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栏玉砌应犹在

作者:杉杉是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修)

      赵秀是个聪明的女人,不管是在内宅,还是在深宫,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又能得到什么。
      
      清晨,她早早的起来,对着如意说:“今天梳个简单的发髻,发簪也选个样子简单的,衣服呢,也得选颜色鲜亮但是绣纹少的,今天是初一,皇帝晚上过来,见了一天的文武百官,回来看见我穿的跟个庙里的泥塑似的,心里腻歪。”
      
      不得不说,赵秀对于衣着打扮,还是有一套的,她清楚自己跟裴洛洛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人,学着她,只能是东施效颦。
      
      晚上,付少成进了安仁殿,就看见赵秀正坐在那儿跟瑜哥儿说话,见他来了,两个人都站了起来。瑜哥儿虽然从小没跟父亲一起长大,但是在他心里,自己的父亲是个大英雄,能上阵杀敌,还能吟诗作对,真是文武全才。
      
      十二岁的少年,虽然已经开始抽条,但是仍旧是个孩子,见父亲来了,快步走了过去,请了安之后,就抱住了付少成。付少成身量极高,他抬着头,说:“爹爹,我想你了。”
      
      付少成虽然对赵秀无甚感情,但是对着这个像极了自己的儿子,确实一副慈父心。他伸手摸了摸瑜哥儿的头,说:“爹爹这不是来了吗。”
      
      赵秀走过来给付少成见了礼后,三个人走到桌前,内侍们刚好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三个人依次坐下,赵秀拿着筷子,加了一块蒸肉到付少成碗里,说:“您尝尝这个,妾身昨天吃了,觉得味道不错。”又夹了一筷子青菜到瑜哥儿碗里。
      
      瑜哥儿嘟着嘴,说:“娘亲偏心。”
      
      赵秀笑了,说:“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今天可是问了你奶娘了,天天不吃菜的那个人是你不是?”
      
      瑜哥儿皱着眉头,夹了起来,看了半天。
      
      “你在那儿给它相面了?”赵秀说。
      
      瑜哥儿没办法,一咬牙把青菜放进嘴里,嚼了两口吞了下去,青菜真可怕。
      
      付少成在旁边看着,乐了,说:“瑜哥儿这样可不行,不吃青菜可是长不高的。”
      
      瑜哥儿眨眨眼看着父亲,说:“真的吗?”
      
      付少成故作严肃的看着他,点点头。
      
      “为什么啊?”瑜哥儿有些不明白。
      
      这下付少成可没法解释了,他看向赵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赵秀笑了,说:“因为这是你爹爹的亲身经历啊,这还用问吗?”
      
      瑜哥儿看了看付少成,点点头,又夹了一筷子青菜,他得长得比爹爹还高。
      
      一顿饭,吃得无比温馨。
      
      吃过饭,付少成考了瑜哥儿几个问题,见他答得都对,就让张福英把他以前在北凉凑巧得的那把宝剑拿来,说:“瑜哥儿聪明,太傅也经常跟朕夸奖你,可见是下了苦功夫的。朕记得你一直想要把宝剑,这个给你,喜欢吗?”
      
      瑜哥儿高兴地接过来,仔细地看了看,又伸手摸了摸,说:“喜欢,谢谢爹爹。”
      
      赵秀在一旁,说:“您啊,就是太宠着他了。”
      
      一会儿,瑜哥儿打了个哈欠,赵秀让刘福海并奶娘待他回了归真院,说:“早点睡,明天还得早起呢。”
      
      瑜哥儿乖乖地点点头,跟父亲母亲行了礼,就走了,手里还一直抱着那把宝剑。
      
      “皇帝您看,瑜哥儿可是真喜欢那把宝剑。”赵秀看着瑜哥儿的背影说。
      
      “男孩子嘛,自然是喜欢舞刀弄剑的。”付少成说。
      
      “您啊,还是太宠着他了。”赵秀说完,看了看自鸣钟,说:“皇帝,时候不早了,咱们也睡吧。”
      
      赵秀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听得付少成有些不自在起来,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她今天只梳了个发髻,已经略微有些松散,脸颊两侧有发丝垂了下来,越发衬得她肤白胜雪。
      
      一室旖旎,春光无限。
      
      事毕之后,如意带着宫女进来,付少成跟赵秀分开洗干净以后,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付少成一觉醒来,觉得神清气爽,翻身下了床。赵秀也跟着起身,接过宫女手里的大帕子,掩好了衣襟之后,付少成就着她的手漱了口。洗过脸以后,赵秀拿过来一条热热的帕子,付少成接过来盖在脸上,深吸了一口气,又擦了擦脸,这才拿下来递给赵秀。每天早晨用热帕子擦脸,这是付少成一直以来的习惯。
      
      这时,宫女捧来了衣服并发冠,赵秀在一旁帮着他穿好以后,又蹲下来把褶皱抚平,然后挂上香囊,这才站起身。
      
      付少成迈出安仁殿,却看见赵秀站在门口,他说:“回去再睡会儿,时候还早。”
      
      赵秀笑了,说:“这是自然,您要是困了也歇个晌,不然下午该没精神了。”
      
      付少成点点头,转身走了。赵秀站在门口,一直看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见,这才回到内室。她坐在床上,伸手放在小腹上,但愿这次能再有一个孩子,小皇子最好,小公主也行,皇家的长公主,也不错。她有些困了,第一次觉得裴洛洛不来也是好事,她还能再眯一觉。如意却在旁边有些不高兴,说:“今个儿真应该让那裴洛洛来。”
      
      赵秀看了眼如意,说:“慎言,她现在是静妃。况且,你觉得她会不知道吗?”
      
      “知道又如何,也看不见她的表情。”如意说。
      
      赵秀笑了,说:“你以为这是锦衣夜行啊,别人不知道就亏得慌。傻丫头。你啊,还不如跟菩萨求求让我赶紧再怀上一个,这才是正经呢。”
      
      如意听了之后,眼睛一亮,说:“婢子会的,以后娘娘您去念经,婢子也在旁边跟着,绝对不打盹。”
      
      “好啊。”赵秀说完,又躺回了床上。
      
      承恩殿,裴洛洛正在镜前梳头发,鲁妈妈从外面走进来,说:“静妃娘娘,安仁殿昨天晚上要了回水。”
      
      裴洛洛看着镜子里映出了鲁妈妈不算真切但是能看出来非常焦急的表情,说:“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赵秀是付少成的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妻子,也是有了金册金宝祭了天的皇后娘娘。”
      
      “可是,这皇帝?”鲁妈妈欲言又止。
      
      “他付少成是个正常男人,也没什么不对。”裴洛洛说。
      
      “您就不怕皇后再生个皇子?”鲁妈妈说。
      
      裴洛洛闻言轻笑了一声,说:“不怕。而且不但皇后要生,日后这宫里的女人都要生的,越是这样,他付少成就越觉得对不起我,他越愧疚,我就越能有个自己的孩子。”
      
      说完裴洛洛看了鲁妈妈一眼,说:“您看着这宫里的人,今晚付少成来,都得给我高高兴兴的,谁带出样来我饶不了谁。”
      
      鲁妈妈叹了口气,裴洛洛说的是对的。她从裴洛洛手里拿过梳子,一下一下的给她梳着头发,裴洛洛的头发极好,又黑又亮,长长的垂下来,跟缎子一样。
      
      “可是娘娘,你可得想好了,守孝三年,有些长了吧?”
      
      裴洛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妈妈,这三年是我说的不假,可是您觉得他付少成等了三年吗?”
      
      “那,您的意思是?”鲁妈妈有些不解。
      
      “一年。”裴洛洛说,“他付少成至少会给我一年的时间,剩下的,就看他定力如何了。三年也好,一年也罢,终归我是吃不了亏的。三年呢,就全了我的孝心,不到三年呢,他付少成肯定对我有愧。妈妈,你看我多不孝,连给父亲兄长守孝这事儿,都拿来算计。”
      
      “娘娘您别这么说。毕竟,咱们的谋划不就是奔着那个位子去的吗。”鲁妈妈说。
      
      裴洛洛没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让鲁妈妈给她梳头发,心里却不断的盘算着。
      
      晚间,付少成过来的时候,裴洛洛已经吃完饭在看书了,见他来了,也没起身,只是把书放下,看着他,说:“吃过饭没?”
      
      付少成点点头,看着裴洛洛,笑了,说:“洛洛,我每天过来都看见你在看书,这是要干什么,考女状元吗?”
      
      “多看点书解闷啊。”裴洛洛说,“已经进十月了,就快立冬了,外面已经冷了,出去也没什么意思,在这屋里可不就看书打发时间么。”
      
      付少成坐在裴洛洛身边,拿起她的书看了一眼,说:“洛洛,你怎么开始看史书了?”
      
      “不是我怎么看史书了,而是我这屋里除了史书就是四书五经,要么就是传记。游记虽然有几本,但是看了以后发现出不去,更眼馋,还是史书最好。”
      
      “你以后想看什么跟我说,我那儿有的是书。”付少成说。
      
      “那成,明天把《酉阳杂记》拿来,虽然看了一遍,但是我觉得挺有意思,想再看看。”
      
      付少成看着裴洛洛,想起来她第一次看完《酉阳杂记》之后,追着他讲,弄得他天天晚上睡不着。付少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两件事情,一个是这种志怪故事,一个就是喝药。
      
      他想着昨晚的事情,想跟裴洛洛解释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裴洛洛却是和平常一样,仿佛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般,付少成有些愧疚,却不知道愧疚在那里。他看着裴洛洛好看的侧颜,忽然间也理直气壮了起来,赵秀是她的皇后,他们之间的事情,就是天经地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情这种事情,说不清道不明。在古代,婚姻其实就是两家的联合,不管是宫廷贵族还是市井百姓。



    夫人请上座
    我的预收文,谢谢大家,很甜哦



    何当故人踏月来
    我的完结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