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俩魂穿同一人

作者:牛尔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商佚有个故事04

      她家大业大,谁当她女儿也不吃亏,偏偏屡屡受挫。
      丑男孩说是她人格魅力缺乏,失去让人折服的魄力。

      行吧。
      商佚责问自己是不是战略部署出现问题。
      老女孩说:“姐,你认个妹妹还靠谱,偏偏你想当妈。”

      “我已经有很多妹妹了。”商佚痛苦地捂脸。
      商佚是大佬的情妇,那位大佬两条长腿纵跨各行各业,混得名头响亮,耐不住商佚比他年轻,早早地瘫痪在床,剩了一大堆财产在商佚手里。
      虽然别人不齿,但是商佚知道自己三十岁开始就能有这份家业也绝不是自己挣来的,又不是玛丽苏小说,御姐也不是生来就御姐,谁还不是涅槃重生才换来这片江山。她现在三十五岁,踩着大佬的肩膀才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产业,业内女人要是自力更生混得好的,商佚都发自内心地给人些好处,让渡些利益,甚至笼络过来,显示自己钦佩得五体投地。

      但是拉近关系,大家年龄也差不多,商佚把手一挥,行了,以后我就是你姐姐,江湖上有我就有你,有我一艘游艇就有你一架飞机。
      妹妹越来越多,商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妹妹。

      她是真心实意地想弥补张绪,虽然资本家就该没什么良心,但是商佚没有这份觉悟,亲自见了在自己工地上死去的夫妻的孩子,就就想大发慈悲。但张绪没有什么主观能动的利用价值,年纪又小,一律打成妹妹,商佚自己心里过不去。
      她不能生育,也没什么正经伴侣来继承她辛苦打下的这堆金山银山。
      突然兴起的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导致她面对徐菀卿也下意识地想认了做女儿。

      再这样下去她的女儿都要满世界都是了。

      张绪无父无母,知根知底,商佚有十足把握把她握在手心。
      就是那个徐菀卿像根细小的倒刺,梗在肉里,看不见却也无法忽视。

      她生了疑心病,想起徐菀卿画了自己,更觉得是什么诅咒。她被绑架过两次,心头提着一口气,此时徐菀卿没来由地画她,让她唯物主义的内心生出一丝唯心的猜测。
      徐菀卿是什么仇家派来的?
      她莫名魂穿这件事是不是真的有因果?

      就算查到徐菀卿是她仇家的人,她也绝不会这样不安。
      只恨什么都查不到,仅有的消息就是徐菀卿上下嘴唇吧嗒吧嗒给她传达的那古代家庭伦理剧。

      彼时,三个人正在小学门口,在车里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条狗晃晃悠悠走过校门。

      商佚灵感随着狗叫一起一落,伴随心跳声有节奏地明灭,商佚终于抓住那一瞬而过的思绪:“我知道了,我太凶了。”
      “姐,你一定要假装自己生二胎吗?很符合形势嘛!”

      “闭嘴,当不成妈——”
      她想说还能再当个姐姐。

      但丑男孩太欠揍了,跟了一句:“你就当她爸!”
      “我是你爸。”商佚拉开车门走出去,“你们回平都吧,我有主意了。”

      走到校门口,执勤的小学生拦住她:“没戴红领巾,扣两分,没戴校牌,扣两分,你是哪个班的?”
      她转过头,拉开车门,丑男孩笑得车-震:“我回去啦。”
      “我要一打红领巾,每件衣服兜里都揣着,校牌儿呢,给我摘下来。”

      校门口杵着个小姑娘,透过门缝,拿眼珠子凝视她。商佚眼尖,认出这是她的新同桌,于是喜上眉梢地过去。
      小姑娘瞥她一眼,狠狠哼了一声,扭头要走。

      商佚很会哄小姑娘,早早地猜测到可能是和张绪那不讨好的脾气生了气,主动喊道:“李招娣!”
      小班长说话几乎要磨牙,牙缝里挤出一句:“干什么?你知道你差点就给我们班集体扣分了么!”

      “我错了。”商佚从善如流,顶着张绪的脸她什么话都说得出来,“我今天要去买书,你想和我一起去吗?”
      “你和你最好的朋友去买书吧,我还要学习呢!”

      小班长三步并作两步地进教室去了。
      这话酸里酸气的,小孩子心思很难掩藏,商佚要是这个都听不懂,领养孩子这件事还是趁早甭提了。
      “我还有什么朋友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嘛。”

      “不是狗?”
      “是你呀。”商佚回答。

      小姑娘脸色不太好看,商佚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可能在说小姑娘是狗,油嘴滑舌的。
      “你看我都不跟他一起买书——”商佚随便指了个男生,增强说服力,又自己说,“你想看什么书,我们一起看。”

      太好哄了,商佚和小班长一起在书店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想,徐菀卿要是这么好哄就好了。
      徐菀卿爱看什么书,她还没摸明白,但看《金瓶梅》上的小字,暗想自己也没给人拍马屁到马腿上。但目前为止也没见徐菀卿有什么不看的书,所以她能找到的繁体字的书各自挑了几本,又给小班长买了好几本马小跳。
      大家欢天喜地,各取所需,而且她买书也是给小班长检阅过的,不会引发什么误会。

      她决心哄一哄徐菀卿,大家都是小孩子,就算是个古人,目前也才十六岁,比不得她三十五年道行。
      等把徐菀卿哄高兴了,说不准能有更多信息。

      这样投其所好,她重新买了一本《唐诗三百首》,挑灯夜战,把原来那本被画了大王八的书上的注解全抄下来,夹带小纸条,解释解释并不是她画的,她也挺尊重书的如何如何。
      等抄的时候她愈发感觉徐菀卿的厉害之处,具体她也说不上来,她是个纯种理科生,没有什么文学素养,只有基本的理论知道些。

      抄时,还甚至学习了繁体字的写法,写得颇为费劲。
      徐菀卿仿佛孔乙己,晓得回字的四种写法,只抄得她头昏脑胀,一肚子之乎者也。

      做了事就要敲锣打鼓地宣传出去,鸟巢建筑工人的名字刻在钢筋上这么人文关怀的事情没见媒体说,就见国外各种人文关怀,可见宣传工作不到位的坏处。
      商佚打开本子要对徐菀卿含蓄地表达一下自己的辛苦。

      在徐菀卿的名字下,两行娟秀小字。
      商佚。

      这小姑娘有意思,有来有往的。
      她想起了个什么。

      你好哇,徐菀卿。
      听说你喜欢书,我们这里有许多书适合你看,放在衣柜右边。
      另,《唐诗三百首》在书包里。

      第三日再来,商佚像是个给少儿频道写信的小朋友,迫不及待地等待回信。
      翻开书包里的本子。

      张绪的字:
      谢谢你。

      徐菀卿的字:
      同上。

      同上?
      她辛辛苦苦像个搞针线活贴补家用的老母亲一样熬瞎了眼,就换来两个字?“同上”?
      啊不是,平时也没见张绪这么感恩,自己买书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她谢谢什么?

      徐菀卿是不是有点儿过分?
      商佚端着本子咬牙切齿,恨不能立即将那本《唐诗三百首》挫骨扬灰。

      想着就要这么做了,她打开本子,摊开内页,一张纸条轻轻落下。
      她的纸条下有个新回复:

      近来琐事繁多,无心读书,谢商妹好意。

      妹?
      商佚被叫姐姐多了,被十六岁小姑娘写出的“妹”字激灵得头皮发麻。
      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

      商佚把书一扔,恨不解气多踩了两脚扔进垃圾桶,在旧的那本的大王八后面几页涂满了更丑的大王八。
      踩过后还嫌不够,恨自己投其所好像条舔狗,低声下气成何体统?

      丑男孩评价:“你期望得到人家感激涕零么?与人谈判都要几轮争执,何况不知道底细的古人。”
      这话才算宽慰了她。

      班主任颁奖,说她得了第一届奖学金,丑男孩替她来颁奖并致辞。
      看丑男孩眼底的揶揄。

      我奖我自己。

      商佚煎熬过仪式,同桌小姑娘扭扭捏捏走过来,像个刚被说亲的闺女似的,拧手扭腰三步走,等簇拥她的老师们散去,走上来:“我一点儿都不羡慕,要是别人,别人超过我,我肯定很生气。”

      总结:小姑娘很羡慕,但是小姑娘不觉得张绪超过她很生气。
      商佚敷衍:“你也会得奖学金的。”
      但是她们已经是六年级,最后一年,小姑娘没有商佚的机会了。

      而且,商佚会想办法把张绪弄到平都去,再想办法改户口还是怎么弄,放到自己眼皮子底下,这样她就不用在平都浪费人生了。
      小姑娘说着不生气,但情绪低落得就像依萍走在大雨里似的。

      并且奋发图强地死背单词,死做题,争取在时间上超过张绪。
      但是她明明是年级第一名,却是一个成绩时好时坏总体也没进前十的张绪得了奖学金。商佚不知道小姑娘有没有想通其中最重要的部分,但她在旁边絮絮叨叨背着同一个单词还是让她觉得烦了。

      “就一次。”她划拉开小姑娘的英语书,戳着后面的音标,“读这个。”
      “不会。”

      镇上的小学居然不教音标,怪不得读得千奇百怪,这样在英语单词下面记一堆汉字有什么用。
      商佚深吸一口气,再一次为人师表。

      后来就传出流言,说张绪深藏不露其实是大户人家的女儿。
      其实也没什么错,商佚觉得。自己家也算大户人家,自己的女儿可不就是大户人家的女儿么。

      但她正在自己刚单方面认的女儿的身体里,和干女儿的灵魂,还有一个古人的灵魂轮流值班。
      最气人的就是那个古人了。

      她明明气得七窍冒烟,但晚上还是去书店买了史书来。
      又在本上列下书单,对着每本书的梗概都抄下来供徐菀卿参阅。

      还是要耐心一点,她怎么能与小孩儿一般见识。
      又是个熬油点灯写坏双眼的夜晚。

      得到徐菀卿珍贵的回复:
      商妹心意厚重,亦久谢过。只是《唐诗三百首》一书无故遗失,还望商妹代为留意。

      一句一个“商妹”惹得她血压飙升。
      弹回自己体内,她喘着粗气从脑子里寻觅骂人的词儿。

      丑男孩掐灭烟头,递过一杯水。
      咕噜下肚,商佚揉着两鬓平复心情。

      “姐,什么情况?”
      “葡萄美酒夜光杯……”
      “姐,你清醒一点啊!”

      好卑微一女的。
      商佚在市里找到了一本更厚的《唐诗三百首》,快递寄到县里去。

      丑男孩默默:“那个徐菀卿就没个别的爱好?”
      “那谁知道。”商佚往他怀里扔别的书。

      等书堆淹没脑袋,丑男孩终于给憋出一条妙计:“姐,我觉着,你可以和张绪统一战线,然后让她也注意注意徐菀卿喜欢什么,这样我们……多,多方位地入手,肯定能攻下这块高地。”

      “等个礼拜天,把张绪接过来。”商佚在书堆上轻轻放下一本《红楼梦》。
      丑男孩终于承受不住这不可承受之重,轰然摔在地上:“您为什么不直接网上买呢?”

      “商家总有些乱七八糟的纸条,而且这样可以显示我的心意。”商佚在他头顶轻轻落下一本《西游记》。
      “她们那个朝代不是可以追连载么,你买了说不准还不是原本呢。”

      “五百年前是明朝,她具体什么时候的人谁知道,明清小说嘛,挺贴近她们的,万一是个架空朝代怎么办,而且,她是不是真古人还两说,先买了再说,现代书惊世骇俗,价值观冲击太大了。”
      商佚搁下《三国演义》。

      丑男孩急忙抓起水浒,被商佚扔开了。
      “别,徐菀卿倒拔垂杨柳的戏我可不想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