了扯嘴角,“赶紧换上,这可是大场面,别丢我们季家的脸。”

      许知知只好抱着衣服上楼。

      盒子里面是浅粉色的礼服,肩带很细,腰间是微微叠层的设计,很是好看。

      这是她第一次收到那么好看的衣服。从前,只在电视里面看到过。

      看了一会,她才小心翼翼地换上礼服。站在镜子前面,许知知左看右看,依旧觉得不舒服,别扭得很。

      就像是丑小鸭突然换上了不属于她的华丽衣服一样。

      “咚咚咚。”

      门被敲响,许知知还以为是沈姨上来催她了,赶忙跑过去开门。

      外面站着身着银色西装的季容,他的身材挺拔,剪裁得很好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衬托得他的身材更为修长。五官精致,尤其是他的眼睛,深邃好看。

      许知知回过神来,连忙低下头,害羞得不敢和他对视。

      季容……长得真的很好看。

      “换好了?”季容问她,清冷的眼眸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

      小姑娘很适合这件衣服,粉色的晚礼服把她的肌肤衬托得更为白皙。肩上只有两条丝带,纤细的胳膊都露在了外面,腰间纤细,盈盈一握。

      许知知抱着双臂,有些难为情。小巧的脸蛋微微泛红,十六岁的小姑娘,不用化妆,就已经展露出她这个年纪应有的朝气。

      “楼下有外套。”季容淡淡地提醒一句,把目光从她细嫩的肌肤上面移开,“带上手机。”

      许知知赶紧点了点头,跑回去拿手机。想了想,还是拿了一个小挎包,装了几颗糖进去。

      下了楼,季朝已经在那等着了,身上穿上了西装,平时吊儿郎当的少年总算是看起来成熟了一些。

      看到许知知的装扮,季朝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许知知被看得有些不舒服,好在沈姨递过来了外套,她赶紧穿,遮挡住露在外面的细嫩肌肤。

      “要穿高跟鞋?”季容问她,指了指摆在旁边的高跟鞋。

      许知知沉思了一会,摇头。

      她没穿过,怕给季容丢脸。

      “那就平底。”季容侧头看了一眼,目光落在鞋架上面的银色平底凉鞋上,“那双。”

      季朝忍不住看了一眼,粉色礼服配银色高跟鞋,他哥这眼光也太直男了吧。

      不对!这颜色怎么那么配他哥身上的西装呢!

      沈屿礼的生日宴会办得很大,他本人是不喜欢这些表面的东西。只是沈父说要大办一场,所以邀请了不少的人。

      许知知有些紧张,下了车之后就一直紧紧地跟在季容后面。

      一进门,一名中年男人便朝着季容走来,笑着打了声招呼,“季总。”

      目光落在他身边的许知知,中年男人笑了笑,“这位是……?”

      他眼底的猥琐之意太过,季容余光看到许知知紧张的小脸,神色沉了沉,不动声色地把她藏在了身后,声音微冷,“家里的小姑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都在为吃饭烦恼的许知知:被盯着,超委屈!
    感觉被塞了一口狗粮的季朝:哥,这银色平底鞋真的不配粉色!
    带着自家小姑娘开开心心出门的季容:看什么,这我家小姑娘
    基友微久《他说这题选A》开文了,很肥很肥滴,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高三那年,雍雨相做过最丢脸的事就是酒醉表白
    她在男生宿舍楼下竭嘶底里的喊着,“严霁屿,我喜欢你。”
    酒醒后因为脸皮薄躲了整整三天,直到被另一当事人逮到
    男生将她抵在窄小的巷子里,眸子深邃:你前几天跟我表白了
    雍雨相羞红了脸却是故作镇定:那天我喝醉了,口不择言
    “可我已经收下了……”严霁屿又靠近她一分,
    “还要还回去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