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游戏中的恋爱bug[无限]

作者:白昼之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诡公馆(14)

      小鬼被安若气的要命,这次没有枕头可以抓了,就扯烂了安若唯一一床被子。之后又恶狠狠的在安若耳畔重复着“你到底遵不遵守约定”的问题。
      
      安若仿佛被问烦了,随口搪塞:“不就是团聚么,简单,待会儿我就带你上楼。”
      
      “好啊——”小鬼从房梁上飘下来,歪着头,笑容天真又残酷。
      
      她敢打赌安若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才会这么自信。
      
      这一次绝对绝对没有漏洞给这讨厌的女人钻了!有她哭的时候!
      
      安若本来也并不打算食言的。
      
      三楼的情况安若听别人说过,很清楚拖得越晚去就越危险,而且安若猜测,她的支线任务还得着落在楼上,事不宜迟,正好跟这个约定一并了解掉。
      
      天黑之后,走廊和楼梯没可能突然照进阳光之后,安若拖着蔡小姐的尸体出发了。
      
      还没走完这一段楼梯,空气就阴森起来,越来越冷不说,还压抑的令人喘不上气,仿佛要将人吞噬。
      
      走到三楼一看,荀奇竟然也在。他站在楼梯口,似乎进退两难。
      
      “怎么了?”
      
      “我本来……是想再来找点线索,之前祝才英慌乱之间很可能漏掉许多细节,可是……可如今这状况,恐怕是想进也进不去了!”
      
      安若越过他的肩膀往里看。
      
      果然,跟之前他和祝才英描述的完全不同。
      
      之前虽然也是破败凌乱,至少整体还是大户人家卧室的样子,除了一个不断重复自杀过程的女人之外,没什么太值得注意的东西。
      
      可如今却是满地满墙都是白色的信纸,随着不知何处吹来的阴风盘旋不散,凄厉的风声乍听之下像极了濒死之人的哭喊。
      
      仔细看去,那些信纸上头似乎还写着些小字。
      
      安若站在楼梯口,跟荀奇一起看足了一个循环,直到下一个循环开门的瞬间,有信纸随着阴风盘旋在走廊上空,安若踮脚跳起来,抓了一张过来。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情诗?
      
      还别说,早这个年代写古诗当情书并不是老掉牙的酸腐,反而很有情调。
      
      只可惜这句诗中描绘的整个就一天人两隔的悲剧,实在不吉利。
      
      而且,安若看着那屋子里遍地飘散的信纸,笑不出来。
      
      “系统,情书该不会指的是这些吧?”
      
      这尼玛也太多了!
      
      就不说还要探究当年这里发生过什么,就光是这一屋子的诗,让她从现在开始一张张,将糊在天花板上墙上的都抠下来读的话,读到3天期限结束都读不完!
      
      【那我就不能透漏了哦~】
      
      安若这次破天荒的没骂它。
      
      因为这时候,正巧下一个轮回即将开始,她在飞舞的信纸间隙之中,看到了正好从隔间走出来的蔡夫人。
      
      入目的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阴森的氛围并没有折损她的美貌,简直就是旧上海的画报上走出来的优雅贵妇。
      
      只可惜她面容憔悴,双目无神,仿佛魂魄根本不在此处。
      
      安若抖开地毯,之前附身在尸体内的小鬼飘了出来。
      
      安若一指门内:“是你妈没错吧?”
      
      “……没错。”
      虽然总觉着安若在骂人,小鬼还是答应了一句。
      
      “哦,那你现在不去跟她团聚吗?”
      
      “嘁,这你都看不出来么?”小鬼翻了个白眼,用力过猛,眼珠子差点儿翻了一整圈,又晃了晃头,才将眼球调回正确的位置。
      
      “母亲分明被囚禁在过去,如果破解不了,那我们可是触及不到她的……”
      
      说这几句话的时候,一直充满恶意的小鬼,语气中竟然透出一丝悲伤。
      
      但这悲伤转瞬即逝,她旋即恢复常态:“所以说这可不算是团聚,如果你天亮之前解决不了,可就失约了。到时候你就会成为我的玩具,一直一直一直留下来陪我玩!”
      
      “放心,我说话算话,待会儿我就进去看看。”
      
      “好,那我在门口接应你。”荀奇这样说着,变戏法一样掏出一捆绳子。
      
      是用被单系起来的长绳,看来他也是早有准备。
      
      “待会儿如果你被控制或者受伤了没法出来,就抓住我抛过去的绳子,我尽量将你拖出来。”
      
      安若心内涌起了老母亲一般的欣慰感。终于有个靠谱队友的样子了!
      
      她点了点头,拽起小女孩的尸体就往里走。
      “你跟我一起去。”
      
      小鬼:……??!!
      
      若不是安若的神态太淡定,荀奇都要认为,她是被这狗屎游戏折磨疯了,一心寻死了。
      
      本来要面对一个力量逐渐增强的,看不见的鬼怪就够麻烦了,再带另一个磨刀霍霍一心想搞死她的?
      
      安若却是自有她的主意。
      
      房间内作祟的鬼怪,八成就是造成蔡公馆一系列惨案的始作俑者,也是害死蔡小姐的元凶。
      
      她先前给蔡小姐看过账簿上那些男仆的名字,她目光不屑,很明显仇人不在其中。
      
      既然不是公馆内的人,只可能是外来的。
      
      祝才英先前的狗血推断不靠谱,毕竟一个外人哪可能在别人家随心所欲的开无双?
      
      活人是不行,但如果凶手本身就是鬼,那就好说了!
      
      估计蔡小姐本就是死于厉鬼索命,所以才糊里糊涂,自己也不晓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时她还只是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孩子,如今可不一样,她也是鬼了!
      
      到时候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肯定顾不上她这个没干系的外人嘛。
      
      虽然蔡小姐怎么看怎么弱鸡,但安若要求也不高,能拖延一个循环的时间就行。
      
      于是,她不顾小鬼的嚎叫,拖着尸体就冲了进去。
      
      这个循环刚刚开始,还算平稳。
      
      安若扫视一眼地上密密麻麻的信纸,上头基本都是古诗词,有情诗,也有怀念亲眷的,感慨命运无常的。
      
      不像写给别人的信件,更像是穷极无聊打发时间随便写的。
      
      所谓的情书不该是这种东西。
      
      那真正的情书呢?大概就在蔡夫人身上了。
      
      虽然享受着华服美食,住着大别墅,但要说她一个已婚的贵妇写情书,别管是写给谁,能不能送的出去,都必须要背着人。
      
      女仆尚且会来收拾东西,恐怕除了自己身上之外,再没别处可以藏了。
      
      想到这儿,安若突然觉着自己不该接下这份工作,相比于故事里的倒霉鬼们,她在现世也不过就是个穷困潦倒的黑户而已,虽然在公权力面前也没有隐私可言,但她想什么说什么,还真没谁有心思管。这辈子就遇到过一回查水表,还是因为她的“才能”而不是发影评时偶尔带出来的,跟主流思想相悖的“思想”。
      
      人比人才知道自己的日子有多好。但来都来了,也没后悔药可以吃。
      
      她只感慨了一瞬间,随后就将蔡小姐的尸体丢在一边,迅速的冲到刚从屏风后走出来的蔡夫人身前。
      
      冲的太快,脚下全是信纸又打滑,差一点就跟蔡夫人撞个满怀。
      
      “念在我帮你带了这么久孩子的份上,帮我一次,别责怪我唐突!”
      
      她嘴上说的礼貌,手下却是一点没耽误,迅速的翻找蔡夫人的贴身之物。
      
      蔡夫人皮肤异常冰冷,神情呆滞,一路眼睛都没眨过,仍旧沿着既定的轨迹往大梁正下方走。
      
      她对于安若这个不速之客不放在眼里,对女儿的尸体同样视而不见,甚至在搬凳子的时候,凳子腿还直接压在了女孩的小拇指上。
      
      人踩上去的瞬间,安若听到骨骼断裂的轻响。
      
      听着就很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鬼:我现在也是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孩子好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