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游戏中的恋爱bug[无限]

作者:白昼之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诡公馆(05)

      狰狞的鬼脸转瞬即逝,安若在地窖门口等了会儿,也未见其他状况。
      
      安若心里有数了:地窖里这位要么动作极快,要么没有实体,大概率还怕光。
      
      “鬼魂?这公馆里种类还挺齐全。”
      
      正思考着,背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安若倒是不担心临时追加不让下地窖的规矩,但姑且还想低调一些,飞速将盖子和地毯恢复原位。
      
      转身就看到一位身材高大的干尸……厨娘。
      
      面上眼睛位置的两个孔洞对着安若,喉头发出“嗬——嗬——”的声音。
      
      安若原本以为这是要来找麻烦的,严阵以待,随后才反应过来,这厨娘大概是在喊她让路。
      
      她太壮了,如果现在强行挤进厨房,就会把安若撞倒。
      
      安若立刻侧步让开。
      “不好意思,你请便。”
      
      擦身而过之后,安若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这干尸如此有礼貌,是因为顾忌她客人的身份?所以说着公馆里的规矩,并不光是玩家要遵守,这些佣人也是一样?
      
      这个推测还没验证,她就又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厨娘是女的,管家是女的,先前拖着玩家扔出去的苦力,也是女的。
      
      在鬼怪中,大概没有性别歧视这一说……
      
      她回头仔细观察,只见这厨娘哪怕已然成了干尸,也没有很枯瘦,想来生前一定十分丰腴。
      
      懂了!蔡先生这是要开后宫。而且瞧瞧这环肥燕瘦的,口味还挺杂。
      
      一想到这儿,安若来了兴致,她倚在门边上,跟厨娘搭话:“大姐……咱们蔡公馆的仆人里,有男的吗?”
      
      厨娘身体没动,只僵硬的将脖子强行转了90°看向安若,“啊啊呜呜”的吐出许多无意义音节。
      
      “不会说话?”
      
      没关系,面对残障人士,安若一向很有耐心。
      
      “我的问题,你只要点头或者摇头就行了。”
      
      厨娘:“嗬——呃——”
      
      然后,她摇了摇头。
      
      是在回答前安若的前一个问题了,这公馆里没男仆。
      
      好么,果然是要开后宫!
      
      安若下意识就想问出一句“为什么”,但这个问题,厨娘定然是回答不了的。
      
      她思考了一下,换成了用“是”和“否”就能回答的问题。
      
      “那是根本就没雇佣过男人吗?”
      摇头。
      
      原来曾经还是有过的,只不过如今不在了。
      
      “他们是死了吗?”
      虽然这个问题有些奇怪,毕竟严格来说,这公馆里除了玩家之外,大家都死了。
      
      但厨娘还是点了点头。
      
      “要比夫人死的早?”
      点头。
      
      “是……蔡先生杀的吗?”
      
      这个问题没能得到回答,厨娘一边用摇头点头的方式回答着问题,手上的动作也没闲着,已然开始刷起了锅。
      
      叮叮咣咣,哗啦啦啦,将安若的问题彻底淹没在噪音当中,根本就没听到。
      
      她要准备晚饭,自然不再搭理安若,安若也识趣的很,转身离开。
      
      说是要准备晚饭了。
      
      虽然午饭才结束一个小时,不过横看竖看整个公馆统共只这么一个厨子,要预备客人们,还有其他仆人的伙食,确实是个辛苦活儿。
      
      虽然她的手艺实在不敢恭维,而且干尸仆役们是否需要吃饭,这件事也值得怀疑。
      
      沿着走廊再拐个弯,一共有两个房间,门扉紧闭,其中之一在外侧还落着锁,另外一边安若试着推了一下,没推动,只好作罢。
      
      经过客厅的时候,安若犹豫了很久。
      
      先前她就留意过,在大厅内,共有两个旋转楼梯,其中之一通往二楼的客房,另一个不知是做什么用处。
      
      安若当然好奇,但她还是选择先回房间去查看一下方才摸到的战利品——那一小块布料此刻在她的口袋里,不仅没被体温捂的温热,反而一直在散发着冷气,存在感非常强。
      
      回到房间之后,安若想到那鬼魂可能害怕阳光,将先前挡的严丝合缝的窗帘拉开。
      
      然后她发现,自己这窗户的方向,竟然是正对大门。
      
      某个倒霉玩家的尸体早就不见了,可大片的血迹还在门边,里头混杂着已经被晒到脱水干瘪,黏在地面的脏器碎片。
      
      她移开目光,掏出那片丝绸。
      
      这精致的纺织品,原本大概是草绿色,如今满是霉点和泥土,已经变成了不均匀的褐色。
      
      上头金银线绣的纹样还很明晰,安若不懂什么古典纹样,但这种蝶弄花的图案,必然是件女装上的。
      
      丝绸很柔软,细密的缝线带着弧度,支撑起微薄的立体感,似乎是肩膀连接袖子的部位。
      
      会是那位蔡夫人的吗?
      
      安若也不介意晦气不晦气,披在身上试了试。
      
      明显的小,不可能是一件成年人的衣服。
      
      “小孩子,还是女孩儿,估计是蔡家千金的衣服了。”
      
      之前几人沟通情报,其中花访云的支线任务就是寻找蔡夫人亲手给女儿缝制的衣物。
      
      再仔细回忆,那个地窖中陡然出现在耳畔的笑声,虽然扭曲沙哑,但如今想来,果然更贴近小孩子的声音。
      
      都能对得上号。
      
      可就是因为对得上,才让人头秃。
      
      安若将丝绸扔在桌上,抱着手臂叹气。
      
      她先前还以为,也许这只是一个狗血故事:蔡夫人通奸,丈夫为了面子遮掩下来,之后偷偷杀掉,埋在了地窖里。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不许人提起蔡夫人,也能解释为什么宅邸里没有男性仆人,都被连坐杀了呗。
      
      反正民国时期,军阀杀几个佣人那就不叫事儿。
      
      可如果这衣服是蔡家女儿的,这推论就毫无依据了。
      
      虎毒不食子,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杀人之后丢在地窖,连个体面的葬礼都没有吧?
      
      安若从前,哪怕打游戏也都喜欢简单粗暴的,让她绞尽脑汁的推敲细节,比杀了她还痛苦,她摇了摇头,决定还是找队友讨论一下。
      
      好巧不巧,她刚要推门出去,就听到了一声惨叫。
      
      而且这声音,竟然是从斜上方传过来的。
      
      安若神色一凛,迅速往楼梯口冲。
      
      只见通往三楼的铁栅栏门,不知什么时候锁已经被打开,花访云面无人色的撞开铁门后,径直冲了过来。
      
      “有鬼啊啊啊啊——”
      
      这不是废话么!
      整个蔡公馆里除了这几个玩家之外,哪个不是鬼!瞧不起谁呢!
      
      “闭嘴!”安若吼了她一句,见她一喘气,似乎还要喊,上手就是一个耳光,把人直接打懵了,随后飞快的塞进了房间,关门。
      
      然而已经晚了,她先前的尖叫安若在房间内听的非常清楚,那一楼的干尸们……
      万一听不到呢?!
      
      奈何在《噩梦游戏》里,所有的侥幸,都必然只能换来失望,二楼刚安静下来,安若就听到了很轻,且很均匀的脚步声。
      
      “哒、哒、哒。”
      一步一步,踏在一楼的地板上,逐渐靠近。
      
      这时候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安若一咬牙,冲到楼梯口,将锁头挂回了原本的位置,随后长舒一口气,倚在墙边,尽量让自己显得气定神闲。
      
      此时,女管家干枯黑黄的脸,已然出现在楼梯口。
      
      她身子还在后边,只单单伸长了脖子,先行露出一颗头。
      
      “是哪位客人……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吗?”声音里透着难以言喻的兴奋。
      
      安若冷着脸,瞥了她一眼:“有事?”
      
      “刚才,是谁在喊叫?”
      
      “我隔壁房间的姐妹做噩梦了,我也被吵醒了,所以出来透透气。”
      
      女管家盯着她,似乎在分辨她说的是真是假。
      
      “当然,如果这也算打扰别人休息,那你就去抓人吧。”
      
      安若说着,踩着台阶后退两步,挡在铁栅栏门前,让出通往二楼回廊的路。
      
      之前说过,夜间不得喧哗,但此刻还是午后。
      
      女管家虽然觉着有问题,悻悻的转身下楼。
      
      鞋跟在空旷的大厅内不断荡出回音,很快消失不见。
      
      片刻安静,随后,楼梯拐角的墙壁后边,突然冒出一颗头。仍旧是女管家,只是方向非常扭曲,就仿佛她是整个人如同壁虎一样贴着墙游走过来的。
      
      也难怪没有脚步声。
      
      这次她看到的仍然只有安若一个人,她打着哈欠,察觉到女管家的注视,露出一副“怎么还是你?”的嫌恶神情。
      
      女管家森然一笑,将头缩了回去,之后寂静许久,虽然没有脚步声,但却有非常轻微的,开关门的碰撞声。
      
      看来这一次是真的走了。
      
      安若立刻回头招手。
      
      二楼半的拐角,已然有两个人在翘首以待,见状立刻蹑手蹑脚的走下来,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荀奇的状况还好一些,只是神色略有些惊惶,祝才英就比较狼狈了,他额头上有正在缓慢流淌下来的鲜血,鼻子红肿,龇牙咧嘴的捂着手肘关节的,身上的T恤衫破破烂烂,活像带了一联香蕉进后山,被洗劫过的样子。
      
      二人跟着安若回了她的房间,直到门在身后关上,才如逢大赦一般松了口气。
      
      可随即,又响起了敲门声。
      
      下一秒,花访云就缩进了窗帘后,荀奇翻身滚进了床底下,祝才英无处可躲,掩耳盗铃的缩在桌子底下,将桌子的四脚都顶离了地面。
      
      呵,现在知道怂了,先前的胆子都被蔡先生吃了么!
      
      安若则头也不回就将把手拧开。
      
      她用脚指头都能猜到是陆云图。
      
      这人精明着呢,先前花访云那几嗓子,她听到了之后,定然会关注门外的风吹草动。
      
      问过之下,才发现新人们从一开始,确实是想听从安若的劝告,从相对安全的地方搜集情报的。
      
      但一楼另一条走廊结构过于简单,只一间藏品室,刚要推门,就被身后突然冒出来的女管家提醒说那蔡先生在里头休息,不便打扰。
      
      然后众人就沿着另一条楼梯上楼去了——
      
      说不让上三楼,那从这边上去,搜索一下未知的二楼总是可以的吧?
      
      结果显而易见——
      
      “我们发现……那边的旋转楼梯根本就没有二楼的出口,再往上不管走多少阶根本看不到头,就仿佛是……遇到了鬼打墙!”
      
      安若听到这儿,立刻联想到了地窖里无边无际的黑暗,将其联系到了一起。
      
      “会不会不是鬼打墙,是卡bug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安若:没错,一定有bug,比如我的支线任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