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栏玉砌应犹在

作者:杉杉是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九月初九重阳节,赵秀早早地就起来了,梳洗打扮好坐在安仁殿里,等着她娘亲,魏国公夫人。魏国公夫人,也是早巴巴的就起床了,催着丫鬟梳洗打扮,她想早点进宫,这样就能跟闺女多待一会儿。
      
      付少成非常给皇后面子,在安仁殿陪着她等来了魏国公夫人。见了礼以后,他就去了两仪殿,临走时,他对魏国公夫人说:“你们母女二人好久不见了,午饭就留在安仁殿用,一会儿瑜哥儿就过来,你也好久没见他了,可是长高了不少呢。”
      
      魏国公夫人笑眯眯地谢过给皇帝,是啊,她可好久没见到自己的外孙了。
      
      见付少成走远了,赵秀挥退了众人,说:“本宫跟魏国公好久没见,想说点私房话,你们在外面候着就好了,这里有如意伺候就行了。”
      
      内侍们说了声是,就退了出去,最后走的那个刚想把门关上,魏国公夫人说话了,“门敞着就好,这九月天,还是有些热的,关了门不透气。”
      
      赵秀见内侍们都走了,就走过来靠在魏国公夫人身边,委委屈屈地喊了一声:“娘,我想你。”
      
      魏国公夫人拍拍她的手,说:“秀儿,娘也想你。”
      
      赵秀拉着母亲坐到窗边的榻上,说:“母亲可知道最近后宫的事儿?”
      
      魏国公夫人点点头,说:“知道,封了个静妃。”
      
      “我前些日子跟皇帝说充盈后宫的事情,他没同意,接着就封了那裴瑶光为静妃。”赵秀说,“娘,您可知道,这裴瑶光是走了承天门进来的。到现在,我都没受过她的礼,甭说礼了,我连她的面儿都没见过。她成天躲在承恩殿,皇帝也见天往那儿跑。”
      
      魏国公夫人看了眼赵秀,说:“秀儿,你最近急躁了。每天多往小佛堂念念经吧。”
      
      赵秀闻言,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有些不明所以。
      
      “皇帝不充盈后宫,自然是有他的想法,这新朝初立,各方势力都有,他还没摸清楚大臣们的想法呢,他怎么会让这宫里进人。”魏国公夫人说,“现在,他只有瑜哥儿这一个孩子,既嫡又长,谁能越过他去。这做了皇后,你平时的稳重都去哪儿了?”
      
      赵秀委屈地扁扁嘴,说:“我这不是气不过嘛。”
      
      “你急什么,皇帝现在对裴瑶光好,那是他还没得到她呢,男人都这脾气,你且看几年以后,他还是不是这样。她裴瑶光封静妃,是有条件的,你父亲说过了年,立瑜哥儿为太子的旨意就会下来,你只要好好教导瑜哥儿,就够了。除非,”魏国公夫人说,“你对皇帝动情了。”
      
      赵秀听了这话,面上露出喜色来,说:“真的,那可太好了。至于感情,母亲也清楚,我跟皇帝,怎么可能呢。”
      
      “这不就结了,这女人啊,只要不动情,就没有什么能困得住她的。皇帝什么时候充盈后宫了,你再展现你的贤良大度。这年轻漂亮的姑娘啊,多得是。”魏国公夫人说,“而且,裴瑶光她是前朝皇帝的女儿,你觉得皇帝会容得下她生下皇子吗?”
      
      “可是娘亲,皇帝封她是静妃,静妃啊。”赵秀说,“不就是取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的意思嘛。”
      
      “男人的嘴你也信。”卫国公夫人轻蔑地说,“你父亲当年还说后院只有我一个人呢,你看现在,都纳了两个了,十六七岁鲜灵灵的漂亮姑娘。可是那又怎么样,他身上的爵位,除了你大哥,还能给谁。”
      
      赵秀想了想,觉得母亲说的有道理。
      
      “秀啊,一动不如一静,知道吗?她裴瑶光嚣张,你就忍着,只要皇帝给你面子,你就别说话,等皇帝厌了她的时候,你再提,说你的委曲求全,你的无可奈何,明白吗?”魏国公夫人说,“别逞一时之气。”
      
      赵秀点点头,说:“娘说的对。”
      
      “这后宫里现在就你跟裴瑶光两个人,皇帝总有烦的时候,你呢,这时候不就成了解语花了吗,如果可以,争取再要个嫡子,最好多要几个,这孩子啊,越多越稳当。”
      
      赵秀又点点头,说:“娘放心,我会的。初一十五,皇帝是往我这儿来的。”说完,面上一红,倒是显出一些娇媚。
      
      魏国宫夫人点点头,说:“这样才对。天天冷冰冰的,没有男人会喜欢。”
      
      安仁殿这边其乐融融,裴洛洛在承恩殿,却是非常不开心,昨天晚上,她听付少成说今天魏国公夫人进宫,她就无比的羡慕赵秀,她也想娘啊,可是她娘,再也回不来了。裴洛洛的娘生前是宠妃,生得美,性子又温柔,可惜红颜薄命,去得早。
      
      裴洛洛坐在窗边,一言不发,她连跟付少成撒气都不可能。况且,她裴家,斩了付家十几口人,她想,付少成也应该是这么难过吧。
      
      晚饭的时候,她破例要了壶菊花酒,自己坐在那儿,自斟自饮。裴洛洛好酒,也有个好酒量,可是,这一次,她一会儿就觉得晕乎乎的了,鲁妈妈在旁边,张了张口,却没说话,裴洛洛不开心,她知道。
      
      付少成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裴洛洛脸红红地坐在桌边,手里拿着筷子歪着脑袋,看着他,说:“付少成,要不要喝一点?”说完就起身拉着他做了下来,晃了晃壶,说:“没酒了。”转身对着半夏说:“去,再要一壶来。”
      
      半夏看着付少成,见他点头,这才匆匆跑出去,很快就拿了一壶回来。
      
      裴洛洛接过来,给付少成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说:“来,干了。”
      
      付少成知道裴洛洛的酒量,见她醉成这样,看向了鲁妈妈。
      
      “静妃心里不舒坦。”鲁妈妈说,“她想她娘了。”
      
      付少成点点头,果然还是有原因的。陪着裴洛洛喝了两杯,付少成叫来张福英吩咐了几句,又对着裴洛洛,说:“别喝了。”
      
      裴洛洛趴在桌子上,看着付少成,说:“我想我娘了,特别想。你呢,你是不是也想你娘了。还有,我裴家对不起你付家,你付少成又对不起我,我们两个扯平了,对吗?”
      
      付少成没说话,只是把裴洛洛拉过来,抱在怀里,一下一下地抚着她的后背,说:“洛洛,乖,别难过了,好吗?我以后一定好好待你。”付少成发现裴洛洛越发的瘦了,后背的骨头都凸了出来。
      
      裴洛洛没说话,付少成却知道她哭了,哭得很伤心,他胸口湿了一大片。一会儿,付少成见她不动了,低头看了看,却发现她哭累了,睡着了。他抱着裴洛洛进了内室,轻轻地把她放到床上,又把被子给她盖好,放下床帐,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他们两个的家世,到底还是不一样的。裴洛洛从小就备受宠爱,至于他,不提也罢。
      
      一会儿,张福英带着内侍端着盘子走了进来,付少成掀开盖子,说:“不明白那群文臣,吃个螃蟹都要那么多讲究,这蟹八件弄得我头大,晚饭都没吃好。”
      
      付少成洗了手,拿起一只螃蟹,说:“这玩意,就得自己掰着吃才香甜。”
      
      付少成吃完螃蟹,又让小宫女烫了热热的烧酒喝了,接着又吃了几口饭,再一抬眼,已经二更天了,果然吃蟹费时间。
      
      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内室,裴洛洛却已经醒了,她坐在床上发呆,付少成走进来,被吓了一跳,说:“醒酒了?”
      
      裴洛洛摇摇头,说:“半夏,端碗醒酒汤来,头疼。”
      
      付少成坐在床边,伸手在裴洛洛太阳穴上按着,说:“这菊花酒后劲儿大你又不是不知道,还喝这么多。”
      
      裴洛洛没说话,闻了闻,说“你吃螃蟹了?”
      
      付少成笑了,说:“是啊,你鼻子还真灵。”
      
      “你这手上都是味儿,就在我脸边上来来回回,我能闻不见吗?”裴洛洛说,“有没有烫了热酒喝?”
      
      “喝了。”付少成说。
      
      这时,半夏端来醒酒汤,裴洛洛接过来,毫不犹豫的干了,然后皱着眉头,说:“真难喝。”
      
      “下次再让你喝这么多。”付少成说,“睡吧,明天就好了。”
      
      裴洛洛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说:“半夏,拿个汤婆子来,热一点的。”
      
      “怎么,你冷?”付少成问。
      
      裴洛洛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一会儿,半夏拿了个汤婆子来,裴洛洛摸了摸,递给付少成,说:“给你的。你脾胃本就不好,这大晚上吃蟹,回头半夜闹起来,扰了我睡觉怎么办。而且这是承恩殿,回头别人再误会我谋害皇帝,我可是冤枉。有它捂着,就没事儿了。”
      
      说完,裴洛洛就躺在床上,说:“睡吧,困了。”
      
      付少成拿着汤婆子笑了笑,也躺了下来,说:“洛洛,你还是很关心我的。”
      
      裴洛洛翻了个白眼,说:“对不起,你想多了。”
      
      付少成没说话,笑意却更深了,他伸手把被子替裴洛洛盖好,说:“嘴硬。”
      
      裴洛洛被这话弄得有些生气,转过身把汤婆子抢了过来,说:“不给你了,我自己用。”
      
      付少成笑意更深了,他假装捂着腹部,说:“哎呦,肚子疼。”
      
      裴洛洛瞪了他一眼,把汤婆子塞了回去,翻了个身,留个付少成一个后背。
      
      付少成打了个哈欠,又看了眼裴洛洛,叹了口气,唉,付家跟裴家,他跟洛洛,这账,早就没法算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裴洛洛虽然是个傲娇,但是她很聪明。
    付少成是个正常男人,让他守身如玉,也是不可能的。



    何当故人踏月来
    我的双开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