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游戏中的恋爱bug[无限]

作者:白昼之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诡公馆(15)

      短短几十秒,战果颇丰。
      
      果然人在极端恐惧的情况下,就是靠不住。之前祝才英还试图救上吊的蔡夫人,也没意识到她身上竟然藏了这许多东西。
      
      如果安若先入为主的认为此处没线索,就要走进死胡同了。
      
      在蔡夫人怀中,安若一共摸到了三样东西:样式很古典的小钱包,很瘪,但能隐约感觉到里头是一枚小钥匙;一个上头已然滴了火漆封口,却并没有扣印章的信封;最后一件,则是浅粉色的婴儿肚兜。
      
      肚兜的下角用不太精致的手法绣了几朵栀子花,看来就是蔡夫人亲手给女儿做的衣物了。
      毕竟如果是买来的,或者让底下的仆人绣的,那这手艺必然是不能给钱!
      
      如果运气好的话,那么三个玩家的支线任务道具都到手了!
      
      当然,高回报必然伴随着高风险,蔡夫人已然登开凳子,吊死在房梁上了。
      
      此刻阴森鬼气的覆盖范围早就蔓延到了走廊,房门被吹得不停开合,大有只要试图通过,就生生将人夹成两半的势头。阴风打着卷儿的袭来,将遍地信纸吹了起来,几乎阻挡了门外荀奇的全部视线,如同坟场漫天飘洒的纸钱。
      
      阴风之中,隐隐有鬼哭声。
      
      氛围渲染的很到位,但安若实在无心近距离观赏蔡夫人容颜枯萎衰败的过程。
      
      她又不是什么变态,之所以站在原地不动,是因为她根本就迈不动脚!
      
      在阴风袭来的同时,那些被风吹起的信纸,有一部分迅速的糊在她的脚腕上,互相重叠固定,如同无形的双手,禁锢住她的行动。
      
      祝才英可没说起过这样的状况!果然除了范围的扩大,这房间内的厉鬼,力量也在增强。
      
      安若头疼,她没有恐惧感,风险评估也就永远及不了格,势必会比旁人更容易陷入险境。
      
      虽然准备了蔡小姐这重保险,可……
      似乎这是蔡小姐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自己母亲的死状,她呆愣愣的,只是死死盯着母亲秀美的面孔逐渐紫胀狰狞。
      
      花朵凋零总是引来无数文人墨客的悉心描写,但绝无人去花笔墨勾勒其腐败溃烂的过程,因为实在不太美。
      
      反差之大足够让人罹患ptsd。
      鬼也一样。
      
      安若心急如焚:“你能先看看在这作妖的是不是杀你的仇人么!难道你就不想报仇?”
      
      小鬼还是呆愣愣的,根本不理她,孔洞的一双眼中只映出被吊在半空,僵直摆动的蔡夫人的尸体。
      
      本来以为这小鬼能当个临时战力的,结果白给。
      
      背后已然有杀气和恶意糅杂的冷风袭来,死亡转瞬将至。
      
      安若当机立断,蹲下身避过这凌厉的一击。
      
      祝才英皮糙肉厚都在这儿丢了半条命,安若觉着凭她的身板,硬抗是抗不住的。
      
      但脚下被禁锢,逃又逃不掉……
      
      她的目光落在了蔡小姐的尸体上。
      
      就是它了!
      
      安若干不出诱拐活人当肉盾的事,但用死人,就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她将早已破破烂烂的尸体拽过来,把她背在身后,又用她的一条手臂环在脖子上。
      
      与此同时,身后鬼怪的第二次袭击已然降临,这一次势头更猛,似乎在用力拉扯蔡小姐的尸体,试图将其从安若背上拽开。
      
      这安若能松手么,松手她就死定了!
      
      这么大的力道,如果真是让安若以自己的肉身来承受攻击,就算不被掐断喉咙,哪怕捱上一爪子,都是深可见骨的伤口。
      
      一人一鬼,诡异的用尸体玩起了拔河。
      
      安若的双脚被禁锢,这让她没法逃跑,或者直接贴墙保护住要害,但此刻也同样让她不至于被这强大的力气拽倒,反倒成了助力。
      
      这时,蔡小姐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尸体就要被拽成两半了!她再顾不上盯着蔡夫人的尸体了,怪叫一声扑上来,同看不见的鬼怪纠缠在一起。
      
      她当然更想杀掉安若的,可惜她跟安若有约定,天亮之前不能对她动手。
      
      短短两分钟就和两个世纪一样漫长,直到这个循环结束,安若陡然感受到脚下一松。那些信纸随着暂时偃旗息鼓的风一同失去杀意,飘落在地。
      
      脚上的钳制也没了,安若立刻冲出房门。
      
      虽然说是用冲的,其实动作也不是很快。刚才跟看不见的鬼魂进行过一场拉锯战,本就消耗了不少力气,此刻背后还背着蔡小姐的尸体。
      
      做人要厚道,别管蔡小姐是不是自愿的,总归出手帮她解了围,她当然不会过河拆桥。
      
      荀奇在楼梯口,见到安若出来,立刻抛出绳子,钓鱼一样将安若拽出了屋内那鬼魂力量的影响范围。
      
      拖的时候他有点纳闷,一个姑娘怎么会这么重?等看到她背上的尸体时,神情复杂起来。
      
      而小鬼跟着飘出来,看着自己越发破烂的尸体,眼神怨毒中带着哀怨。
      
      安若就在一人一鬼的注视下,直接靠着墙壁坐下来。
      她腿软。
      
      也不晓得这算不算是肾上腺素飙升之后的后遗症。
      
      楼梯口姑且还算安全,安若用短暂的休息时间检阅了一遍战利品。
      
      属于别人的两件她没有兴趣,至于信封内的,这次是真正的情书没错了。
      
      只不过从字里行间能看出,这是写给已逝之人的。
      
      花有凋零之时,爱无传达之期。她无法亲手送出去的情书,势必要有本不相干之人,被迫的,不带感情的转述了。
      
      情书要念,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安若将战利品再度胡乱塞进口袋,支着脸颊望着墙壁发呆。
      
      荀奇等了半天,忍不住开口问她:“所以还是找不到通关的方法了吗?”
      
      “也许有办法吧,但还有一点点事需要验证。”
      安若瞥了一眼荀奇,颇有些无奈。
      “但这个验证的方法,必须要所有玩家通力合作才行。”
      
      荀奇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认为安若跟陆云图已然水火不容,没直接打起来都算是顾全大局。而他晚餐时公然去挨着安若坐下,就是要和陆云图划分界限,否则万一被她一通洗脑,成了炮灰可没地方说理去。
      
      而如今安若竟然说,要合作?
      
      “你就不怕她又要坑人?”
      
      安若不耐烦的咋舌,她也不想跟陆云图打交道!
      
      “可我实在是没别的办法了,谁让现在玩家就剩5个了呢。你去叫人,就说我的计划里,少一个人都没法成立。陆云图那么贪生怕死的人,知道权衡利弊。”
      
      楼下卧室里晚间根本不敢熟睡的陆云图莫名打了个喷涕,坐起来之后,只觉眼皮狂跳。
      
      然后她就听到了敲门声。
      
      联想到安若轻描淡写提过的捉迷藏游戏,她头皮发麻,但打开门一看,门缝里竟然是荀奇那张冷冰冰的脸。
      
      “咱们开个会吧,安若说她有个计划,需要大家合作,少一个都不行。”
      
      陆云图指甲抠在门框上,咬着嘴唇看他。
      
      荀奇很是头疼,他背在身后的手里其实捏着一个花瓶,如果陆云图再试图嘴炮洗脑,他就要先下手为强了。
      
      但陆云图却只是一言不发,似乎在仔仔细细的盘算斟酌着。
      
      片刻之后,陆云图开口了:“好。”
      
      “我劝你还是好好思考一下,毕竟……嗯?你还真同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安若此刻周扒皮附体:不是让我想对策么,我想了,你们一个也别想跑,都得起来给我干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