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游戏中的恋爱bug[无限]

作者:白昼之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诡公馆(04)

      直到午饭结束,陆云图也没回来。
      
      时钟缓慢的走到12点30分,蔡先生率先离席,玩家们也争先恐后的离开了餐厅。
      
      众人回到二楼客房的走廊,敲过门之后,里头传出犹豫而虚弱的声音:“谁……?”
      
      听到都是玩家们的声音,屋内传来摩擦地板的声音,半晌之后门才打开。
      
      看来是确定了公馆内的鬼怪有实体之后,为了在独处时保证安全,所以用重物将门堵上了。
      
      陆云图人看起来没什么大碍,只是脸色惨白。
      
      一问到她之前吃的沙拉里究竟有什么,她的面色更难看了——
      
      “有头发……”
      
      嗐,头发这东西不是司空见惯么,虽然鬼宅里的头发,明显要比街边小馆子里的更让人浮想联翩,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
      
      这次不光是安若,其他新人也都面露不解。
      
      老玩家这么脆弱的么!
      
      陆云图一张脸都皱在了一起,她连连摆手,似乎一回忆起来,就难受的不行,陆云图又她抚着胸口干呕两声,这才缓过来:“不是那种混在菜肴里的头发,而是生长在茎叶脉络里的,就是头发!看是根本看不出来的,吃到嘴里才发现,成团的头发堵在嗓子眼,就仿佛还能动一样,所以我才……我才……”
      
      她说不下去了,再说又要吐出来。
      
      “要不然,咱们接下来就别吃饭了,就装装样子,反正这顿没吃不也没事?”花访云弱弱的提了个建议。
      
      但立刻就被荀奇否决:“不行,如果这个游戏跟别的全息游戏一样,所有的体感都直接反馈到大脑,那三天不吃饭,难受还是其次,体能跟不上,头晕眼花路都走不了,还怎么通关?”
      
      这一位倒是接受能力很强,跟安若不谋而合。
      
      祝才英则是低头捏了捏肚子上的游泳圈,似乎是在掂量,身上的脂肪储备够不够他绝食三天的。
      
      似乎得出了否定的答案,他看向安若:“所以荤菜要好一些吗?我看你吃了不少鱼排。”
      
      安若耸肩:“生鱼拌随机调料,至少没有头发指甲,只是难吃而已。”
      
      难吃的东西,现实中安若都忍了,如今再用“都是脉冲信号,并不是真的吃了进去”来安慰自己,更是没什么不能接受。
      
      但很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这么随遇而安。
      
      “所以说,就没点方法提前通关么?”陆云图状若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她这话一出口,新人们眼神都亮了,哪怕是扑克脸的荀奇,似乎也开始认真考虑这个可能性。
      
      对啊!只要完成主线任务,这局游戏就能结束了,哪还有继续遭这个罪呢!至于支线任务……能不能完成就看运气吧!奖励总归没有命重要不是!
      
      安若抱着手臂,考虑要不要泼一盆冷水。
      
      若真那么容易就提前通关,陷入《噩梦游戏》的人,就不会有那么高的死亡率了!
      
      别人只能通过坊间传言来听说,安若则是在进入游戏之前,看过官方统计资料的人——
      
      凡是被拉进《噩梦游戏》的人,第一个死亡高峰,是进入游戏之后的24-72小时之内,这段时间的死亡率高达30%,如果能熬过这几天,接下来的死亡率就很平均了,大部分人都能坚持1个月以上。
      
      也就是说,《噩梦游戏》肯给新人活命机会,至少不会将初见杀安排在什么都不懂的第一日。但也不会格外照顾,收割人命的时候毫不手软。
      
      如今,8个玩家已然死了3个,早就超出平均死亡率……
      
      这届新手是真的不太行。
      
      不过安若虽然不能切身体会,但联想到之前看恐怖片的时候,一到恐怖画面,就有人哭爹喊娘的退出直播厅,她大概也明白和鬼怪近距离接触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是多大的压力。
      
      能直面干尸,还跟新鲜的活尸在同一餐桌上共进晚餐,还没崩溃发疯,其实他们的素质已经很不错了。
      
      但这仅仅是游戏内的第一个白天而已。
      到了晚上,又会如何呢?
      
      安若忍不住转头看向窗户的方向,外头阳光明媚,将窗帘都烤出了点热气。
      非常真实,却不能给人带来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抱团新人们的讨论很快有了初步结果,他们认为,现有情报还是太少了,想要知道蔡夫人的死因,至少也要找到尸体,至少也得知道她究竟是死在哪儿的。
      
      “那就,偷偷的上楼吧?干尸们毕竟有实体,不能瞬移,白天都在楼下工作,也许咱们能偷偷的溜上去。”
      
      尸体、遗书、诊断证明,什么都好,随便找到一样,或许就能破解她的死因。
      找出死因,那主线任务就完成一半了!
      
      安若见他们还真就要在隐藏规则未明的状态下,直接去捅boss老巢,忍不住开口提醒:“我建议,你们还是先去找其他的npc问问看,就算问不了蔡先生,问其他的女仆也行,支线都没推完,直接不带装备打boss,我觉着不太行。”
      
      她这么一说,新人们又怂了,就又改了计划,总而言之,先去一楼找线索——当然,还是三人抱团去。
      
      陆云图可怜巴巴地让安若帮她找点热水来,说她刚才吐的胃疼,又不敢真的支使干尸女仆。
      
      安若知道她大概是有话要说,答应了下来。
      
      午饭时间过后,餐厅和厨房门都大开着,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灶台附近也是空空如也,水缸里的水看起来姑且是清澈干净的。
      
      安若很想知道陆云图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不代表她真要给人当保姆,于是就用水壶直接舀了一壶冷水端上楼。
      
      就算她真想烧水也办不到。
      本身安若对于那顿有形无神的午饭,是否真的用得到火就存疑,如今来看了一圈,炉灶里只有少量黑灰残存,一丁点儿热气都没有,跟八百年没用过一样,完全杜绝了玩家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可能性。
      
      回到楼上推开门,将冷水塞给陆云图的同时,她直接抛出问题:“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陆云图愣了一下。
      就没见过这么打直球的!
      
      但她还是很快反应过来:“我才想问你是怎么想呢的,我一开始以为你是高玩要速通,才想让新人们等你带过本,别自己去作死,可你又不去探索……既然你不去,就让他们去探路不好吗?可你偏偏又要拦着,也真是搞不懂你到底怎么想。”
      
      说到这儿,人似乎很委屈,眼圈儿都红了。
      
      安若原本以为她有什么高论,如今一听,顿时觉着自己这一趟算是白白浪费时间。
      
      “所以要么我去,要么新人去,那你呢?躺着就把本过了?”
      
      安若头也不回的摔门就走。
      
      撕破脸皮也无所谓,鬼都不怕,还怕绿茶girl么!
      而且,她很笃定陆云图不可能直接闹开,合作都很难活下去,如果真的搞分化,那是嫌自己命长。
      
      随后,安若决定独自搜寻。
      
      陆云图的认知,也对也不对。安若到如今为止,没有事事出头,但这是因为不她想被人牵着鼻子走,但从而被打乱节奏。
      
      实际上,她不仅要调查,还要去最危险的几个地方之一。
      
      在客厅眼见着新人往餐厅对面的另一条走廊去,她直接去门口摘了煤油灯。
      
      这东西就挂在公馆正门附近,原本的用途是为了方便夜里突然要出门的人,如今原本的职能不存在了,庆幸的是竟然还能用。
      
      有了照明工具,有一个地方她就可以放心探索了。
      
      若说这种老房子,一定有一种东西是现代人不一定想得到,可一旦出现就会很惊艳的布置:地窖。
      
      这局游戏的时代背景是民国,那必然没有冰箱那种先进玩意儿。大家大户,很多食材要囤放,所以一定会有地窖存在。
      
      她方才去盛水的时候,就注意到灶台附近突兀的盖着一块老旧厚重的地毯。这次安若过去掀开一角,底下果然露出了一扇铁门。
      
      “搞得跟密室逃脱一样,真麻烦……”
      
      安若心内抱怨着,同时敲了敲铁盖子。回音漾开,但没有别的诡异动静。
      
      打开看看?
      
      铁门很重,安若双手一起用力,才勉强搬开,而在铁门被打开的瞬间,安若就嗅到很淡的腐臭味。
      
      除此之外,只有望不到头的黑暗。
      
      安若没打算直接下去,只探出手臂,想尽量看清地窖的全貌。可令她吃惊的是,灯光只能照亮门口这一小块楼梯,更远的地方,则什么都照不到。
      
      就仿佛那是无边无际的噩梦,一切光芒都能吞噬。
      
      “有点意思……”
      
      安若好奇心起,直接将手里的煤油灯扔出去充当了探路石。
      
      被充当一次性用品抛弃的煤油灯掉落在地,似乎陷进了什么柔软的地方,之后火焰越来越小。借着微弱的光线,安若在楼梯下方,看到了松软的泥土,以及……看不清具体,但总之可以反光的东西。
      
      安若回身,确定不会突然出现一只干尸将自己踹下去之后,一手勾着地窖边缘,同时上半身探进地窖,伸手去刚才反光的位置捞了一把。
      
      手指触到了冰冷的柔软。
      那反光的东西竟然是一片光滑的丝绸。
      
      与此同时,安若耳畔突然传来一阵笑声:“嘻嘻嘻,你找到我了吗?”
      
      原本似有若无的腐臭味陡然变的浓郁,就仿佛有高度腐烂的尸体已然贴在了安若的鼻子尖。
      
      这种感觉很不妙。
      
      原本午饭就难吃,如今被这臭气一熏,安若只觉胃里翻江倒海,一个没忍住就吐了出来。
      
      笑声立刻停了,取而代之是一声尖叫。
      
      鬼在家中坐,突然就被淋了一身呕吐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安若决定跑路。
      
      但反正都已经得罪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她伸长手臂,飞快的将原本只能用指尖勉强能触碰到的那块丝绸攥在手里,反身就跃出了地窖。
      
      再一回头,就见地窖中的煤油灯已然彻底熄灭,昏暗中,一张扭曲狰狞的面孔一闪即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鬼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