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阙如

      看着这惨烈的一幕,姜沅芷几乎都感觉到了剧痛,不禁替那少女捏了把冷汗。先不说她滚下来的高度起码有五米,摔都能摔死人,单说这么一路被蛇鳞刮擦下来,等她落地还不知能不能维持人样。
      
      容煊第一时间就冲向了她眼看着要落下的地方,然而少女抬手又落下,有什么暗色的东西撞在蛇鳞上,发出一声脆响。借着这一下力道,她在翻滚半途中转变了方向,路线一歪,竟避开了蛇背,往凝翠的腹部去了。
      
      虽然蛇腹部也有鳞片,但是为了方便爬行,腹部的鳞片并没有背上的那么狰狞,杀伤力也没有从背上滚下来大。姜沅芷松了半口气——就少女现在伤痕累累的情况,就算是相对而言柔软的蛇腹部都会造成二次伤害,想到这里,剩下半口气怎么也松不掉。
      
      少女贴着蛇腹往下滚,忽然又伸手攀住了一块蛇鳞止住了下落趋势,生生吊在半空中,姜沅芷眼尖地看见那片蛇鳞几乎是立刻被染红了,而少女另一只手中银光一闪,狠狠刺下去。
      
      她握着武器单手一拧,伤口被绞开扩大,蛇血喷涌而出,这才松手,一脚踹在蛇身上,从空中摔了下来。
      
      先是叮当一声,仿佛有金属制品落地相撞。
      
      少女随后落下,容煊最后总算赶到,起码做了个人工垫背,根本来不及停下休息,揽过少女就地一滚,避开了凝翠垂死挣扎时扫过的蛇尾。
      
      似乎过了好久,凝翠最后的疯狂终于结束,趴在地上不动了。
      
      而姜沅芷也总算积了点力气,赶紧往两人那边跑去。
      
      那少女全身上下皮开肉绽,几乎成了个血人,可她居然仍清醒着,还挣扎着想去捡自己的东西。
      
      姜沅芷没好气地按下她,自己去帮她找东西。忍着腥臭推开蛇尸,一眼就看见一把透明的匕首,落在一地血泊中却没有染上血迹,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姜沅芷拎起匕首刚要走,眼角又瞥到什么东西,因为颜色和暗红色的血迹太相似,险些被她忽略。
      
      她豁然转头。
      
      那是把黑色的短刀。
      
      ——阙如?!
      
      .
      
      即使在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本命灵器中,阙如都算得上是一个异类。
      
      大部分的双持武器都是完全相同或者对称的,阙如却是一长一短,一黑一白。说是长短双匕,但长的那把长度已经接近短刀。
      
      短匕无色剔透,轻且薄,以杀人,名曰“阙”;长匕纯黑黯淡,重而厚,以伤人,名曰“如”。
      
      自阙如扬名天下,名列兵器谱总榜第十三,奇兵榜第四,长短双匕流随之风靡第五洲。然而此后万年,少有人能凭此登顶。
      
      .
      
      哦,阙如之主啊。
      
      说真的,卿萝也见过了,容煊也熟悉了,再见到个长短双匕流开山祖师,也应该习以为常了对吧?
      
      然而事实上并不能习惯呢。
      
      不过这位名声可能比卿萝更大的姑娘如今一身狼狈,不管想说什么都没有人命重要。姜沅芷和容煊对视一眼,无声而迅速地分配完了任务。
      
      容煊干脆利落地站起来向蛇尸走去,姜沅芷则低声问少女:“能站起来吗?”
      
      少女咬牙点了点头,硬撑着想起来,却显然有些力不从心。姜沅芷看了她三秒,干脆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因为没有直接接触,她后背的情况比身前要好得多,为了尽量少碰到伤口,也只能选择这个姿势——转身往水源走去。
      
      到了这个地步,少女也不逞强了,但仍然不肯消停,眨了眨眼就开始说话,声音清甜。
      
      “你长得真好看,叫什么名字啊?”
      
      都这种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关注别人好不好看吗?姜沅芷觉得自己颇有点无言以对,却还是给了回答。
      
      少女一歪头,在这种情况下居然笑了出来:“我叫顾汐澜,这次多谢你们救命之恩啦,要不然我可能得死在这里了。”
      
      姜沅芷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不用谢,应该的。”
      
      看到你的本命灵器就猜到你是谁了亲。
      
      不过即使没有我们你大概也不会有事吧,说不定我们还打扰了你未来夫君的英雄救美呢。
      
      .
      
      顾汐澜此人之所以出名,一是因为她把阙如玩出了花,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流派。二是因为,她和她夫君,是有名的神仙眷侣。
      
      星海美人榜版本众多,一半把她排在其中,且名次颇为靠前,起码比卿萝靠前,另一半则表示“绝不会让这种徒有其名之辈上榜”,多年来逢顾汐澜必爆发粉黑大战,双方就着她的实力问题互甩小论文,谁都不能说服谁。
      
      前者自不必解释,后者则觉得她只不过是占了武器特殊以及夫君有名的便宜,本身并不见得有多厉害。
      
      而之所以分歧巨大,是因为顾汐澜夫妻俩,既不出生世家,又不曾在天谕求学,还没有参与洲原之战或者星陨之战,做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所以无从评判。
      
      这个年代大部分的修真者都出生世家,只有极少数运气好天赋也好的凡人能够翻身。一般来讲凡人的上位过程是:运气好得到功法且天赋能够入门,或者天赋好到没有功法强行入门,之后才有机会进天谕学宫——这是目前唯一一个不用你卖身也会教你修炼的势力,也是这个年代凡人唯一的登天之路——毕业后应聘就业,成为某世家外姓长老或者供奉。但也有一部分人在从天谕学宫毕业之后不屑卖身,选择自己找个山头隐居,年纪大了再捡个徒弟回来养。顾汐澜夫妻俩就都属于被捡回去的徒弟,其中顾汐澜她未来夫君出身当代剑圣门下,而顾汐澜……没人知道。
      
      总之这两个人年少时各自跟着师父窝在不知道哪个山头修炼,等到了年纪下山没多久就遇上了对方,从此结伴同行全第五洲地乱晃,既不投靠哪个势力,也没有被牵扯进哪场战争,整个第五洲哪里都有他们的传说,整个星海纪哪件大事都没有他们的身影。后人一部分赞扬他们真性情不慕名利,一部分批评他们胸无大志暴殄天物——毕竟在星陨之战别人打得你死我活的时候,他们俩还在帮某个平民老太太找走失的猫呢。
      
      不管有没有意义吧,反正姜沅芷觉得他们俩可能是全星海纪活得最开心的那批人之二。虽然要说后人对他们的评价那确实是不高,一直到了姜沅芷前世那个崇尚追求自我的年代,他们俩的名声才打了一个翻身仗。
      
      不过说真的,就他们的行事来看,还真不怎么会在意别人的评价。
      
      .
      
      容煊在离开扶湘前卖光了自己库存的所有手工艺品和之前剩余的猎物,还把从荒原死鬼身上扒下来的战利品也卖了小赚了一笔,再加上之前的积蓄和扶湘人们好心送的钱,简直达到了姜沅芷自穿越以来的存款最高峰,结果隔天这些钱就全部都换成了别的东西塞进姜沅芷的须弥戒里以至于两人又成了赤贫一族。也亏得他当时防范于未然,须弥戒中外伤药琳琅满目,才没有导致如今无药可用。但由于顾汐澜的情况实在不是一般的惨烈,等到帮着清理干净处理完她全身上下的伤之后,差不多也耗费了三分之一的药。
      
      不过之前她满脸血污看不出来,洗干净脸之后才发现分明是个俏生生的小姑娘。秀眉杏眼,长长的睫毛微卷,眉眼间还带着几分天真与孩子气,笑起来酒窝深深,漂亮得讨人喜欢。
      
      起码比看着不像好人的容煊和让人敬而远之的姜沅芷讨人喜欢多了。
      
      难怪别人对她的实力再怎么喋喋不休,却没一个人去质疑她的颜值。
      
      等到姜沅芷又把顾汐澜抱回去的时候,长得不讨人喜欢的容·雁过拔毛·煊已经差不多肢解了整条蛇。鳞片、毒牙、毒腺、蛇胆、蛇皮一样不落,各自摆的整整齐齐,而他本人则气定神闲地架着火堆烤蛇肉,势要榨干凝翠最后一滴价值。
      
      姜沅芷忽然觉得有点丢脸。
      
      大部分修真者都能辟谷,其实是可以不吃饭的,虽然可以不吃不等于不可以吃,但是修真者自诩高人一等,几乎都是看不起耽于口腹之欲的人的。
      
      然而姜沅芷和容煊从来不讲究这个,从姜沅芷自己的角度来说,一来毕竟是和普通人混在一起,她要是不吃未免显得太与众不同,徒惹人怀疑;二来……很多东西在万年后都失传了灭绝了啊!她上辈子想吃都吃不到,有钱都买不到,不趁机吃个够本感觉这趟穿越就太亏了啊!
      
      而容煊更是从来不会因为他人看法改变自己行为的人,自然该吃吃该喝喝,没格调得坦坦荡荡光明正大,让人不禁怀疑九歌容家到底是怎么教儿子的。
      
      不过这种事情吧,虽然姜沅芷在容煊面前没形象不是一天两天,但在刚认识不太熟的人面前,她还是想拯救一下自己的形象的,可惜她也没有容煊那种把鬼说成人的口才,难免有点苦恼。
      
      不过姜沅芷一低头,就看见顾汐澜眼睛亮晶晶地盯着蛇肉看,忽然觉得其实完全没必要说什么了。
      
      啊对,说起来这姑娘也是出身山野归于民间的仙门之耻了,大家半斤八两,谁也不用说谁。
      
      容煊看见她们,指了指旁边的一堆凝翠剩余价值,问顾汐澜:“这些你要不要?”
      
      顾汐澜倒是大方:“要是没有你们,别说杀蛇了,说不定我连命都保不住。这些你们拿着吧,我不用,蛇肉给我留一点就行。”
      
      姜沅芷刚想说什么,容煊已经痛快地点头了,把蛇肉往架子上一架,直接走过去叫姜沅芷把剩余价值都收起来,仿佛他之前也就是礼节性地随便问一句。
      
      姜沅芷:“……”人妹子说是这么说,但又不是没出力,为了这条蛇还伤成这样了,万一人家只是客气一下呢?正常操作不应该互相推让一下最后双方各一半吗?
      
      不过顾汐澜显然不是客气,也没表现出对这种无耻操作的震惊,反而推了推姜沅芷,笑吟吟问:“你们到哪儿去呀?”
      
      姜沅芷刚好也不想看容煊:“天谕学宫。”
      
      “哦——”顾汐澜眨了眨眼,“我可以一起去吗?”
      
      姜沅芷手一抖,自己是不是不小心坏人姻缘了?还有,这妹子是不是也太好拐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