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腰控

作者:执葱一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细腰

      辛葵望着那杯冰摩卡。
      看它被缓缓地挪走,被骨节分明的手包裹住,继而又滴落下颗颗的冷水珠。
      
      “……”
      贺云沂就有这么爱喝冰摩卡?
      
      辛葵顿了顿,退而求其次拿了一旁的桃桃星冰乐。
      反正都好喝,她也不介意。
      
      何阮阳一路看着贺云沂的动作,自对方开口应下要喝以来,他就没说话。
      此时此刻,他才算是回了神。
      
      “不是,你什么时候要喝这玩意儿了?”何阮阳知道贺云沂有多铁血,不喜欢的东西就是塞到嘴边,他看都不会看一眼。
      
      以往也不见他对这方面这么积极。
      
      贺云沂抬头睨他一眼,“突然想了。”
      语气算不上多好。
      
      一副「我就是想了你又能奈我何」的大佬模样——当然,这都是何阮阳自己脑补出来的想象。
      
      最关键的是,这人不仅突然想了,自从方才在辛葵身旁的沙发上落了座,贺云沂就没想着挪一挪。
      怎么,就他的屁股高贵。
      这么高贵还抢人家小姑娘想喝的……
      
      何阮阳刚才是最近距离的旁观者,将一切都收入了眼底。
      辛葵的手在那时候,都快探到冰摩卡的瓶身了。
      
      何阮阳没去计较贺云沂今天一整天对于他的态度。
      但想想又气不过。
      
      他看向贺云沂,挑衅似的抬高下巴,给了对方一个无比睥睨的,且无比不屑的眼神。
      对方仍然没看他,更别提回应了。
      
      辛葵嘬着吸上来的桃桃果粒,径自嚼嚼嚼。
      看着这两人你来我往,她置身其中,本来觉得很远,倏忽之间,又觉得近了些许。
      
      何阮阳和贺云沂没过多一会儿就被叫去换衣服,贺云沂起身的时候,稍稍落后了何阮阳一脚。
      理所当然地滞留在了原地。
      
      休息区的小沙发这儿是靠近大棚主区的侧边角,位于拐角处,有扇磨砂玻璃挡住作为遮蔽。
      一时之间,逼仄窄小的独处区域这儿,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贺云沂微微弯腰,倾身探过来,只一瞬,再起身的时候,那杯冰摩卡蓦然出现在辛葵面前的小茶几前。
      因为太久没有喝的缘故,顶部的奶油都稍稍化了,渗入再往下的棕色里。
      
      他没有碰那杯冰摩卡。
      透明包装盒仍然完好无损。
      
      “拿去。”
      
      迎着辛葵疑惑的视线,贺云沂靠的稍稍近了些。
      
      嗓音继而自她头顶往下泄入。
      像是解释自己这样做的动机那般。
      “你一杯应该不够喝。”
      
      “……”
      辛葵反应过来的时候,贺云沂修长的身影利落地已然消失在拐角。
      
      怎么说话呢。
      一杯……她也完全可以够!
      
      辛葵视线悠悠然再转回到自己面前的那杯冰摩卡上,慢慢的,她的神色好像涣散开来。
      思绪也像是被风拉扯的绳子,飘飘然就扯远了。
      
      很多不算久远的记忆回档,牵连在了一起。
      
      原来她之前闻到的那股像是薄荷一般的青柠罗勒味儿。
      不是当时包厢内的香氛,也不是颁奖典礼主会场的特供芳香。
      
      纯纯粹粹的,就是贺云沂身上独特的冽然气息。
      
      ---
      
      凌晨两点的时候,杂志拍摄的复工正式提上了行程。
      工作人员也都休息好了,不过一晃神的功夫,刚刚还颇为闲散的大棚内,气氛又活络起来。
      
      之前拍了一下午的棚内背景,是简约的艺术写真,多半是描绘和表现当期人物的各自特点。
      而真正符合每期不一特色主题的,是下两轮的棚内和户外两个地点。
      
      三个人辗转换去了另一个大棚,真正的内容拍摄才算是开始。
      这期时扬杂志照例分为主刊和副刊两个刊面,关键词也各不相同。
      
      主刊所围绕开来的词是「细流」,副刊则是「清夜」。
      细流的表现形式在抓拍到的瞬间,清夜取景点在户外,意欲展现出夏天清扬生机的夜景。
      
      都是昂扬蓬勃,万物皆为向上的寓意。
      夜里本是深睡沉眠的时刻,在这个时候活动的被拍摄者,需要展示出既俏皮又顽劣的反转场面。
      
      新的棚内只有一个机位和拍摄点。
      贺云沂和何阮阳两人先换好了装,拍摄自然早于辛葵,所以第二轮的拍摄也就先于辛葵完成。
      
      等到她上场的时候,那两人在一众工作人员的簇拥下站着,视线的方位正好对着辛葵这个方向。
      
      期间,辛葵的视线总能够不由自主地对上这两位打探过来的目光。
      贺云沂双手抱肩,两条大长腿闲散地搁着,略微低着头,一旁的何阮阳凑的很近,不知道在他的耳边说些什么。
      
      不过也只是转而即逝,辛葵瞥见以后定定心神,注意力全力集中在摄影师上。
      
      “那个是辛葵的经纪人?”何阮阳本来在和贺云沂聊他之后行程的事儿,目光抛向守候在一旁的李严,语气带了点疑惑。
      
      贺云沂懒懒掀起眼皮,看了眼,“应该是。”
      
      之前辛葵和棚内工作人员各项事务的交接,都是那个人在忙。
      
      “等等,我怎么觉得和你家李松那么像啊。”何阮阳说着把手搭在贺云沂的肩侧,亲昵地拍了拍,“简直就是瘦版的李松。” 
      
      贺云沂拨开何阮阳的手,“把‘你家’两个字去掉。”
      
      “倒也不必这么严谨。”何阮阳话落,环顾了下四周,“李松还没赶过来呢?没和你说假的,我刚刚真的差点认错,还以为他去韩国做了什么抽脂手术。”
      
      贺云沂腿稍稍弓起,单手拿着矿泉水瓶,整个人往后靠在背景墙上。
      
      他没回答何阮阳的话,只是径自说道,“你不用去休息?”
      
      “随意看看呗。”何阮阳朝着辛葵拍摄的地方努了努,两手摊开,往上耸了耸肩,很是无所谓,“不必突然这么关心我,你不也没去。”
      
      贺云沂默然,而后,顺着何阮阳指着的方向,往那边看过去。
      
      这边的棚内,背景相比之前要复杂许多。
      四周铺满了花草,脚下踩着的是绵软的草甸。
      全都是杂志制作组花了大价钱和技术,特地请了专业的花匠,专门移植过来的新鲜植物。
      
      空气里弥漫了点儿青草般的,专属于大自然的味道。
      很清新。
      
      然而,摄像机后的人,比这些要更鲜活。
      
      女孩肌肤奶白,双眸黑亮,骨骼匀称小巧。
      莹润的手臂搭在盈盈一握的腰侧,收束的弧度惊人。
      
      何阮阳好像也不经意地看到了这儿。
      “这腰……”
      
      何阮阳的话还没说完,贺云沂把手里的矿泉水瓶倏然扔到他的怀里。
      直接的,没带任何缓冲。
      
      一时不妨,何阮阳被那股劲儿冲到了。
      他连忙往后铿锵两步,手上忙作一团,这才在稳住了重心的同时,一并捞住了矿泉水瓶。
      
      “干什么,看我今天好欺负啊?”何阮阳拧眉。
      
      “不是,听你话太多。”贺云沂转过身来,正对着他,“给你水,润润嗓子。”
      
      话落,那边有工作人员呼喊贺云沂,他直接顺势走开了。
      
      “有这么‘猛烈且冲击力十足的’的好意关心吗,真是——”何阮阳扬起声调,朝着贺云沂的背影抱怨了下,继而视线往下移,他整个人都顿了顿,“我不要你喝过的!”
      
      何阮阳刚想把那瓶水放到一边,辛葵那边的拍摄已然结束。
      她接过水,视线看向这儿,应该是被他刚才的高分贝吸引到了。
      
      辛葵看何阮阳朝着她挥挥手,示意她过去,脚步迟疑了下,还是转了过来。
      
      何阮阳有一肚子的埋怨想抖搂。
      想起方才小可怜辛葵也被欺压的场面——他觉得自己在漫长的拍摄期间,有了同甘共苦,且颇为有相同感受的并肩人物。
      
      “喂,小辛葵。”何阮阳表情凝重,“你觉得贺云沂这个人怎么样?”
      
      骤然被叫过来,开口就是这么个话题。
      周围也都是往往来来的工作人员。
      
      辛葵一时半会儿还真不好说。
      
      不过说到这个人——她对于他的认知,好像是千层蛋糕。
      一层又一层拨开,下方却仍然有沾满奶油的,新的一层。
      叫人看不真切。
      
      何阮阳将辛葵的沉默当作了对于自己语气的默认。
      他毫不掩饰,且发挥了自己对于贺云沂的极大不满,当然——只是限于今日份的定番。
      
      “这人真难搞,是吧。”何阮阳大声逼逼,“也不好惹。”
      
      他随后又说了几句,都是那种熟稔之下的小批判。
      
      辛葵陷入自己的思绪里,再回过神来,只捕捉到方才何阮阳最后的那句「不好惹」。
      好像……是有那么点儿?
      
      “嗯,是挺不好惹的。”辛葵嗯嗯两声,附和着何阮阳,下了一番定论。
      
      然而就是这会儿,一直沉迷于演讲的何阮阳瞬间没了声,宛若猛然被摁了头的乌鸦。
      周遭也没那么聒噪了。
      
      辛葵抬眸,看向何阮阳。
      对方神色正直,视线直直探向她身后。
      
      像是得到了什么指示,辛葵刚要转身,也刚准备探头过去看的时候,肩侧被人不轻不重地擦了一下。
      贺云沂从她身侧穿过,径自来到何阮阳跟前。
      
      “你怎么又回来了?”何阮阳心虚,态度和语调都缓和不少。
      
      贺云沂淡淡扫他一眼,“拿我的水。”
      
      “……”
      
      ---
      
      李严发现,辛葵从何阮阳那边回来以后,就格外地沉默。
      “等会儿马上就得去户外,你累了?”
      
      辛葵这回应的很快,“身体不累,心累。”
      
      时间再倒回到之前——
      ……那个时候怎么一个冲动就!
      
      也不知道贺云沂有没有听到。
      辛葵躺尸状了会儿,算了,听不听到又怎样。
      她行得正做得直,又没做什么犯了法的事儿。
      
      把那些抛之在脑后,辛葵一瞬间又焕发了起来。
      
      李严观察了会儿辛葵,看她好像确实也不像是真的累了,顺口叮嘱,“我拿了小毯子和防蚊虫液,你把你的小电风扇带上吧,户外的环境我刚刚去看了下——”
      
      辛葵接了他的话,“户外的环境怎么了?”
      
      “没怎么。”李严随后补充道,“就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拍的是动物世界。”
      
      “那不是更好玩了吗!”辛葵跃跃欲试。
      
      李严呵了声,“你到时候可别说害怕。”
      
      “我怎么会害怕。”辛葵语气是真的不解,再原生态也没事啊,她还挺喜欢小动物的。
      
      户外的拍摄基地背靠一笼小树林。
      夏夜的天空格外低,也格外黑,捱得近近的。因为是邻城郊外,入眼是遍布的繁星。
      
      辛葵和何阮阳、贺云沂交接了下,紧跟着两个人的步伐,一齐随着摄影师走。
      到了拍摄地点,一旁的工作人员忙着处理背景板和设备。
      
      三个人落脚在一旁稍显空阔的地方。
      但还是禁不住野草杂生,草苗苗像是被烫了卷,四方八位地往腿下钻。
      挠得人痒痒的。
      
      辛葵几个左右碎步交替,都没能躲过去。
      何阮阳受不了,说是宁愿踩在湿润的泥土里沐浴,也不愿意在这儿待,直接走开了。
      
      有了人的活动,野外在这个时候,除了熙攘间,好像还凭白多了些吠声。
      辛葵动作停下,静心听了听。
      
      这回没听错,真真切切的,确实是狗狗的声音。
      
      内心骤然泛上来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戚戚然,辛葵把视线撂远。
      
      她眼尖,一下便看到了围着工作人员转的那团白绒绒。
      体型巨大,看起来挺活泼的。
      
      蓦然,那团白绒绒摇着尾巴,转了过来。
      没给辛葵任何停留和逃离的时间,直接撒着泼往这边跑过来。
      
      辛葵曾经就有被咬的前科,慌乱间,手下意识地往风中抓了几下。
      在触碰到了身旁人的衣衫下摆后,辛葵像是找到了依靠,猫着腰往那人身后躲。
      
      白绒绒跑到中途,还没撒欢到跟前,被工作人员一个扬声招呼,就被呼唤了回去。
      
      确定狗狗没有跟过来的辛葵探出一颗小脑袋,蓦然松了口气。
      好险……她怎么不知道片场还有狗?
      
      定下心来的同时,手心柔软的触感也提醒了她。
      她还在紧紧地攥着一个人的衣衫,死活没松开。
      
      她没吭声,那人却发话了。
      
      “不是说我不好惹。”身前人的声音被微风刮开,衣衫被鼓吹起,“那你现在贴这么紧做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辛葵:确实不怎么好惹=.=
    贺云沂:进房间来,告诉你什么叫「确实」。
    秃头葱:尊重一下我……我不想听这些!
    多余的话不说,感谢大家的等待,这章每个2分评论都有红包儿~感谢在2020-07-01 02:07:17~2020-07-02 02:46: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乐丶小兔、你的范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格子涂过、的夏天 12瓶;西瓜瓜西西西瓜 11瓶;三岁、春水揉蓝 10瓶;柠檬汽水 9瓶;流年、嘉颖宝宝 2瓶;沈小倦-、芋圆红豆啊、你的小甜甜、绾绾、璐珂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