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巧合

      虽然说在见到顾汐澜那一刻起,姜沅芷就意识到了她估计早晚会见到随时都可能出现的顾汐澜她官配。但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到,这个早晚会来的这么早。
      
      早到他们手上的蛇肉都还没有吃完。
      
      ——所以本来就应该是这位过来英雄救美夫妻双打的对吧?
      
      少年从树上倒挂下来,随着树枝的晃动还在一摇一摆,对着顾汐澜笑嘻嘻道:“赏口肉吃呗妹子?”
      
      顾汐澜看了看他,也笑吟吟回答:“我凭什么要把我的东西给你啊?要么付钱,要么拿东西来换呀。”
      
      他松开勾住树枝的脚,半空中翻了个身稳稳落地,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又说:“可是我身上最值钱的只有这把剑了,要不拿剑抵给你呗?”
      
      这少年长了张标准的少侠脸,眉目俊朗,精致不足却让人心生亲近,身如修竹青松,笑似朗月入怀。穿的是一身麻布衣,背上背着把用布包起来的重剑。
      
      顾汐澜慢悠悠地用树枝叉起一块蛇肉,手上拎着晃了晃,最后迅速塞进了自己嘴里,干脆利落地回答:“我自己有武器,要你的剑有什么用啊,不要。”
      
      姜沅芷捂住额头。
      
      后天灵器重剑金石,名列兵器谱总榜第七,名剑榜第三,如今沦落到被主人拿来换蛇肉还换不来的地步,若是名剑有灵都要气到自杀啦!
      
      少年假装苦恼地叹了口气,眼里却全是笑意:“那我就只好卖身了诶?”
      
      在一边吃瓜的姜沅芷叹为观止。
      
      所以说,所谓的一见如故惺惺相惜,就是这种注孤生式的直男尬撩吗?最让人觉得槽多无口的还是居然真的给他撩上了啊?!
      
      那边顾汐澜干脆放下了手中的食物,专心致志地应对不知道主要目的是讨食还是搭讪的某人:“你又能干嘛啊?”
      
      “别的不说,起码能打架啊。”
      
      “打架我自己也能打,带你也没用啊。”
      
      眼见着那两人就着“多带他一个人究竟有没有用”争论起来,半天不分胜负。姜沅芷一开始还有心情看看戏,顺便也有点好奇顾汐澜如此不给人面子他俩历史上到底是怎么成功组队的。时间一长,见他们俩围绕一个主题车轱辘来车轱辘去,容煊尚能隔岸观火,姜沅芷却还是不耐烦了。
      
      她看了容煊一眼,试图用眼神说服他去打断那两个人,最终只能在对方故作无辜的神情下败下阵来,转头扬声问:“喂,那边那个,你叫什么啊?”
      
      一边问,她一边在心中默默地自问自答:“周颂。”
      
      虽然说她基本能敲定对方身份,但还是不得不走这个形式,毕竟她的人设不是神棍。
      
      果然,那少年仿佛现在才发现他俩,却也不尴尬,笑着答道:“哎呀我忘记说了吗?我叫周颂。”
      
      “哦,周颂是吧,”姜沅芷快刀斩乱麻,“你要是真想要点东西吃呢,我们这里也有,材料烧法都一样的,不是不能分你一点,也不用给什么报酬了,大家都节约点时间对谁都好是吧?”
      
      言下之意,该吃吃该走走,别在那里平白浪费时间。
      
      姜沅芷还在想着要是这位明显看上了顾汐澜的未来大佬根本是借食物为名行搭讪之实坚持不懈死缠烂打要怎么回绝他,周颂已经非常利索地借坡下驴了。他一边蹭过来捞蛇肉,一边笑得心满意足:“多谢姑娘啦,姑娘你真是人美心善。”
      
      姜沅芷:“……”这位难道真的就是冲着蛇肉来的?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
      
      .
      
      眼见着周颂吃完了就挥挥手,干脆利落地转头走,姜沅芷颇有些愧疚于自己囿于固有印象,把人家纯洁的行为复杂化,实在是不太应该,毕竟说不定人家这个年纪压根就没开窍,自己带了有色眼镜才误会他。姜沅芷认真反省了自己仗着穿越身份有剧透在手便武断下结论的行为,以至于没去想一边的容煊对着她半是了然半是怜悯的目光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
      
      在走了小半天后她看见靠在树边笑眯眯地对他们打招呼的周颂时。
      
      “好巧啊,你们也走这边啊。”
      
      姜沅芷:“……”我信了这是巧合才怪。
      
      修真者恢复力好,顾汐澜受的又大都是皮肉伤,休整过后虽不可能马上恢复如初,赶路倒是没有问题了。但难免拖慢速度,周颂离开又比他们早,也不知在这里守株待兔了多久才能“巧遇”。
      
      到最后,看着不断“巧遇”最终莫名其妙就跟着一起走、正跟在顾汐澜身边聊得开心的周颂,姜沅芷默默地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以前看容煊舌灿莲花和人讲价,有时候还觉得容煊不要脸,如今看来,和真不要脸的比起来,容煊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虽然说周颂在历史上的名声一向是随心所欲不拘小节,但她上辈子蹭粮时看到的“周颂”多半是爽朗热情大大咧咧的画风,一般就算OOC也不会超出太大范围,谁想到他是这么个C啊!
      
      说真的,如果让后世人见到这一幕,只怕与周颂顾汐澜相关的一整个cp圈都要洗牌重组了吧。
      
      .
      
      姜沅芷虽然心里吐槽没完,表面上却一句话都不说。就让他们俩自己人交流去吧,她一个外人瞎掺和什么?
      
      而容煊显然更没有管的意思,悠悠然地走在最前面。
      
      如今正是初春,微风轻拂,空气中带着草木香,树枝上深深浅浅层层叠叠的绿,听得见溪水潺潺,听得到鸟儿啾鸣,没有凶恶的猛兽,也没带什么任务来,只是单纯地走在山林中就觉得心旷神怡。也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会在看尽繁华后隐居山林,因为一切都美好得恰到好处。
      
      ——只要无视身后两个人的喋喋不休。
      
      姜沅芷忽然忍不住怀疑,这两个人说起来人缘也不错,亲友并不算少,但大多数时间却都是只有两个人结伴同行。其实这根本不是因为什么二人世界不容插足,而是没有人忍受得了长期和两个话痨混在一起吧?
      
      这不是一加一大于二的问题,这是指数式增长啊!
      
      虽然说非礼勿听,但这两个人完全没有压一压音量的意思,这么一点距离,她想听不见都不行啊!而且说真的,她觉得她就没法在他们的对话里挑出哪怕一个没有槽点的句子。
      
      “哎哎,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像周颂这种年纪差不多都该进入变声期了,可他却好像没有什么变声期的困扰,嘚啵嘚起来还是清亮得很。
      
      “我们去天谕啊。”
      
      之前是谁油盐不进什么都不行的?现在怎么这么好搭话?
      
      周颂的声音带了点遗憾:“等我把手头的事情做完之后我也想去天谕,不过估计要再过一两年,到时候能不能来找你啊?”
      
      信你有鬼!你们俩本来一辈子都没有踏进天谕大门好吗?
      
      顾汐澜好像笑了一声:“你去天谕干嘛啊?”
      
      去天谕除了上学还能干嘛?周颂难道还能明目张胆地说“追你”吗?
      
      可惜周颂不按套路出牌:“我还没想好,刚刚才决定以后去天谕的。”
      
      姜沅芷……姜沅芷觉得她没什么好说了。
      
      她感觉如果是她和周颂说话,分分钟就能无语八百次。
      
      但显然顾汐澜适应良好,并没有姜沅芷的这种烦恼,还在后面聊得开心。
      
      “你累不累啊,我看你伤得挺重的,他们俩居然还让你自己走,要不你还是休息一下吧。”姜沅芷抽了抽嘴角,感觉自己也挺冤枉的。而前面的容煊显然也听得见这句话,只不过他听见了也当没听见,丝毫不以为耻的样子。
      
      “那哪有让你们等我一个人的道理,我还没有那么弱啊。”
      
      “可是太累总是不好的啊。”
      
      “那你说说怎么办?”
      
      “我背嘛……咳,我是说,要不要我背你?反正你看着也没比我的剑重多少。”
      
      “你要是背我你的剑怎么办?扔地上吗?”
      
      “唔,其实抱也是一样的。”
      
      姜沅芷差点没回头去看看他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和认识才这么点时间的姑娘说要不要我抱你,这种人是真实存在的吗?
      
      好在顾汐澜的逻辑要比周颂正常一点:“算了吧,我也没有那么弱。”
      
      周颂却很认真并且真实存在:“可万一你现在就把力气快用完了,等会儿遇到危险怎么办?”
      
      姜沅芷刚有些想笑,忽然听见风中传来的古怪的声音,像是有什么在林深处爬行。容煊显然也注意到了,下意识停下脚步。
      
      她忍不住瞥了周颂一眼,这位的乌鸦嘴应验得也太快了吧。
      
      容煊拔刀出鞘,看了看其余三人:“顾姑娘?既然有伤就不用动了,在这等我们一会儿;周颂是吧?你也留在这里保护顾姑娘,应该没意见?有意见我也当你没意见。阿芷,你和我一起过去看看。”
      
      姜沅芷默默点头跟上。
      
      .
      
      “你背着他们想说什么?”跑得足够远,确定他们说话时周顾二人什么都听不见,姜沅芷才问道。
      
      容煊有些诧异,却没有反驳,他一边从矮树丛中捞出一只姜沅芷看不出原型的机关兽——显然刚才发出声音的就是这东西,也不知道容煊是什么时候拿出来偷偷放走的——一边问:“这么明显吗?我演技已经糟糕到这个地步了?”
      
      “……和演技没什么关系。”只不过容煊此人从来不是什么身先士卒的角色,当初来扶湘一路上有什么事都是往姜沅芷身后躲的,寒云之乱中要不是局势实在严峻他也不会出手。这次这么积极主动探查,没有问题才奇怪。
      
      何况他俩都朝夕相处快五年了,更不要说泉鳞幻境里青梅竹马十几年,就算逃离幻境后对里面的记忆有些模糊,但默契总是在的,真紧张还是假警惕,多少看得出来。
      
      容煊对着姜沅芷倒是不藏私:“我觉得他们挺可疑的。”
      
      “……哪里可疑?”
      
      “周颂也就算了,一看就是冲着顾汐澜来的,而且他好歹还记得自己有别的事情要做;可是你说顾汐澜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走?我看她实力也不差,也不是柔柔弱弱没主见的人,就算我们救了她一次吧,难道就值得她放弃原本的计划去天谕?”
      
      姜沅芷:“……”
      
      虽然只要容煊没有故意胡说八道,大多数时候他总是对的,但在这件事上,姜沅芷觉得容煊还是想得太多了。
      
      ——因为顾汐澜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原本的计划,更不用说放弃什么了。
      
      曾经有人心血来潮想要研究这两人一生的行程规律,结果发现唯一的规律就是毫无规律,最后只能承认他们俩大概根本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而且日常突发奇想。
      
      由此猜测,顾汐澜跟上来的原因多半只是闲着无聊。她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好,听别人说天谕就也去凑个热闹。跟着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一起走,可能在一般人看来确实奇怪,但是放在周颂和顾汐澜身上就让人感觉毫无违和感。
      
      但是姜沅芷真的不能说她手上有剧透啊,最后也只能严肃点头表示知道了会小心。
      
      ——反正日久见人心,容煊又不会主动干什么,只是防着点而已嘛,防着点刚认识的人也没什么关系,不管对谁都没有实质性损失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