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他

作者:梦筱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傅既沉回到家,俞倾早就洗过澡,正靠在床头研究她的期货市场。
      与平时不同,今天她没穿睡衣,裹了一条浴巾。
      松松垮垮搭在身上。
      靠心脏处,贴了两个卡通创口贴。
      她总是能一本正经的,无意间勾引人。

      傅既沉脱了外套走过去,绕过床尾,到她这边来,“什么把你心给戳着了?”
      俞倾放下手机,摁摁创口贴,黏牢一些。“贪婪的人心戳着我了。”

      傅既沉双手撑在她身侧,低头,亲了下那个卡通创口贴,“心黏上没?”
      “还没。稀碎稀碎的,都碎成渣了。傅总,你说该怎么办呀?”俞倾笑着,顺手勾住他脖子,吻落在他侧脸。
      “我倒是有个办法。”
      “嗯,傅总有什么妙招?”
      “你把对方的心碾压成粉末。这样不就解恨了?解恨后你稀碎的心自然就会痊愈。”
      “......”

      傅既沉把她手机推到不碍事的地方,抬手关了灯。亲着她,“谁欺负你了?”

      俞倾没提今天下午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他是集团老板,操心的是集团战略方面,没精力管琐碎的职场潜规则。
      而那些潜规则,在哪个公司都屡见不鲜。
      “也不是什么欺负不欺负。岗位职责不对付,有利益冲突,天然恨。”

      “正常。我还是好几个董事的眼中钉。”
      “那要不要我给你贴个创口贴?”
      他的吻落在她耳后,“不用,已经千疮百孔。”
      俞倾失笑,没再聊这些扫兴的,“明天要出差?”
      “嗯。一早的飞机。”他提醒她,“别我一不在家,你就赖床,该几点起就几点起。”
      “我是那样阳奉阴违,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人?”

      翌日。
      俞倾睡到自然醒,睁眼时已经八点半。
      傅既沉早就去了机场,她转身,想接着睡回笼觉,床头柜上有张纸,她伸手拿过来,是傅既沉给她的留言。
      【送给在职场上还没长大的小鱼同学:
      我知道,你想做最初有原则的那个你,做你心里的好人。
      但你周围的很多人,不允许。
      你人在屋檐下,没办法,只能安安分分做个不坏的人。
      可还是不行。
      他们只顾自己,没人关心你是不是愿意,是不是因此会被连累。反正,你最不起眼,你在他们眼里,就不配有任何诉求。
      于是,你努力想让自己变强大。

      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即便等到你强大了,你站到了那个高度,你会悲哀的发现,你看到的是比以前还要多的形形色色的人与事。
      你强大了又怎样?
      你依旧无力改变你不想看到的一些现象。

      用不着难过。
      也别觉得自己没用。
      你在坚持那份原则和底线时,就已经帮助了许多人。

      不管别人如何,我们尽量做个差不多的好人,为自己争取利益时,别损害了别人的利益,也尽量能看到暂时还不如你的、那些人的诉求。
      共勉。
      ——傅既沉留
      另:今天是八点起来的还是九点?】

      俞倾把这段话反复读了三遍。

      --

      愉快的周末时光很快过去。
      周一,像往常一样忙碌。
      俞倾到办公室时,只有章小池来了,正在擦小多肉的盆。

      “小倾城,周末过得怎么样?”
      “爽。”

      两人笑。

      俞倾走到办公桌前才看到桌上有个手提袋,打开来,是一对做工精致的玻璃杯。
      她转脸,“你带来的?”

      章小池点头,“嗯哼。”
      她停下手里的活儿,“不是买的,周末我闲着没事,拾掇家里,正好有不用的杯子,就给你带来了,你给主管送去。”

      怕俞倾脾气倔,章小池好生相劝,“嘴痛快过了,爽也爽了,我觉得你还是主动跟主管示个好,咱没必要拿鸡蛋碰石头。面子事小,日子好过事大。唉,谁让咱,人在屋檐下呢。”
      俞倾拍拍自己的包,“我带了。”
      章小池给了她一记坏笑的眼神。

      俞倾把章小池送给她的杯子拿出来好好欣赏一番,这对杯子暖到了她心坎上,于她而言,是她收到的最贵重的礼物。
      她没跟章小池客气,“你送我的这对,就给我自己用了,我舍不得送人。谢谢啊。”

      这对杯子不便宜,肯定不是章小池放在家里不用的,应该是她周末特意去买来让她送主管。

      章小池把擦好的一盆小多肉放在晨光下,“跟我客气做什么,你平时帮我那么多,我都没跟你见外。”

      八点半,周允莉来了。
      一同进来的是还有她的助理,两人一块进了周允莉的办公室。

      章小池小声提醒俞倾,“准备一下,趁人不多,等她助理出来你就进去。”
      俞倾做了个OK的手势,斜背上包,拿文件挡住试了下,看不出异样。

      周允莉前脚刚到办公室,门都还没来得及关,手机响了,是肖以琳。
      助理把门关上,周允莉接电话。

      “周主任,不好意思,一大早就打扰你。”
      “没关系,什么事儿?”

      肖以琳:“是这样的,我天津一个经销商的正式纸质合同,上周五就到了你们法务部,只差个合同章,俞律师签了字就能去盖章。”

      竞争对手乐檬饮料,也看中这个实力雄厚的经销商,不过她比乐檬下手快,抢先跟经销商签下合同。
      但乐檬的大区经理并没放弃,还在等着抢她这块肥肉。

      现在时间对她来说,分秒必争。

      肖以琳故意在电话里叹口气,“您也知道,我上周五会议上跟俞律师闹得不愉快,所以麻烦您帮忙催催,我今天就想拿到盖章的合同,拜托了。”

      周允莉言语间格外客气,“这个本来就是我们法务部的分内工作,还让你特意打电话催,应该是我不好意思,行,我这就给你催一下。”

      肖以琳再次感激,挂了电话。
      她今年犯小人,还是俞倾这个小人。她跟俞倾私下没有任何矛盾,谁知道工作上,俞倾一而再再而三给她找不痛快。
      短短几天,俞倾压了她两个区域的合同。
      北京卓华商贸,还有天津这个。

      她怕周允莉不把这事放心上,又发了条消息过去,【麻烦您了,周主任。】

      周允莉翻开桌上最底下那个文件夹,里面就是肖以琳刚才提到的,天津经销商的正式合同。
      她把合同递给助理:“先放你那,什么时候我让拿给俞倾,你再转给她。”

      助理翻看了下,“就是刚才肖以琳催促的那个合同?”
      周允莉“嗯”了声。
      助理以为:“是不是经销商资质有问题?”

      周允莉:“资料齐全,没任何问题。”
      这个合同是她截了下来,俞倾根本就不知道纸质合同已经到了法务部。
      她看了眼助理,“俞倾谁都不放眼里,她给我惹了多少麻烦!”

      助理瞬间意会,主任要借此敲打敲打俞倾,让俞倾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现在肖以琳急着拿合同,结果这边就是不给盖章。
      到时肖以琳不得恨死俞倾。
      而俞倾不管怎么解释,在肖以琳那里,都是借口。

      “主任,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你忙去吧。”

      助理又拿了其他几个空文件夹,连同肖以琳的合同,抱着出去了。

      周允莉倒了杯水,说起俞倾,她气就不打一处来。俞倾自从在她手下工作以来,基本上是不服管的,自视甚高。
      她得让俞倾知道,在法务部,谁说了算。

      ‘叩叩’
      “主任,是我。”俞倾刚才见助理出来了,赶紧带着杯子过来。

      周允莉:“进来。”
      俞倾关上门,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包装盒,“主任,这是我买的杯子。”

      周允莉盯着她看了半晌,“俞倾,你比我女儿大不了几岁,我之前说那么多,也是为你好。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知道,人际关系,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

      俞倾懒得废话,微笑,“谢谢主任。”
      周允莉挥挥手,“嗯,忙去吧,”

      俞倾关上门,舒口气,外头的空气都比里面的清新,干净。

      忙了一上午,早上那些插曲,烟消云散。
      快到吃饭时间,俞倾把桌上合同收拾入柜。

      大概是因为上周五跟周允莉吵了一架,摔了杯子,还挺管用,销售部那边没再催着她给卓华商贸过合同。

      “哇哇!”
      “谁的呀?”

      办公区门口,突然一阵嘈杂声。

      俞倾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快递小哥捧着一个独属于某品牌的大箱子站在门口,朝里望,“哪位是俞小姐?麻烦来签收一下。”

      快递人员很少能进入到他们的办公区,除非有特别允许。

      在一片羡慕眼神的注视下,俞倾一头雾水的走过去。她一下没想到是谁送来的,鱼精?
      但他应该不会这么高调多事。
      傅既沉?
      他才没那个闲情逸致。

      俞倾跟快递员确认,“确定没送错?”
      “法务部俞倾,对吧?”快递员跟她核对电话号码。

      可不就是她的手机号。

      签收,俞倾抱着大箱子回到位上。

      八卦好奇的女同事围过来,想看看是什么款式的包,开箱最让人惊喜了,虽然不是自己的,也莫名期待。
      “你男朋友对你可真好,怎么有这么好的男人呢?我为什么就没碰到。”
      “赶紧回家换男人。”
      大家七嘴八舌开起玩笑。

      俞倾也期待,期待这个包不要太贵,不然得引来多少八卦的眼神,还有背后的议论。
      打开外面的包装箱,入目的是一张卡片,龙飞凤舞的一行字:

      --不用感谢,我有必要也有责任提升你的审美和品味

      这是傅既沉的字迹,她一眼就认出。其他同事不知道老板的字长什么样。

      她收起卡片,打开盒子。
      还好,只是个基础款,最小尺寸的软质手袋。

      不过是今年的新款,要是从旗舰店买,不等半年是拿不到的,可半年前她还不认识傅既沉,应该是他找关系给她从总部调货。

      “虽然不贵,可有钱买不到呀,你男朋友对你可真好,之前我还嫌弃他走路来接你,会疼人才是真的。”

      俞倾没吱声,她们误以为钱程是她男朋友...
      就让这个误会,美丽下去吧。

      只有章小池,冲她扬扬眉,以为是哪个追求者。

      因为拆包,错过了早去食堂的时间,现在食堂人正多,俞倾打算等等再去。她拿上杯子,去茶水间泡杯柠檬水,等饭后喝。

      行政部几个女人也没急着去吃饭,在那八卦闲扯。

      “我还骗你们不成?”
      另一人接过话,“我早说过,财务二把手跟老大是一对,上次那个吻痕,你们忘了?”
      “唉,只有羡慕的份儿。我连私人飞机长什么样都没看过。”
      “人家命好,以着出差名义跟老板到处玩儿。私人飞机,私人海滩,私人游轮,我做梦都梦不到。”

      俞倾虽然只听了一半八卦,不过已猜到全部内容。
      应该是乔洋在朋友圈晒这些照片。这次乔洋跟傅既沉还有潘秘书一块出差,乘坐的是傅既沉的私人飞机。
      至于出海玩,应该是拜访客户,跟客户谈生意。
      他为了拿下那两块地,也是操碎了心。

      回到位子,俞倾漫不经心喝着柠檬水,给傅既沉发消息,只有一张图片,一个耷拉着眼皮,有着浓浓黑眼圈的卡通女孩。
      一看就是没睡醒的样子。

      傅既沉回过来:【你这叫此地无银,早上是六点半起来的,还是七点?】
      俞倾:【五点!】
      傅既沉:【你怎么好意思打出这两个字?】

      俞倾没再跟他扯闲篇,【那个包我收到了。你突然对我献殷勤,我有点怕,你可别是对我动真情了(狗头)】
      傅既沉:【要是这么说,你早就对我动真情了,不然干嘛送我钥匙扣?】

      俞倾:“......”
      看着手机屏幕,懒得跟他辩解。
      嘬杯里的水时嘬到了一片柠檬,酸。

      她岔开话题,调侃他,【你跟乔洋,你们俩什么情况?公司天天传,今天又传了,私人飞机,海滩。我也感觉无风不起浪,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傅既沉:“......”

      俞倾:【虽说我对感情一向看得开,聚散有时,但前提是一对一,你要是坐享齐人之福,就算你有颜有身材更有钱,我也分分钟把你踹远远的。】
      【不过不管我跟你是分是和,我还是会像以前那样,为傅氏法务部尽心尽力,爱钱爱工作这个初心永不变:)】

      傅既沉‘呵’了声,【看来你今天挺闲,还有时间听无聊八卦。该做的我都做了,你不喜欢别的女人坐我的车,那我就再配一辆,我总不至于出个差,用两架私人飞机。】
      【当然,你要是送我一架,我以后就坐你那架。加油做代购,争取在我老糊涂之前给我买一架。】

      ‘咳咳’,俞倾看完最后一句,被柠檬水呛到,连连咳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200个红包,前50,150随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