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俩魂穿同一人

作者:牛尔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张绪没有故事04

      倒退一百年,先投敌叛国那批名单肯定有我。
      我决定答应商佚。
      给富婆当女儿。

      那天班主任在班里宣布,我是我们学校第一个奖学金的第一个获得者的时候,班里鸦雀无声。
      我的同桌像一尊思考者一样在桌上杵了很久,下课后也没和我说话,好像这个奖学金如果不是我的,肯定就落到她头上似的。

      班主任像个舞台上极力喊麦的:“大家鼓掌啊!鼓掌啊!”
      于是哗啦啦一片整齐的鼓掌声,在这片红旗招展掌声雷动的地儿上,班主任叫我上去说几句。

      耳濡目染校长讲话的作派,我想学两句,第一描述环境,第二感谢TV,第三,希望大家和我一起努力。
      等站到讲台上,看见大家羡慕又故意不屑的眼神,我的虚荣第一次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我说不出话来,只好假惺惺地说:“谢谢我们每个老师的辛勤栽培。”
      在商佚写给徐菀卿的那封短信下,我接了一句:谢谢。
      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感的。
      只是单纯地想表达一下奖学金这件事情带给我的虚荣快乐的感谢。

      但是谁能想到徐菀卿就极快地学会了+1这种省事儿的办法。
      后面写了个“同上”。

      我当时还没琢磨明白徐菀卿为啥连感谢之情都要蹭一蹭,仔细想想她对商佚有什么可感谢的?
      直到我发现我家书多得堪比县城书店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商佚在给徐菀卿买书。

      翻开本子,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姐妹,一口一个商妹,亲昵得我天灵盖一阵飘忽。
      只见商佚格外用心地列书单,买书,大手一挥把书店搬进家来,徐菀卿下面回复收到,薄情寡义,正经表示谢谢也只有蹭我的那句。

      都顶着我的身躯互相交谈,希望可别有外人再看见,不然以为我发神经。
      张绪给张绪买书,得到了张绪的感谢,并且被张绪看见了。
      有点儿头疼。

      也是我自己反应迟钝,到现在才感觉出来三个人在一个身体里是不是有点儿挤,阴间房价总不能贵过北京吧?再这样下午我就得考虑收租,一定能发一笔横财。
      她俩本来各有收敛,努力符合我的性格活着,外人看不出其中区别。
      但是越来越性格突显,可能就是熟了就不拿自己当外来魂,做事情容易走极端。

      比如你看商佚,买书就买书,谁一个星期就买一屋子书?
      我现在睡觉都在书堆中,书山有路勤为径,我在中间挤得慌。半夜脚丫子一伸,不小心劈头盖脸砸下两本书,我还得毕恭毕敬放回原位。

      徐菀卿倒是把书都整理了,分门别类地粘上繁体字的小标签,我动也不敢动,生怕她第二天斥责我不爱惜书如何如何。
      这个人也是很容易走极端。
      她那次替我参加诗词比赛,也不考虑我是个什么才能,赫然给我拿了个一等奖,给我推进市里的比赛。

      班主任还来和我舅舅喝酒,两个人喝大了,脸红脖子粗,开始在北大和清华之间替我谋取后路。
      班主任说我才高八斗,北大少年班肯定要我。我舅舅说早就看我不是池中之物,在理发店着实可惜,让我去给我表妹补习英语。

      那天我表妹得了我舅舅的令来我家等我补习,但这天是我值班,我现在天天被英语老师翻牌子提问才逼着自己知道了英文字母有26个,给一年级就全年级第一并早早规划好之后入党道路的表妹补课让我知道我南郭先生今天就要显出原形。

      我当然在门口拦着,她随时准备冲锋。
      像老鹰抓小鸡,我是母鸡她是老鹰,在门口转圈圈周旋,我年纪大,跑不过小孩子,被她溜进我家去。

      进了门,她被扑面而来的书山震惊得两只近视眼快要瞪成猫头鹰。
      她伸手就要把书抽出来,我急忙拦下。

      这不是开玩笑。这些是整理好的书,要是让徐菀卿知道了,怕是又一通之乎者也,当然我不看那个本子也可以,但是徐菀卿让我在语文老师面前很受欢迎,我还是很喜欢她的。
      我们语文老师赞叹我,准确说是赞叹徐菀卿,文笔惊艳,势如游龙,让我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读徐菀卿写的作文。

      我都不认识字,急忙摆手:“老师,写得不好,算了吧。”
      “看,我们张绪同学为人谦虚稳重,怪不得能写出这么好的文章。”

      所以我的表妹胆敢染指徐菀卿的宝贝书,我就端起锅来和她拼命。
      “这都是你的书吗?”
      “啊不是,是同学的。”

      如果是我的,那表妹就会认为都是她的,像一只小老鼠一样把我家啃咬着搬空。
      “谁的?”

      她不太好糊弄。
      情急之中我想起一只猫的名字,能够制服这只老鼠:“李招娣。”

      老鼠悻悻然收回手。
      李招娣就是我的同桌,我们班班长,六一儿童节红旗手,语文课代表,中队长……六年级年级第一。

      我同桌在我们学校很有名,她像一只辛勤工作的松鼠一样储存知识,等考试时发挥出去,一鸣惊人。全县四所小学,李招娣能在全县拿到第一,是我们学校的金字招牌。
      我们的学校到现在还是一片平房,有个二层小楼就洋气得不得了了,其他年级的年级第一在全县大都是十名开外,只有李招娣横冲直撞,稳稳占据第一名的宝座,出现在各个老师的嘴里。

      我表妹相当忌惮李招娣,她认为我同桌是她的对手。
      比如我同桌在国旗下演讲了一次,她就一定也要争取在国旗下演讲,但是三年级以下的同学是不许在国旗下演讲的,所以我表妹输了。
      比如学校的广播站招收广播小同学,我表妹就一定要赶在我同桌报名之前报名,但是她去报名的时候发现我同桌是广播站副站长。

      表妹屡战屡败愈挫愈勇,在很多年之后她已经成为外企高管并结了婚的时候还有形无形地向我打听传奇人物李招娣的下落,得知李招娣出国成为国外一家巨头公司的重要负责人的时候感到挫败。这份勇气在小时候就已经初见端倪。

      我拿我同桌镇压住了表妹,接着掏出手机开始糊弄她,引诱她玩游戏,在游戏的快乐中忘记学习的苦恼。
      但是我表妹之所以成功,也是因为她从小到大的自制力都令人叹服,我只能抱紧商佚的大腿醉生梦死,而我的表妹在我玩游戏时不时发出的吼叫声中岿然不动地摊开书,提前学习三年级课程。

      我不是闲着没事才拿李招娣来镇压的。
      我发现商佚和徐菀卿有意无意地向她示好,这让我认为,我同桌可能掌握了我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俩示好的方式也像哄孩子,我这么大的人了是不屑的,但是我同桌毕竟还年纪小,随随便便就接受了人家的好意。
      经过多方打听,她俩的手段很简单,比如总和李招娣分享零食,分享书。
      还有:
      商佚为人师表,给人讲英语语法。
      徐菀卿发挥专长,给人讲诗词格律。

      但是我这么大孩子了也并不想认识这么个小朋友当朋友,所以每次我本人坐在李招娣旁边都很尴尬。
      我还是想和后面的同学聊天,我们欢声笑语,数着人名笔划,笔划相同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我们就给人凑在一起,或者拿白纸本画井字下棋。
      下课后我们去揪一种我们叫鸡冠花的东西,但实际上人家叫蜀葵,抱一朵,将花瓣撕成两片贴在鼻尖冒充大公鸡。
      虽然挺幼稚的,但是我也没别的事情可以做,在学校又不能带手机。

      就因为商佚和徐菀卿!
      我从此之后多出一个尾巴。

      下课后,我同桌也不苦读了,就跟在我屁股后面。
      因为她盛名在外,老揍男生,惹得男生都不想和我玩了。

      直到那天,六年级一班几个学生和另一个学校的男生约着一起去KTV,我在前面走,李招娣在后面走。
      大家说:“张绪,快,你不是得了奖学金嘛,你先把钱垫上。”

      我把书包从肩头解下来,要摸我的现金。
      沉甸甸的书包里只有一本新华字典。

      “张绪,快点,快点!”
      我的手像被书包吃了似的掏不出来。
      李招娣悄悄说:“他们就想花你的钱呢,我都藏起来了,别给他们。”

      “……”
      她让我在这么多朋友面前很没有面子。

      “我,我不想玩了,我要回家。”我背起书包就往回走。
      李招娣匆匆跟在后面。

      “你就是小气,得了那么多奖学金都不请客呢!”
      根本不是我的错!就是我同桌故意的!

      “走,我们不稀罕和他们玩!”李招娣拉拢我到她的阵营去,引得男生们一阵嘲笑。
      我感到脸上非常挂不住,甩开李招娣的手:“你凭什么管我的钱啊!你怎么这么讨厌的呀!”

      我匆匆离开这片尴尬的是非之地。
      李招娣再也没理过我,并且我猜生气程度很严重。

      导致商佚给我留言:
      张绪!!!

      标点符号指代情绪的一贯作风。
      连徐菀卿也说:
      张绪姑娘,不可弃诤友而不顾,转去寻些粗鄙之流。

      我没搭理。
      虽然我也知道李招娣是为我好的,但是我们村里的孩子说不出对不起三个字来。
      而且虽然她把我的钱藏在了我的桌子,但是未经过我允许就动了,是不是太拿自己当好朋友了?

      再一个,那天真的很没有面子。
      我其实想稍微道歉两句,但是道歉又不一定有用,李招娣气成那个样子肯定不原谅我的。

      而且,道歉了我多没面子呀。

      徐菀卿这次留言:
      张绪姑娘此事实在不妥,若有误会,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还望你珍重情谊。
      商佚留言:
      张绪,给我赔礼道歉去!

      两人一唱一和的,达成了统一战线。
      我谁也得罪不起,只好往李招娣桌子里塞了我压箱底的好吃的,写了小纸条。

      她给我原封不动退回来了。
      好有脾气一女的。

      反正我说不出对不起三个字来,我也不说。
      这是商佚和徐菀卿给我交来的朋友,又不是我的,我干嘛和这样的好学生混在一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