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他

作者:梦筱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俞倾这会儿没心思关注别人或八卦或幸灾乐祸的眼神,她分析利害关系给肖以琳听,也是要堵住在座的有些人的嘴。
      “第一,钱老板为人老实本分,可并不代表他就会任人拿捏。你有没有想过,被逼急了,兔子也会咬人?”
      “第二,你拿什么保证,你无辜毁约这个黑点不会被竞品方拿来无故放大,肆意做文章?”
      “朵新没什么名气,可它背后的傅氏集团呢?”
      “我们都知道,有时一个负面舆论,就能要了一个公司的命。”
      “第三,你作为大区经理,不可能不知道朵新的竞争对手,乐檬,想要把朵新搞死的心都有了,这个时候,你明目张胆坑人毁约,后果谁付得起?”

      一连串的反问,肖以琳竟然一时不知道从哪里反驳。

      副总裁翻合同,其实一个字都没看,俞倾的话,他全听进去了,肖以琳的话他也在斟酌。

      俞倾起身,倒了杯咖啡。

      赵树群余光看着她,这女人,到这个时候了,还气定神闲。气人的本事,一流。

      肖以琳这边,怒火中烧,半瓶冰饮料下肚,还是没用。
      不管怎样,她今天必须得把合同给签了。

      她吁口气,一字一顿,“俞律师,被迫害妄想症,鸡蛋里挑骨头,是做市场的大忌!照你这么说,喝水都能呛死人呢,难道我们都不喝水了?”

      俞倾接过她的话,故意怼她:“我要是提前知道这瓶水有可能把我呛死,我为什么要喝呢?”

      肖以琳:“......”
      杠精!

      俞倾言归正传,“最关键一点,朵新的老板傅既沉,还有乐檬的老板秦墨岭,恨不得能弄死对方,这是不同于正常饮品竞争的地方。所以,我是好心提醒你,别给对方抓住把柄往死里黑的机会。”

      乔洋猛地抬头,这是鲜有的,有人敢在会议上,直呼老板大名。

      副总裁适时打圆场,“今天到这儿,散会吧。”

      俞倾合上笔记本,第一个离开会议室。

      待会议室门关上,肖以琳看向副总裁,“我好不容易争取来卓华,结果俞律师......真要像她那样瞻前顾后,我还做不做市场了?”
      说着,她言语间尽是委屈。
      “您也是做市场出身,这里头的弯弯绕要是拿正常流程去解决,我们一个公司真就不用吃不用喝了,还谈什么盈利?再说,选择更有实力的经销商,哪个品牌不这么干?”

      副总裁的年末考核,也是跟销量挂钩。
      他思忖半刻,“这个我来沟通。”不过也不忘提醒肖以琳,“把钱老板那边的库存还有尾款处理好。”

      肖以琳:“放心。”

      散会。
      肖以琳随着赵树群去了他办公室,还是为了卓华商贸的合同。

      赵树群倒杯水,手指轻轻扣着杯沿。
      肖以琳坐他对面,拿脚轻轻踩他,“我不管,卓华商贸的合同肯定要签,钱老板那边我得慢慢跟他磨,需要些时间,可卓华不等人。”

      赵树群直言不讳,“你跟卓华那边,到底达成了什么回扣协议,你这么积极?”

      “听不懂你说什么。”肖以琳走过去,趴在赵树群背上,“不管什么回扣协议,就是赚点外快。”
      说着,她叹气,声讨他,“你心里只有你老婆孩子,你什么时候管过我?我自己自力更生还不行了?反正也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的销售。”

      赵树群揉揉眉心,头疼。“下不为例,别给我惹些烂摊子!”
      肖以琳脸上有了笑容,“谢谢。放心,我不会蠢到把自己饭碗给砸了,钱老板那边我有把握搞定,就是时间要长一点。”
      她亲了他一下,“下班去我那?”

      赵树群转头,盯着她看了好半晌,“以后就这样了。我老婆最近疑心我。工作上我会照顾你。”

      肖以琳嘴角的笑僵了僵,很快,又平复好。
      她手指在他侧脸上摩挲,“你什么时候怕你老婆了?还是你喜新厌旧,又找了新情人,嗯?”

      赵树群把她手从他脸上拿下来,“坐好了,这是公司!”

      呵。

      --

      周允莉在快下班时接到朵新副总裁的电话,这边刚挂断,桌上的固话又响起。
      是赵树群的内线。

      都是为了同一件事,卓华商贸的合同。

      她没想到俞倾今天下午在会上,当场跟肖以琳叫板。
      也打了在场所有人的脸。

      她对俞倾这种执着不是很理解,确切说,现在的她,已经很不理解如此偏执的俞倾。她刚入律师这行时,也跟俞倾一样。
      如今,她早不记得年轻时的傻气。
      黑与白之间,她更喜欢灰色。

      “到我办公室一趟。”她给俞倾打去电话。

      俞倾知道主管找她为何事,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他们为了各自的利益,肯定都想压着她,让她把合同给过了,可谁考虑过她?

      门关上。

      “俞倾,你今年多大?”周允莉眼神很淡,语气更是。

      俞倾不傻,知道周允莉在暗讽她年轻无知,不懂得利用自己手中的审核权利给自己变通,得到该有的灰色好处。

      周允莉见她沉默,“俞倾,你这是没事给自己找不痛快,何必?”

      俞倾觉得好笑。
      “我没找不痛快,但凡不是原则性的,我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
      她提醒周允莉,“经销商资质不合格,赵树群给我个情况说明,我也给通过了。不属于我的工作,您安排多少给我,我也都按质按时完成。但今天这事儿,触了我的底线。”

      周允莉唇角动动。这是内涵她呢。
      不过俞倾也没说错。
      这几个月来,不属于俞倾的工作,她安排了不少。顶替俞倾岗位的那个女孩...哎,一言难尽。
      可集团领导安排下来的工作,总要有人来完成。

      “俞倾啊,”周允莉试图说服她,把卓华商贸的合同给通过,“职场不是家,不是我们任性了,别人就要买我们的帐。懂不?”

      俞倾扯个笑:“没人任性。说句不好听的,凭什么她肖以琳要把所有风险都踢到我这边?我有什么义务给她收拾烂摊子?看我新来的,好欺负?”

      周允莉脸上假装出来的笑意,瞬间全无。她看了俞倾许久,“你现在这个态度,是想抗议我给你安排岗位的不满是吗?”

      办公室突然静下来。
      气压骤低。
      只有笔记本‘嗡嗡嗡’的轻微散热声。

      俞倾在心里无奈‘呵’了一声,简直是欲加之罪。
      “真要跟您对着来,我就什么都不管不问了,到时我一离职,所有烂摊子都是您的。”
      她语气平静:“但我的专业素养,不许我这么破罐子破摔。”

      周允莉张张嘴,无力辩驳。
      威逼不成,只好利诱。
      她声音平和下来,“在法务部,每个岗位都重要,你刚过实习期,适合什么岗位,我心里清楚。耐下性子,会给你调岗。”

      俞倾内心一长串呵呵呵,还真把她当傻子了。
      这种打发小孩的借口,用在她身上,不管用。

      她还是那个原则,跟销售部闹僵了没什么,反正平日里也不常见。
      可她不想跟周允莉闹翻脸。
      不然周允莉私下随便安排点她工作,就足够她忙活半天。
      不划算。
      很快,她有了主意。
      她去茶水柜拿了个玻璃杯,“主任,借您一个杯子,到时还您。”

      周允莉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要干什么。

      下一秒,‘砰’一声。
      玻璃杯摔到墙上,四分五裂。

      “我再给您买一对新的,周一就给您送来。”

      周允莉还没缓过神。

      俞倾看看杯子碎片,之后迎上周允莉匪夷所思的目光,“您就跟赵总监说,我这个人拧巴,没遭遇过社会毒打,天真的很,油盐不进,您跟我闹翻了,我还是不买您的帐。”

      临了,她不忘给周允莉吃颗定心丸,“我不会跟任何人提今天这茬,这杯子您就当是您自己摔的,被我气的摔了杯子。这样赵总监不仅更感激您,还觉得欠您人情。而我这边,以后工作也好做。”
      她微微欠身。随后,摔门而去。

      门关上,仿佛这个世界都静止了。

      法务办公区,从未有过的紧张气氛,安静得针落可闻。

      他们默默目送俞倾回到自己座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俞倾跟主管闹翻了,主管大概被气急,摔了杯子。
      而俞倾,摔主管的门。

      他们猜测,可能是俞倾工作中有失误,有个别合同没来得及处理,耽误了销售部那边,主管训斥,俞倾又不服。
      也可能,俞倾受了委屈,但说不清道不明。

      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都挺佩服俞倾的勇气,敢跟领导直接叫板。

      下班时间一到,俞倾关电脑,收拾桌子。

      章小池没问她怎么跟主任吵起来,但知道她今天受了委屈,“晚上我陪你逛街?”
      俞倾笑笑,“放心,这点屁事还影响不到我。”

      小池给她竖大拇指,“今天那个摔杯子声音,太爽了。”她还要加会儿班,跟俞倾摆摆手,“高兴点,周末愉快。”

      俞倾:“愉快。”
      下午她没时间看股市,刚才登录瞅了眼,又是亏。
      开会时受了一肚子窝囊气,回到办公室,还被自己上司教训一顿。
      操蛋的一天。
      她拿上包,边往外走边给傅既沉发消息:【晚上有没有应酬?】

      傅既沉看着消息,她从来不关心他日程安排,今天有点一反常态。
      他问:【怎么了?】

      俞倾:【没什么,想勾引你。】然后拿你撒气。
      傅既沉:“......”

      俞倾的消息又进来,【周六陪我打网球?】
      傅既沉:【没空。下周的吧,明天去海南出差,要在那边待几天。】他越发觉得她情绪不对,【谁惹你了?】

      俞倾:【你。说我包不好看,我要在球场上把你打的落花流水,找回场子。忙吧,我下班回家了。】

      傅既沉看看这条消息,又瞥了眼桌角他那个男士手包,他点开网页。
      看得正入神,手机响起,是乔洋,跟他电话沟通融资计划书的细节部分。昨天跟邹行长见聊过之后,有些地方要改。

      傅既沉接听,专注听她汇报,他拿上杯子去倒水。
      这通电话持续二十多分钟还没结束,乔洋坐在电脑前,对着电子版本,有需要改的细节,她当场修改。

      傅既沉靠在窗边沙发上,远眺。

      “利率方面,我觉得,我们可以向银行再申请下调零点五个点百分点,要不,我先修改?那边实在通不过,我们再加。”乔洋征求他意见。

      电话里安静下来。

      傅既沉抿口茶,在考虑。

      乔洋没催,耐心等。

      这时,办公室敲门声响。“傅总,是我。”
      傅既沉转脸,“请进。”

      乔洋一愣,“啊?”
      傅既沉对着手机,“跟潘秘书说话。”
      “哦。”

      潘正拿着文件进来,傅既沉指指他手机,潘正领会。

      傅既沉经过深思熟虑,跟乔洋说:“下调一个百分点。”
      乔洋:“......”
      贷款利率下调零点五个点已经很多,没想到傅既沉比她压的还狠。
      “好,我这就修改。”

      通话结束,傅既沉从沙发背站起,往办公桌那边走,他突然想起,他电脑屏幕是女式挎包的浏览页面。

      潘正早就看到女士包页面,他在假装看文件。
      他跟在傅既沉身边不少年,老板上班开小差,这是第一次。

      尴尬几秒。

      不过傅既沉总是有力挽狂澜,实力甩锅的本事,他若无其事道:“俞倾嚷嚷着,非要跟我用情侣包,不理她还不行,短信一条接一条。我正准备给她选一个包。”

      潘正:“......”
      私生活方面,真不用跟他这个下属汇报的这么详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200个红包,前50,150随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