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游戏中的恋爱bug[无限]

作者:白昼之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诡公馆(09)

      安若随口自嘲,但说完之后,还觉着这个想法也不是没有可行性。
      
      想要破解这个该死的游戏,也许打入敌人内部是条捷径呢!
      
      【咳咳,入职这种事,我不是hr也不是很懂啦,等完成这局游戏之后,我会跟上级请示一下,但你别抱太大希望就是了~】
      
      还hr?你们ai都得招聘上岗这么严格的吗……
      
      “所以你昨夜到底去哪里了?”
      
      祝才英迎上来,伸手要结果安若手里拖着的“铺盖卷”。
      
      安若在地窖的台阶上窝了半个晚上,此刻腰酸背痛,有人主动来帮忙当然不会拒绝。
      
      然后她瞥了一眼旁边的座钟,决定简短截说。
      
      “昨天玩了一晚上的捉迷藏。”
      
      众人:???
      
      安若:“对方找不到我哭了半晚上。”
      
      众人:所以整整半夜的鬼哭是你惹出来的?
      
      只见祝才英听的一愣一愣,没注意手里的这卷毯子根本没有绳子用来拢紧,他一个手滑,地毯卷松散开,“骨碌碌”的就滚出一具尸体,那尸体滚了两圈之后,太阳穴正好撞在茶几一角,扭曲狰狞的面目正对着他,眼神中无限怨毒。
      
      眼见着安若从厨房方向拖过来这么一具死不瞑目,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尸体,在场之人都瞬间产生了很不好的联想。
      
      安若哭笑不得。
      
      人的想象力太丰富,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花访云和祝才英一下子被刺激到,都忍不住捂着嘴就往楼上跑。
      
      孕吐这理由用不了太多次,特别祝才英虽然小腹隆起,可他是个男的!
      
      陆云图到底是比新人淡定些,只是远远的绕开尸体。
      
      “她难道是蔡家的小姐?”
      
      “嗯。”
      
      “尸体一直藏在厨房吗?”
      
      安若叹了口气,是不是一直,咱也不知道,咱现在也没法问。
      
      “别的不清楚,我只知道跟她玩捉迷藏,轮到我找她之后,她的尸体才会出现。”
      
      总而言之,是游戏的必要流程。
      
      就和密室逃生一样,有的步骤是你不得不去触发的。
      
      这时,跑回楼上的两个人也回来了,众人围着一具半边身子高度腐烂的尸体面面相觑。
      
      既然是完成了小游戏给的“奖励”,这尸体应该有用。
      
      至少也是条线索。
      
      公馆里的干尸活尸,包括蔡先生在内,虽然都不是很安详,至少全须全尾没腐烂,随便拎出一个,都比这小姑娘状态好。
      
      《噩梦游戏》中,反常的东西就值得注意。
      
      但小女孩身上除了破破烂烂的衣服之外什么都没有,也没有闹鬼作祟的迹象,这就让人无处下手。
      
      祝才英先前把尸体摔得很惨,此刻不管往哪边走,都觉着这尸体在瞪他。
      
      “会不会,是得让她入土为安啊?”
      
      说罢,哪怕手还在抖,他还是将毯子拽过来盖在了尸体身上。
      
      圣母心是再也没有了,是怕这小鬼报复他!
      
      这主意倒是不错。
      “可咱们都出不去,哪儿有土给她埋?”
      
      现代社会尸体都开始解离无害化处理了,但安若看过纪录片。
      
      历来所谓入土为安,虽然是华国人的传统,但也不是随便找个地儿埋了就行的,没有棺材和墓碑的话,那跟扔乱葬岗也没太区别。而早夭的孩子,甚至需要特殊处理,各地风俗又不同,想想就头大。
      
      唯一一个有泥土的地方就是地窖,但很明显这小鬼在里头待的并不舒服,否则也不至于跑出来作祟。
      
      众人讨论了一会儿没个结论,只好将尸体卷进毯子,暂时放在安若的房间里——扔在客厅,要是被女仆回收,晚上再出来闹一次,可都吃不消!
      
      蔡公馆里的午饭是难以入口的西餐,晚饭是色香味俱全的中餐,早点则另有一番风味。
      
      看上去是中西合璧的简餐,实际上呢,没有味道,就跟在嚼橡皮一样。
      
      这一次,仍旧是只有安若坐在了蔡先生身边。
      
      不过提问的则是别人了。
      
      万一愤怒值是累加的怎么办?这时候为了通关,只能分担风险。
      
      荀奇第一个开口:“你的女儿出了什么事?”
      
      蔡先生没表现出明显的不悦,只说女儿某一天突然失踪,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地窖你们都没找过吗?”
      
      荀奇蹙眉,虽然暂时可以认为npc们不会说谎,可谁家孩子丢了,连房子内都不翻个遍的!
      
      却见蔡先生面上的笑容陡然消失,面无表情的死死盯着荀奇。
      
      “地窖?当初买下宅邸的时候,图纸上可没有这东西,所有菜蔬杂物,都是放在室外储藏间的。”
      
      原来如此!
      
      玩家们交换了一下目光,都明白了小女孩的死因。
      
      因为图纸有误,蔡家人都不知道厨房下头竟然还有一个地窖,小孩子跑进去玩,但人矮力气也小,根本没法把盖子再次打开,外头负责做饭的厨娘又是个话都说不利索的傻子,这就导致她被硬生生困死在了里头。
      
      就不知道是她自己作死,还是别人有意哄骗。
      
      沉默良久之后,安若又给玩家们使眼色。
      
      蔡先生这次回答了两个问题,手却还没握拳,看来关于女儿的问题不会触怒他。
      
      接下来祝才英又问他:他为什么不出门。
      
      蔡先生给出的答案和系统提示如出一辙:出去太危险。
      
      末了,他还用浑浊的眼睛死死盯着祝才英:“如果你想出去的话,随时都可以,我是不会限制你们自由的。”
      
      祝才英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急忙低下头,往嘴里塞了一颗橡皮一样的包子,差点没被自己噎死。
      
      而因为蔡先生此刻已然攥紧了拳头,愤怒值又满了,就算安若想问问,他的危险,和对于玩家的危险是不是一回事,但也只能等到午饭。
      
      玩家们也就算了,他一个带兵的军阀,害怕外头游荡的士兵,这事就尼玛离谱!
      
      都是死鬼活尸,谁怕谁啊,中门对狙!
      
      饭后玩家们倒是想再商议一下怎么处理那具尸体,但安若不想参与了,她表示自己一夜没睡,现在头疼,回去补个觉。
      
      “你们聊,商议出结果之后敲门就行。”
      
      然后众人眼睁睁的看着她回了自己房间。
      
      安若是真的想睡觉,可偏偏没法睡。
      
      刚一关门,幽幽的鬼哭声就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
      
      尸体还在铺盖卷里一动不动,安若扫视一圈,在衣柜旁边的阴影中,看到一张扭曲的鬼脸。
      
      哪怕是蔡公馆这么个诡异的地方,大中午的仍然能照进来阳光,小鬼的身形透明,就仿若来一阵风就能把她吹散。
      
      她此刻死死盯着安若,如果目光能杀人,那安若已经死了八百次了。
      
      一边瞪,还一边哭,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地板上堆积起了一片水渍。
      
      “游戏不是你要玩的么,现在输了就哭,也太玩不起了!”
      
      小鬼粗暴了揉了把脸,不哭了。
      输了游戏也不能丢鬼!
      
      她面上的皮肤早就腐烂的不成样子,被那么一揉,脸皮都错了位,原本还勉强有半张脸能看,如今人皮却如同敷歪了的面膜一样,狰狞可怕。
      
      “不哭了?那来回答我几个问题。”
      
      小鬼别过脸,不说话,似乎不屑于和玩游戏都作弊的人多说一个字。
      
      安若气笑了。
      
      游戏原本就不公平,她又不能跟能穿墙的小鬼玩一夜你追我赶。
      
      “你真的不说话?那我现在就把你的身体挂到窗外晒成肉干。”
      
      哄小孩太麻烦了,她还是选择更直接的方式。
      
      “说……说还不行吗……”
      小鬼委屈极了。
      
      要不是她不能见阳光,肯定要把这个讨厌的女人鲨了!
      
      “你是自己作死去地窖玩的吗?”
      
      “是……有天晚上,一个叔叔来跟我玩捉迷藏,我躲进地窖的楼梯下边,之后……不仅叔叔没来找我,地窖的盖子还被盖上了,盖子太重了,我推不开,喊救命也没有人来,再后来……我就睡着了……”
      
      这一睡就再也没醒过来,捉迷藏也成了她的执念。
      
      果然是这样,她能自己去地窖,但做不到在盖好了盖子之后,连地毯也复原。
      
      这才是没人找得到她的根本原因。
      
      更具体的,她也不知道了,连那个突然跟她玩的叔叔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
      
      安若觉着,关于过去的线索,她也就知道这么多了,所以点了点头,换了个话题:“你能去公馆外边么?”
      
      “不能!外边有阳光!”
      
      但安若却不会让她这么轻易就糊弄过去。
      
      “那晚上呢,也不能出去?”
      
      “不能……外边很危险。”
      跟蔡先生一样的说辞。
      
      “是什么样的危险?”
      
      如果说蔡先生人如其姓的菜,不敢跟外头游荡的行尸们火拼,她勉强理解。可眼前的小鬼是可以离开尸体,飘来飘去还能穿墙,她有什么可怕的?
      
      小鬼不情不愿,直到安若具体毯子卷就要在窗前铺开,才不情不愿的开口:“外边会迷路……”
      
      迷路?
      
      安若蓦地起身,将窗帘拉开。
      
      小鬼尖叫一声,甚至还抬手捂住了眼睛。
      
      但随后,并没有火烤一样的痛苦降临。
      
      过了不知多久,小鬼放下手,从衣柜后边探头,发现安若根本没打开裹在她尸体上的毯子,而是紧贴在窗户上往外看。
      
      安若没有施虐倾向,她不想压榨没有利用价值的小鬼。
      
      她只是陡然意识到,不光是玩家,那些干尸甚至是鬼魂,都是被困在蔡公馆里的——
      外边的废墟,也在不断循环,根本没有出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鬼:众生平等,活人和死鬼也是平等的被困住了,所以你能看在同病相怜的份上,放了我吗?
    安若:那当然不能,我关着你你还能摸鱼,放了你你就要007加班,我是为你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