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腰控

作者:执葱一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细腰

      「贴这么紧。」
      短时间内,辛葵的脑海里全然盘踞着的,都是这句话。
      
      在这种关键时刻,她居然还抽了空,默默地低头,瞅了眼自己手上的动作。
      ——正小幅度地揪攥住对方的下衣摆。
      
      虽然力道确实大了点儿,惹得衣服边沿都出了些褶皱。
      但也没有贺云沂说的那样好吧!
      甚至还说出了近似虎狼之词的话语……
      
      这人说话怎么就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呢。
      事实上,两个人中间其实相隔并不算近,辛葵只是躲在了他身后,又没挂在他身上。
      
      她还没来得及小脸一红,贺云沂就从背对着她的姿势,稍稍侧过身来。
      
      拉扯间,衣衫下方清晰地印出贺云沂窄腰的弧度。
      
      “……”
      为什么每次和贺云沂单独相处,留给她的就都是这种棘手的事儿啊!
      
      辛葵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松手,松开的瞬间,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弹开,顺带还抬起手臂,捂了捂自己的眼睛。
      只从指缝里去看他。
      
      贺云沂的眉眼印刻在远处灯光照过来的余晖里。
      他没吭声,神情却耐人寻味。
      
      “我可不是故意的啊。”辛葵小声为自己辩解。
      
      贺云沂转过身来,视线直直地望向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一次没有旁人,也没有墙壁的遮蔽。
      两人一齐站在夜蛙蝉鸣的地方。
      
      “当然啊……”辛葵的声线不由自主就降低了。
      要是故意的还了得。
      依稀中想起,她之前好像就「故意还是不故意」这个问题探讨过无数次了。
      
      她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贺云沂怎么想。
      
      为了以表自己绝无二心,辛葵抬腿就往后方退了两退。
      这样一来,她离贺云沂更远了。
      
      贺云沂没错过辛葵的这些小动作,她个子刚好越过他肩线,即便离得不那么近,他稍稍敛眸,仍然能将辛葵的所有表情收入眼底。
      
      “我有点怕狗,就怕它扑我身上嘛,反正……随便旁边是个谁,我大概都会躲过去啦。”辛葵眨巴眨巴眼。
      
      然而辛葵想的是这方面,贺云沂的重点却和她截然相反。
      
      “随便是个谁。”
      贺云沂径自重复了一句辛葵刚刚说过的话。
      
      “行。”他单手插|进口袋,眼皮半掀,“用完就扔是吧?”
      
      ……什么完就扔?
      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辛葵还没彻彻底底反应过来,远处的何阮阳奉摄影师之命,扬声喊两人集合。
      
      “你们俩是要在那边挖煤吗,看都不看不清,还不快过来。”
      
      事关拍摄,当然不能马虎。
      辛葵抢先应了声,往前两步,走到和贺云沂平行的位置,抬头望着他,“一起走?”
      
      夜晚漆黑,她的双眸却像是被浸泡过的星星,湿亮亮的。
      贺云沂望了眼辛葵,“嗯”了声算作是示意。
      
      ---
      
      临近到拍摄区,辛葵的脚步本来还是顿顿,但看到刚刚那只白绒绒正好好地窝在工作人员身边,也没在乱跑,这才放开了步伐。
      
      白绒绒是一只萨摩耶,眼下被围绕在人群中央,颇有人气。通体雪白,柔软的毛儿在近处打光灯的照射下,浑身都散着蓬松感。
      长得也挺憨,逢人就笑。
      展露出来的信息素都是「来啊来啊来薅我啊」的萌感。
      
      贺云沂和何阮阳有合体拍摄的夜景画面,暂时还轮不上辛葵。
      
      辛葵一时无事,打听了一番萨摩耶的名字,才知道叫「大白」。
      她克制住自己想薅又不敢薅的心,干脆坐在一旁的矮凳上,离得远远的瞧。
      
      一旁有工作人员看她这样,觉得好笑,“你要是喜欢,过来啊,离近点嘛,它很乖的。”
      
      “我知道它乖,也知道它可爱啊,可是条件反射控制不住,我真的有点儿怵这个。”辛葵说着抬起自己的手臂,献宝似的给工作人员看,上面自刚刚小小的一惊,绽放出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户外景纯天然,开辟的地方也不太宽,自然没有之前的大棚宽敞,工作人员都凑的很近。
      辛葵的语调清亮,大家也都能够听到,气氛瞬时轻松不少,还有人探过身子来看两眼。
      
      “不过你怎么这么怕狗啊?感觉你也挺喜欢的啊。”
      
      李严站在辛葵一侧,听到了后代替她回答,“她之前被小狗伤过,那时候年纪小,估计吓着了吧。”
      
      辛葵听着点点头,事实上,她脚腕骨那儿还残留的有被咬过的,浅浅的印迹。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抹印儿消退,颜色发淡,平日里不仔细看的话,完全看不出来。
      
      “这样啊,可惜了我们大白,它好像格外喜欢你,老是盯着你瞧。”
      
      辛葵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边跟大白对视,一边跟工作人员聊,“说到这儿我也好奇,片场怎么突然多出来一条狗狗呢?”
      
      “这我们主编的狗,几年前的时候我们杂志做内部人员的特辑,它其实有上过镜啦,不过它也不经常来。”
      
      辛葵还想说什么,不远处负责转场的人喊她上场,说是贺云沂和何阮阳都提前结束了。
      她也没做停留,从凳子上蹿起后一股劲跑到拍摄处。
      
      外出景的拍摄很考验灯光和镜头感,这需要摄影师和艺人的共同配合。
      周遭环境稍暗,起初她也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适配的位置和聚焦点。
      
      相比于其他两位,辛葵毕竟是女孩儿,柔软的线条在黑夜里被无限放大了可能。
      可以被抓拍到的闪光点,自然便多。
      所以,她的拍摄时间相比于贺云沂和何阮阳来说,要来得长一些。
      
      等到结束最后一景的拍摄,主摄影师扬扬手,“谢谢云沂,也谢谢小何和小辛葵,大家辛苦了啊。”
      这个时间点,已经是三四点了。
      
      到了凌晨的时候,梅雨时节专属的润雾又不经意间将每个人沾湿。
      天气在烈阳和湿雨间反反复复,很是折磨人。
      
      李严先前备好的小毯子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他直接套在辛葵的身上。
      等会儿她还有个拍摄结束后的小采访,还是得注意一下衣装。
      
      辛葵被裹成毛毛虫,刚想和工作人员们说声再见,大白因为无人顾及,挣脱掉绳子,往她这个方向奔。
      确实是很喜欢她的模样。
      
      快要跑到她跟前的时候,李严还没抬手帮忙拦住,一直杵在一旁听身边人报备行程的贺云沂迈出来,唤了声。
      大白倒也听话,扭着身,转头而去,亲昵地在贺云沂的腿边蹭了两蹭。
      
      何阮阳围观了全程,语气里盛满了不可置信,“凭什么啊,都是第一次见面,怎么不对我这样呢,连狗都这么势利的吗。”
      
      “有点辩知能力的——”贺云沂说着半蹲下来,长睫微敛,修长的手顺着萨摩耶的毛。
      
      顿了顿,他缓缓补充,像是随意而谈,“都这么选。”
      
      “……”
      无形之中最为致命。
      辛葵倏然有股说不上来的感觉。
      
      何阮阳反倒是最为激动的那个,他觉得自己被挑衅了。
      “姓贺的,要不是我接下来好几周都不在国内,我现在就和你原地单挑!”
      
      ---
      
      拍摄后的采访统共也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大概是好久没有进行这么愉快又赏心悦目的合作了,灯光师负责人以及摄影师在辛葵告辞前,还送了她一份纪念的礼物。
      说是刻有专属名字的透明卡册,外加一份带有时扬杂志logo的牛油纸信章,皆是刚刚现场打印出来的。
      辛葵也没打开看,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材质,只知道格外的沉重。
      
      她拎着觉得占手,也没看,一股脑儿放在了自己的包包里。
      时间已经将近清晨了,她还得紧赶慢赶,赶回Z市。
      
      回去后,辛葵有个化妆品代言的通告,交接时间挨的很近。
      一来二去,周转时间堪堪够。
      
      “你回去以后赶紧休息下,我明天来接你。”李严嘱托一同随行的司机开车,“等会儿回Z市,下了高速的话,离你爸妈那边近,你是回自己的地方,还是干脆回家住一晚?”
      
      辛葵困倦的劲儿上来了,声音也拖拖的,“别了吧,这样的凌晨回去,和我爸撞上了,他估计又得叨叨我,远就远点吧,我回自己的大平层,那江景不香吗。”
      辛父位高权重,不经常应酬,作息也十分良好,之前就逮过几次偷偷回家的辛葵,那般的画面到了今天,也让人难以忘怀。
      
      “也行,你在车上眯一会儿,到地了我喊你。”李严说着,总觉得自己忘了些什么,“说到这儿,你要不要抽空练练棒球,你哥当初给我的行程单,我都大致看了遍,之后的青徵棒球赛有开赛仪式,邀请名单里有你。”
      
      “可是开赛仪式为什么要练棒球啊?”辛葵累极也不忘回应,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小鸡啄米那般,眼皮耷拉着。
      
      李严擦擦自己泛雾的黑框眼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主办方让你现场来两球,你都飞了,那怎么办?”
      
      “练了也不一定不飞嘛,开赛仪式而已,我不是去竞争的啊。”辛葵毫不在意,在这方面看得很开,像是挥蚊子那般晃晃手,“能怎么办,大概就是网友们觉得我更好笑了吧。”
      
      “也不用这么自暴自弃。”
      李严想想,觉得也是,学了也不一定有镜头,这波利益转换率并不高。
      
      ---
      
      下了高速后再送辛葵回到江景大平层,天空已然蒙了片青白的灰。
      她和李严摆摆手,背着自己的小包包上电梯。
      
      说来也是神奇,她刚刚在车上的时候明明困得半死,几乎睡到晕厥过去。
      现在下了车,又猛吸一口新鲜空气,心思和脑子都活络开来。
      换句话说,她现在精神得要命。
      
      回到住处,冲了个热水澡,辛葵等待长发晾干的间隙,对时扬杂志送的礼物好奇起来。
      她可以拍个认证照,等到时候杂志上线了,再将照片发出去。
      
      这算是一路辛辛苦苦背回来的,还有些重。
      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当时工作人员说得快,辛葵只迷迷糊糊记了几个「信章」「卡册」关键词。
      
      捞开方形的礼盒,里面放置的,是用丝质绸缎包裹而成的海藻绿小盒子。
      小盒子再拨开,上面附有一个请柬样式的玩意儿。
      
      看到这儿,辛葵默默地感叹了句,不愧是时扬,礼物真的也很上心。
      
      她拆了附在外侧的青丝带,缓缓展开,里侧的内容也渐渐展露出来。
      不是请柬,应该是类似信笺一样的东西。
      
      上面刻有的是金箔涂层的姓名——
      「致贺云沂:」
      
      等等……致什么来着……
      贺、云、沂?
      
      辛葵方才还很悠闲,现在也不晃腿了,猛然清醒过来。
      她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把东西反反复复看了两遍,这才确认——
      这本应该,是给贺云沂的礼盒。
      
      除了最上层的信笺,下方应该还放置的有其他礼品。
      对于杂志方给予贺云沂的东西,隶属私人信息,辛葵也不好再翻看下去。
      
      这算是拿错了吧?
      辛葵躺在床上,仰面朝着天花板,看璀璨星然的吊灯一闪,又一闪。
      
      她冥思想了会儿,觉得还是得把这东西还回去。
      还好有何阮阳。
      
      她刚加了何阮阳的微信,而何阮阳又是贺云沂的朋友。
      拜托他转接,再好不过了。
      
      辛葵翻出何阮阳的聊天框,直接发了过去——
      
      辛辛向葵:「何阮阳前辈,您好,有空的话,方便给我个地址吗?」
      
      意料之外的,对方回应的很快。
      但直接是一个语音通话拨过来。
      
      “妹妹,你怎么回事,叫的这么正经算了,还要我的地址?”
      “不过说到这儿,我也理解。你呢,现在是上升期,虽然我承认,我的魅力确实是大,但家里管得严,我妈不让我早恋,我爸又听我妈的,所以……你也懂的——”
      
      怎么还扯到早恋了,何阮阳虽然没到二十,但是资料上显示,比辛葵还要大些。
      她听到一半没忍住,径自打断何阮阳,“你想多了,我真没那意思,我可以向天发毒誓……”
      
      “……”
      “至于吗,还毒誓了。”何阮阳那头很是吵闹,“说吧,找我什么事?”
      
      “就——时扬那边不是给了我们礼盒吗,把贺云沂的那份弄错拿给我了,我没他的联系方式,想着你是他的朋友嘛,我给你寄过去,你再给他?”
      
      “我以为什么大事儿呢。”何阮阳说着说着语速变得很快,“可是我接下来不方便啊,我现在在登机,一会儿准备起飞了。”
      
      听着话筒那端传来的有关于航空公司的广播讯息,辛葵依稀记起来,之前何阮阳好像是说过接下来几周都不在国内之类的话。
      
      “那怎么办——”辛葵说到这儿,很快下了定夺,“那你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吧,我寄给他。”
      
      圈内的人可以两三年都不见面,鬼知道她下一次见到贺云沂是什么时候了。
      这个礼盒看起来还蛮贵重的,辛葵并不想耽搁。
      
      “也不是不可以……”何阮阳的话语变得断断续续,“可是老贺不加人,圈内多少人想要我都没给。”
      
      辛葵噎了两噎,好像也是。
      因为是贺云沂,一切也都能说通。
      是那么多人想要的,可望不可即的,神一样的,贺云沂的联系方式。
      
      想到这儿,辛葵脑海里倏然“叮——”了下。
      可是之前他还主动和她说要加哎……虽然是为了一百包葵花籽。
      
      那就顺水推个舟,一并还回去吧。
      辛葵刚想开口,那头的何阮阳大概是没了时间,“不和你多说了,你呢我还是相信的,我把他微信推给你,他加不加你就不关我的事了,先挂了啊。”
      
      她“嗯嗯”两声,没忘记礼貌性道别。
      
      何阮阳速度很快,直接将对方的名片推荐了过来。
      辛葵点开,触击——添加对方为好友,一气呵成。
      
      等待贺云沂通过好友的间隙,何阮阳大概是掐着飞机的起飞点,嗡嗡了好几条信息。
      何阮阳:「你也别等,这个点他从来不上线。」
      何阮阳:「也不理人。」
      何阮阳:「反正大概率通过不了,你也别操心这个事了。」
      
      就在何阮阳噼里啪啦话语刚完的时候,辛葵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提醒有新消息。
      她退出聊天框,去往主页面。
      
      上面显示的是。
      「Nephelo」通过了您的好友验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何xx:呵呵,兄弟了个寂寞。
    Nephelo:云,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