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游戏中的恋爱bug[无限]

作者:白昼之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诡公馆(08)

      阴暗陈旧的房间内,冰冷冷的空气粘稠犹如带着千斤重量,压的人喘不过气。
      
      一人一鬼隔床对峙。
      
      小鬼先是被安若气昏了头,但随后很快找回了主动权。
      
      她阴恻恻地歪头:“那不行哦大姐姐,游戏时间只·能·在·晚·上。”
      
      安若恍然大悟:“你们公馆里的仆人,还有蔡先生,都可以白天也行动啊,难道……只有你比较菜,白天不能见光?”
      
      被戳中了痛脚,小鬼突然狂躁起来,抬手就往安若脸上挠,勾带着腐烂泥土味的腥风扑面而来。
      
      安若没躲,只是飞快的拽过来一个枕头挡在面前。
      
      枕头瞬间就被挠了个稀烂,棉絮飞的满天都是。
      
      纵然没有实体,这力量也不是一个人类抵御得住的,而就在小鬼的下一轮攻势开始之前,安若抬手:“停一停,咱们还是说说游戏怎么玩儿吧!”
      
      打是不可能打得过的,对面速度快力量强还会瞬移,最重要的是,她抓你可以,你抓她就会被定身。
      
      硬刚不行,看来这午夜游戏是必须经历的环节。
      
      小鬼歇斯底里的将枕头撕碎之后豁然听到安若答应了游戏,面上狂躁狰狞的表情逐渐变成阴森可怖的笑容。
      
      “嘻嘻……答应了就好,答应了,你就能多活半个晚上……”
      
      她装模作样的思考了片刻:“我们就来玩躲猫猫吧,我数到一百就去找你,天亮之前被我找到的话,就要永远永远,陪·我·玩·儿·哦~”
      
      标准展开,安若毫不意外。
      
      公馆规定晚间不可以串房间睡,但却不禁止玩家出门,大概就是因为这个。
      
      否则巴掌大的小房间,别说一夜了,十分钟就能搜个遍。
      
      但就算能出去躲,情况也不太乐观。
      
      蔡公馆本来也没多大,这小鬼又会瞬移,强行躲一夜不可能……
      
      触发了这个游戏就是等死?
      不可能,一定有别的方法。
      
      “好啊,那我答应你玩这个游戏,不过……”安若慢条斯理的拖延时间,“按你刚才说的,如果我输了,我就要赔上性命,没错吧?”
      
      小鬼点头,她不觉着安若有赢的可能性,这游戏的性质等同于猫抓耗子,是享受活人在生命最后几小时的痛苦与挣扎的过程。
      
      她强行忽略了眼前这人一点都不痛苦,也没挣扎的事实。
      
      “可如果我赢了,我能得到什么?”
      
      小鬼阴恻恻的笑,她觉着安若在做梦。
      
      不过既然是玩游戏,给对面点虚假的希望,也不是不行。
      
      “当然是换过来,你来抓,我来躲。”
      
      安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先前她在地窖楼梯下摸了一把,只摸到了衣服,却没有尸骨。
      
      这场捉迷藏,也许正是寻找这位蔡小姐的入场券。
      要追查当年这儿发生过什么,那么离奇死亡的,跟其他干尸状态不同的蔡小姐,是绕不过去的。
      
      “那么,以天亮为时限,天亮之后,就换我来抓你,没错吧?”
      
      “当然了,你这人笨的……等等!你别跟我兜圈子拖延时间!”小鬼终于发现了安若是在跟她拖延时间,但对方已然答应游戏,又不能再直接动手,气的她又挠碎了一枚枕头。
      
      然后她不在搭理安若,背过身去开始倒数。
      
      “一百……”
      
      一个“百”字还没出口,安若就甩门而去。
      
      阴森森的倒计时仿佛回荡在她的脑子里,哪怕已经下了楼,仍旧很清晰。
      
      “八十八……八十七……”
      
      安若站在大厅内,左右为难。
      
      刚才她思考过了,公馆内的房间又没设密道,被堵住就是个死,陪小鬼按规矩玩游戏绝不是生路。
      
      那就只好求助外援了。
      
      干尸们有实体不会凭空消失,如今左手边是装着蔡先生的藏品室,另一边走廊最深处,应该是佣人们住的地方。
      
      按说当然是当爹的管教女儿。
      
      但他们家庭情况比较复杂……
      
      所以果然还是要去找女管家!
      
      她看的那些民国时期老电影里,管家的权力,在某些时候还是挺大的!
      比如管教年幼不懂事的少爷小姐。
      
      “六十五……六十四……”
      
      安若一路跑过厨房,冲到走廊尽头,开始敲门。
      
      敲了一阵,门吱吱呀呀的开了一个缝,半张干枯扭曲的脸抵在门缝上,死死盯着安若。
      
      “管家是吧,那你能管管你家小姐么!她非要拉着我陪她玩,打扰我睡觉。”
      
      已知公馆内的规矩对干尸们适用,鬼魂则不得而知,但如今也只能赌一把了!
      
      女管家这才慢悠悠的打开门。
      
      “这当然是可以的,但小姐如今在哪儿,你能带我找到她么?”
      
      “不能。”安若立刻拒绝。
      
      被抓到的瞬间游戏就会结束,她才不上这个当!
      
      “那我就爱莫能助了。”干尸女管家抬手就要关门。
      
      “等等!”安若伸脚抵住门。
      
      “我不能带你找她,可我能告诉你,她必然会去的地方,你守在那里,天亮之前一定会等到!”
      
      那就是地窖门前。
      
      如果安若随便躲在某个房间内,让女管家守门口,小鬼如果穿墙抓人,她一样要凉凉。
      
      但地窖不一样,那儿除了入口之外,都是诡异的无限延伸的虚无空间,如果说这公馆里真的存在鬼魂都无法穿越的地方,只可能是那里。
      
      在安若钻进地窖,将盖子扣回去之后,耳畔的倒计时只剩了个位数。
      
      她抱着手臂长舒一口气。
      
      夜里的地窖中竟然没了尸体的腐臭,没那么难捱。
      
      就是太冷了,冷到让安若后悔没抱着被子下楼。
      
      十几分钟之后,安若隐约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但声音模糊不清,哪怕安若已经将耳朵贴在了盖子上,仍旧听不清。
      
      “就这么一层铁板,隔音效果这么好?”
      
      随后,对话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小孩子的哭声。
      
      起先还是啜泣,随后越来越尖锐凄厉,刺的安若耳膜生疼。
      
      她在心内默默数秒,发现这鬼哭狼嚎竟然坚持了足足四个小时。
      
      那么……外边天亮了吗?
      
      安若双手都已经触到了盖子,却迟疑着没推开。
      
      不行,还不够稳妥。
      
      直到又过了十几分钟,有鞋底摩擦过地板,步履沉重的声音由远及近,安若这才松了口气。
      
      厨娘来准备早饭,才是真的到了早上。
      
      游戏结束。
      
      下一步,就该她来抓人了。
      
      黑暗中陡然出现浓重的腐臭味,比昨日白天下来时还明显,安若凭着印象往自己先前摸到过衣服碎片的地方伸手。
      
      这一次,她摸到了尸体。
      
      就在楼梯下方,一半身子露在泥土外面,另一半则陷在柔软的泥土中。
      
      安若费了老大力气将尸体拖出来,同时庆幸这是个小孩子。
      
      真要是个成年人的体重,她绝对拖不动。
      
      推开地窖的盖子,安若将小女孩的尸体拖出来,腐臭味瞬间侵占了厨房。
      
      厨娘停下了正在往锅里倒水的手,僵硬的扭过脖子看她。
      
      安若急忙摆了摆手,“没事,不用帮忙了,忙你的去吧。”
      
      说罢,拽起先前遮盖地窖入口的毯子,将小女孩半边身子严重腐烂的尸体裹成一卷,拖了出去。
      
      壮硕的干尸停在原地,似乎有点懵逼。
      
      她刚才……好像没想去帮忙吧?
      
      此刻晨光熹微,按一般正常人的作息,此刻定然还沉浸在梦乡。
      
      距离早饭时间也还有一段时间。
      
      但让安若意外的是,其他玩家竟然都早早起床,在大厅集合了。
      
      只不过一个个面色委顿,还顶着黑眼圈,比她这个熬了一夜的人状态还差。
      
      见到安若的同时,都面面相觑,甚至下意识摆出防御姿态。
      
      “你……你还活着?”花访云强行躲在比她还小一圈的陆云图身后,探出脑袋试探着问。
      
      也不怪有此一问,前半夜她自己在哭也就算了,安静了没多久,后半夜就换成了鬼叫,没一个能睡得着的。
      
      鬼哭狼嚎之中,不发生点故事,可能吗?
      
      熬到天亮,几人不约而同推门出来,想看看究竟是谁遭遇了危险,却发现玩家中,唯独少了安若。
      
      安若的房门虚掩,房间里床铺散乱,床沿沾着泥土和血液混合形成的脏污,细看还有指甲刮擦的痕迹碎枕头和棉絮铺陈一地,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腐臭味。
      
      谁看到这场景,都会认为安若已经凉透了。
      
      此刻本该死了的人陡然出现,当然都摸不准她是人是鬼。
      
      安若面对这些惊悚的眼神,忍不住笑出了声,破天荒的主动找系统搭了个话:“看到他们的眼神了没,之后万一我死了,是不是能变成鬼当你们的员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冷笑话:安若本来只是随口开玩笑,直到某一天遇到了boss直聘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