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栏玉砌应犹在

作者:杉杉是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裴洛洛十三岁的时候,成平帝的一个宠妃嫌她三番两次下她面子,就买通了钦天监的人,说裴洛洛生辰跟她肚子里的孩子八字犯克,得去豫州行宫住上一阵。皇帝偏疼年轻的妃子,也就允了。裴洛洛一气之下,也懒得辩解,直接带着宫人去了三皇子安王裴思桥的封地凉州。她从小被娇宠惯了,成平帝也奈何不了她,兼之觉得自己的确理亏,也就由她去了。
      
      安王的封地,离着付少成当时带兵驻扎的地方很近,双方常有政事往来。兼之二人年岁差不多,也算是聊得上来的朋友。
      
      裴洛洛第一次见付少成,就是在安王府里。当时,正是春天,凉州的花开的正好,裴洛洛正在桃花树下舞剑,人比花娇花无色,花在人前亦黯然。
      
      付少成打门外进来,正看见裴洛洛收了最后一式。
      
      “小姑娘,你刚才这一招收得太慢了。”付少成擅长剑法,看见错处,没忍住就说了一句。
      
      “那你给我演示一遍可好?”裴洛洛看着眼前这个将军打扮的人,无来由地就很相信他。
      
      当时正好安王有客,付少成觉得等着也是等着,就拿起了剑。真是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裴洛洛都看呆了。付少成见她如此,有些好笑,把剑又还给了她,说:“小姑娘,可是看清楚了?”
      
      这时微风吹过,落英缤纷,裴洛洛抬头看着他,说:“你真好看。”
      
      付少成笑了,说:“小姑娘不要乱说话。”
      
      “我不是小姑娘。”裴洛洛说。
      
      “我知道,你是长乐公主。”付少成说,接着他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末将付少成参见公主陛下。”
      
      裴洛洛学着他的样子,一抬手,说:“付将军请起。”然后,自己就撑不住笑了。付少成觉得她的笑声,仿佛是夏天的时候从祁连山上融化下来的雪水,清澈、甘甜。
      
      裴洛洛当时年岁小,不通人事,情窦未开。只是单纯地觉得付少成生得好看,武功又高强,每次他来,就缠着他,让他教她武功剑法。
      
      至于付少成,也只是觉得这姑娘可爱,像极了自己年幼的妹妹,倒是对裴洛洛颇有耐心,有时候淘换点好玩的,也想着给她带一份。
      
      裴思桥见了也没说什么,毕竟他妹妹可爱,付少成这样也不稀奇。
      
      四月末,凉州天气正好,裴洛洛想学骑马,缠了三皇子好几天,裴思桥没时间,就让她去找付少成,他现在正是清闲,没准他乐意教她也说不定。裴洛洛觉得这个主意好,找了一天带着宫女就去了将军府。
      
      将军府的门子见多识广,见是当朝公主,慌忙请了进来,又打发人去告诉付少成。裴洛洛身份高,从走中门进来,绕过影壁墙,就看见付少成穿着一身短打坐在树下的石凳上,见她进来,站了起来,说:“小姑娘怎么想着来我将军府了?”
      
      裴洛洛快走了两步,站到他跟前,说:“我想学骑马,哥哥没有时间,让他我来问你,愿不愿意教我?”
      
      付少成想了想,说:“这倒是可以,正好马场前些日子新得了几匹小马驹,性子温顺,正适合你。”
      
      裴洛洛高兴得差点蹦起来,说:“那我们现在就去好不好?”
      
      付少成见她如此高兴,也不想扫了她的兴,说:“今天去我们就挑挑小马,然后只能带着你在骑几圈。骑马服可有?”
      
      裴洛洛点点头,说:“三嫂早就让人做好了,就是我三哥讨厌,不乐意教我。”
      
      “公主您自小习武,身手敏捷,学起来肯定是极快的。”付少成说。
      
      裴洛洛皱皱眉,说:“叫我洛洛吧。这是我的小名,我娘亲给我起的,她活着的时候只叫我小名。”
      
      “这,”付少成有些犹豫。
      
      “没人的时候你就这么叫,好不好?”裴洛洛看着付少成,眼睛亮得比凉州夜晚的星星还要美。
      
      “好。”付少成说。
      
      付少成教的认真,裴洛洛也学得认真,很快她就能骑着马在草原上飞奔了。这样的日子真好,比宫里有意思多了,裴洛洛想。
      
      六月,裴洛洛十四岁生辰,三皇子妃怕她在凉州待得烦闷,给她办了一个小小的宴会。付少成送了她一把西夏人做的宝剑,她非常喜欢,爱不释手。
      
      “只是可惜不能日日穿男装。”裴洛洛说,“不然就能天天配着它了。”
      
      “是有点可惜。”付少成笑着说,小姑娘嘟着嘴的样子真可爱。
      
      “还是簪子好,能天天戴着。”裴洛洛忽然想起前些日子摔坏了簪子,那是她最喜欢的。
      
      付少成笑了,说:“这还不简单,明年生辰我送你一个簪子可好?”
      
      裴洛洛歪着头,想了想,说:“凉州市面上的簪子都太粗糙了,不好看。”
      
      “我给你做一个可好。”付少成说,“紫檀木或者金丝楠木的,我亲手雕的,不会很精致,但是跟你的宝剑很配。”
      
      裴洛洛高兴地点点头,说:“那我岂不是就像倚剑走天涯的侠女一样?”
      
      “是啊。”付少成笑着点点头。
      
      她可真漂亮,付少成想。
      
      九月,凉州大雪,牛羊冻死了很多。付少成知道这时候西夏往往会南下来抢粮草,就带兵驻守边关。
      
      临走的时候,裴洛洛舍不得他,犹豫了半天,把自己一直带着的平安扣结下来递给付少成,说:“带着它,好不好?”
      
      付少成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他终于确定了长久以来一直不能确定的事情,他喜欢裴洛洛,特别喜欢。
      
      他伸手接了过来,说:“好。”
      
      “我等你明年给我做簪子呢。”裴洛洛说,“所以,你一定得平安回来。”
      
      “我会的,洛洛。”付少成说。
      
      九月的北凉真冷,冻得裴洛洛眼睛鼻子都红了。
      
      转过年二月,付少成才回来,只不过,是躺着回来的,他的右腿膝盖受了一箭,又被砍了一刀,幸亏严礼医术高明,才保全了右腿。裴思桥带夫人去探望他,后面还跟着裴洛洛。
      
      将军府里没有女主人,连女婢都没有,只有几个管事妈妈。裴洛洛进来的时候,严礼刚给付少成换完药,屋里一股子药味儿。见安王来了,付少成坐在那里抱拳说:“末将见过安王、安王妃、长乐公主。”
      
      “不必多礼。”裴思桥说,“可还好些了?”
      
      “好多了。严礼说再有一个月,就能下地了。”
      
      “也幸亏有了严礼,不然我朝少了一位良将啊。”裴思桥说,“西夏的俘虏可还老实?”
      
      “面上是老实了,心里怎么想,谁知道呢。您来得正好,陆远正审着呢,我就没法陪您过去了。”付少成说。
      
      裴思桥听了这话,说:“那我去看看,你好好休息。”
      
      裴思桥带着夫人走了,裴洛洛不乐意去,就留了下来。她看着付少成,说:“还疼吗?”
      
      “换药的时候还疼。平时,没什么事了。”付少成回答的老实。
      
      裴洛洛坐在他边,说:“你瘦了。”
      
      付少成看着眼前的姑娘,只三个月,她仿佛一下子就长大了,亭亭玉立,仿佛一棵挺拔的雪松一般。
      
      他从怀里掏出一条坠着狼牙的项链,说:“这个给你。”
      
      裴洛洛高兴地接过来,说:“是真的狼牙吗?”
      
      付少成点点头,说:“而且是我亲自猎杀的,喜欢吗?”
      
      裴洛洛瞪大眼睛看着他,觉得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她用手抚摸着那颗狼牙,说:“喜欢。你太厉害了,以后,你能教我射箭吗?”
      
      “好。”付少成说,“西夏人认为狼是凶猛顽强的动物,它身上最坚固的就是牙齿,蕴藏着强大神秘的力量,不仅辟邪,还能给人无限的力量。”
      
      这时,从门外跑进来一个姑娘,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进门,就跪在付少成跟前,楚楚可怜的望着他,说:“付将军,月牙是您从西夏人手里就回来的,求您收留月牙,不要把月牙赶出去。”
      
      裴洛洛坐在一旁看着她,莫名生出一副烦躁来,说:“她是谁?”
      
      “我叫月牙,是将军……”
      
      “闭嘴,我问你了?”裴洛洛不耐烦地说。跪在地下的姑娘听了这话,没有言语,只是可怜巴巴地望着付少成。
      
      付少成看着裴洛洛,觉得她现在的样子像极了自己小时候养的那是黄猫,一生气就炸毛。他伸手摸了摸裴洛洛的头,说:“她是之前从西夏人那儿救回来的一个姑娘,西夏人说是从雍州抢过来的。我让陆远送她回家,谁知道她不乐意回去,非要留下来当丫鬟伺候我。”
      
      “哼。”裴洛洛看了那姑娘一眼,“想留下来不假,至于是不是想当丫鬟,可不好说。这样的女人,我父亲身边多了去了,一个个的,可比她漂亮狐媚多了。长得又不美,就别故作姿态了。”
      
      “这位姑娘说话怎能如此难听。”月牙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地落在地上。
      
      “你这人真有意思,能把你跟我父亲身边的女人比,那是你的荣幸。”裴洛洛说。
      
      “行了,你也别欺负她了。”付少成说,“回头我让人把她送回她家就得了。”
      
      “我欺负她?”裴洛洛听了付少成的话嗖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把拿在手里狼牙项链扔了回去,说:“不要了,还给你。”
      
      付少成被裴洛洛这一举动弄傻了,不明白她怎么就忽然间发这么大火,他伸手拉着裴洛洛,说:“小姑娘怎么生气了?”
      
      裴洛洛站在那儿,嘟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只是仰着头不说话。
      
      “真生气了?”付少成说,“坐下来说话,好不好?”
      
      裴洛洛看了他一眼,固执地站在那里。
      
      “你要是不坐下来,我只好站起来陪你了。”
      
      裴洛洛含着眼泪看了一眼,怕他真站起来对腿脚不好,扁扁嘴坐了下来。
      
      “怎么哭了?”付少成一脸惊讶地看着裴洛洛,“我错了,好不好,不哭了。你没欺负她,是她欺负你。”
      
      裴洛洛点点头,说:“本来就是她欺负我。还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呢。”
      
      付少成笑了,把项链塞回她手里,说:“这几天忙,西夏那边要过来赎人的,过两天我就找人把她送她家去。”
      
      “不许说话不算数。”裴洛洛说。
      
      “一定。”
      
      门外的安王妃看见这一幕,从他们的眼角眉梢看出些意思,转头就告诉了三皇子。
      
      从将军府回来以后,裴洛洛一直郁郁寡欢。鲁妈妈见了,不明所以。
      
      “公主您这是怎么了?”
      
      裴洛洛伸手搂住鲁妈妈,像小时候一样把头靠在她怀里,说:“妈妈,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高兴。”
      
      鲁妈妈伸手拍着她,像哄小娃娃一样,说:“今天可是遇着什么事儿了?”
      
      裴洛洛嘟着嘴把下午的事情讲了一遍。鲁妈妈拍着裴洛洛,说:“公主,您长大了。”
      
      裴洛洛不明白,抬着头望着鲁妈妈。
      
      鲁妈妈笑了,说:“这事儿啊,可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您啊,得自己体会才能明白。”
      
      “可是我只知道我现在心里不舒坦。”裴洛洛嘟着嘴说。
      
      鲁妈妈轻轻地拍着她,说:“公主,这事儿啊,经历一回您就明白了,虽然您现在心里是酸的,等到老了以后,回忆起来,可是甜得很呢。”
      
      “真的吗?”裴洛洛抬头看着鲁妈妈。
      
      “真的。老奴怎么可能骗您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时候付少成就是个呆子。
    求收藏求评论,爱你们,么么哒



    何当故人踏月来
    我的双开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