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栏玉砌应犹在

作者:杉杉是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没几天,因为皇帝心疼裴洛洛,着人给她送了好些东西。裴洛洛素来大方,按照亲疏远近,分了好多份送人。她惦记付少成,觉得玩的他应该不感兴趣,就把很多她觉得好吃的东西分了一份,正好看望他的时候一并带了过去。
      
      将军府人少,依旧还是那个门子,裴洛洛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月牙在正屋站着,见是裴洛洛,行了个礼,说:“付将军病了,严郎中正在诊脉,外人不方便进去。”
      
      裴洛洛看了她一眼,对着身边的人一使眼色,一个健壮的宫女走上前一把推开月牙,说:“这么没眼色的人,婢子今天可是头一次见。”
      
      门子在旁边也是一笑,心说这丫头也是活该遇到长乐公主。
      
      严礼听见动静,说:“得,这下赶上了,你自求多福吧。”
      
      裴洛洛进来的时候,严礼正在整理药箱,见她来了,行了个礼,说:“见过长乐公主。”
      
      裴洛洛抬了抬手,说:“免礼。”接着转头望向付少成,说:“上回不是说没事儿了吗?怎么又病了。”
      
      “没事。伤口愈合前,总得烧上这么几回。”付少成说,“严礼看过了。”
      
      “那姑娘你还没送走呐。”裴洛洛说,“刚才在门口拦着我不让我进来,说外人不便进去。她好大的架子啊。”
      
      “这两天也幸亏有月牙。”付少成说,“忙前跑后的,天天晚上守着我。”
      
      裴洛洛听完这话,看着付少成一眼,连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走了。出门时还不忘让宫女把带着的东西全都收起来,再带回去。
      
      付少成躺在床上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腿脚不便他又下不了床去追她,只能干着急。
      
      裴洛洛出门后迎头撞上了端着药走过来的月牙,月牙端着药对她行了个礼,面上却笑着看她。裴洛洛心里一阵烦躁,伸手把她手里的药碗掀翻在地,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院子里,她看见严礼在一边站着,说:“我把付少成的药掀了,你再去让人煎一碗。”
      
      “我猜到了,所以多煎了一碗。”严礼笑着说,“公主,严礼今年三十有五,也勉强能算是比您长上一辈。听我的话,一会儿药端来了,您跟我再回去,行吗?”
      
      “不去。”裴洛洛说。
      
      “您向来体恤下人。带了这么多东西过来,再带回去,来回两趟,多沉呐。”
      
      “那就给你吧。”裴洛洛说,“只许你自己吃,不许给付少成。”
      
      这时,厨房的王妈妈把药端了出来,严礼伸手接了过来,又对裴洛洛身边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宫女了解裴洛洛,知道她口是心非,抿着嘴笑了一下,跟在严礼身后走了进去。
      
      裴洛洛这次不知道为什么,脾气拧的很,站在院子里一步都没动。严礼走进去,才发现裴洛洛还在院子里。他望向付少成,说:“这下我可没办法了。”
      
      付少成心里着急,顾不上喝药,就让下人把自己扶到椅子上抬了出去,月牙在一边拦着,说:“付将军您不能出去。今天早晨热度才退下去,出去受了冷风怎么办?”
      
      “怎么办?”严礼说,“怎么办都跟你没关系,没有你还没这些事儿呢。”说完也背着手走了出去。
      
      裴洛洛觉得心里委屈极了,站在院子里无声无息地哭了。付少成被抬到她跟前,挥挥手示意下人都回去。
      
      “洛洛,别哭了,我错了。”付少成伸手拉了拉裴洛洛的手。付少成嘴笨,见她哭了,除了认错,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裴洛洛站在那儿看着付少成,一边哭着,却又想笑。
      
      “你回去吧,外边风大。”裴洛洛边哭边说。
      
      “那你跟我一起回去,好不好?”付少成看着裴洛洛说。
      
      裴洛洛点点头,没有说话,低着头跟在付少成身后走了回去。
      
      月牙见付少成回来了,赶忙拿了个手炉子递到付少成手上,她特意把衣袖往上拽了拽了,露出刚刚被烫过的手腕。
      
      “你手怎么了?”付少成问道。
      
      “回将军,刚才公主把药掀了的时候烫的。”月牙低着头说。
      
      付少成听了这话看向裴洛洛,说:“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裴洛洛看着付少成,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她忽然间笑了,说:“付少成,我再也不要看见你了。”
      
      付少成反应快,伸手拉住了转身要走的裴洛洛,说:“我还没说完呢,你烫到没有?这么大的姑娘怎么做事情这么毛躁,烫到自己怎么办?”
      
      “那也不用你管。”裴洛洛哭着说。
      
      付少成扶着桌子,试了一下,说:“我站不起来,所以,你坐下来好好说,好不好?”
      
      裴洛洛怕他真的站起来弄裂了伤口,乖乖地坐回椅子上。付少成看着她,说:“来我府里都哭两次了,可见是我错了。不哭了啊,等我好了以后,我教你射箭好不好?我教你骑马的时候射箭,射得都是活物。”
      
      这时,陆达从门外进来,见着情形,楞了一下。给裴洛洛行了个礼,说:“将军,马车准备好了,月牙姑娘这就可以启程了。”
      
      付少成点点头,说:“快带她走吧。再不走,这小姑娘非得哭得把我将军府淹了。”
      
      月牙还要再说什么,裴洛洛身边的大宫女苏叶伸手就把手帕塞到她嘴里,说:“赶紧带走吧。”
      
      陆达点点头,拽走了还想挣扎的月牙。
      
      裴洛洛被苏叶逗笑了,说:“做得好。”
      
      “笑了就不许再哭了。”付少成说,“听说你带了好多京城的好吃的,可还有我的吗?”
      
      “我把它们都送给严礼了,这个你得问他去。我做不了主了。”裴洛洛说。
      
      “我不要,都不要,全给你。”严礼在外间喊了一嗓子。
      
      “他说都给我了。”付少成说。
      
      “那就都是你的。”裴洛洛说。
      
      “我还没喝药呢。”付少成说。
      
      裴洛洛伸手拿起碗,说:“我来。”可是裴洛洛哪里做过这种事情,笨手笨脚,一碗药撒了三分之一。
      
      付少成倒是甘之如饴,一口一口,喝的干干净净。
      
      她看着付少成,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因为生病卸去了满身的锐气,变得温润起来,她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付少成的脸,说:“我不喜欢你身边有别的女人。”
      
      付少成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怎么可能,他的家在京城付家老宅,那里,有他的妻子,还有他的儿子。
      
      “我。”付少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想,我喜欢你。”裴洛洛说,“你喜欢我吗?”
      
      付少成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知道是该坦诚地面对自己的内心,还是用成人应有的姿态去面对不经世事的裴洛洛。
      
      “没关系。”裴洛洛说,“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
      
      “我没有办法去喜欢你,洛洛。不过,我保证,以后我绝对不会让别人欺负你,谁都不可以。”付少成说。
      
      裴洛洛听完这话笑得灿烂,说:“这就好。我三哥说你有娘子了,所以你不可能娶我,没关系,只要你心里想着我念着我就好。”
      
      付少成笑了,说:“霸道的小姑娘。”
      
      “嗯,我就是要你怀里抱着别的女人,心里想的却是我。”裴洛洛仰着头,骄傲得仿佛一只小凤凰。
      
      晚上,严礼给付少成诊过脉以后,说:“可是惹下风流债了。”
      
      “我也不想啊。”付少成说,“可是我又没法骗她。”
      
      “那这就得怨你自己了。”严礼说,“其实连你都怨不了,毕竟这婚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付少成捏了捏眉心,说:“除了我父亲,谁都怨不着。”
      
      付少成是庶出,向来不得父亲喜欢。为了拉拢赵家,他给付少成聘了赵家的闺女。
      
      四月,付少成终于能下地了,裴洛洛进来的时候,他正抚着严礼的手在院子里溜达,见她来了,说:“你们进屋聊吧,我去弄我的草药去。”
      
      “我父亲来信说要接我回京城了。”裴洛洛说,“可能,我再也不会来凉州了。”
      
      “我会想你的。”付少成说。
      
      “你过几年应该会回京城吧。”裴洛洛说,“到时候我们还应该会再见面的。只是那时候,早就物是人非了。”
      
      付少成不知道说什么,他犹豫了一下,说:“我会想你,一直都想你。”
      
      裴洛洛笑了,没有往日的明媚,仿佛一朵开倦了的牡丹,疲惫得仿佛等不到夏天就要凋零。
      
      “或许鲁妈妈说的对。至少这段日子快乐是真的。”
      
      付少成忽然之间什么都不想说了,他把裴洛洛拉进自己怀里,说:“我喜欢你,很早很早就喜欢,这辈子都喜欢,矢志不渝。”
      
      五月,皇帝派人接走了裴洛洛,临走的时候,裴洛洛又去见了付少成,说:“如果你回京城,记得来看我。”
      
      “好。”付少成说。
      
      “记得想我。”
      
      “好。”
      
      十月,付家意图谋反,被皇帝知道了,付家十五口全部下了大狱,成平帝又下令去凉州捉拿付少成。裴洛洛知道消息,赶到宣政殿,只是皇帝不见她。于是,裴洛洛就在殿外跪了整整一天。
      
      宣政殿的青石板地,可真凉,裴洛洛觉得那股寒气顺着膝盖渗到了她的骨头缝里,她觉得自己仿佛跟青石板融成了一体,变得一点温度都没有。终于成平帝答应饶付少成一命,裴洛洛磕了个头,然后整个人软了下去,瘫倒在地。她被抱回了千歩阁,整整病了一个月才好。
      
      付少成在北凉辗转得到消息,内心大恸,他想他这辈子都亏欠裴洛洛,偿还不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阴历十月,入冬了。
    今天上巳节,加更一章,蹭个假期热度。
    所以,看在作者君如此勤奋的份上,请收藏留言吧。



    何当故人踏月来
    我的双开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